『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八十六章 爱情浇灌出的恶之花

[字数:7710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第三百八十六章 爱情浇灌出的恶之花

  王路被周春雨匆匆叫走,说是卫生院门外有两个人找他,口口声声要“王首领”救命,等他赶到门口时,却见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抱着个女孩子,正要询问,猛然间发现远处一辆车辆亮着大灯疾驶而来,嘎地一声急刹,停在卫生院门口。

  卫生院里的崖山众人刷一下默契地从铁门后散开,躲到了保安室里或围墙边,虽然大家都知道有铁门挡着,但如果这车子硬撞过来的话,铁门被撞塌也不是不可能。谢玲、周春雨已经握住了从不离身的斧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是要攻打卫生院吗?可求王路救命又是在搞什么名堂?而且攻打卫生院,怎么不用偷袭,反而闹出这样大动静来?

  就在众人疑虑时,皮卡车上跳下来一个女人,快步走到卫生院门口,只见她抬起手想抚摸一下先前赶来的怀抱女孩子的小伙子的肩膀,那小伙子却退后了一步,避开了她。那女人垂下了肩膀,继而转过身,对着卫生院大声道:“皎口水库裘韦琴,请崖山首领王路王师傅救命。”

  靠在保安室门口的王路眉毛一挑,这声音,还真有点像皎口水库那个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女人的声音。只是,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奇哉怪也,那个小伙子抱着女孩子求救,象足了八点档的琼瑶大妈剧,可只不过请鄞江卫生院治个病而已,那一直深藏不露的皎口水库幕后“女主”裘韦琴跑出来什么?她难道就不知道这就叫“送羊入虎口”吗,现在崖山众人只要蜂拥而上,除非那裘韦琴手里有把ak47,要不然,皎口水库就是全军尽没的下场。

  王路正在迟疑,眼一瞟,看到皮卡车上又下来三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他们唯一的武器,是一把钢叉。

  卫生院前,前前后后来了二批6个人,这倒是符合自己以前猜测的皎口水库里只有5、6个人的想法。这样说来,皎口水库还真的是倾巢而出了。

  王路扭头对身后的谢玲道:“拿钥匙,开门。”

  谢玲低声道:“哥,会不会有鬼。”

  王路掩着嘴道:“屁个鬼,我们人都比他们多咧,纯推兵都能推死他们。开门。”

  卫生院的铁门哗啦啦打开了,王路当先大步而出,谢玲、周春雨、沈慕古、钱正昂等紧随而上,谢玲双手握着两把斧头,眼睛死死盯着裘韦琴,决定一旦不妙就把手里的斧头飞砸过去――嘿嘿,你只不过是个活人,总不可能象丧尸这样非要斩首才死翘翘吧。

  裘韦琴面对虎视眈眈涌出来的崖山众人,并没有慌张,她只是向王路迎了上前――王路不认识她,她却多次看到过王路的――“王、王师傅……”

  王路一抬手,止住了裘韦琴的话头,大步走到依然抱着郑佳希的卢锴面前,皱着眉到:“这孩子怎么了?”眼一凝,看到了女孩子身下一滴一滴掉落下来的液体,脸色大变,伸手一摸,举起一看,居然是血。

  卢锴抽泣着道:“王首领,你快救救她,佳希她一直在流血。”

  王路一回头,冲着钱正昂猛招手:“小钱快,送这孩子去手术室。”

  钱正昂连忙跑了上来,沈慕古最善于察言观色,这时见裘韦琴一行人的确没有恶意,又听到王路招呼,也随着跑了上来,和钱正昂一起,从已经快脱力的卢锴手里接过了已经休克的郑佳希,向着卫生院飞跑而去。

  裘韦琴动了动唇,向王路走近了几步,谢玲挡在了她的身前,王路这时已经匆匆走向卫生院,扔下一句话:“万事以救那女孩子最要紧,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

  这时,听到卫生院外动静的陈薇也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连忙走过去,温声对裘韦琴道:“我叫陈薇,是王路的妻子,这样吧,你们一起进来吧,咱们一块儿想法子救那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佳希吗?”

  郑佳彦在旁边早就忍不住了,匆匆跑上来道:“这位阿姨,我妹妹叫郑佳希,她、她只有15岁,阿姨,求求你们一定要救她。”

  陈薇握住郑佳彦颤抖的手安慰道:“别慌,别慌,鄞江卫生院里有完善的医疗设施,你们来之前,我们刚刚动了一台腹部被刀捅破的手术,非常成功,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全力抢救你的妹妹的。”

  郑佳彦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握着陈薇的手不知该说什么好,惟有双泪长流,陈薇扭头对裘韦琴道:“这位裘――裘师傅,你是那孩子的妈妈吗?来,跟我去手术室,你把那孩子发病的情况细细跟我说一说。”

  郑佳彦恨声道:“她不是我们的妈妈!她、她……陈阿姨,妹妹的事你问我好了,我妹妹发病后,我一直陪在她身边。”郑佳彦只是单纯不经世事,并不是傻瓜,今晚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听在心里,尤其是裘韦琴一直念念不忘水库和电站的归属,再回想起卢锴从裘韦琴那儿跑回来,一脸激愤地抱走郑佳希,已经隐隐明白了裘韦琴的心头之念――分明是把水库电站的归属,放在妹妹郑佳希生命之上了。

  陈薇拉着郑佳彦一边向手术室走,一边问着她妹妹何时发病,初始症状如何,有没有吃饭,呕吐出了什么样的东西,何时开始流血,血量大不大……

  裘韦琴看着陈薇和郑佳彦离去,瞟了一眼盯着她的谢玲、周春雨等人,长叹一口气,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罢了,向站在一旁的李波和林久招了招手:“我们也去手术室吧,等郑佳希治疗的消息。”

  王路、钱正昂、沈慕古、卢锴把郑佳希送上手术室的病床后,钱正昂一边量血压、心跳、体温,一边让王路赶紧脱下郑佳希已经血淋淋的衣物。

  王路脱下郑佳希的衣物后,看到还没发育完全的青涩的身体,不但没有一丝**,反而吸了口冷气,这女孩子的下身一直在不停流血。大出血。

  钱正昂急速地道:“见鬼,这是子宫大出血,患者的血压太低了!”

  王路沉声道:“是流产造成的吗?”

  钱正昂摇摇头:“我怀疑是宫外孕!输卵管破裂而出现了宫外孕大出血!”

  这时,陈薇也赶到了,一路上她已经匆匆把郑佳希的病情盘问了个底儿掉,这时忙道:“这个叫郑佳希的小姑娘有性生活史,一个月前就有下腹剧痛的情况,今天上午开始剧痛、出冷汗、呕吐,严重时出现短暂晕厥。”

  钱正昂大叫:“宫外孕,肯定是宫外孕。”

  卢锴一屁股坐到地上:“不会的,不会的,佳希前几天还刚来过月经,我明明看到的。”

  钱正昂哼了一声:“宫外孕早期时,也会有不规则的少量流血,不少人会误认为月经,而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这孩子年纪太小了,还在发育期内,宫外孕后对她的身体肯定造成很大影响,可怜,小小年纪什么都不懂,硬生生把身子骨拖坏了。”

  两个没头脑的少男少女,贪恋**的欢爱,却用爱情浇灌出了恶之花。

  郑佳彦再也忍不住,扑到卢锴身前对着坐倒在地上的他又踢又打:“混蛋!混蛋!我妹妹还这样小,你就对她做这种事,还害得她宫外孕。你去死吧去死吧!”

  钱正昂脸板:“滚出去,无关的人都滚出去,我要给这孩子治疗。”

  陈薇连忙向谢玲和周春雨使了个脸色,两人会意,忙把郑佳彦、卢锴等人架了出去。

  陈薇和王路已经有了刚才的手术经验,这时自然留了下来,王路道:“钱医生,对这孩子我们该怎么治?宫外孕的话,也该是剖腹手术吧?我们刚已经做了一个,这个总应该比刀伤好治吧?”

  钱正昂眉头紧锁:“虽然说都是剖腹手术,有相通之处,可这孩子体质可比封海齐的女婿差多了,而且,宫外孕就怕大出血,出血不止住,就算我剖了腹,取出了宫外的妊娠囊,切除了输卵管,这孩子也依然有生命危险。”

  王路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叫郑佳希的女孩子纸一样白的脸和单薄的身子,对钱正昂道:“不管怎么说,必须立刻动手术,死马当活马医吧。”

  钱正昂点点头,对陈薇道:“我带这孩子去做b超,你去验血型,这孩子的手术需要大量鲜血。”

  陈薇刚才给封海齐女婿配过一次血,大致流程已经熟悉了,便应了一声,抽了郑佳希的血后,到外面找众人配血型。

  钱正昂的b超检查很快出来了,确认是宫外孕,然而,陈薇那头的配血型却出了大问题――崖山和皎口水库的全部人员,只有一位适格者,王路。

  “这不可能!”郑佳彦紧紧抓着陈薇的衣襟,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我是她亲姐姐,我的血为什么不能给她用?”

  陈薇苦笑道:“孩子,姐妹之间血型不配的也多得是,阿姨已经再三检查过了,的确只有我丈夫王路一个人的血型配得上你妹妹。”

  郑佳彦摇摇欲坠,猛地跪倒在地抱着陈薇的腿放声大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妹妹好不容易送到卫生院来,难道还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吗?”

  谢玲在旁边看了也有些不忍,现场所有人都知道,郑佳希这样的剖腹手术,只有王路一个献血是远远不够的,手术备血少说也得1000多毫升,那还不把王路抽成人干了?

  谢玲过去扶起郑佳彦柔声道:“你别急,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救你妹妹的。”

  卢锴两眼赤红卷着衣袖对陈薇嚷嚷道:“阿姨,你再给我验一次血,再验一次,我的血一定能配得上佳希,一定能给她用!”

  陈薇叹了口气:“小伙子,我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我们所有人,只有王路配得上血型。”她想了想道:“原本这种大出血的手术,还可以用血液回收机采集患者自身的血,回输给她,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外来的血量,可我们这里毕竟是卫生院,没有这样先进的医疗器械。”

  卢锴一听,二话不说,扭头就向楼梯口疾步走去,裘韦琴一直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这时见卢锴两眼发直闷头往外冲,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小锴,你去哪里?”

  卢锴红着眼挣扎着:“放开我,我去甬港市的大医院找血液回收机来救佳希。”

  裘韦琴惊得魂飞天外,双手死死拉住卢锴:“你疯了,孤身一人你怎么去甬港市找这什么血液回收机啊,这外面到处都是丧尸,没等你到市区,就死定了。”

  卢锴突然诡异地呵呵笑起来:“妈,我不怕,我现在有特异功能了,我只要向着丧尸怒吼,它们就会逃跑的。我抱着佳希从水库出来时,遇到了好多丧尸,我向它们一瞪眼,一声吼,它们就全转身跑了。妈,我是变异人,就像那些电影里的变异人一样,我不怕丧尸。”

  裘韦琴惊呆了,旁边的李波和林久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众人从水库里出来时,原本应该到处是游荡的丧尸的通往码头的路上空无一尸,在码头边一只扑上来的丧尸被卢锴一声“滚”字掉头就跑……卢锴他,说的话是真的。

  卢锴的特殊能力,完全是他误打误撞发现的,当他抱着郑佳希跑出水库时,已经抱定了同生共死之念,在遇到第一只丧尸时,他抱着郑佳希脚步沉重,哪里逃得脱,就在丧尸的手指就要挠上他的脖子时,卢锴在绝望中大吼一声:“去你妈的!”这无意中的一声绝望的怒吼,居然让丧尸停止了动作,转而掉头离开了。

  卢锴在惊喜与迷惑之中,一路前行,碰到丧尸就吼一声“去你妈的”、“滚你个王八蛋”,居然屡试不爽,最后只要吼个“滚”字,丧尸就真的“滚”了,这才顺利上了船,一路赶到鄞江镇,要不然,他怀里搂着个不断滴血的郑佳希,早就被丧尸啃得只剩下骨头了。

  裘韦琴虽然相信了卢锴的话――因为她自己也一样有不足为人道的秘密,但仍然死死拉着卢锴不放手,卢锴和裘韦琴在走廊上拉扯起来,陈薇听说卢锴有特殊能力,因为有沈慕古这台人肉雷达在前,所以也并不怎么惊讶,眼见着母子两人闹成一团,连忙上前劝道:“小伙子,你可别乱来,就算是你赶到市区,你又怎么知道到哪里找这血液回收机?就连我也只听过名字没见过机器,你就是翻遍了医院也没用。退一万步,就算你找到了,这一来一回那么长时间,郑佳希那孩子能不能挺得住也是个问题。”

  卢锴停止了和裘韦琴拉扯,抹了把脸咬牙道:“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佳希……看着佳希她……”

  谢玲在旁边突然道:“要救那个女孩子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在场的人眼睛都是一亮,郑佳彦急道:“这位阿姨,你、你有什么好办法?”

  谢玲道:“现在关键是因为血太少没法动手术,我们只要再找到足够的血就行了。姐,你忘了?老封头和他的女儿还没来呢,没准,他们两个的血型能配上。”

  陈薇心中苦笑,这才两个人,配上血型的概率才多大,但这好歹也算是点希望,便强打精神道:“是,等老封和他女儿来了,我们可以再配次血型,我记得老封底说自己是o型,是万能输血型,如果老封的女儿也是o型的话,那有了三个人的血,郑佳希一定能救了。”

  虽然把郑佳希得救的希望寄托在还不知在何处的封海齐父女身上,实在是太过渺茫,但这是众人唯一可行的办法,卢锴停止了和母亲裘韦琴的拉扯,颓然在走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王路匆匆小跑了过来:“陈薇,快,抽我的血。”

  陈薇一惊:“怎么了?”

  王路急促道:“那孩子的血压和心跳越来越弱了,钱正昂说一定要立刻进行剖腹手术,止住出血处,要不然,这孩子光失血就能把命丢了。”

  陈薇急道:“可是我们只有你一个人的血才和那孩子相配啊。我们刚才正商量着,等老封回来时,验一下他和他女儿的血配不配,老封曾说过他是万能输血型o型。”

  王路一皱眉:“不行,等不住了,现在一分一秒都是在和死神赛跑。赶紧的,先抽我的血,抽多少用多少,把手术先做起来,等封海齐来了,再用他的血接上就是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呆住了,这是拿命在赌啊,如果封海齐及时赶来了,郑佳希就有活命的希望,如果封海齐迟迟不到,那郑佳希就得把命丢在手术台上,众人脑海中不约而同闪过一个画面:

  郑佳希苍白的裸露的身体躺在手术台上,她的腹部被打开,钱正昂正在埋头紧张地做手术,而在她的头顶,血袋里,王路献出的最后一滴红色的血液滴进了输液管,但同一时间,封海齐和他女儿的身影却依然杳无踪影。在没有外界血液的补充后,郑佳希的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苍白,最终,她的全身变得如冰一样冷。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