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00章】 逼迫唐山

[字数:5836 更新时间:2013-11-23 19:07:00]









(  事实上,在议会讨论通过讨袁决议的前一天,部队已开始了动作。蓝天蔚返回山西后,已经收拢了部队,通告大本营方面9月2日可以东出娘子关,截断京汉线;孙烈臣的动作比蓝天蔚稍快,通告大本营9月1日傍晚可以对长城沿线的守军发起攻击;而三路大军中行动最早和最快的无疑就是东路军了。他们不仅早已集结完毕,而且在议会讨袁决议通过的前一天就已开拔,囊括在东路军系列中的部队除了12师外,21旅、23旅和教导总队也随后出发。

  火车在轰隆隆的前进,左右摇摆的振幅虽然不大,但也足以让人昏昏欲睡,民国初期的火车车速较慢,出发时天色尚早,过了山海关已是晚上七点多了。夜幕降临后,繁华的关内外铁路就沉寂了下来,所有的列车都停驶了(早期中国火车晚上并不通行,生怕出事)。

  列车指挥车厢里,12师的师级和团级军官,整整齐齐地坐在一起,听陆尚荣传达最新精神。

  “告诉大家一个绝密消息,部队已经改名为讨袁护**,明天清晨的任务并不是返回驻地,而是攻下唐山!”

  陆尚荣的话仿佛给这十多个军官投下了重磅炸弹,嗡的一声,全部议论纷纷。

  陆尚荣仍旧保持着严肃的模样:“袁世凯已成国贼,根据投诚过来的赵秉钧透露,袁世凯不仅下令暗杀了吴禄贞、张振武、宋教仁,还敢暗杀大帅……此贼不去,国无宁日!”他简述了赵秉钧的自白书。

  众人一边听着,一边脸上早就有了怒色,等听到袁世凯居然还要暗杀秦时竹的时候,都已按奈不住。纷纷表态道:“愿随大帅、副座讨贼(陆尚荣是国防军副总司令)……”

  陆尚荣点点头:“我们上次革命,推翻了清朝,实现了共和,这次护国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为的就是维护新生的中华民国,除掉国贼。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装聋作哑,等袁世凯收拾完国民党后再来收拾咱们,这是死路;第二是见义勇为。为国效劳。我们是堂堂正正地国防军,号称祖国之盾,现在国家有事,岂能袖手旁观?大帅带领我们要走第二条道路,希望我们拿出革命的冲劲和干劲。誓师讨贼!”

  众人慨然:“我等与袁贼不共戴天!”

  陆尚荣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介绍整个行动部署:“我军兵分三路,分别从东、北、西三路围攻北京,总参给我们东路军的任务是迅速拿下唐山,打通前往天津的通道,防止袁贼通过海路或津浦路南逃……在三路大军中,我们这一路兵力和装备最为雄厚,除12师外,马瑞风将军的第21旅,徐志乾将军的23旅。还有教导总队的航空支队、重炮支队、战车分队等部队都将由王云山将军率领支援我们。总兵力达到3万余。大帅对我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我们为国立功,为民除害,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

  “有!”众将齐声回答。并高呼。“打到北京去。活捉袁大头!”

  陆尚荣随即布置了任务。规定各团长返回本部进行战前动员和部署。同时部队就地休整。晚间12点准时开拔。凌晨4点时分步兵两个团进入预定阵地(另有一个团担任预备队角色)。6点钟师属炮兵进入阵地。12师负责唐山地正面主攻……陆尚荣同时告诉他们。21旅和23旅随后就到。分别负责唐山地左翼和右翼包抄。呈三面围攻趋势。等教导总队地技术兵器上来后。全面发动进攻。

  辽宁省议会已通过了讨袁决议。剩下来地工作就是现场起草一份讨袁决议和通电。并要由议会表决通过。这些虽然是虚名。但对于保证师出有名却是必不可少地一环。同时。还要通知北疆各省通过类似决议。形成讨袁浪潮。由于在开会前人民党高层已进行了密议。迅速达成了统一意见。大家一致认为。有赵秉钧这个活证人在手。讨袁护国牢牢占据了道义最高点。只要能在战场上获胜。人民党地威望和势力将进一步增长。很多人都看到了问鼎中央政权地希望。在秦时竹提出临时军费地财政要求时。众人也显得极为爽快。同意由人民银行贷款给政府临时军费2000万。将来算是承购地建设公债。辽阳控股按照原先约定。也借款给政府500万。

  秦时竹安顿好一切事务后急匆匆地返回了大本营。现在政治方面已经搞定。就看军事成果了。毕竟一切要靠实力说话。张绍曾等人正在忙碌着。看见秦时竹来了。立即报告说:“东路军已经完成合围。就等飞艇等部队赶到发动总攻。”

  秦时竹很满意地点点头。问道:“给唐山守军留了多大地口子?”

  “口子不大。如果要撤退。这1万来号人没有半天功夫是走不了地。”张绍曾接着补充道。“已经派人劝降了。就是陆军部那些观察员。”

  听到此言,秦时竹会心地笑了,“招待了他们这么多天,好吃好喝还捞一票,不给办点事就太过不去了,那我就等等消息吧,你们说,袁世凯会急成什么样子?”

  蒋方震笑道:“估计非气昏不可。”

  众人又是大笑。

  唐山前线,陆尚荣命人将几个已经被捆得如同粽子似的观察员押了过来。几个人慌慌张张,不住地哀求:“陆将军,莫开玩笑啊!”

  “开玩笑?”陆尚荣眼一瞪,随即又换上一副笑吟吟的脸色,“在下有点事情让几位去办,你们身为陆军部观察员,对我们12师的情况应该是了如指掌吧,对于国防军的其他部队也不可谓不熟,这次的事我看以你们办最好。”

  “陆将军,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烦劳你们几位去唐山城里通禀一声,就说袁世凯作恶多端,已成国贼,我们国防军起兵讨袁护国,希望借道。如果潘、齐二位将军能见义勇为,临阵倒戈,必为国家忠臣……”

  陆尚荣地话说得很随意,但几个观察员已经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起兵讨袁?这可是最最要命地事情,袁世凯和段祺瑞派他们前往观看演习。不就是生怕国防军弄出事端来嘛,没想到整个被人家刷了一把。几个观察员心里暗暗叫苦,这即使是能够活着回去,陆军部也绝对饶不了自己。

  在枪口地威逼下,几个观察员只好朝唐山城里奔去。后面是随时可能开枪的护**,他们的腿撒得就像兔子那么欢。

  唐山城里,一早上起来,潘榘楹就觉得今天似乎不太对劲,但又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加上昨晚酒醉的影响,头还在隐隐作痛。用完了早餐,正往司令部赶去的途中,副官突然慌慌张张地前来报告,说唐山东面出现了大批北疆国防军。从番号来看。是陆尚荣地12师。潘榘楹当场就愣住了,怎么国防军朝这里进发了?

  “到底距离咱们这里有多少路?”

  “很……很近,听守城的弟兄们说,大概只有五、六里地……”

  “啊?!”潘榘楹惊讶地口都合不拢。在演习之前,国防军虽然在部署上也是针锋相对,但从来不曾逼迫得这么紧。今儿这是怎么啦?

  火速来到司令部,齐燮元大概已得知了消息,正在那里骂娘,一看见潘榘楹到来,赶紧迎了上去。

  “潘兄啊,陆尚荣这唱的到底是哪出戏啊?”齐燮元心神不定地问道。

  潘榘楹没好气地回答:“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刚听到消息,这才急匆匆地赶过来,你什么时候接到的报告?”

  “彼此,彼此。我也刚刚到。”齐燮元为人大大咧咧。胡说什么,“估计是陆尚荣演习归来示威。没必要太放在心上……”要不就直嚷嚷要给国防军一点颜色看看,直到电话铃响起,两人才明白大祸临头。

  “什么?北门、南门附近也出现了部队?国防军围了唐山?”潘榘楹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到各处询问,证实了这一判断。

  两人正在跺脚之时,那几个被陆尚荣派来送信地观察员被卫兵押到了司令部。

  “潘将军、齐将军,我们是自己人啊,自己人啊!”这几个观察员可谓倒霉透顶了,昨晚被陆尚荣的部队捆了一夜,刚刚松绑跑到唐山来,又给北洋军的卫兵给捆了起来。

  “自己人?”潘榘楹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似乎深表怀疑,“你们不是奸细?”

  “我们是陆军部的观察员,是段总理(段祺瑞以陆军总长的身份出任战时内阁总理)派去观察北疆军演习地。”为首地一个大喊,“赶快给我们松绑,我们有大事禀告。”

  齐燮元知道有观察员这回事,将信将疑地将人松了绑,“到底有什么要紧事?国防军为什么派兵围住了唐山?”

  “我们正是为此事而来,秦时竹和陆尚荣已经造反啦!”

  “啊!”这一声不说不要紧,一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潘、齐两人都傻眼了。

  紧接着,这几个就七嘴八舌地将北疆方面的讨袁动向和所谓地护**解释了一通,最后还来了一句:“那边要我带口信给两位将军,如果今天10点前不带兵退出唐山,让出通道,他们就要开火了。”

  潘、齐两人的眼神齐刷刷地朝司令部的那口大钟看去,已经九点一刻了……

  “你们几个说的是不是真的?”齐燮元怒吼道,“谎报军情可是死罪!要是北疆军没这个意思,你们几个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几个观察员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个劲地拍胸脯表示绝无假话。

  “完了……”潘榘楹心头掠过一阵绝望,随即又“霍”地站立起来,“快,快给北京发报,给老头子发报!给段总理发报!”

  总统府内,袁世凯正在批阅文件,南京前线传来战报,说已攻入城内,南京唾手可得,喜得老袁是眉头舒展、心情大好……

  突然门口响起了疾快的脚步声,袁世凯闻声抬头,只见杨士琦失魂落魄地跑进了自己地办公室,两眼直瞪着自己,口中喘着粗气,一句话却也说不出来。看他这副模样,袁世凯觉得奇怪,杨士琦是他多年地心腹,一贯老成持重,怎么这会儿这副模样?

  “怎么,南京又来消息了?”袁世凯笑着招手,“别急,别急,坐下慢慢说。”

  杨士琦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机械地往前走了两步,如同交付千斤重担似的,将手中的电文稿递给袁世凯。

  袁世凯满腹狐疑地接过电文,粗略一扫,别的没有看清楚,倒是“讨袁护国”几个字清清楚楚,再细看,这是辽宁省议会发出的讨袁通电,以及秦时竹等人组建护**的消息九月地天气依旧燥热的可以,袁世凯却仿佛掉入一个冰窟,手足冰凉,半晌无语,颓然坐倒在总统宝座上。

  “报,新华社方面最新电文……”机要秘书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呈上电文就低头垂手站立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袁世凯伸出手去拿,虽然强作镇定,但秘书分明发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电文不长,全部是赵秉钧的自白书的摘要,袁世凯怒从心起,将手中的纸撕成碎片,脸阴沉地可怕。杨士琦已经恢复了神态,但静静地矗立一旁,打算听袁世凯怎么说。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袁世凯的眼神只是死死地盯住眼前那一张纸,空气在刹那间仿佛凝固了似的,压抑得人无法呼吸,机要秘书觉得他自己敢打赌,这三分钟绝对比他以前经历过的三年还要长。

  “哈哈哈哈!”半天无语地袁世凯突然仰天大笑,这出其不意地笑声几乎把秘书的魂都笑出来了,饶是杨士琦久经考验,也被袁世凯地举动吓了一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