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小郎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89章 饱经饥荒的亲人

[字数:5363 更新时间:2013-11-11 18:12:00]




  桑母瞧见他们走远了,嘟哝了两句,迈步要讲茶肆,黄开拦住了:“婆婆,您不能进来。”,“为什么?我是你婆婆!”

  “我是为你好!刚才人家已经说清楚了,下次再看见你在茶肆,会把你扔出去的。我不能看你老人家这样,所以你就呆在外面吧。就在门口屋檐下就行,我给你拿被褥。”

  桑母也知道儿媳妇说的是实情,只好点头答应。

  黄芹关上店门,走到桑母他们房前,推门进去,桑老爹全身浮肿,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直哼哼:“是不是……左公子来了?饿……,好饿啊……”求他给点吃的吧……“…………”

  饥饿导致人患浮肿病,再往下,就是极度消瘦而死。桑老爹的情况比桑小妹要稍好一些,只是也很危险了。

  黄芹哭道:“左公子已经把小妹抱回去救治了,说等一会就让人拿吃的过来……”

  “好人啊…………”,桑老爹老泪纵横,呜呜干嚎着。

  黄芹道:“公公,左公子听说婆婆吃了小妹的东西,很生气,已经把婆婆撵出茶肆了。他问了你们偷吃没有,我说没有,以后见着他,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不然就没得吃了……”

  “好,好,难为你了……”,……”

  “我给婆婆抱被褥出去,让她睡在茶肆门口屋檐下吧,天暖和了,应该不会冻着的。”

  “好……”,黄芹抱着被褥出去,帮着桑母在屋角背风处铺了个地铺,现在满大街都是露宿街头的饥民,她睡在街上,也没人奇怪。

  黄芹又回自己房间,桑娃子本来是躺在床上的”一骨碌爬起来道:“是不是左公子回来了?我听见他的声音了!”

  “是!他要是知道你偷吃我的东西,会把你撵出去的。他等一下会让人送吃的来,你记住别说漏嘴了!”

  “我知道!还是我媳妇对我好!”说着要去搂黄芹,黄芹厌恶地一甩手,将他推了个趔起,“省点劲吧你!还嫌死的不够快?”

  “亲热一下嘛,都好长时间没亲热了……”

  黄芹扭身过来:“行啊,你那玩意只要能起得来,怎么亲热都行……”

  杂娃子悻悻地哼了一声,缩回被子里,蒙头鼻了。

  黄芹坐在床边,垂着头望着地上的l块块青砖的裂缝,觉得就像自己的心。

  左少阳抱着桑小妹,与萧芸飞回到了贵芝堂药铺。

  门口,左贵和梁氏、侯普都在翘首仰望,见他远远来了,梁氏哭着迎了上去:“忠儿!忠儿你可回来了……”

  “是,娘,我们没事,只是被困在峰顶了”幸亏萧大哥赶来救了我们,才过了悬崖。”

  左少阳望见爹娘,眼泪都差点下来了,二老这样子显然饱受饥荒的折磨,都是一脸菜色,父亲本来是极干瘦的”此刻却明显浮肿,脸都撑圆发亮,白晃晃的看着挺吓人,本来挺灵活的,此刻却步履艰难,慢慢挪着才能走。

  而母亲一头花白头发才两个月便差不多全白了,灰败枯干,原本是有些稍胖的体态的,此刻却消瘦之极,一张脸好象白纸糊在骷髅上一样,看着有些渗人。哆哆嗦嗦抓着他的手”鼻腔里呜呜哭着,眼泪却落不下来,左少阳失踪这两个月”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加之饥荒干瘦”眼泪早已经流干了。

  母亲身后还跟了个小女孩,瘦瘦的,跟祜杆似的。两只眼睛怯怯地看着他。正是要饭的那个姑娘草儿。

  苗香也是瘦得不成人形,拉着他哭着说道:“弟!你可回来了,一家人都急快疯了,呜呜”,“姐,我没事,先不说这些,小妹饿得快死了,稀粥熬了吗?”,“来不及熬,不过家里有现成的,是药粥……”梁氏道。www.syzww.net

  “药粥?”,左少阳有些奇怪,“什么药粥?是我们以前放粥济民时的那粥吗?”,“嗯……,是这个……,那个……”梁氏支吾着。

  左少阳还没注意到母亲为难的表情,抱着桑小妹进屋,说道:,“算了,先拿来再说。娘,你再拿三个馍给清香茶肆的芹嫂子送去。她们也饿得不行了。

  不用多,三个馍就行了。”,“这个……”,梁氏有些尴尬地苦笑,瞧了旁边左贵一眼。左贵也只能苦笑。

  左少阳一边说着话一边抱着桑小妹进了药铺,苗佩兰已经把大殿里的小床准备好了。

  他刚进药铺门,只见嗖的一道黄影闪动,从柜台到房梁再纵到了左少阳的肩膀上,正是小松鼠黄球。

  左少阳喜道:“黄球!你还活着!”,黄球蹲在他肩膀上,吱吱叫了两声,仿佛在表示对左少阳消失这么久的不满。有亲热纵身**到他横抱着的桑小“妹身上,接着又纵身跳到他另一边肩膀上。

  白芷寒端着一碗药粥站在那,两个多月不见,更是清秀,眼睛也更大了,只是原先白腻如粉的俏脸,已经失去了些光泽,原先圆润的俏脸,变成了尖下巴颏,跟动画片里的狐狸精似的。望着他,嘴角有一丝微笑:,“少爷!你回来了……”

  ……哼!”左少阳狠狠瞪了她一眼,将桑小妹放在床上,从白芷寒手里接过粥碗,一股药味直冲鼻子,不禁皱了皱眉,低头一看,这碗药粥应该叫药汤,里面连一颗米都找不到,用勺子一捞,碗底只有一勺磨碎了的药末。

  左少阳急道:“娘,家里就这种粥吗?上次我们赈济灾民的药粥,也比这个浓稠得多……”

  梁氏还是苦笑着望望左贵老爹。

  左贵轻叹了口气,道:“这些天的事情你不知道…………,唉,等一会再跟你说吧……”

  左少阳听了这话,这才发现父母二人表情有异,似乎很为难,现在顾不得询问,救人要紧,忙对苗佩兰道:“你把我们带回来的米,先熬一锅稀粥,不要加药材,只是稀饭!马上!”,“好的!”,苗佩兰提着从山上带下来的那半袋米,赶紧跑进了厨房。

  左少阳将手里的药粥舀了一勺自己喝了,觉得味道差劲之极,跟和药水似的,便放下药粥碗,快步进了厨房,翻箱倒柜找吃的,可是,除了小半锅刚才那种药粥之外,连一小块黑面馍馍都没有!

  左少阳现在意识到,家里的境况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只能静等稀粥熬好了。

  苗佩兰已经找到了左少阳说的半截人参,切下一小截,放进熬粥的锅里。

  左少阳坐在床边,轻轻抚摸桑小妹已经枯黄的秀发,柔声道:“再坚持一会,正在熬粥了。马上就有吃的了……”

  桑小妹轻轻点头。她吃了那一髅碾碎的人参四逆丸之后,虽然不止饿,但是回阳救逆益气固脱之下,精神好些了,消瘦的脸颊甚至有了一点红晕。

  稀粥熬好了,苗佩兰端了一碗过来,香气扑鼻,倪大夫留在贵芝堂当学徒的儿子智儿瞧得直咽口水。

  左少阳现在可顾不得别人,端着那碗粥,用勺子舀了一勺,吹温了,给桑小妹喂服。

  桑小妹轻启朱唇,喝了一勺稀粥,眼同又红了,怔怔地望着他,眼泪滚鼻下来。

  左少阳微笑地瞧着她,慢慢一勺一勺给她喂粥,喂了小半碗,这才停下了,柔声道:“小妹,先吃这么多,等你的肠胃慢慢恢复功能,不然对身体有害。等一会再喂你吃……”

  桑小妹眼圈红着,低声道:“谢谢……”,“傻话!”左少阳把粥碗交给苗佩兰,“等一会再接着给她喂。少吃多餐……”

  “好……”苗佩兰接过粥碗。

  左少阳站起身,盯着白芷寒道:“我让你每天给小妹和芹嫂子送吃的,不准给别人。你是怎么做的?”

  白芷寒淡淡道:“这你应该问小妹。”,“我要你说!”,左少阳厉声道。

  “每天两餐,我都按时送了,也监督她们两吃的,开始还很正常,半个月后,小妹每次吃饭都说肚子痛拿着吃的上茅房,回来就说吃完了。”,“你不会跟着她去监督吗?”

  白芷寒依旧平静地回答:“她和那个芹嫂子商量好了似的,两人同时上茅房而且是分开两地的茅房,我只能顾一头。”

  左少阳傻眼了,回身坐在床边:“小妹,你在茅房把馍馍藏起来转给了你爹娘和哥哥吃,是不?”,桑小妹艰难一笑,弱弱地说道:“我们不能……看着爹娘和哥哥……,饿死…………”,“他们不是有粮食吗?五斗粮食他们三个人吃,就算不加野菜,光熬粥维持生命最低需要,也至少够吃一个半月的!加上野菜,够吃三个月的!怎么只有半个月就没粮食了?”

  “娘……,悄悄卖了三斗粮食……,给朱掌柜家……”

  左少阳怒急:“那是救命的粮,她居然拿去嫌钱!然后跟你们抢吃的!她还是不是人!”,回身冲着白芷寒道:“你看着小妹饿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多拿一些馍馍去,单独给她吃?”

  白芷寒淡淡道:“家里的粮食算下来每人每天还不到两个馍,她们两每人每天四个馍,要再分给她们,那家里人吃什么?”,“你说什么?”,左少阳眼睛都瞪圆了,“家里每人每天不到两个馍?谁定的?家里的粮食呢?”,疑惑地转头望向父亲左贵。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