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只有两个人的日子

[字数:8686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两个人的日子

  各种豆制品做起来是不难,难就难在怎样做豆浆,原本很简单,拿九阳豆浆机打一下就是了,如今却要找石磨,只是,如今农村也很少看到石磨了,这种老古董谁家还在用啊。农家要吃豆制品,也都是到村里的菜市场买,自己动手做的少之又少,也就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偶然会做做。[]

  王比安明白了,挠了挠头:“这样啊,我喜欢吃麻婆豆腐,等做出豆腐来,妈妈给我做一个。”

  陈薇有些犯难:“麻婆豆腐啊,辣椒酱、豆瓣酱倒是找得到,就是猪肉难找啊。”

  王比安拍着手道:“妈妈,我有办法,我看过动画片中华小厨师,里面说把黄豆浸泡了搓成丝油炸了也能做出猪肉丝的味道来。”

  陈薇失笑道:“好好好,到时候妈妈一定给你做个黄豆丝麻婆豆腐。”这倒是有古人豆腐干与花生米同嚼有火腿之味的风度。

  王比安正开心,突然想到了一事,他从石阶上跳了起来:“妈妈,你要晒黄豆的话,其实把割下来的豆秆直接放在山下的公路上就好了啊,反正现在公路上又没汽车来压,等晒干了,剥出黄豆来再背上山,多轻松。”

  陈薇呆了一下,王比安说得没错啊,自己可真够傻的,白费了那么多劲。

  陈薇搂过王比安亲了他脑门一下:“机灵的小家伙,真是好主意,以后你可要多提醒提醒妈妈。”

  王比安自认为自己是山上惟二的两个男人中的一个,对陈薇的亲热有些不习惯,挣扎着推开了陈薇:“我去淘米烧饭去。”匆匆向厨房跑去。

  真是,儿子大了不由娘啊,想当初王比安还是婴儿时多可爱,任陈薇又抱又亲,当众亲妈妈时还能亲出一脸口水来,现在倒好,连自己的老娘亲一下都不肯,想让他亲一下陈薇,那更是没门,这小子会扔过来一句――“让老爸亲你好了”。

  陈薇正在为自家的小男人长大了感怀,厨房里突然传出王比安的尖叫声:“妈妈,不好了,咱们家的米里有好多好多虫子”

  陈薇匆匆跑进厨房,王比安端着饭锅正在发怔,见她进来,把锅子递给她:“妈你看看。”

  陈薇低头一瞧,王比安放了米后,又倒了水进去,水面上浮着好几只小生物,有黑黑的有点像小蟑螂一样的,那是象鼻虫,也有白白胖胖象菜青虫一样的,只是小得多,那是飞蛾的幼虫。

  这可都是陈薇的老朋友,小时候没少见,只是在阳光城时家里吃得多是20斤的小包装大米,又放在贮米箱里,很少再有虫子光顾,现在王路从山下背来的米都放在一个水缸里,上面的盖子没盖严,山上草木茂盛,虫子多,自然来了不少免费的食客。

  王比安嚷嚷着:“好恶心的虫子。”

  陈薇笑道:“啥了不起的,我们小时候饭碗里挑到米虫,都直接吃掉的,这虫子都是吃米长大的,再干净不过了。”

  王比安哇哇叫:“妈妈好恶心啊,居然还吃虫子我可不吃,打死我也不吃”

  吃虫子云云自然是笑话,任米虫逍遥自然不行,米都被蛀坏了,在里面产卵就更让人恶心了。

  “妈妈,你快想办法把米虫都捉出来啊。”王比安求助道。

  陈薇笑得差点仰倒:“这缸米里少说也有上百只各式各样的米虫,都和米混在一起,妈妈怎么可能一一捉出来啊。”

  王比安傻了眼:“那这缸米我是不要吃了,再开一包新米吧。”

  陈薇一把拉住王比安:“你也太心急了,妈妈是没办法把米虫捉出来,可有个办法让米虫自己跑出来。”

  王比安一愣,突然叫道:“妈,你不会想着往米缸里喷必扑吧,这倒是能杀死虫子,可这米也没法吃了,都是毒药啊。”

  陈薇卖了个关子:“放心,你妈我有这样笨吗,来,让你看个好玩的。”

  陈薇带着王比安,带了一卷竹席子,铺在院子的石板上,让太阳照着,然后把缸里的米舀到了竹席上,尽量摊开。

  陈薇拍拍手直起腰:“行了。”

  王比安摸不着头脑:“这是做什么?等着风把虫子吹走吗?”。

  陈薇揉了揉王比安的脑袋:“你就安安静静等着瞧吧。”说着自去烧中饭。

  王比安扁扁嘴,老妈不会是在忽悠自己吧?这有啥好瞧的,太阳晒得人头晕,还是到大殿上躲一躲。

  王比安坐到了大殿的石阶上,时不时瞟一眼铺在竹席子上的米。

  过了一会儿,王比安突然揉了揉眼睛,似乎看到竹席的米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忍不住跑过去一看,哇,象鼻虫正急急忙忙往竹席外边跑呢,和它一起急着搬家的还有白白胖胖的飞蛾幼虫。

  王比安原地一个蹦高,往厨房跑去,边跑边嚷:“妈,米虫都跑出来了”

  陈薇正在炒茭白,头也不回道:“你这下相信了吧,不用妈妈动手,太阳公公就把虫子从米里赶出来了。”

  王比安明白了:“原来是虫子经不住太阳晒啊,好简单啊,以后米缸里再跑进虫子,我也会晒米了。”

  陈薇递给王比安一个纱布做的小袋子:“哪里用得着经常晒米,以前也是我疏忽了,要防米缸生虫可简单了,那,这个纱袋里装了花椒、桂皮、八角、大蒜,你放到米缸里,虫子闻到味儿,就不敢进米缸了,对了,以后取米记得把缸盖盖严实了。”

  王比安脆脆应了,自回到院子里,时不时翻动一下竹席上的米,把隐藏在下面的米虫都晒出来。

  母子两个吃了中饭后,米也晒得差不多了,重新装进缸里,在最顶上放上纱布袋。

  下午,王比安在王路谢玲带上山的几个袋子里翻腾着,不知忙些什么,陈薇则张罗着试试谢玲带上山的煤油灯。

  蜡烛眼看就要用光了,不找个替代品不行啊。

  陈薇手头有三种油,汽油、柴油、大豆油,数量最少的是汽油,是王路从镇上那辆真人cs俱乐部的迷彩越野车里抽来的,柴油是从山下中巴车里弄来的,王路以前烧丧尸时用了不少,数量最多的,就是大豆油了,这种油农村家里烧菜最常用。

  直接用大豆油点盏油灯很方便,拿个小碗,放条浸过油的粗棉线当灯芯就成了。只是这豆油灯烟太大,亮度也不够。

  陈薇在王路和谢玲还没找到大量煤油前,想试试汽油和柴油。

  陈薇举起手中的古董煤油灯看了看,下面是个圆肚的油壶,上面是灯芯嘴,仿佛是奇迹般,那灯芯居然还在,只是年深日久,黑黑的灯芯都已经变得像枯木一样硬了,也不知还能不能吸上油来。然后就是个葫芦形的玻璃灯罩了。

  陈薇早已经用草木灰和着水细细擦过煤油灯了,白铜的灯壶擦得锃亮,玻璃罩也一点污迹都没有。

  陈薇想了想,还是先试试汽油吧,毕竟三种油中那玩意儿燃烧最剧烈。

  陈薇打开油壶,往里面倒了点汽油,毕竟不敢倒太多,估摸着漫过壶底就收了手。

  拔掉旧灯芯,取了股粗棉线来,拧了拧,在汽油里浸泡了一会儿,取出塞到了灯嘴里。

  陈薇拿起了火柴盒,想了想,站起身把灯搬到了青石板的地面上,把周边的桌椅都搬开,又去厨房打了一桶水放在身边。

  为了方便点火,灯的玻璃罩没有罩上,陈薇取了根长长的竹枝,在顶上缠了些纸,用火柴点燃了。这才蹲下身,尽量伸长胳膊,把竹枝头的火凑近灯芯。

  竹枝头甚至还没凑上灯芯,呼一下,煤油灯窜出一缕高高的火苗,燃烧起来,陈薇看得分明,不仅仅灯芯在燃烧,就连渗出了点汽油的灯嘴,也在冒着火。一股呛得人难受的气味也随之散发开来。

  好危险,这要是人手里举着灯在点火,就算是有玻璃罩隔着,从出烟口猛得冒出来的火头都可能把人眉毛点着了。

  陈薇也不敢用水去泼灭油灯,只能捂着嘴在一旁任它烧着,等了一会儿,壶里的油都烧光了,才敢走过去,拧灭灯嘴――这已经完全是马后炮了。

  陈薇在第一时间否决了汽油,这也太危险了,虽然汽油灯火头大,也够明亮,但实在不好控制,四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卧室,里面又堆满了各种物资,如果一不小心将灯给打翻了,失起火来,那就是泼天的大祸。绝不可行。

  只能试试柴油灯了。

  陈薇把柴油依样装进了油壶,同样操作点上了火。

  柴油不容易点着,陈薇的竹枝上换了好几个纸团都没引燃,最后是不耐烦的陈薇在灯芯上抹了点汽油,这才点上了火。

  柴油灯芯火头很稳定,只是冒出一股一股的黑烟,陈薇试着拧小了火头,拿玻璃罩罩上,这才稍好了点。

  陈薇松了口气,柴油还行。只是烟大,看来以后少不得要多擦擦灯罩了――就这一会儿,玻璃内罩上就是薄薄一层烟。

  陈薇心里突然一动,如果把汽油和柴油混合在一起行不行呢,她以前可听说过有出租车司机把两种油混在一起跑车的。

  想了想,还是自嘲的摇摇头,还是算了吧,等王路回了家,他有兴趣的话让他试试看好了。现在山上只有自己和王比安两人,还是安全第一。

  解决了家里照明问题,陈薇心情大好,正取下油灯玻璃盏擦拭着,王王比安一脸兴奋地问过来:“妈,快来看一样好东西。”

  陈薇放下手里的灯罩:“又在调皮了?你爸不在山上,你就猴吧。”

  王比安不服气地嚷嚷道:“妈――我干得可是正事你快来看看吧。”

  陈薇溺爱道:“好好,我这就去看。”

  陈薇随着王比安来到卧室,才一进门,她就一愣。

  从窗户、门口透进的阳光很明亮,但即使如此,房间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光明,与阳光争辉。

  那是一只灯泡。

  小小的电珠灯泡,散发着微弱的灯。

  不等陈薇问,王比安得意洋洋地抢着道:“我见着家里的蜡烛快用没了,这几天一直在想要是有盏灯就好了,最好是电灯。后来啊,还真让我找到了好东西,妈,你来看。”

  说着王比安拉着陈薇的手来到了卧室窗外,手一指窗台:“妈,看,这是什么?”

  陈薇一看,小小的窗台上搁着一块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小玻璃片――一块太阳能电池板,板后拉着一根电线,通向卧室内。

  王比安吧啦吧啦说着:“我从爸爸带上山的包里找到了一辆玩具车,居然是用电池和太阳能板当动力的,放在阳光下一晒,就是不装电池自己也能跑。我想着,这块太阳能板能拉动玩具车的发动机,点个灯泡也应该没问题。一开始我用的是大灯泡,可太阳能板发的电太弱了,大灯泡的灯丝会发红,可是不够亮,我把灯泡放在被子里想照着看书都不行,我又拆了个手电筒上的灯珠,这下就能点起来了。”

  陈薇笑道:“点子不错啊,只不过晚上没了太阳,你又怎么点灯呢。”

  王比安跑回卧室,一会儿又跑出来,手里举着一个小盒子:“妈,这是充电电池和充电器,我想过了,白天用太阳能电板给电池充电,晚上用电池点灯,不正好嘛。”

  陈薇心里偷笑,这孩子,也不想想这样小的太阳能电池板能不能给电池充足电,220v的民用电压,给一节五号的充电电池充足电,都要花上5、6个小时呢。

  陈薇不忍心打击王比安的积极性,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啊,等你爸爸回家,你把自己的法子和爸爸说说,看他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让你的小灯珠变得更亮点。”

  王比安受了鼓励,更是来劲:“我去拿几节大号的电池试试看,电池越大,灯珠肯定越亮。”说着,又跑回卧室翻腾起来。

  陈薇抿嘴直笑,王比安这法子其实也可行,用太阳能电池板的法子近似于玩笑,但用几个大号电池点灯泡倒是没问题。只是王路一向把收集来的干电池当宝贝疙瘩,连谢玲用来开玩具车yin*丧尸,他都心痛得在背后和陈薇直嘀咕“这要是电池用完了可咋办啊”。

  让王路这土财主大手大脚用电池来照明,还不得把他眼珠子都急红喽。

  算了,还是自己的柴油灯最经用啊。

  母子两人忙忙碌碌的,直到吃了晚饭,天渐渐黑下来,陈薇点上了柴油灯,才松了口气。

  然后,就开始心慌慌。

  柴油灯放在书桌上,书桌旁的窗户打开着,让夜风吹散灯罩口冒出的一缕缕黑烟,柴油灯的光比蜡烛可要明亮多了,王比安凑在灯旁,翻看着小人书,但他看得心不在焉,时不时抬起头,侧耳听听庙外的动静。

  陈薇坐在书桌的另一头给王路的一条裤子改腰围,自打王路险死还生后,他的小肚腩都没有了,原来穿的衣服还勉强能穿,裤子却都大了一号,就是勒紧皮带穿着也不舒服,陈薇便尽量用自己笨拙的缝纫手艺给改小了,虽然可以用上缝纫机,但象裆部这些部位,还是要用手工缝。

  陈薇一针又扎到了手指头上,她举起手指在嘴里含了含,抬起头,看了看夜色,今晚无月,也无星,云很低,似乎酝酿着一场大雨。

  虽然王路临走前说可能在野外过夜,还叮嘱过陈薇不要担心。

  但是,陈薇哪能不担心啊。

  也不知道王路和谢玲到了何处?有没有屋子可以休息?吃过饭没有?旁边会不会有丧尸?如果直接在野外露宿,等会儿下雨了淋湿了可是要生病的。

  陈薇漫无头绪地乱想着,手里的针早就停了下来。

  “妈妈。”王比安打破了卧室里的沉默:“要不要我到后山去巡逻一下?爸爸以前在家时,睡觉前都要到几条警戒线那儿看看的。”

  虽然锅铲警戒线基本是个笑话,但王路还是坚持天天巡逻一次,有备方能无患。

  陈薇想了想:“算了,王比安,你去把前面铁门的链条锁锁上吧。”她顿了顿,你爸爸和谢玲姐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王比安应了声腾腾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汇报道:“妈,我锁好了,你放心,我把链条在门栅栏上绕了好几圈,锁得可牢了。”

  陈薇还是有些心慌,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王路夜里不在身边,就算是王路垂死的那几天,崖山上也有三个大活人呢,如今身边只剩王比安这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小男子汉,陈薇总有些心悸。

  陈薇很想到厨房里拿把菜刀放在身边,总算知道这举动太可笑,也一点用处都没有,终究是撂下了,她想了想:“王比安,把你的小灯珠点起来吧。”

  王比安一愣:“妈,现在可没太阳啊。”

  “傻小子,你不会用电池啊,下午的时候我看你用大号电池点灯珠不是挺亮的嘛。”陈薇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两个人的日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两个人的日子,到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