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斩秦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章 傲骨之战(一)

[字数:3848 更新时间:2013-11-11 7:58:00]




  ps:还是要求红票、收藏和评论,呵呵!更希望有订阅呀!!!!

  就在太子进军乌敦套海和指导编户的五天功夫,范增又率军突进了三百余里。

  范增心里清楚,燕军要攻击东胡,哪怕将太子后面的全军都调上来,也不过就是两万有余,要是让东胡反应过来,以燕军步卒为主的军力,在这茫茫大漠,地形辽阔之处,万万不是东胡骑兵的对手。

  所以,燕军的胜机就在于一个快。快到东胡左部王衮尔虺,快到东胡王庭的衮尔科伦还没有反应过来,燕军精骑就已经杀到,以精骑突袭,干掉东胡核心诸部的首脑,让东胡诸族群龙无首。如此方能将战局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下。

  从乌敦套海往下,老哈河蜿蜒二百里后汇入西拉木伦河,两河合流之后,又称西辽水,乃是辽河的上流。老哈河和西拉木伦河两河流域及往下游数百里,虽然在大漠之中,可因了这大河的存在,乃是水草丰美之地,能在这里游牧的诸部,都是衮尔左部属下的核心部族。

  经过阊阖裸日部这一仗,范增对于东胡诸部的实力心里更加的明细,行动起来速度也就更快。为了加快自己的进军速度,免得被部落整编和占领拖住了手脚,范增将自己骑兵的两千多匹战马调了出来,又令桓齮陆续的从各占据的部落征调马匹,将桓齮的部队改编成了骑马的步兵,紧紧跟在自己的身后,范增每杀进一个部落,马上就移交给桓齮所部,由桓齮所部留下一部分力量,马匹交还范增所领骑兵,仍是恢复为步兵,对牧区进行管制和暂时的占领。

  当然,这步兵也是相对而言,毕竟占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牧民所有的马匹全部给集中过来管制了,只要你会骑马,马还是不少的。

  目前,范增收下的骑兵,别看屡战屡胜,但基本上仍是偷袭之战,根本没有和东胡正面对阵过,五六天来,斩首之数,差不多有两千还多,自身的伤亡还不到三百人。

  如今记录下来的战士军功赏赐,军中每人最少也有百十之羊,五六头牛了。

  而现在跟在范增身后的桓齮手里,还掌握着四个团集中力量。而太子则还在百里之外。

  没办法,太子丹的大队人马行军,要比桓齮的轻军和范增的精骑要慢的多,况且,范增和桓齮对于各部,只是暂时的管控住就好,而太子则要完成各部的编户等诸般长久举措的安排。

  但是,太子又给桓齮派去了一个师的援军归桓齮节制,并将军中所有的干粮,全部给桓齮和范增带了过去。而桓齮留下镇守各部的部队,太子则直接接管了过来。

  迄今为止,燕军的行动,还没有引发东胡其他部落和部族的注意,范增和衮尔虺的左部王庭之间,只剩下一个傲骨部族挡在中间了。

  傲骨部族也是衮尔左部的核心部族之一,也是衮尔虺手下最得力、最大的部族之一,其部族精壮足足有三千之数。部族大人傲骨忽更是难得的智勇之将。

  如今衮尔左部下面的十部族,已经有五个控制在了燕军手里。

  傲骨部和衮尔虺的王庭,两者所距,不过二十里。要是前几战那样,先拿下傲骨部,势必会惊动衮尔虺。

  衮尔虺的手下,可是两千亲卫军。

  这两千亲卫军可是实打实的战士,不像傲骨部,虽说有三千精壮,但现在集中在各级首领手里的亲卫军总共也不过五六百,其余的,都是各在各家,该干啥干啥呢。

  只有集中起来的战士才有战力,才是军队,所以,要拿下衮尔虺,还是以对付衮尔虺的亲卫军为主。

  但是,如果给了傲骨机会,那么不要两个时辰,傲骨部这里,必然也会集结起来三千骑兵来援。

  范增可不敢去赌自己在大胜衮尔虺的亲卫之后,还有余力应付傲骨部三千骑兵的突击。

  所以,范增将桓齮请到了自己的军中。

  如今,范增驻扎在距离两河会流之处下游一百五十里处的莫里莫。这是在西辽河北岸的一个光有十余里的一个松林。

  从两河会流之处到此,西辽河就是分界线,河北全是草地湖泊河川,而河南之地,则是以沙地为主。

  桓齮所领,已经多达八个团,实力是不差。不过,桓齮很是不满意,要是自己也和杜旗一样,实在后面押运辎重也就罢了,明明自己也是大军前锋,可前面有太狠的国相和郦商等人冲在前面,只管率军往前杀,轮到自己的,居然一仗都没有,天天就是分兵、接收、镇守。

  后面这几次,范增能为了加快速度,连战利品清点什么的都,都是直接派给了桓齮配属的骑马步卒,国相的军功封赏,每次只有一个数字,征调多少牛羊为精骑封赏,至于战利品到底有多少,都是桓齮替他核算和打点的。

  不由人不眼红呀,战利品的一大部分,都让国相分给了精骑将士,根据桓齮在阊阖裸日部看到的分配数量估算,别人不用管,单是桓礼这个侄儿,这几次算下来,怕不是也有牛百头,羊七八百只了。

  而且,国相还留有命令:被斩杀的东胡首领留下的那些家眷,一律是要好好看管,后军但有妄为侵犯的,一律斩无赦,因为这些将来也要分配下去给有将士的。

  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分了那么多的牛羊不算,这些美貌的女子都要归你们,难道我们走路的就比你们骑马的差那么多吗?如今下面的官兵还无所谓,桓齮身边的高级将佐们,可是已经开始很有牢骚了。

  所以,桓齮也是加快了跟进的速度,如今都有了规矩,下面的那些校尉军侯,对于按照命令清点战俘战果,对牧民暂编管制,那还是能做的来的。而且,大家还发现一个诀窍,只要把牧民的马匹给收拢了,这些牧民,也就是没牙的老虎。只要镇守的燕军稍微警醒一点,那是一点事也没有的。

  所以,桓齮的大队,就在范增后面三十里处。

  听说国相停下了,让自己前去议事,桓齮毫不起疑,将部队交给手下一个校尉掌管,自己带了五百精锐,骑马赶往范增军中。

  这几天,桓齮也在悄悄的建设自己的骑兵部队。

  反正管控起来的马匹不在少数,虽然知道,太子一旦改变完毕,大多数的马匹要发还给牧民,毕竟好多马的主人已经被杀,弄出来一批使用绝对是没问题的。如今这几天下来,桓齮手里,已经积攒了两千多匹马,加上范增支援过来的一千余匹还没退回去,他如今也有三个团算是骑兵——骑在马上的步兵。要不也跟不了这么快。

  桓齮赶到郦商军所在,只见好大的一片松林,看到桓齮所部过来,早早就有游骑过来探问,得知是后面统领大军的桓领军,忙带头引着,去见国相范增。

  范增所部精骑,一直不立营寨,侦探游骑放出去十几里外,中军大队各依编制,都是依马而休,一旦有事,当即上马则战。范增和郦商等高级将佐,也都是如此,可以说这十天当中,这些将佐从未解甲休息。

  树林之中一片空地,百十匹马中间,范增和郦商等人都是席地而坐,中间摊着任默所画的地图。

  上面的圈圈点点,既有任默等人的标注,更有这几日通过询问俘虏所得知的东胡情况,见了桓齮过来,郦商等人都是起立迎接,范增笑道:“桓领军一路奔驰,可是辛苦了!”

  桓齮见这些人,都比原来在且虑城相见时憔悴不少,连连摆手笑道:“国相说哪里话,末将在后,不过是随军跟进罢了,要说辛苦,哪里比得上国相和诸位将军。”

  桓礼过来,又单独见过叔父,范增请桓齮坐了,桓齮拱手道:“不知国相传召,有何吩咐?”

  范增一指地图,道:“前面乃是衮尔左部的傲骨部族,衮尔虺亲军所在,不过离衮尔部只有二十里之遥,这次非同时动手,不足以制之呀!”

  “郦将军所部,如今只有三千余军,须得以主力对付衮尔虺,这傲骨部,只怕力有不足,我想请将军助一臂之力,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桓齮一听,当即大喜道:“国相何必客气,但有用处,国相尽管调用就是!”

  范增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将军请看,据他部俘虏交代,傲骨部之下,共有大小帐九个,其中傲骨所领,亲卫有二百余人,这里我让桓礼带一团精骑过去攻击就是,其余九部小帐,还是让将军部下精锐来吧。”

  桓齮看了一下敌人部族下面的小帐分布,估计有七八百精壮过去一定是没问题的,当即说道:“国相,傲骨所部,虽然有三千精壮,可集结之兵,不过数百人罢了,都交给末将所部好了,毕竟衮尔虺那里足足有两千军,这衮尔虺乃是左部王,帐下必是精锐,国相还是集中全力一击,何必再分兵给末将。”

  “末将属下,虽然不曾像国相帐下都是久练的精骑,可千余善骑之辈还是有的,区区傲骨部,末将对付的了,无需再分兵相助了!”

  如今范增手下,除了从国内带来的两千七百余军外,从各部族选来的降卒只有四百余,对付衮尔虺的亲卫,自然是兵越多越好,见桓齮要独得袭灭傲骨部之功,他对于桓齮之才,还是信得过的,当下也不坚持,遂将诸部将佐唤来,开始分派。桓齮也派人回去,令后面大队,所有骑马各团,务必在天黑之后,赶到这里会齐,其余部队,立刻休息,半夜轻装,顺河前行,直奔傲骨部所在。营帐之类,由后队收拾运送即可。

  ps:书评区有个庆祝签到帖,诸位兄弟请去留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