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1895淘金国度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63章 发飙

[字数:13181 更新时间:2013-11-8 5:47:00]







(  库兹涅茨克,在西西伯利亚库兹涅茨克盆地南部、托姆河同其支流阿巴河和康多马河汇流处人口两万余人7年建为要塞

  库兹涅茨克在历史上曾于1932年至1961年改名斯大林斯克,其后更名为新库兹涅茨克,其所在的库兹巴斯地区属于后世俄国最大的煤田,其炼焦煤储量甚至占到了整个俄国储量的一半,当然在这个时候,除了叶枫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这片土片蕴含着多大的财富,虽然已经有人采煤,但都是一些小打小闹即使是高尔察克,严石等人也不明白,为何叶枫要指定此地为东俄自治区的首府

  现在的库兹涅茨克好点说也是东俄自治区有数的城镇,差点说,那就是连美洲的一些小城都不如,而且现在还没有铁路,只有一条破旧的马路与托木斯克相连,西伯利亚铁在整个库兹涅克盆地上方数百里的地方穿过去了,也就是说,西伯利亚铁路对其根本没有一点用处,这样的地方,作为首府,也难怪高尔察克等人不情不愿了

  原本按照叶枫的规定,去年底东俄自治区政府和东俄方面军司令部就要迁到此地,可高尔察克愣是以严寒天气尚未过去为由,一直拖到了3月初才在中央数度严令下磨磨蹭蹭的迁到了这里

  当然既然将这里设为首府的决定不可更改,高尔察克就不得不多做打算了,他带来的百万军民原本要一分为五,分别分流二十万人左右到新尼古拉耶夫斯克,托木斯克,克麦罗沃和谢格洛夫斯克,阿钦斯克,库兹涅茨克五地,但最后高尔察克又玩了一个小小的花招,以首府交通不便,需要建设两条公路为由,将百万军民带了近半即五十万人迁移到库兹涅茨克,其他四地却都只分流了十万余人,而且这迁到库兹涅茨克的五十万居民当中有大半是军队整编后的原来五十万军队当中裁撤下来的精壮,老弱妇幼僧侣则留给了其他四地

  除此之外,东俄方面军中第十二集团军一个整集团军也被高尔察克带到了库兹涅茨克盆地,如此一来,库兹涅茨克一下子由原来的不过两万余居民增长到了六十余万人,远远超过东俄其他城市,以占东俄近半人口的规模一跃成了东俄第一大城市,不过迁来仅仅不过一月,现在的库兹涅茨克充其量也只能称为第一大帐蓬聚集地罢了

  连接库兹涅茨克盆地的唯一一条通道,原库兹涅茨克要塞至托木斯克的破旧公路上,一行十数辆的军用汽车摇摇晃晃的行驶,看上去,就好像蜗牛爬行一般

  叶枫的身子随着汽车的颠簸而摇晃着,坐在他身边的汉德森却似乎没什么影响,靠在后座椅上微闭着眼睛

  当车队摇晃了数个小时,终于出现在了路口,进入库兹涅茨克盆地时,已经远远可以看到开阔的平地中央那连绵百里的帐蓬群时,微微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叹了一口气道:“这个高尔察克啊,带了五六十万军民到这里,有必要吗,库兹涅茨克盆地如何消化得了”

  汉德森闻言睁开了眼睛,也看了看那一片帐蓬群,最后笑道:“我估计他还是防备我们对他下手,听说他把第十二集团军一个整集团军都布置在这个盆地,这里不是前线,他的目的也不言自明了”

  “要对他下手,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再说第十二集团军现在可不全是俄罗斯士兵了,我们真要下手,他想躲过去也难吧,疑心重啊,这样子,反而让我不得不花一番心思来稳定这东俄的局势,对他有害无利”

  汉德森知道叶枫是什么意思,闻言并没有马上接话,不过看到逐渐接近的盆地中心到处都是一片建设工地,还有不少军民正在开垦田土,还有军队正在参与修建道路时,又笑了笑道:“其[不我觉得这也没有太多问题,把他迁到这里,他就不得不修路盖房,解决这五六十万人的口粮工作,要是全放到外面,怕他更会不闻不问”

  “正是考虑到这点,我才没有阻止!”叶枫嘴角泛起一股冷笑

  正在这时,车队逐渐停了下来,前面开路的车辆上下来几个警卫警戒,其中一人走过来拉开了叶枫的车门

  叶枫和汉德森走下车来,在警卫的护送下越过车队来到了那片帐蓬群边缘,那里已经站着数人,站在中央穿着笔挺的阿拉斯加元帅军服,脸相略有些瘦削,精神却很抖擞,眼神也非常凌利的的无疑就是高尔察克了,他左边的则是东俄方面军的参谋长严石,他右边那个大腹便便,头发都秃了的高大男子想来就是被任命为东俄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兼财政厅长的佩佩利亚佐夫

  看到叶枫走过来,高尔察克和佩佩利亚佐夫的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以前在这里,他们好歹还是土皇帝一般,在这里也没有比他们地位更高的人了,但是现在不管是叶枫,汉德森,还是后面的图根,谢缵泰都算是他们的上司

  从俄最高执政官和内阁总理的地位一下子落到阿拉斯加等同省部级官员的身份,也难怪他们有些不自在了

  与叶枫等人打招呼之时都有些扭捏,叶枫和图根等人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当然也没有摆出领导的架子,表现在的还是很客气随和的以免在两人心中留下疙瘩只是叶枫对于两人放不开手脚,转不过弯来,摆不正位置心下也不免有些遗憾,这次回去,东俄的问题是必须有一个更妥善的处理了,否则这百万军民迟早会出乱子

  握手见面之后,在高尔察克当先引领下顺着明显是刚刚修建的道路穿过外围帐蓬群,进入了帐蓬中心,中心位置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帐蓬了,在中心河流交汇处的左岸本就有一个要塞建筑,加万军民努力一个月,围着要塞倒也已经建起了不少建筑,不过都相对比较简陋,那些像样点的砖石建筑现在大部分都还在夯实地基,离建成还早

  高尔察克将东俄自治区政府部门及军队指挥部门都放在了原来的要塞建筑当中,这几乎就占据了这片建筑近半的范围了,其他居所叶枫可以肯定是那些政府官员和军队高官的家属入住了,那些仍然居在帐蓬当中的肯定只是一般的平民

  进入了原来的要塞司令部,即现在的东俄自治区政府和东俄方面司令部所在,不过进入大厅,叶枫就不由皱了皱眉头,因为在正对面墙上,同时挂着两面旗帜,一面是阿拉斯加三色星旗,还有一面是俄罗斯的三色旗,而且居然还是同样的高度一左一右悬挂

  一左一右落后叶枫半步的汉德森和图根也看到了这两面旗帜,也看到了叶枫皱眉,汉德森就不由在心里叹气

  他可以肯定,高尔察克如此摆不正自已的位置,只会给他带来麻烦叶枫这个老上司,汉德森很了解,别看表面随和,但对于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东俄自治区政府居然还要悬挂俄罗斯旗帜,居然还与阿拉斯加国旗平等,你这不是找死吗

  叶枫没有当场发作,才是汉德森最担心的,叶枫仅仅皱了皱眉,马上就笑容如初,但汉德森可以感觉到叶枫眼里闪过的那丝寒光不当场发作才麻烦

  图根同样脸色不太好看,高尔察克明知道他们要来,居然还要这样做,是试探还是挑衅?挑衅的话那他也太高估他自己了

  高尔察克和佩佩利亚佐夫似乎也注意到了叶枫和图根的神色,还是有些心里惴惴的不过看到两人没有说什么,便也以为叶枫两人并不在意这个

  奉茶落座之后,叶枫仅仅喝了一口茶,就站起来,示意去会议室,高尔察克不知是何缘故,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次进入会议室的,除了随叶枫前来的部长级官员以及几个叶枫贴身警卫,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至于伯瑞那些商人,则被叶枫要求,让高尔察克和严石安排人带着去盆地四周考察去了

  东俄方面留下来的也只有四人,除了高尔察克,佩佩利亚佐夫,严石外,还有一个身材魁梧高大,唇上方留着两撇小胡子,身穿阿拉斯加上将军服的男子,此人即是高尔察克麾下的绝对亲信,方面军副总司令兼第十二集团军司令博拉帕达诺夫,原本就是俄罗斯中将,当然鄂木斯克临时政府时期,他就被高尔察克委任为上将,还是高尔察克军队的参谋长现在担任集团军司令也不知道此人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但此人脸上看去很正常,而且据李明泽所言,帕达诺夫所率领的第十二集团军虽然也有不少冲突,但也没有什么难以收拾的矛盾暂时还算平静

  叶枫坐在椭圆形会议室的上首,图根和汉德森一左一右,接下来高尔察克,佩佩利亚佐夫,严石,帕达诺夫四人坐在了图根下方,而施泰因斯,迪卡卢,谢缵泰三人则坐在了汉德森下方,正好十个人

  落座之后,叶枫却倚靠在皮毛沙发椅上微闭着眼睛,一直没有说话,汉德森和图根两人则坐的端端正正的,也一言不发,倒让高尔察克等人有些摸不清叶枫的意思

  “亚历山大,你明白什么是自治区吗”足足过了半刻钟,叶枫才突然坐正身子,盯着高尔察克说道,原本温和的眼神此刻分外凌利

  高尔察克被叶枫的眼神刺激,愣了一下,紧接站心里一紧,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明白,东俄罗斯自治区是阿拉斯加共和国所辖具备一定自治权利的行政区域”

  “那么你明白哪些才是自治区该有的权利?”叶枫不依不挠的问了下去

  高尔察克被叶枫紧逼,心里越发有些吃紧,也更摸不清叶枫的意思了,一旁的汉德森和图根倒是明白,两人隔着叶枫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担心,现在毕竟还在高尔察克的地头上,万一翻脸,岂不是很危险

  图根向严石使了一个眼色,严石立即站了起来,看到叶枫不禁意的点了点头,便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并把门关好

  高尔察克和佩佩利亚佐夫突然感觉到背心透出一股冷风,严石出去干什么,高尔察克毕竟也是不错的军人,很快明白了什么,难道,准备对自己下手,他们有把握吗,再考虑到路远成从一开始就没有参加这个会面,他又有些担心了,也不自觉的冲着帕达诺夫使了一个眼色,帕达诺夫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高尔察克担心什么,不过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才站起来,但是在他刚准备向叶枫请假的时候,叶枫却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什么是东俄自治区该有的权利,你明白?亚历山大,你真的明白吗,东俄自治区是属于阿拉斯加还是属于俄罗斯”

  叶枫这一发火,会议室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而图根则看着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帕达诺夫,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守在门口的叶枫带来的那些贴身警卫则不自觉的将手放在了腰间枪套上,帕达诺夫冷汗直流,只怕他一动身,立马就是伏尸当场,不过他倒是见机的快,立马讪讪的重新坐了下去,紧闭着嘴巴,似乎已经打算不掺合进去了

  佩佩利亚佐夫则脑门子上都要流出汗来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地头,叶枫居然会如此不客气的质问,不,已经不是质问这么简单了,若有一句话不对,他们很可能再也走不出这个门了

  叶枫的眼睛一直盯着紧闭着嘴巴的高尔察克,等着他的解释,高尔察克就算再没有政治敏感性也知道,自己的数番作为,对中央政策的阳奉阴违,让俄罗斯三色旗光明正大的与阿拉斯加国旗悬挂在一起,这些都已经彻底触怒了阿拉斯加的高层,自己已经陷入了很危险的境地

  高尔察克总算还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半晌才咬了咬牙,站了起来坚定的道:“我明白,俄国临时政府在去年11月22日之后就不复存在,这里已经不是俄罗斯的土地,是属于阿拉斯加的土地,但我,还有这里有百万军民,他们都是俄罗斯人,祖国难忘,这是人之常情,这些事情都是我做下来的,如果中央要责问,我一力承担,但是希望中央可以善待这些饱经苦难的俄罗斯人民”

  高尔察克这番话说完,似乎也一下子解开了身上的思想枷锁,一脸平静的对着叶枫,图根等人道:“我担任自治区政府主席也许并不能给这百万俄罗斯族人民带来多少幸福,如果中央一定要有人对此前的事情负责,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辞去自治区政府主席职务,甚至辞去东俄方面军总司令的职务,但我要求,中央遵守承诺,东俄自治区政府的新主席必须在东俄内部选举产生,同时我也希望东俄方面军总司令职务由帕达诺夫将军接任,我可以保证,帕达诺夫将军会是一个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高尔察克如此光棍,倒是让怒火喷张的叶枫有一股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难怪说无欲则刚,看来高尔察克彻底放弃了那些追求,反而变得难以对付了

  不过叶枫看到高尔察克这个态度,倒也慢慢的把火气压下去了,祖国难忘,是啊,自己何尝不是时刻记挂着祖国,多少年了,而高尔察克这些人加入阿拉斯加才多久,也许自己是有些太过苛求了,但自己却不能太过心软,祖国难忘,但他们也应该接受现实,东俄必须完全依照中央的政策走下去,必须发展起来,必须将这里牢牢的绑在阿拉斯加大车上

  “你真的可以放弃这一切吗,亚历山大,其实我很明白,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但不客气的说,你的政治能力与你的军事能力不在一个档次上,东俄自治区一直这样下去,对你,对这百万军民,对于阿拉斯加,都没有任何好处,从你当初落笔的时刻你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从那一刻起,你不再是俄国临时政府的最高执政官,你代表的也不是整个俄罗斯了,你的职责在这里,在东俄罗斯自治区,你的责任是给这东俄罗斯自治的百万军民带来更好的生活,这才是你力所能及的,但是在我看来,你没有尽到你力所能及的责任,中央对于东俄的各项支持政策不多吗,很多,但你却拒绝执行,实际上你就拒绝了东俄百万军民的诉求,他们的诉求也许很简单,就是希望实现你当初带他们走的时候所承诺的,给他们带来幸福安定的生活”

  叶枫的声音很宏亮,但是其中蕴含的已经不是怒火,而一番语重心长的责问,也让高尔察克陷入了沉思,佩佩利亚佐夫和帕达诺夫也同样陷入了沉思

  是啊,他们没有能力再代表整个俄罗斯了,他们也没有能力再给整个俄罗斯带来什么变化,他们能做的就是让这百余万当初一心追随他们的军民过上他们希望的生活

  高尔察克颓然坐了下来,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无力和愧疚……也有一丝遗憾,他感觉的到,从现在起,曾经的俄罗斯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恢复俄罗斯的荣光对他来说已经遥不可及,既使未来可以做到那又如何,想要做到,他就离不开阿拉斯加的支持,但是阿拉斯加的意图是什么……

  也许自己应该离开,去继续自己探险的事业,去继续自己的学者生涯,远离这些政治,远离军事

  高尔察克叹了一口气,紧接着神色一正,对着叶枫道:“我愿意放弃这些职务,现在我正式向中央提出,辞去东俄罗斯自治区政府主席职务,辞去东俄罗斯方面军总司令职务”

  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仍然希望中央可以考虑我的建议,自治区新任主席必须由东俄内部选举产生,必须是俄罗斯族,同时也希望东俄方面军总司令由帕达诺夫接任”

  高尔察克的语气很坚定,叶枫也不由的一阵沉默,思考其中的利弊,高尔察克的存在,虽然阻碍了东俄的经济发展,影响了这里的思想,但是对于东俄稳定来说却有些巨大的作用,他的离开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叶枫沉思片刻,又看了看汉德森和图根,图根考虑了一下道:“可以让亚历山大辞去自治区政府主席职务,不过东俄方面军不宜调整”

  汉德森也点了点头,不过这次叶枫还没有说话,高尔察克自己已经坚定的道:“不,我希望可以同时辞去这两个职务,我很累”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似乎透露出了他内心的无助和一股艰辛的意味

  叶枫沉吟片刻道:“如果亚历山大你坚持这样,我原则上表示同意,不过你也可以放心,中央也绝对会遵守承诺,也会依照法律行事,你要辞去这个职务,需要向东俄议会提出,不过现在议会尚未完成组建,那也应该向总统提出,由国会通过,同时中央也会在议会组建前任命新的临时主席至于东俄方面军总司令职务,我和图根就可以决定,但帕达诺夫担任总司令不合规定,以他的军衔可以担任参谋长,并且同意由他继续兼任第十二集团军司令职务,总司令职务由严石担任”

  高尔察克点了点头,佩佩利亚佐夫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没有出言挽留,在他看来,高尔察克确实不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由他担任主席,对东俄,对高尔察克自己而言都没有多大益处,至于总司令职务,高尔察克自然绝对够资格,但他自己不愿意,那就没有办法了

  帕达诺夫听了叶枫的决定,不免有些失望,不过也仅仅是失望,倒也没有什么怨气,他只是上将,一个方面军三十二万人,由他这个上将担任总司令确实不够格,即使是严石这个大将都有些勉强帕达诺夫以上将衔可以担任参谋长,又没有剥夺他第十二集团军司令职务,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特例了整个方面军与他一样同为上将衔的都有三四个人若不是他俄罗斯族的身份,这个参谋长他也不一定够资格,更别说总司令了

  高尔察克这次也没有反对,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对着叶枫,图根等人敬礼道:“我立即向总统提交辞呈,三天内我会离开东俄”

  叶枫也点了点头,既然高尔察克辞去所有职务,以他的地位,自然也不适合留在东俄,否则以他的影响力,只要他还在这里,其他人也很难放开手脚,高尔察克这次如此光棍的表现,也确实让叶枫很满意,当然也有一些小小的歉意

  “既然这样,不如三天后我们一起启程,你还没有去过费城吧,不管怎么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只要你愿意,阿拉斯加都有你发挥能力的位置”

  “算了,我想休息一下,三天后我自己去华侨城吧,这座奇迹之城我一直很感兴趣,如果有可能,我也许会再次去北极探险”放下了包袱,高尔察克神色间似乎非常轻松

  拂去历史尘埃,曾任俄国海军上将的他,不单是一位优秀的军人,勇敢的战士,其实还是位天才的学者、北极探险家,1888年,仅仅13岁的他便考入圣彼得堡海军学校,如饥似渴各种书籍,他还通晓四种外语,其中包括对外国人来说晦涩难学的19岁时,高尔察克以优异成绩毕业

  当时,各国科学家对于人迹未至的北极地带发生了极大兴趣,纷纷组织探险队前去考察1899年底,高尔察克受到俄罗斯著名极地考察家托尔男爵的邀请书邀请他作为水文学家参加北极探险队

  1900年夏,“曙光”号破冰船载着托尔的考察队起锚,向北冰洋的新西伯利亚群岛进发1902年春,考察队终于到达新西伯利亚群岛,但继续往北的航路被冰群阻断了,高尔察克等人只好循原路返回1906年,高尔察克的学术著作《喀拉海和西伯利亚海的积冰》一书荣获沙皇俄国皇家会的最高奖赏—大君士坦丁金质奖章1910年,他随“瓦伊加奇岛”号破冰船在远东海区航行,绘制地图和航海图志后来,人们正是根据这些航海图志去开辟北冰洋航道的

  但一直以来,未能深入北极腹地对他来说都是一个遗憾,后来因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他更是远离了这个事业,现在,又将远离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远离政治的他,也许的确需要一个自己热爱的事业来寄托自己的生活

  叶枫自然了解高尔察克的一些历史,听了高尔察克的话,不由微笑道:“如果你有兴趣,中央自然不会干涉,虽然辞去所有职务,但你终究还是阿拉斯加的元帅,未来你去探险,如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提出来,不管是科研院还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都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会议进行到这里,其实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会议室里已经充满了高尔察克即将离去的伤感,佩佩利亚佐失和帕达诺夫犹其如此,似乎有些心情沉重

  散会之后,高尔察克就找到了严石,在叶枫的主持下,严石先接过了东俄方面军的总司令职务,同时也召集了东俄方面军的一些高层,宣布这个决定,并且明确提出自己是主动辞职,不希望东俄方面军的俄官因此而产生怨气,叶枫和严石也在同时表示绝对会公正,公平的对待每一个士兵,包括俄罗斯族士兵

  仅仅一天后,收到高尔察克和叶枫电文的总统府,也传来了叶文德手令,同意高尔察克辞去东俄自治区政府主席职务,但是同时也给了高尔察克一些特别的职务,那就是阿拉斯加中央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国家地理研究所所长,军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局副局长,

  这四个职务按级别不算高,研究院副院长也不是下副省部级,而且四个职务中,地理研究所实际上根本还不存在,也就是说高尔察克将自己负责组建这个研究所,而其他三个职务则是闲职味道居多了,也德通过叶枫的电报知道高尔察克接下来准备做的事情后,给他安排的这些职务,以方便他获得所需要的支持和资源

  在这份电文中,叶文德还任命原东俄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兼财政厅长佩佩利亚佐夫暂时代理主席职务,并负责在半年内筹组东俄议会,一年后将由东俄议会负责选举产生正式的自治区政府主席

  收到电文后,高尔察克对德的这些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他心中并不是很想再接受阿拉斯加的什么职务,但这些职务多是闲职,对他的探险事业也会有所帮助,也就没有拒绝,而是坦然接受

  而佩佩利亚佐夫代理主席职务,在东俄内部也获得了高度认同,虽然此人自从鄂木斯克的内阁总理时期开始,至今两年多,却也没有表现太多的出色能力,但考虑到不管是鄂木斯克临时政府时期,还是这段时间的东俄,佩佩利亚佐夫受条件限制,发挥能力的余地也不大,其具体能力如何还有待考验相信有一年时间,也足以让他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了,若真有才能,以他代理政府主席的地位,未来在正式的选举中也能获得一些优势

  原定三天,高尔察克就会离开东俄,但因为中央的电文来的很快,高尔察克似乎也想早点离开东俄,以免触景生情,所以第二天一早,高尔察克与佩佩利亚佐夫交接后,就告别叶枫和库兹涅茨克的官员、人民踏上了前往华侨城的路途,随行的还有几个舍不得离开他的卫士,应该说高尔察克虽然建树不多,但在这些民众当中还是颇有威信的,他离去时,库兹涅茨克六十万军民相送,还有人当场洒泪,转身离去的落寞背影,让叶枫和图根等人也有些心酸

  高尔察克的离去,也算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虽然这个时代历时并不长久

  高尔察克的离去,虽然有些影响,但很快的,这种影响也慢慢消散,高尔察克虽然离去,但东俄的工作还要开展严石和帕达诺夫正忙着理顺军务,佩佩利亚佐夫本来工作也很多,但主要也是百万军民的安置问题,这些一时间也急不来,叶枫带了这么多全国大富商来这里考察,佩佩利亚佐夫想做出成绩,在未来的选举中占据先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马上就跟着叶枫屁股后面开始了真正的巡视之旅,那些富商自然也跟在后头

  “整个库兹涅茨克盆地包括整个库兹巴斯地区,也就是我们脚下,蕴藏着冠甲全俄的煤碳,犹其是炼焦煤,这就是巨大的财富,伯瑞,不是我没提醒你们啊,有兴趣,下手就要早,当然,一切也要按规矩来,但我想以你们的能力,得到这样的信息,就等于是巨大财富落到你们手里吧”站在盆地中央一块山坡上,叶枫手指着这片开阔的土地,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架势

  伯瑞等人听了叶枫的话,却已经两眼放光了,表面看上去,这里似乎是一片非常合适的农牧业用地,但现在听叶枫的话,这地下每寸土地都蕴含着煤矿,那自然就不是用作农牧业用地这么简单了

  犹其是徐纲和安德森,听说这里蕴含炼焦煤时,互相看了一眼,若是把钢铁厂建在这里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惜没听叶枫说这里是否还有铁矿若是这里甚至附近有大批铁矿资源,那他们就真正要考虑一下,在海兰泡和这里建钢铁厂哪个优势更大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就算不在这建钢铁厂,做为炼钢急需的炼焦煤矿他们是势在必得

  “叶帅,这是真的吗,这地下真有这么多煤矿资源?”伯瑞却是有些担心叶枫来个大忽悠

  叶枫却瞪了伯瑞一眼:“爱信不信,不过我可以透露一个消息给你们,黄金山矿产公司可是早来看过了,估计下个月,他们就要正式进入这里投资了这点安德烈可以做证”

  安德烈就是佩佩利亚佐夫的名,佩佩利亚佐夫听了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实黄金山公司早两个月就要进来了,只是高尔察克有心刁难,让黄金山公司犹豫了,当然佩佩今天接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复黄金山公司,欢迎他们来这里投资这个事情,叶枫自然是知道的

  听说黄金山公司看中了这里,伯瑞等人哪还犹豫,虽然国土资源部还未正式公布这里地质堪查结果,但也不看这里站的是谁,叶枫可是黄金城大股东这一,黄金山矿产则黄金城旗下最早的分公司,国内资源巨头,他们要来,当然是有利可图,否则还真以为黄金山公司来给东俄捐款不成

  “主席阁下,这里如何规划?我先预定了,至少给我留出两块煤田”伯瑞立马对着佩佩利亚佐夫道

  佩佩利亚佐夫还没出声,叶枫却是笑道:“你当是土地买卖吗,总得自治区政府做了规划再说”

  说到这里,又转身对着佩佩利亚佐夫道:“安德烈,库兹巴斯地区的煤藏丰富,但具体有多少储量还不清楚,你要配合国土部门做好堪查,同时根据堪查结果做好规划,两个原则,小投资不收,可以将煤田分区拍卖,价高者得,同时也要结合城市规划,你看看,这六十万军民挤在这里,脚下又有矿产,所以规划城市建设时,一定要摸清,那些没有矿产的地方规划为城市,生活区,工业区,否则你们城市建好为了采煤岂不是又要拆”

  佩佩利亚佐夫连忙点头道:“这个请叶帅放心,其实库兹涅茨克盆地的规划早已经做出来了,没有太多问题,毕竟这里是东俄首府,倒是其他地方情况堪忧”

  说到其他地方情况堪忧时,佩佩利亚佐夫似乎更有些不好意思了,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先前他们自治区政府不太热心,现在想来,这完全是给自己过不去自治区经济建设,最终得利最大的是谁,还不是东俄政府,还不是东俄自治区的人民,毕竟是自治区,他们的财政税收是有很大自主权的

  叶枫闻言,沉吟了一下才对着佩佩利亚佐夫道:“安德烈,多的我也不说了,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不是库兹涅茨克的市长,而是东俄自治区的政府主席,生活在这里的人民你要考虑,但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民你同样要考虑,东俄三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百多万人民,你把库兹涅茨克建得再好,若其他地方贫困不堪,那也证明你的工作没有做好”

  “这个我一定会注意,只是库兹涅茨克的交通不便,与其他地方的联系有些困难”佩佩利亚佐夫有些忧虑的道若不是中央明确要以库兹涅茨克为首府,实话说,不管是高尔察克还是佩佩利亚佐夫,都是倾向将首府建在西伯利亚铁路沿线的弄得现在,库兹涅茨克这个首府反而是交通最落后的几个较大城镇了

  叶枫却正色道:“这个就是你的工作了,其实首府建在这里是中央经过多番考虑的,这里资源丰富,又是一片盆地,防御有利,而且可以带动中南部落后地区的发展,至于交通,你不用担心,国家新规划中,有一条从与西伯利亚铁路平行的南线新西伯利亚到伊尔库茨克铁路会穿过这里,另外考虑到东俄自治区新建,财力有限,原本要由地方建设的从托木斯克往南经克麦罗沃和谢格洛夫斯克至库兹涅茨克的支线铁路也将由中央拨款给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可以做这条支线铁路的堪查准备工作了,以便尽快开工,改善这里的交通环境,也有利于这里的资源开发”

  叶枫说着停顿了一下,眼光投向那一片连绵的帐蓬道:“不过,你这里现在有这么多人,完全可以抽出一部人来修建几条公路,这比铁路省钱,有这么多劳动力,速度也快,不出半年,就能基本改善这里的交通”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