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196章 工坊还是宫殿

[字数:5032 更新时间:2013-11-15 13:42:00]



  第196章 工坊还是宫殿

  过年好,拜年了。大年初一,小鱼努力码字中。这两天争取好好整理下细纲,然后努力加速。

  ————

  一到东长安街,谷大用就发觉不对了。

  他来的虽快,可两千多人倒在大街上,却不是那么容易收拾完的。更何况,锦衣卫打架没人敢围观,可是锦衣卫扑街,这个就很有看头了,也没啥危险,所以这会儿也是人山人海的,围观者甚众。

  谷大用的马车也是寸步难行,可事情紧急,要知道,听说谢宏这里危机,正德可是急的够呛,那是万万耽搁不得的。胖子无奈,只好下了马车,挤进人群。

  本来他还想跟围观者打听一下情况,可这些围观者都是后来的,看过直播的都缩在各衙门里呢,结果他打听来的消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有的说是锦衣卫内讧,这个倒是没错,钱宁的传讯说了,来犯的就是北镇抚司的人,可说话的人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地上躺着的都是一伙儿的。

  也有人看见了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人,说是这两个衙门为民除害,把两边的锦衣卫都给收拾了,相信这个说法的也是大有人在。

  实际上,锦衣卫跟后世的宪兵性质有些接近,跟民间交涉并不多,办的案子多是针对百官的。开始的时候对武官的监视更多,后来文官势大,锦衣卫也是与时俱进,变成文官的噩梦了。

  得罪了文官的下场是很凄凉的,会从各个层面上遭到打击报复,名声就是其中一项。别看在牟斌的领导下,锦衣卫很乖,可经过了文人们的各种宣传,锦衣卫在民间的名声却是差得很。士大夫们都是正人君子,他们的敌人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所以,不论相信哪个说法,看了锦衣卫的惨状,围观者都是兴高采烈的。谷大用却是越来越心惊,有顺天府的参与,那可要命了,若是谢宏那边落败,只怕人已经给顺天府捉了去,以朝臣们对他的愤恨,这时候,只怕去收尸都收不到完整的尸首了,万岁爷那边要如何交待?

  忐忑不安中,谷大用还是艰难的挪到了南镇抚司衙门,不论如何,总得弄清楚了情况,然后给万岁爷一个回话才是。

  一进大门,胖子就愣了神,谢宏连寒毛都没掉一根,正精神抖擞的跟一群工匠模样的人说些什么呢,那群工匠都是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时还有人发出惊叹声。

  谷大用很茫然,这是什么情况?看样子是谢兄弟这边打赢了?可看他这专注模样,怎么像是斗殴事件根本没发生一样?那可是数千人的斗殴啊!

  衙门里值守的那些服色驳杂的人,胖子也认识,知道是护送正德返京的边军,谷大用也在宣府见过世面,所以很能理解这些人为啥比京城里的锦衣卫强悍。

  可这些家伙也是东一个、西一群的,都是懒洋洋的模样,完全就没有经历过一场大阵仗的样子啊。

  “谷老哥,你来了啊。”正茫然不解中,胖子听见有人招呼自己,转头一看却是钱宁。

  见钱宁这会儿也是一脸讪讪的表情,谷大用急忙问道:“钱老弟,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传讯传的那么急,说的又严重,万岁爷可是急得够呛,老哥我也是赶得要命,可这……”他一摊手,很纳闷的盯着钱宁。

  “唉,说来话长……”钱宁叹口气,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又替自己辩解道:“谷老哥,不是小弟危言耸听,你是没看见当时的情况,外面黑压压一片人,可谢兄弟偏偏还一直挑衅,你说我能不急吗?谁想到能是这个结果啊?”

  谷大用眼睛瞪得老大,嘴里也是打着磕绊,口齿不清的问道:“钱老弟,你是说谢大人故意挑事儿,然后趁机灭锦衣卫的威风?可锦衣卫是天子亲军,灭锦衣卫的威风,不就是灭万岁爷的威风吗?”

  “那倒不是,这事儿小弟也问过了,谢兄弟说的也有道理……”

  钱宁又复述了一遍谢宏的话,之后才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实想想也是,不咬人的狗养来干吗?牟斌那边别说你我,就算是皇上下旨,他也是爱答不理的,要是裁撤了反而更好,前阵***里不是还说起西厂的事情吗?”

  “啧啧,还真是这么回事。”胖子也是深以为然,尤其是说起西厂更是两眼放光,他砸吧砸吧嘴,又问道:“那谢兄弟现在是做什么呢?”

  钱宁回头看一眼谢宏,悻悻的说道:“他说:打了就打了,该干嘛干嘛。咱们看的天大一样的事儿,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这不,他不知又从哪里找了些匠人来,都是木匠和砖瓦匠,说是要改建衙门。”

  “改建?”谷大用又迷茫了。

  “对,改建。”钱宁点头,“谢兄弟说,现在的建筑布局不合理,又不利于保密,所以要拆了重建。哦,对了,连外墙都要重修,他说现在外墙太薄太矮,有安全隐患。”

  胖子抬头瞅瞅两人高的外墙,再看看谢宏那边热火朝天的景象,很是无语,这要说是有大将之风呢,还是没心没肺?就算是今天打赢了,而且也占了理,可这么大的事儿,手尾也是少不了,谢兄弟怎么就半点都不放在心上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或者发呆的时候,万岁爷那边还等着呢。搞清楚了状况,谷大用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想起自己的另一个使命来。眼见谢宏那边还是没完没了的,他干脆直接凑了上去,胖子也好奇谢宏煞有其事的到底在说些什么。

  “……总之,布局是最为重要的环节,既要符合工艺要求,又要合理利用空间,最关键的是保密和安全。所以,要遵从以下原则:便于运输……确保安全……最后,还要考虑到以后改建和扩建的需要……”

  说是讨论,不过侃侃而谈的只有谢宏一个人,那些工匠只是偶尔发问或者赞叹而已。谢宏说的东西不算如何高深,每个字胖子都懂,可组合在一起说出来,谷大用就完全听不懂了。

  工坊这种东西不是很简单,有个炉子就成了吗?怎么到了兄弟这里变得这么复杂呢?光是原则就说了七八条。

  “炼铁作坊是重中之重,所以设在中央地带,周围的道路要平整结实,方便运输……火药作坊比较危险,所以要设在边缘地带……组装……质检……休息室,对了,还要挖一条水路,方便取用,日后还能当做流水线,嗯,以后还要弄个水车……”

  谢宏说的兴高采烈的,回顾了过去,强调了现在,顺便还展望了未来。

  谷大用却是彻底懵了,这是工坊?在紫禁城里盖宫殿都没这么多讲究罢?他也不好奇了,因为他已经确定了,自己是怎么也没法跟得上谢宏的思路了。

  于是他咳嗽一声,打断了谢宏的长篇大论,然后不顾众工匠愤怒的目光,讪讪的说道:“谢大人,万岁爷吩咐了,说您要是没事的话,请您进宫一趟。”

  他这话一出口,连着谢宏在内,听到的人都震惊了,皇上召见还分有事没事的?那可是天子传召,什么事还能大过这个?早就听说这位谢大人是驾前第一红人,现在看来这传言丝毫没有夸大,反而还不够详尽呢。

  想到来之前,自家还有些不情不愿的,众人都是暗自惭愧。谢大人不但见识好,手艺绝,而且还慷慨大方,这么多秘诀竟是毫不在意的就传授给大伙儿了,此外,甚至还体贴入微的准备了休息室!

  这么多年了,何尝听说过有人在工坊里给工匠准备休息室的?跟了这么一位大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些工匠是谢宏找曾鉴要来的,曾鉴好歹是工部尚书,而且也为了工匠的事情默默努力了很久。虽然老人也没法明面上调动工部的资源给谢宏,可他私下里能动用的人力物力却是不少,除了铁匠、木匠等常见的,甚至连船匠都有。

  昨天,谢宏升了官,知道马上就拥有自己的地盘了,也是马上传信给曾鉴,老人心中的急切并不下于谢宏,只隔了一天就送人过来了。

  有了人手,还是可信度极高的人手,谢宏自然很高兴,兴冲冲的就开始筹备上了,至于外面的烂摊子,他早就抛在脑后了。

  可谷大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说,却是吓了他一跳。正德何曾这么体贴的说过话啊?那小爷是个急性子,如果他想见人见不到,自己跑过来都有可能,管你有事没事呢。

  要是想要什么东西的话,更是会拼命的催促,恨不得让人不睡觉给他做出来,哪会这么客气又体贴?谢宏狐疑的看着谷大用,心道:这个胖子不会是叛变了吧?不然这口谕咋这么怪呢?

  见众人发愣,谷大用也反应过来了,是他口误了。传口谕,通常说的都是皇帝的原话,当然,人不同,传话的方式也不同。

  谷大用今天却是震惊太多,以至于迷迷瞪瞪的,直接复述了正德的原话。正德说这话的时候,正得了缇骑大举围攻谢宏的消息,出于担心才如此说法,结果这一复述,倒是有了歧义。

  “万岁爷的意思是,您要是没受伤,就快点进宫,陛下有事要跟您商议。”胖子赶忙解释。

  “今天朝议又出什么事了?”谢宏一惊,前次进宫是为了朝鲜使臣和皇庄的事儿,今天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钱没要到?

  谷大用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然后把谢宏扯到一旁,这才低声道:“今天不是咱家当值,所以具体的咱家不知道,可万岁爷散朝出来的时候,本是有些怒气的,向来朝议上又出什么变故了吧?”

  “这些人难道就不能消停两天么?”兴奋中被打断,谢宏大是不爽,恨恨的骂道。

  “谁说不是呢?”胖子也叹了口气,道:“先皇在的时候,就是这样,要是一件事不合朝臣们的意,他们就会变着花样的上奏,不达到目的,那是一定不会消停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