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谋曹篡魏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一章:殃及池鱼(3更,求小宇宙)

[字数:5745 更新时间:2013-11-15 8:41:00]



  周扬整个人贴近,几乎快压上了这女刺客挺茁的酥胸。

  苏辰浑身轻颤,急速起伏的胸脯,微微触碰着眼前这男人的手腕。

  周扬心中暗笑,无论你这女剑士如何冷酷,终究是个女人。

  况且她从小接受着严酷的训练,想必未曾尝过男人的滋味,只要再略施一些浪漫挑情的手段,必能将你逼入难以自拔的地步。

  苏辰显然被说中了要害,一时间竟难以抗拒那充满温度的男性躯体,声音微弱道:“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周扬想起了当初与张旬在山岩小路,碰到彭义源七人的时候,跟如今确实变化极大,无论外观气质和眼神,还是思考能力,都变得越来越犀利。

  这时候,帐外传来成炳的声音:“周兄弟,找到李肃了。”

  周扬不露内心欣喜,目光丝毫不移地盯牢苏辰,口中却应道:“带他进来。”

  不一会儿,成炳掀开帐门,请入一名自称李肃的人,然后知趣地离开。

  李肃看到此情此景,尴尬地轻咳几声,转身背对着他们,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还不放开我?”苏辰嗔道。

  周扬嘴角挂着笑意,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娇躯,转向李肃问道:“你认识一个叫吕布的人吗?”

  李肃狠狠地点了点头,答道:“我们是老乡,周爷有何吩咐?”

  周扬又问:“你现居何职?”

  李肃苦着脸叹道:“小人如今仍是白身,还望周爷提拔。”

  周扬暗忖自己只不过是区区骑兵队长,论官职还在成炳之下,嘴上却说道:“只要你帮我办成此事,立刻给你个官做。”

  李肃露出贪婪的目光,却不问是什么事,谄笑道:“是什么官?”

  周扬抓了抓头皮,向苏辰投以询问的目光。

  苏辰瞪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看你想当什么官咯!”

  李肃见好就收地拜道:“什么官都好,多谢周爷给小的这机会,周爷大恩,小人必当铭记于心,永生不忘,今生报完,来世再报。”

  周扬不禁暗赞这家伙比我还能吹,看来应该是真的李肃无疑了,于是将他扶了起来,亲切地道:“那咱们明天就上路吧!”

  当晚,云儿为他侍候梳洗穿衣,离别在即,自有道不尽的绵绵密语。

  周扬心生怜意,几次冲动得差点脱口而出要把她带上,却知此行虽然并非真去刺杀丁原,但是关键人物却是李肃,所以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危。

  况且长途拔涉,也不适合让娇贵柔美的云儿同行,倘若被董卓李儒误以为,他想挟美溜走,后果就更糟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有一种直觉,此去新平城塞,极有可能遇到什么事情,使他再也回不来安定,而是直接投往洛阳。

  所以今晚他并没有与云儿发生关系,只是爱怜地抱着她,说道:“如果我们再也见不着面的话,你就找个老实点的男人嫁了,然后平安地生活,再也不要到青楼那种地方去了。”

  云儿吓了一跳,眼眶湿润地望着他,道:“云儿今生今世,都是公子的人。”

  周扬暗忖这古代美女思想保守,还没与她上床,就如此死心踏地了。

  哪像他以前生活的那个年代,就算同居多年,只要碰到一个更理想的车房男,都可以果断分手。

  云儿娇嫩可人的模样,让周扬更不忍伤害她,除非自己的情况稳定下来,拥有了足够实力保护所爱的女人,才敢对她做出承诺。

  翌日,成炳准备好了马匹,以及十多名养马好手。

  周扬与苏辰并骑而行,李肃只能暂时与马师们为伍,不过他却毫无怨言,似乎对自己说服吕布有十足的信心。

  后来问其原因,才知吕布原本就是个马痴,若以赤兔为诱,必能将他打动。

  而李肃则是个官欲极重的人,他对于官职权利的迷恋,就如同吕布对好马的追求一样。

  所以最了解吕布的人,就只能是李肃。

  这一路上,苏辰几乎不怎么说话。

  周扬本来还以为她心里不悦,仍在怪自己把她扯了进来,后来渐渐发觉,情况并非想像中那么简单。

  没有原因,仅仅是一种直觉,就像他感到此行离去,可能就不回来安定一样。

  可能与太平经图案有关,周扬每天晚上都勤奋修练,不仅感观越来越敏锐,心性在不知不觉之中也起了变化,渐渐地能够对危机或是突变,产生奇妙的感应。

  苏辰与他同行,不但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而且还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早已安排好的事情。

  直到队伍来到一处小溪旁的草原上歇息,这种不祥的感觉才愈发强烈。

  周扬暗中观察苏辰,发现这女剑士越来越深不可测,此时更是面无表情,丝毫没有透露半点内心的波动。

  夜晚,李肃跑到周扬帐里找他,贼兮兮地笑道:“周爷将来定要在主公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小人上有二老侍奉,下有妻小要养,远有亲戚朋友经常借钱,近有隔壁邻居在看好戏,做人实在是难,压力真的很大呀!”

  说着说着竟落下了几颗真眼泪,周扬大感佩服,这家伙若到了二十一世纪,搞不好能在演义圈混得不错。

  李肃又道:“富贵似浮云,小人也不图地位要多显赫,只求能够满足身边的人,就很开心了;人有时候只是为了别人活着,虽然很累很累,可是看着家人开开心心的,小人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

  周扬听得有些感动,安慰道:“兄弟此行之后,必能飞黄腾达,相信我吧!”

  李肃口中喃喃念着“飞黄腾达”这新奇的成语,一边擦拭着眼泪离去。

  周扬看着他走后,眼尾一闪,立刻冲出帐外,紧追着一道身影而去。

  顺便斜视了一眼不远处的帐篷,发现苏辰已经不在里面,心中懔然,莫非李儒等不及借刀杀人之计,打算让苏辰提前下手。

  如果苏辰真是李儒帮凶,早在山岩小路时,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他和张旬了,何必绕这么多弯路。

  周扬没入林中,停下脚步,四周枝叶丛林中尽是骚动声,只见六道身影由高处飞下,身形轻盈地落在他身边。

  树林深处,苏辰高挺健美的身影走来。

  周扬环目四顾,冷笑道:“原来是你们。”

  苏辰来到六人之中,正好七人,然后一同由暗处走了出来,语气冰冷道:“彭大哥,干脆在这里把他解决了吧!”

  彭义源双臂交叉,兽皮衣内半露着结实的胸肌,笑道:“你舍得吗?”

  苏辰冷哼一声,道:“这家伙在安定的时候,不但调戏我,而且还差点坏了我们大事。”

  彭义源目光依然望着周扬,平静地道:“可他终究没有破坏,明明识穿了你,却还是把你带在身边,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辰撇开不答,却不敢多看周扬一眼。

  “咻……咻……”绳索飞来晃去,其他五人倏地消失,来去自如,简直与二十一世纪的飞虎队无异。

  “彭大哥!”苏辰忍不住叫道。

  “周兄弟确实非同常人,”彭义源却道,“竟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变成一名合格的剑士,不过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若是碰到真正的高手,亦要非常小心才是。”

  “要是碰到彭大哥你呢?”周扬微笑道。

  “如果只碰到我一个的话,恐怕很难取你性命,”彭义源道,“就算我们七人联手,亦只有七成把握不让你逃走。”

  周扬没想到对方竟会对他如此高的评价,不禁看了看自己,真的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苏辰却道:“彭大哥高估这小子了,那天在帐篷里的时候,若我有心取他性命,此时站在面前的,只能是个鬼魂。”

  彭义源哈哈笑道:“可是站在我们面前的,却依然是个活生生的年轻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辰再一次语塞,忽然像个小女孩般,转身跑掉。

  周扬为之莞尔,耸了耸肩道:“女人,确是天下间最难捉磨的生物。”

  彭义源正容道:“周兄弟你可知道,我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周扬沉思半晌后,答道:“难道说,你们真的原本打算杀我,后来又改变了主意。”

  彭义源摇摇头,道:“你知不知道,李儒为什么派你去刺杀丁原,甚至不惜把苏辰妹子双手奉上。”

  “因为他想借丁原之手,除掉我这露网之鱼。”周扬笑道。

  “你错了,他想除掉的人是我们,周兄弟只不过被殃及池鱼而已。”彭义源沉声道。

  “什么?”周扬失声叫道。

  “你猜得没错,”彭义源道,“我们的仇人确是董卓,天下间,莫有比他更残忍嗜杀之人,而那邓三只不过是董卓身边的一条狗,为虎作伥罢了。”

  周扬不禁问道:“可是董卓派我去刺杀丁原,却与除掉你们有何关系?”

  彭义源笑道:“周兄弟还记得当初,你和张旬回安定时的那伙秦胡马贼吗?”

  周扬隐隐感到不妥,安静地听着。

  彭义源继续说道:“秦胡马贼是邓三带来的,包括我族的血海深仇,亦是由邓三这小人挑拨而起的,而这一切的支持者,正是董卓。”

  周扬听到这里,基本上已把握到了整件事的来胧去脉,不禁问道:“彭大哥,你究竟是何人?”

  彭义源眼中流露出对董卓的杀意,淡淡说道:“先零羌——彭氏部族的幸存者。”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