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816章 谁更凶残

[字数:6431 更新时间:2013-11-15 13:52:00]



  茶再拿两盒我的小厨房做得点心过来。”顾范氏扶着绿茶的手,端庄地在上首坐了下来。

  赵素宁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快步走到屋里正中央,对着顾范氏盈盈下拜,道:“外甥女素宁,拜见表舅母。”

  顾范氏含笑抬手示意赵素宁起身,道:“赵大小姐不用多礼。——看座!”

  一旁伺候的婆子端了个锦凳过来,放在顾范氏左手边上。

  赵素宁谢了顾范氏,斜签着身子坐下,落落大方地道:“表舅母管家事忙,素宁也不想占用表舅母更多的时候,就长话短说吧。”

  顾范氏从绿茶手里接过团扇,拿在手里扇了几下笑着对赵素宁道:“赵大小姐是稀客,难得来一次。不用客气。”

  赵素宁还急着赶回赵家庄,此时也无法跟顾范氏客套便开门见山地道:“表舅母,素宁有个不情之请,还望表舅母给素宁这个脸面。”说着,从锦凳上下来,跪在了顾范氏身前。

  顾范氏忙站起身,走到旁边的位置,对赵素宁嗔道:“赵大小姐这是做什么?”又叫了自己的丫鬟婆子,“你们还不赶紧扶了赵大小姐起来?”

  绿茶忙带了一个婆子上前,来到赵素宁身边,弯下腰要扶起她。

  赵素宁却拍开绿茶和那个婆子的手对顾范氏道:“表舅母不答应,素宁就不起来。”

  顾范氏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盯着赵素宁看了半天,冷冷的道:“那你就跪在这里吧。”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院的堂屋。

  赵素宁的脸一下子通红,忙从地上起身飞快地追了出去,在客院的院子里头追上了顾范氏,哀求道:“表舅母,素宁真的有事相求!”

  顾范氏停住了脚步,没有说话。

  顾范氏的大丫鬟绿茶上前一步,将赵素宁和顾范氏隔开,对赵素宁正sè道:“赵大小姐,你跪在那里威胁夫人,不答应你的要求就不起来。—有这样求人的吗?”绿茶也是憋了肚子的火。别说顾范氏是公主之尊,就算是一般人家的长辈,也容不得小辈这样威胁。

  再说,她连什么要求都没有说,就敢要挟“不答应,就不起来”。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赵素宁如恍然大悟一样,忙对顾范氏急着道:“表舅母,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跟远东说的!——我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

  顾范氏听了,反倒笑了。这姑娘的想法,真是与众不同。

  “赵大小姐到底是出外洋留过学的人。您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了。”顾范氏回转身,终于开口道。

  赵素宁脸上一片绯红,嘴chun嗫嚅了半天,很是扭捏。

  顾范氏笑着又问了一句:“赵大小姐何不解释一下,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懂了,怎么把东儿扯进来了?”

  赵素宁低下头,像是为难了半天,才小声道:“表舅母,我真的不会跟远东说的。这件事远东永远不会知道。——不管表舅母对我怎样,我都不会说一个字,绝对不会让远东和表舅母生分的!”

  绿茶在旁边这才明白赵素宁的意思。原来赵素宁认为,若是顾远东知道顾范氏给她脸sè看,一定会生顾范氏的气,从而让母子之间生嫌隙!所以赵素宁很大度的表示,她不会去顾远东那里搬弄是非,更不会让顾远东因为她赵素宁吃了顾范氏的冷脸,就影响了对顾范氏的孺慕之情!

  这赵大小姐,脑子真是怎么长的?她怎么就能这样笃定,二少已经对她情有独钟,非她不可了呢?

  绿茶又好气,又好笑,正要提点一下赵素宁,顾范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淡淡地道:“东儿是我儿子,我和他之间,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外人生嫌隙。——赵大小姐有话快说我还有事。”

  赵素宁觉得自己是触到了顾范氏的痛脚,心里更是过意不去。遂暗暗发誓,等自己嫁了过来,一定要督促远东跟顾范氏好好修复关系别因为自己,让顾范氏和她唯一的儿子之间水火不容。——将心比心,以后自己有了儿子,也不想这个儿子为了他未过门的媳fu,就跟自己生分了。

  赵素宁便诚心诚意地道:“表舅母,素宁今日过来,是想求得表舅母和表舅父的允许给远东抬一房妾室进来。”

  顾范氏正啼笑皆非,突然就听见赵素宁说要给顾远东纳妾,不由呆住了,抬手指着赵素宁,有些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赵素宁看见顾范氏难得这幅晕头转向的样子,心头更是大定,知道自己今日是歪打正着,对了顾范氏的心思了忙笑着上前,将绿茶挤到一旁,扶了顾范氏的胳膊有些羞涩地道:“表舅母,我是真心的。我知道这么些年,远东为了我,不近女sè,让表舅母担心了。别人像他这样大的年岁,都已经儿女成群了,可他还是孤零零一个人。——表舅母放心,若是远东不愿意,我去跟他说,下个月就让楚小姐进门。”

  顾范氏好不容易才收了脸上的异sè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有些怜悯地上下打量赵素宁,问道:“赵大小姐,你身子可好?最近看了大夫没有?今天出门的时候,吃药了吗?”

  赵素宁听得莫名其妙-,陪着笑甜甜地道:“多谢表舅母关心。素宁身子很好,不用看大夫,也不用吃药。”

  绿茶在旁边嘀咕道:“脑子有病也是病,得看大夫吃药……顾范氏斜了绿茶一眼,绿茶赶紧闭了嘴,往后退了一步,跟几个忍笑忍得很辛苦的婆子站在一起。

  顾范氏叹了口气。她本来不想管这档子事,可是这个赵素宁看起来,实在是病得不轻,不把她一棍子敲醒了,她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看着她不明就里的在这里丢人现眼,顾范氏觉得自己不厚道。

  “赵大小姐,跟我到屋里来,我有话跟你说。”顾范氏和蔼地拍了拍她的手,带她回了客院的堂屋里面。

  赵素宁心里更是高兴,扶着顾范氏走了进去,又跟着顾范氏,往里面的隔间里走了进去。

  绿茶便带着丫鬟婆子守在外面的堂屋里,让顾·氏和赵素宁单独待在隔间里面。

  “赵大小姐,请坐。”顾范氏坐到了隔间的罗汉chuáng上,示意赵素宁坐到她对面去。

  罗汉chuáng上摆着一个小小的四足方桌,桌上还有两幅围棋子,摆开了一副残局。

  赵素宁便坐到四足方桌的另一边,和顾范氏隔桌相望。

  顾范氏又叹了口气,看着赵素宁道:“赵大小姐,我们都知道,你为了逃避这桩婚事,支身去了外洋,一去就是八年。

  赵素宁如遭雷击,被顾范氏的话打得面上一片惨白,下意识地眈站了起来,低叫道:“不!不!——我不是……是逃婚!我是去外洋留学!”说完了话,脑袋转来转去,就是不敢看着顾范氏的眼睛。

  赵素宁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家居然都知道她逃婚了!她一直以为,顾家只是知道她不想那么早成亲而已!

  “夫人,是不是我妹妹说的?——她说的都是假的!夫人请千万不要相信她!”赵素宁一着急,给顾范氏跪了下来。

  顾范氏摇摇头,道:“不是,不是你妹妹说的。我只能告诉你,我们顾家,还是有自己的人手的。既然让你和我的东儿订了婚,你觉得,我们会放任你不管吗?”

  赵素宁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哀求道:“夫人,我那时候还小,不懂远东对我的好。现在我全明白了,全明白了,我以后再不会辜负他!夫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他的!”

  顾范氏再厚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忙低头从自己的腰间抽出帕子,递给赵素宁,道:“你擦擦眼泪。看,把脸上的妆都弄花了。”

  赵素宁没有接顾范氏的帕子,只是胡乱用袖子擦了擦脸·也顾不得袖子是被自己脸上的妆弄得黑了一块,只是继续哀求道:“夫人,远东等了我八年。若是我不嫁,我不知道远东还能不能支撑下去····…夫人就算不看在我们赵家的面子·不看在顾老夫人的面子上,就算看在远东份上,也该帮我们一把!”

  顾范氏见赵素宁颇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也很有些头疼。这闺女,看上去不是个坏人,也不傻,更不像是生了臆病·怎么就那么笃定,远东是为了她,才单身了八年呢?!

  赵素宁听了顾范氏的问话,只是嘤嘤咛咛地哭。她总不能跟顾范氏说,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我重生回来,就是要跟远东再续前缘

  顾范氏等了半天,就听见赵素宁哭泣的声音·并不答话,有些失望,很是诚恳地对赵素宁道:“你不说也由得你。实话跟你说·远东这些年,不是没有想过退婚的。只是觉得你既然逃婚走了,他也就顺水推舟,暂时不提此事,免得又被一堆媒人追着不得安生。等到了时候,他有了心上人,自然就会成亲了。——实不是为了你。”

  赵素宁听了顾范氏的话,当然是不信的。当年顾远东在外洋看见她的时候,眼里那惊愕痛苦的神情,赵素宁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那是她死前最清晰的记忆·也是最甜mi的回忆。——能死在一个深爱自己的人的枪下,赵素宁觉得上一辈子,也不算一无是处。

  看见赵素宁止了泪,脸上居然lu出一股羞涩的神情,顾范氏暗暗心惊,忍不住mo了mo赵素宁的额头。——呃·没有发烧啊。

  “赵大小姐,我没有说笑。这些都是真的。还有一件事,大概晚些时候你也会知道,不如我现在就告诉你。—远东拿了你们订婚的信物和文书,已经去赵家庄,要跟你退婚了。”顾范氏觉得赵素宁的病,大概要用猛药才能治得好,索xing将此事全盘托出。

  赵素宁一双哭得红红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似乎没有明白顾范氏刚才说了什么,忍不住轻嗔薄怒起来:“夫人,这种事可不能拿来说笑的!”

  顾范氏终于用尽了耐心,从罗汉chuáng上站了起来,正sè道:“赵大小姐,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我拿我儿子的婚事开玩笑,亏你说得出口!”说着,顾范氏快步走了出去。

  赵素宁只觉得全身一阵虚脱,连坐都坐不住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脑子里一片茫然。

  顾范氏刚才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赵素宁趴在地上想了半天,总觉得顾远东不会那样对她。——退婚,绝对不可能。就算顾范氏想给她儿子退婚,顾远东也不会答应的!

  她绝对不信,一个等了她八年的男人,会突然放弃跟她在一起的机

  对,她要见一见远东!

  无论以后有什么困难,她都要站在远东身边,和他一起面对!

  她不能让远东一个人孤军奋战!

  他们两个人的未来,要一起去争取!

  可是赵素宁的脑海深处,也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不断提醒她:也许,顾范氏真的没有说笑;也许,顾远东真的是别有怀抱,不过是拿他们的婚约当个幌子……

  不,不可能!

  赵素宁深吸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甩了甩头,企图将这种可能xing甩到九霄云外。她是菩萨保佑,拥有一次重生机会的人。她知道未来八年,会发生什么事情。顾远东只要跟她在一起,顾家的地盘,会进一步壮大。而且顾远东只能跟她在一起,因为她记得,顾远东注定,要娶赵家的女儿。

  上一世,她被人挑唆,自动放弃了这个机会。

  这一世,只要远东心里有她,她就不会放手!

  从客院的隔间里走出来,赵素宁看见外面只有绿茶一个人守在那里,便问道:“夫人去哪里了?”

  绿茶福了一福,道:“夫人请您去正院。我们二少回来了。”

  二更合一。含粉红300的加更。下午两点有第三更,提前粉红360的加更。三更求小粉红。希望大家给个面子,别让俺丢人啊……一

  先上个草稿。有空再捉虫。rs!。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