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一六二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一三八节 六分仪

[字数:5193 更新时间:2013-11-15 9:57:00]



  z

  员城在北港东南面,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公里。但陆:能够通行的道路,从北港去大员必须通过海路。七月初的台湾海峡,东南风很劲,逆着风走“之”字开了两天,庞宁的舰队还没有到达大员港。

  第三天清晨的雾很大,八点钟的时候,上午班的钟声响了起来。轮班的水手们骂咧咧地从吊床上跳了下来,走上各自的岗位。仓库员睡眼蒙蒙地检查着老鼠笼,看看有没有捕获一些小窃贼。

  炊事班端出了几大桶皮蛋粥,作为今天的早餐。甲板水手开始用浮石磨光甲板,然后用拖把拖干净——海上木头很容易腐蚀,必须保养妥当,才能让船只在战斗中发挥作用。

  帆缆长敲了敲一捆捆挂在桅杆上的缆绳,走到在+楼上摆弄什么的庞宁身边,说道,“殿下,完全是逆风,开不动,这样过去怕是要吃下风了。”

  庞宁抬头看了看帆缆长的苦瓜脸,又看了看无力的风帆,点了点头说了声“我知道了”,便继续瞄起手上的六分仪。

  帆缆长等了半天,没等到庞宁再说话,悻悻地退了下去。走了几步看到举着望远镜的赵如,帆缆长拉住大公子说道,“大公子,这样逆风过去,怕是要吃下风!万一红毛顺风冲过来接舷战就麻烦了!”

  接舷战几个字一说,就让整个甲板的运转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红毛人数是这边的两倍,而且那些红毛个子高大,肉搏起来猛的很。水兵们都凑了过来,想知道是否要和敌人肉搏。帆手们爬在缆梯上,互相看了几眼也停了脚步,竖着耳朵朝这边看过来。

  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赵如茫然地睁了睁眼睛,他也不知道庞宁打得什么主意。赵如只装作没听到这个问题,大声朝船+问道,“水深?”

  船+下层甲板传来一声回答,“二十四米!”半晌,测量员又补了一句,“船速四节半!”

  赵如闻言皱了皱眉头,大声吼道,“太慢了,帆缆手都在干什么?手快点!”

  提问地帆缆长被赵如喝了一顿。拉了拉头巾。快步走到主桅杆下面调整帆向。帆缆手们听到了命令。又在桅杆间爬动起来。赵如看了看还在等待答案地水兵。大声吼道。“水兵们上刺刀!练习接舷战!”

  大公子地意思。是要接舷战了。水兵们倒吸了一口凉气。无奈地把刺刀别了起来。赵如看了看还在?楼耍新奇玩意地师父。摇了摇头。继续拿起望远镜观察水面——这里离大员城不远了。随时可能遇上红毛地舰队。

  清晨地海面上雾气很重。赵如什么都没看到。但年轻地三副突然从船~跑过来说了声什么。拉住大副往左舷张望着。赵如好奇地走了过去。问道。“看什么呢?”

  大副看了看三副。指着上风地海面说道。“大公子。杨宝贵好像看到了些什么。在那边…”

  庞宁扣下信使已经超过九天。这等于已经宣战。雾气弥漫地海面上视距不超过一公里。一旦有敌船在这里距离出现。舰队很可能会遭到炮击。赵如心里一个咯噔。举起了望远镜。但大副所指地地方除了一团雾气。什么也看不清。赵如皱了皱眉。问年轻地三副。

  “你确定看到了吗?是船帆吗?”

  年轻人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赵如疑惑地再次举起了望远镜,在最远处反复检查,直到看到雾气里突然冒出了几道红光。

  那是火炮开火的火焰。

  赵如只愣了半秒钟,就大声地嘶吼起来,“趴下~”

  全船人猛地停下了手上的一切动作,诧异地看着赵如,然后都以最快速度朝附近的隐蔽处冲了过去。一声巨大的响声从庞宁的旗舰上响起,一发炮弹击中了怒狮号地左舷甲板。炮弹没有对船舶形成大的伤害,但却足以造成几起人员伤亡——溅起的木块碎片像杀人的电锯在甲板上乱窜,扎进了三副的肚子。

  “红毛船!船首八磅炮十二门!九条船!”

  了望手很快把结果报了出来,看来撞上了荷兰人的主力舰队。敌人顺风开炮,无论是射程和准头都远好于逆风条件。赵如心里一凛,朝?楼看去,却看到庞宁从身边一划而过。

  庞宁抓着六分仪跳进了火炮甲板,撑着天花板大声嘶吼着,“还击!来得正好!给我打!”

  庞宁希望在外海遇到荷兰人的主力船队,他正在发愁怎么攻进大员港里—大员港的要塞炮都是二十四磅的重加农炮,架在高地碉堡上,无论是射程还是威力都非常可观。如果荷兰舰队也在港里,同时面对舰炮和要塞炮,庞宁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冲进港里,获得胜利。

  但是如果在港外单独遇上荷兰舰队,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庞宁有些兴奋,以最大声音吼叫着,

  “测距兵!测距兵呢!给我量准了!”

  甲板上传来了回答声音,付赛斯操着不标准

  答道,“我们在测!殿下!”

  三艘走之字形的巡航舰不需要调准方向,刚好处在侧舷射击位置上。测距兵的角度很快传了下来,三艘巡航舰左舷六十门八磅炮装上了炮弹,开始向浓雾里的红毛船帆开炮。隆隆的炮声取代了起伏的海浪声,撕开了清晨的薄雾,成为了战场上的主旋律。

  红毛人试图利用上风优势冲过来接舷战,一边快速靠近一边使用舰首炮射击。但三艘巡航舰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火力平台,自信地横在了海面上,朝奋勇冲过来的红毛船队倾泻着炮弹,试图在敌人靠近前击沉他们。

  火药味开始在火炮甲板上蔓延,庞宁揣了一脚打得慢地一个炮手,骂道,

  “吊子日的,乘着浪打!说了多少…”

  庞宁话音未落,一发炮弹砸在了庞宁不远处地左舷外板上,巨大的震动把庞宁撞在了右舷的甲板上。两个炮位的炮手也倒在了地上。

  一块小木片在左脸下颊割了个小口子,庞宁摸了摸脸上的血,呸了一口,朝甲板上大声吼道,“赵如!什么情况?”

  赵如把脸从舱口伸了下来,大声答道,“红毛靠过来了,速度起码有十一节!”

  庞宁愣了愣,把火炮甲板地指挥交给了火炮长,爬上甲板看了看望远镜。红毛似乎知道挂着蓝色镶金大旗地是旗舰,火力重点照顾着怒狮号,庞宁正举着望远镜,又有一发炮弹砸在了左舷外板上。

  全船猛地一震,庞宁把身子砸在了桅杆上才没摔倒。庞宁皱起了眉头,望远镜里,两轮齐射只打掉一艘二桅地荷兰小船。其余八艘荷兰船正全帆快速靠近。最多再打三轮炮,就要接舷战了。

  李似乎也明白了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把水兵集结在了上层甲板,大声嘶吼着接舷战地命令,

  “上刺刀!吊子日的,待会齐射一轮,就给我冲…”

  赵如看了看船上地两百水兵,皱了皱眉头。这些火枪手们长于射击,并不擅长接舷作战。对手是强壮的尼德兰水兵,人数更是这边的两倍。赵如头上流下了几道汗水,冲到庞宁身边,大声问道,

  “师父,怎么办?”

  庞宁看了看一脸焦急的赵如,瘪了瘪嘴。大副也从下层甲板跑了上来,找到了庞宁,大声吼道,“殿下,到?楼上去吧,要接舷了!”

  庞宁看了看单薄的水兵线,握拳下定了决心,大声命令道,“转舵,方向西北。”

  大副满以为听到地命令会是“准备接舷”,不假思索地大声把这个命令大声重复着,“转舵!方向西北!”

  但直到他吼完,他才明白自己想错了——这是转舵逃跑的命令。命令出乎大家的意料,水手们甚至已经下底舱搬手榴弹了,抄着刺刀的水兵们诧异地看着大副,怀他是不是传错了命令。大副愣了愣,无辜地看着庞宁。

  水兵们看向了李,李咳嗽了一声,悻悻地提醒道,“殿下!敌人在东南!”

  庞宁见手下们反应不过来,大声吼了出来,

  “转舵,西北方向!顺风离开战场!”

  赵如第一个明白过来,跳到了高处大声吼道,“帆缆长!发什么楞!主桅帆转七十度!舵手转舵!”

  “支翼帆挂起来!”

  “水兵们站到上风面,做人帆!全速离开战场!”

  在赵如的嘶吼下,各个条线总算转动起来,水兵们扔下了火枪,冲到下层甲板转动桅杆。三艘全帆的巡航舰开始慢慢的在海面上调头。

  但巡航舰太大了,复杂的帆具让转向非常不灵活。顺风而来的红毛速度非常快,两枚炮弹砸在甲板上,直接卸掉了一个水兵地大腿,撞着他的身体冲碎了右舷栏杆,掉进了海里。

  庞宁看了看越来越近的敌舰,自己爬上了缆梯,朝疯狂收放帆具的帆缆手大声吼叫着,

  “快些!快些!帆缆手每人赏十两银子!最快速度转过去!”他又朝甲板上的水兵喊道,“水兵!老水兵练过操帆的!都给我上来!”

  近百名水兵爬上了桅杆,三艘华丽的巡航舰在海面划了个圈,总算在敌靠到三百米的时候,完成了掉头。荷兰人并不准备就此放弃,也张满了帆叼在后面,紧追不舍。

  荷兰人人的船首炮也没有停,时不时打几发,仿佛在炫耀他们的上风优势。但怒狮号顺风开得很快,荷兰人地命中率很低。庞宁猫着身子站在船+,看着后面幽灵一样跟着的八艘红毛船,骂道,“吊子日地,他们有多少节?”

  赵如皱了皱眉头,答道,“十一节!我们快有十二节了,一个时辰就能甩掉他们。”

  庞宁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不甩掉他们!降低船速!确保天黑时候的距离是一公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