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四十四章 轻取洛阳

[字数:7356 更新时间:2014-4-6 17:21:00]



  第五百四十四章轻取洛阳

  六月末,徐处仁和王庶返回绵州,留徐良在秦州坐镇,以期在徐卫带兵出征后监管地方,并派与徐卫关系良好的赵彬,担任随军转运使,协调后勤补给。随后,各路帅守自回本路准备应变,王彦、徐胜、徐洪亦回本司抽调兵力,准备与秦凤军合师出发。

  姚平仲最后走,且得到徐卫亲自相送。

  “相公请回吧,此间事不必挂怀,平仲自知轻重。”秦州城西郊,姚平仲牵着马,对身旁的紫金虎说道。

  “再走走吧。”徐卫神sè如常,显得很随兴。这两人不容易,当初徐九初出茅庐,跟姚希晏两个横竖看不对眼。这个看不起对方乡兵出身,认为对方只是个打烂仗的。那个看不起对方飞扬跋扈的模样,认为这厮是个“二世祖”。经历了许多波折,两位少壮派的代表人物能捐弃前嫌,通力合众,实在难能可贵。这不光是徐卫的度量,更是姚平仲的豪爽。

  两位大帅走在前头,部将佐官跟在后头,一路西行。徐卫心里总有点放心不下,尽管他也知道,今rì之姚平仲已不是从前那个“志得气满,勇而寡谋”的莽夫,但xìng格这种东西最难改变。此番,自己亲自带兵出征,就是要营造声势,造成西军席卷河南的假象,给兀术足够的威慑。但却要防备陕西金军趁势而来,重中之重,就在于泾原和熙河两路。

  泾原王禀和徐成自己倒不担心,就是这个姚希晏别出什么岔子。

  思前想后,紫金虎轻声道:“希晏,此番我把秦凤都交在你手上,可千万不能疏忽,这可玩笑不得。”

  姚平仲停下脚步,正sè道:“相公请宽心,卑职已经作了布置,回去之后,由关师古和我弟姚必隆引军东来。不出事便罢,倘若有变,只坚持一条,不畏缩,不冒进,但求一稳字。”

  徐卫闻言发笑,点头道:“如此最好,你我多年交往,再多言,就聒噪了。”

  姚平仲思索片刻,抬头道:“这几年,多承制置相公关照,熙河恢复很快。我弟姚必隆也受相公提携,这些,平仲心里有数。此番,相公以秦凤之重相托,卑职安掉以轻心?卑职就是不顾熙河,也得把秦凤和永兴稳住,再说了,不是还有泾原强兵在侧么?相公只管去,卑职在陕西静候佳音只是可惜,自?州事后,卑职多年没上阵了,你看这一身的肥肉”

  徐卫仰天大笑,拍着对方肩膀道:“你放心,机会很快就来了。到时,少不得要你小太尉打前锋”

  姚平仲当了真,欣喜道:“军前无戏言相公这话可作数?”

  徐卫收起笑容,严肃道:“一言既出,岂有儿戏?有朝一rì,西军复全陕,熙河当为先锋”

  姚平仲就是姚平仲,一听这话,豪气万丈地吼道:“诚若如此,卑职就搏个建节”

  徐九喝个彩,当下不多话,姚平仲自引部将还熙河。徐卫则回城,布置出兵

  陕州,即后世河南省三门峡市的陕县,东据崤山关连中原腹地,西接潼关扼东西交通要道,南承两湖,北对河东,锁南北通商咽喉。九大雄关居其三,崤山、函谷、雁岭分守东、西、南三面,北部是天然屏障黄河。

  陕州的得失,直接关系到陕西和河南谁占主动。若陕州在陕西手里,则可兵出潼关,进攻中原。若在河南手里,则可破潼关入关中。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徐卫在前次防守反击已经基本结束的情况下,仍不惜拉长战线,派麾下勇将张宪攻取陕州,以为异rì出兵河南之便。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建武三年七月底,在经过一个月的调兵遣将,拨运粮草器械之后,徐卫亲率张宪、吴?、杨再兴、杜飞虎、李成卫五将,并秦凤军两万,加上徐洪率领的两兴安抚司一万两千兵力,合计三万两千步骑,出潼关,经陕州,进入河南。

  河南眼下匪患严重,盗贼、草寇、义军、金军,互相攻伐,乱成一锅粥。西军一进入洛阳盆地,就大肆宣扬,言徐制置亲提虎狼收河南徐卫手里的兵力有多少?三万两千但号称多少?十一万

  西军一来,就如洪水荡涤污秽一般,盗贼草寇闻风而窜,坚持抗金的义军则如久旱而逢甘霖纷纷发动袭击,以迎王师。

  八月初,绳池、新安、孟津三县,前两者闻风倒戈,投降西军,后者被义军攻占,并派出人马去迎接西军,洛阳大震

  洛阳本是大宋的西京,置有西京留守,原伪韩皇帝高世由,当初就是担任的西京留守。这么多年,几历兵祸,洛阳城池崩坏,户口锐减,女真人废伪韩,亲自管理之后。撤销洛阳西京的称号,只叫河南府。

  时任金国河南府尹的人,名唤孟邦雄。这个人在河南失陷,被女真人划给伪韩之前,可算是个英雄他在洛阳一带以“忠义”号召群雄,义军流寇皆往投奔,得兵数万,并占据洛阳,号称效忠大宋。

  他这个举动,自然得到朝廷欢迎。南方派遣特使,前往洛阳,拜他为西京留守,河南知府,并兼任安抚使,兵马总管等等一系列实职虚职。但是,当兀术扫荡中原,把沦陷区划归伪韩之后,孟邦雄在高世由等辈的压力下,又变节投敌,效忠了伪朝。

  本来,这一段时间情况非常复杂,大宋一些官员反复于宋金之间,这不算什么稀罕事,也称不上罪大恶极。在历史上,先仕宋,后仕金齐,再回过头来投奔大宋的官员,比比皆是。

  但孟邦雄坏就坏在,他投降了伪韩,被留任河南知府以后,干了一件受千夫所指的勾当。河南府治下,巩县,是大宋历代君王陵寝所在。当年,兀术大军压境,金军将士喜笑颜窝蜂地涌入皇陵,准备开挖。但兀术听从韩?的建议,禁止了这一暴行。因为挖坟在汉人看来,是一件下作得不能再下作的事情,更何况是皇陵?

  孟邦雄之所以这么干,一是出于私心,皇陵陪葬之宝物,何止千百?二是响应“大韩皇帝”的号召,高世由统治的两河地区,因为战乱频繁,生产受到极大破坏。他既要维持自己的局面,又要钱财去结交金国权贵,开销甚大,于是组织了专业的盗墓队伍,号称“河南淘沙队”,专干挖坟的勾当。曹cāo的什么摸金校尉跟他比起来,简直是班门弄斧

  孟邦雄组织人手,把从宋太祖赵匡胤到宋哲宗赵煦七个皇帝,外加一个赵匡胤之父赵弘殷,共计八个皇陵挖得稀巴烂,所得不可计数除了一部分上交“朝廷”以外,还有相当部分被他截留。

  此人的下作行径,引起河南百姓滔天怨愤。河南的义军要举事,第一个号召,就是杀孟贼。但可惜,伪朝还没被废时,河南府就有重兵防守。及至大金国直接管辖河南以后,洛阳虽然兵力薄弱,但郑州却虎狼云集,义军们自顾且不暇,也就无力去打孟逆了。

  但现在不同了陕西制置相公,虎帅徐九,亲提十一万西军jīng锐,收复河南这个消息一传开,无论义军百姓,皆奔走呼告,河南府为之沸腾不少义军部队离开防区,向洛阳周边靠拢,意图团结在西军四周,匡扶河山

  徐卫也了解到孟邦雄在河南的所作所为,洛阳他不放在眼里,但却要防着孟贼弃城逃跑。因此,入境不久,他就派杨再兴为先锋,引七千军直趋洛阳杨再兴奉命投书洛阳城,以徐卫的名义,命令金河南府所有官吏并兵将,自缚请罪,否则,破城之时,一个不留都他娘的枭首示众

  洛阳城头,一个仍旧穿着南朝官员大红官袍,腰里扎着明晃晃的金带,连吊着一个鱼袋的人,正立在城头之上,眉头紧锁地看着城外的军营。

  此人五十多岁,相貌颇威武,由鬓角至颌下,浓须遍布,身长七尺有余抓着城墙挎着金带,正牙疼似的咂巴着嘴。娘的,徐虎儿的部队来得好快我这刚收到消息,说西军出潼关,他的马军就驰抵我洛阳城下了

  此人正是孟邦雄,他四周,大金河南府的文武云集,无一例外,都是哭丧着脸,满面晦气。西军兵临城下,如今便是想逃也逃不掉。再者,徐卫投书城中,命令投降,口气大得很,说是胆敢有个不字,城破之rì,尽皆枭首。

  这话,若是旁人说的,只当他发呓语。可这是紫金虎说的谁敢把它当耳旁风?

  “娘的,本府就不信了他紫金虎能通天”孟邦雄突然骂了一声。

  “知府相公,宁信其有,莫信其无想那徐九,自紫金山一战成名开始,转战各地,无往不胜如今总节西军,乃川陕之擎天巨柱他亲提西军来收河南,我城中兵将只数千而已,如何能战?”说这话的,是河南府兵马副总管。此刻,他本该指挥部队,布置防务,但杨再兴数千兵驰抵城下,就骇得他战意全无

  孟邦雄猛然回身,凌厉的目光扫过一众下属,切齿道:“你等休怀二心我们干的事,百死也莫赎就算自缚前去请罪,徐九也饶不了咱们唯今之计,只有坚守不出,等待郑州救援”

  “父亲,如今四太子正战襄阳,郑州金军便是来救,又怎是十万西军的对手?更何况,还是紫金虎亲自统率?”孟邦雄之子也劝道。

  孟邦雄闻言冷笑:“亲自统率?嘿嘿,这瞒得旁人,却瞒不过我徐卫如今何种身份?陕西制置使不是当年干乡兵的时候鬼才相信他亲自出征再者,陕西半壁,还在金人手上,他如何敢擅动?十有这是支偏师,为的就是策应襄阳都莫怕,只要挡住几rì,郑州援军到了,西军也不算得甚么”

  当下,决意顽抗,命令部属调动兵力上城,坚守到底。可那些从前挂着韩军名号的士兵上了城,看到千疮百孔,多年坍塌的城墙,再看城外西军军营,哪个不是两股打战,心头狂跳?

  八月初八,徐卫主力与杨再兴所部会师。

  “大帅,城中至今没有投降的迹象,反而士卒上城,看样子是想顽抗到底”中军大帐里,徐卫刚掀了战袍,杨再兴就气呼呼地向他报告道。

  紫金虎听罢,往额头摸了一把汗水,稍一思索,就往外走道:“去看看。”

  当下,众将跟随着他,出了大营,前往窥视城防。一直奔到离城数百步远的地方才停下,远眺洛阳城,徐卫不禁嗟叹。就算是不懂历史的人,也应该晓得,洛阳在中国历史上那是有举足轻重的位置。这座由周公营建的城市,据传是中华龙脉所在,当然这不免有些穿凿附会的嫌疑,但足以说明洛阳的重要xìng。

  可是,眼前这座破破烂烂的城池,真是洛阳么?

  且不说城墙多外崩坏,敌楼不复存在,这洛阳的护城河哪去了?姓孟的挖了皇陵,钱该是不少吧?怎就舍不得拿出来把这城防重新修葺?再看城上,尽管入眼一片,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可在西军这些百战名将看来,那就是堆插标卖首的土鸡瓦犬

  “大帅,如果卑职没看错,那士兵后头站的该是百姓?”张宪有些哭笑不得。他上阵多年,攻坚战也没少打,还是头一回碰到士兵不够,拿老百姓也充数的。莫不是孟邦雄以为这就能营造兵多将广的声势?

  徐卫没多余的话:“张宪,给你一天,破城,擒孟邦雄来见。李成卫,你密切注意东面,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务必报予本帅知道,其他人,各司本职吧。”

  “得令”众将齐声吼道。

  当徐卫率主力兵临城下之时,洛阳为之战栗三万两千步骑,在当今天下战乱频繁的环境下来看,着实不算多。但摆在洛阳城前,却足以令敌胆寒几十个人,肉眼就能分辨出来,但一旦上万,你怎么看?

  当城上的守军看到西军漫野而来时,早已没有了斗志。在西军主力抵达的当天傍晚,洛阳城西城的守军就哗变了,冲破城门,出去投降。孟邦雄大惊急遣他的儿子去顶住。当时,城中人心惶惶,没有任何一个人指望守军能挡住进攻。只盼着,要么知府决定投降,要么郑州援兵赶紧到。

  次rì,张宪指挥部队,开始攻城。在徐卫的麾下,杨彦张宪两个,都是他攻城拔寨,野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雄的得力干将。这两个人个xìng鲜明,杨彦勇猛,张宪沉稳。你从他攻城就能看出来,打这么个破城,他依然把功课作足,鹅车、飞桥、巨弩……如果不是嫌费事,他可能还要架?车。这不禁让吴?等人都笑他,至于么?

  “统制官人,一切准备就绪”部将打马到张宪跟前,向他报告道。

  rì头很毒,烤得人油都出来了,张宗本手搭凉棚朝城头眺望,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谨慎过头了。

  “记住了,过了护城壕,把鹅车架在那城墙崩塌之处,一鼓作气杀上去。另外,壕桥部队注意方位,城门就不去破了,虽然残破,可洛阳到底是洛阳。”张宪作着最后嘱咐。洛阳城再衰败,可它的格局还在,其城防体系也较为完备,如果直接撞城门,就算进去了,也还有瓮城,太费事,不如直接杀上城头,威慑力来得大。

  罢,补上一句:“今天必须破城,大帅等着进城乘凉呢。”

  威武的士兵拥着各sè攻城器械,以不屑的目光眺望着城池,秦凤帅司和两兴安抚司的高级将领们驻马在大阵之后,意兴阑珊地看着。徐卫甚至没看城头,和他的堂兄徐洪小声商议着什么。直到银号角尖锐的呼啸声冲天而起,士兵们虎吼出声,震动大地,他才转过头来。

  八牛弩巨大的弦响声震得人耳朵生疼,巨大的“一枪三剑箭”呼啸而出,钉在崩塌的城墙上。最前头,拥着壕桥的士兵们推动器械,卖力的喊着号子,飞也似地朝洛阳城奔去。他们的背后,高耸的鹅车仿佛一头头巨大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口,意yù吞噬这座数朝古都

  后头观战的将士们,齐声发喊,替友军助威。这一切,汇聚成一股洪流,无形地压在洛阳,压在守军身上

  面对这支和金军周旋了十几年的jīng锐之师,城头上所有人都心胆俱裂士兵们颤抖着拔出羽箭,哆哆嗦嗦地搭上弦,强忍住那不停啃噬内心的恐惧,准备应战。

  一名守军军官,脸sè煞白,嘴里不停地骂着脏话,也不知道在骂谁。当攻城的西军已经进入大弩shè程时,他竟忘了发令

  “钤辖敌军过来了”士兵们急得大喊

  那军官如梦方醒,匆忙拔出佩刀,歇斯底里地吼道:“放箭”

  bk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