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二二章 各有算计

[字数:4378 更新时间:2013-11-10 9:25:00]




  晏碧云明白苏锦的计划了,之所以苏锦要将陈老根和那封信的消息放出去,便是要朱世庸慌不择路。

  人证物证都在被人手中捏着,朱世庸将会彻夜难眠,预感到末日临头的他很可能会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甚至会铤而走险,而苏锦放出的消息是说人证物证均在欧阳修手中,显然是祸水东移之计。

  若是计策得逞,本来是欧阳修袖手旁观,现在换成苏锦坐收渔翁之利了。

  “你的心思真是细密,奴家……奴家都不得不为你的计划所震惊。”

  晏碧云不知该是赞叹还是该担心,半年之后的苏锦已经跟半年之前的苏锦判若两人,晏碧云说不清是好还是坏,她会无条件的站在苏锦这一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唯一让晏碧云担心的是,苏锦照这样下去会不会走火入魔上了邪路。

  苏锦似乎没注意道晏碧云的语气,伸手拿了几块木炭添在火盆里,看着暗淡下去的火光重新变得炙热,轻声道:“身处这个世间,我真是心力憔悴,我本是个简单的人,却不得不在阴谋和罪责之间周旋腾挪,实在是非我所愿,但愿这一切早些过去,我只盼能和你们一起过些简单快乐的日子。”

  晏碧云心有所感,柔声道:“奴家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的如此复杂,但无论你作何决定,奴家都会支持你,跟在你身边,哪怕是地狱火海。”

  苏锦点头道:“我知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此事如果能按照我的计划完成之后,我回复差事之后便什么官也不当了,求的圣上准婚之后便一门心思的做生意,将银庄开起来,做个团团大富翁再不涉足官场。”

  晏碧云眼睛一亮,旋即暗淡下来,道:“怕是没那么轻松,若有人再寻你麻烦,你又当如何?”

  苏锦语塞,自己当初想入仕,不就是受不了当官的欺压自己么?这种事永远在发生,难保以后便不会在发生在自己头上,到那时又该如何呢?

  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小娴儿见苏锦纠结的摸样,心疼的很,插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想那些有些为时过早呢。


  苏锦一拍脑袋道:“对,还是娴儿说的对,杞人忧天是愚蠢的,以后的事必有解决之道,先顾眼前,哪里管得了那么长远。”

  晏碧云噗嗤一笑,道:“你跟娴儿倒是蛮投机的。”

  小娴儿红了脸不敢开口,苏锦侧目看着小娴儿娇俏的面容,心头一热,想到除夕之夜自己把这长腿美女弄得死去活来的情形,不由的舔了舔嘴唇。

  “你将伯母安排到这处宅院,是怕计划有纰漏是么?”晏碧云看惯了苏锦跟小娴儿之间的暧昧,倒也不以为意,重拾旧提。

  苏锦道:“这是以防万一,朱世庸得到消息之后定然会作两种分析,陈老根和那封信不在欧阳修的手中便在我的手中,一旦他认准人证物证均在我手,那我的麻烦就来了;我不能让母亲受到惊吓,所以提前将她安顿在你这里以免祸事一起,吓坏了她老人家。”

  晏碧云道:“那你呢?”

  苏锦道:“我也会小心应对,朱世庸不至于一下子便疯狂起来,他要做的便是试探或者是暗算,若以上手段都不行,他才会铤而走险。”

  晏碧云皱眉道:“这件事甚是有风险,若他认定在你手里,那将如何是好。


  苏锦拍拍她的手道:“放心,说了是祸水东移之计,招你这么说岂非是引火烧身么?这只是假设,我只需设好防范以防万一便可,有大麻烦的恐怕是欧阳修了。”

  晏碧云静静的看着苏锦道:“你是否想借朱世庸之手除了欧阳修呢?毕竟他已经知道了你屯粮的秘密。”

  苏锦一惊道:“晏姐姐,你怎会如此揣度我?照你这么说,你也知道,娴儿柔娘浣娘王朝马汉他们都知道,那我岂非要杀了身边所有的人?”

  晏碧云忙道歉道:“对不住,是奴家想岔了,奴家向你道歉。”

  苏锦心头不悦,起身道:“夜了,我该回南城了,我母亲便烦请你多照顾,家丁护院要安排在左近巡逻,一旦有风吹草动便要立刻离开此地,切记切记。”

  晏碧云默然无语,起身相送,苏锦摆摆手昂首出了宅院,带着马汉没入夜色之中。

  晏碧云悄立门口,怔怔发呆,小娴儿拿了大氅给她披在肩上,拉着她回到屋内。

  晏碧云忽然问道:“娴儿,苏公子生气了么?”

  小娴儿叹道:“小姐,你说话怕是伤着他了。”

  晏碧云道:“我是怕他会走上邪路。”

  小娴儿道:“小姐的心思小婢明白,可是你看,苏公子何曾害过一条无辜之人的性命?他为了自保确实做了许多不应该的事,也杀了不少人,可是那些人哪个不该死?我那天曾听他跟王朝马汉几位大哥说话,他说‘对待恶人根本无需妇人之仁,中山之狼农夫救蛇的故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是因为可笑的仁恕之心,很多人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晏碧云点点头轻声问道:“他还说什么?”

  小娴儿道:“他还说对待恶人坚持两个原则:一是痛打落水狗,绝不可讲究可笑的君子之风;二是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狠毒你比他更加的狠毒,这样才能震慑他们;越是凶恶之人其实便越是懦弱,剥去他们凶恶的外表,剩下的便是一摊软答答的走肉,根本不用畏惧了。”

  晏碧云长叹一声道:“看来奴家对他的了解都没有你们深了,难怪他会生气……”

  小娴儿道:“小姐也不用担心,你这是为他好,爱之深责之切嘛。”

  晏碧云噗嗤一笑道:“娴儿最近长进的很,这种话都会说了,难怪你家公子爷那么喜欢你。”

  小娴儿跺脚道:“小姐尊重些,哪有跟下人说这些的。”

  晏碧云微笑不语,心道:那夜你们在我外间床上颠鸳倒凤,当我睡着了么?我咬着被角听了一夜,害的我第二天头重脚轻,我再不奚落两句,心中如何平衡?

  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形,晏碧云双颊火热,那晚上听了一夜的异响,春心泛滥的连两条亵裤都湿透了,第二天只好偷偷的自己洗了,这个混蛋害人不浅,好好的一个自己,被这小子腌臜的不成人样了,真是恨得人牙根痒痒。

  ……

  时间回溯到上午巳时末,朱世庸和商会三位会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房中经受煎熬。

  大家都想不出好的办法来,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妙计,到最后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要害的证据都握在他人手中,这可大大的不妙。

  这些都是能致人死命的证据,当初为了求得土匪信任,一切都按正式的公文样式写就,盖了知府大印不说,朱世庸还签了名字,这下倒好,全部成了死症了。

  关键是辩无可辩,别人只需问他一句:“运粮往扬州,你写信去宿州作甚?”只需这一句话便无可回答了;难道说自己忽然间得了失心疯,搞错了运粮的方向?这话说出去就是找抽;更何况,运粮是禁卫马军的事儿,什么时候要你庐州知府来多管闲事了?

  朱世庸看着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三位会长,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跟苏锦之间的瓜葛全因这三人而起,否则自己怎会跟此人有了仇隙;即便是苏锦揍了自己的儿子,那也不过是件小事而已,正因自己顺应商会之意硬是将苏锦往逼死秦大郎的罪名上靠,这才让两者之间的仇隙升级,渐至如今势成水火之事。

  而事到如今,这三人又一筹莫展了,朱世庸恨不得大骂自己是头蠢驴,为什么便会跟这三个家伙搭上了干系,每年拿他们几万贯确实很爽,可是这代价便是人头落地,这是何其的不值。

  “你们倒是说句话,此事该当如何处理?”朱世庸强压怒气,冷冷的道。

  商会三人相互对视,最后唐纪元和黄会长的眼光落在在刘副会长的脸上,‘小诸葛’刘副会长或许有些对策。

  刘副会长耸耸眉头,无奈的道:“老朽确实有个计策,不过……这个计策甚是凶险,老朽怕不太合用。”

  朱世庸怒道:“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说与本府听听。”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