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奸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八章 绝不亏待

[字数:43028 更新时间:2013-11-10 9:13:00]




  沈子成谢绝了燕王要派轿子送他的好意,自己一步步朝家走去。虽然路上是有些距离。可是沈子成的心里却有许多问题要想清楚。京都的街头,十分热闹,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街上依旧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沈子成正想得出神,脚下慢慢悠悠的一步步走着。忽然前方传来一声冷言冷语:“这不是锦衣卫的沈大人吗?晚生……哦,在下见过沈大人。”

  沈子成抬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迎面而来是却是康克坤。这个被自己亲手剥夺了功名的小子,穿着一身蓝布长袍,手中依然拿着一把折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他的身边还站着郭汉。这位京都鼎鼎大名的郭三霸,带着几个随从,冷冷的看着沈子成。

  现在的沈子成已经懒得去跟他们计较了。人跟人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差距不大才会记在心中。沈子成已经身居高位,手握锦衣卫大权,又怎么会把区区两个阔少爷看在眼里呢?他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随口敷衍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两位。”说罢,便抬腿要走。

  郭汉开口道:“沈大人如今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看到老熟人也不说句话?”

  老熟人?谁啊?沈子成本来已经打算走开,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停下脚步,朝郭汉那一群人看去。仔细一看,还真的看到一个老熟人。这个不是别人,就是当年在兰溪跟自己斗得死去活来的向博文。没想到向家的人,现在也来到京都了。还在大街上狭路相逢。

  不过,看到也就看到了,沈子成傲然瞥了向博文一眼,也不搭理他。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路边的石头,踢都懒得踢一脚似的。

  向博文的脸憋得就像猴子屁股,低着头凑到沈子成面前,躬身施礼道:“在下见过沈大人。自从兰溪一别,沈大人平步青云,真是让人羡慕的很啊。”言语之中,讽刺的意味十足。言外之意,无非是沈子成抱上了朱棣的粗腿,才至于今时今日的地位。

  沈子成懒懒的说道:“怎么着?几位是不是要请我吃晚饭?要是不请的话,就让到一边去。知道什么叫好狗不挡道吗?”

  “请吃饭倒不是什么大事。”郭汉轻摇着手中的折扇走到沈子成的面前,轻笑着说道:“沈大人。在下在朝中也有些亲眷,听到一些消息,不日沈大人就要外放到山西去做官了。这是好事,在下既然遇到了沈大人,是一定要恭贺一番的。不过,还有几个消息,不知道沈大人听了心情如何。”

  沈子成漠然的看着郭汉,一副你爱说不说,老子懒得搭理你的模样。郭汉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在下年纪差不多了,也有功名在身。加上朝中有几位官员举荐。本来是要在下去户部做官的。不过,家父为了避嫌,让我先去都转运盐使司做个从五品的副使。官职虽然不高,但也是为了朝廷出力嘛。巧的就是,在下要去上任的话,也是要去太原的。跟沈大人刚好在一起啊。”

  郭汉“啪”的一声合起扇子,回头指着向博文和康克坤两人,轻声说道:“向兄不日也要去太原,不过他不是去做官的。向家有意把自身的产业朝山西发展。向兄身为向家这一代的佼佼者,这个重大责任自然非他莫属。康兄就不同了,他现在没了功名,没法做官。不过盐吏是不算官职的哦……”

  “这么说来,你们都是要去山西的吗?”沈子成反问道。

  “巧,要说天下间的事怎么就这么巧呢?咱们都是老朋友,老熟人。居然又要一起去山西。不如,哪天结伴同行吧?沈大人去山西,肯定是锦衣卫护送。咱们也能跟着沾沾光。免得路上遇到什么盗贼。那就惨喽。”郭汉笑嘻嘻的说道。

  沈子成没有搭话,向博文要去山西,这件事绝对不光是向家要把生意往山西发展这么简单。郭汉也好,康克坤也好,向博文也罢,都是跟自己有过节的人物。现在把他们送到山西。莫不是有人暗中使力,要自己在山西出个洋相?自己跟晋王的关系,本来有所缓和。现在看起来,这一次山西之行,还是磨难重重啊。

  康克坤看着沈子成,眼中几乎要喷出怒火来,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害得他没有了功名,做官无望。一辈子的前途付诸流水。也就是眼前这个男子,夺去了他的表妹。让自己几乎到手的老婆,成了一场空。虽然没有杀父之仇,可是却有夺妻之恨。又毁了自己的功名前途。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睁。康克坤寒着嗓子说道:“到了山西还要和沈大人多多亲近亲近。”

  路上有许多路人看到这几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对。仔细一看,其中有郭三霸这个著名太岁。还有个穿着三品官服的男子,傲然站在那里。于是一个个都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赶紧绕远了走吧。

  沈子成听他那话里有话,有心要下康克坤的面子,顺便给郭汉和向博文一个下马威,要不然的话,这些人还以为自己怕了他们呢。

  主意一打定,沈子成伸手指着康克坤,厉声斥道:“你什么身份?凭什么要跟本官亲近?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候补盐吏,隔着十万八千里也摸不到本官的脚底板。你安心当你的盐吏去。要是再想着搞事。你这辈子的前途就算彻底完了。让开……”

  康克坤迟疑了一下,满脸都是不服的神色,不过向博文到底是生意人出身,知道眼前亏吃不得。拉着康克坤的手,将他拖到一边去,给沈子成让开了道路。沈子成随性拍打拍打袖子,昂着头从几人中间走了过去。

  街上的人议论纷纷,不知道这几位京都里的爷们,又闹出了什么天大的动静。

  闲话少叙。沈子成回到家中,见过双亲,沈府便开了晚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沈子成端着酒壶给沈万三倒了一杯说道:“父亲大人,儿子有话想要跟您商议。”

  沈万三眼神一动:“好。”其他人立刻知趣的退了下去。只留下许芝兰在一旁伺候着。沈万三这才接着说道:“说罢,现在只有我们三人,说什么也不怕有人听见。是不是去皇宫出了什么事情?”

  沈子成低声说道:“事情倒是没什么。只是皇上有命。要把昆仑奴的生意都交给我们沈家打理。我看大哥二哥他们都忙着家里其他的生意。这件事,少不得要父亲大人你亲自出马了。”

  昆仑奴这个事情,沈万三自己也曾经研究过不少次,做生意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达到隔行如隔山的地步,尤其是沈万三这样做生意已经到了极高境界的老手,一理通百理明。昆仑奴怎么能赚钱,怎么能办事,一清二楚,倒不用沈子成多废话了。

  “为什么要老夫亲自出马?”沈万三淡淡的说道,既没有推辞沈子成,也没有答应他。

  沈子成笑呵呵的伸出三根手指:“原因有三。其一,昆仑奴这笔买卖,是朝廷和商家一起联合经营。要不是有经验的人坐镇,很难说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所以,一定要请父亲这样的高手出马。其二,去了广东之后,和要官府打交道的机会很多。父亲大人半生都在漩涡里过来,官场上的道道,比一般人清楚的多了。有父亲大人亲自料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其三,这才是最重要的。”

  沈万三听他说的有道理,可是说到第三点的时候,忽然停下了不说,知道这个儿子必有下文,便问道:“第三,你也说了吧。”

  “好。”沈子成喝了口酒,下定了决心,这才说道:“第三,我们沈家浮浮沉沉,在大明王朝起起落落。父亲大人辛苦一生,可是最后是什么结局,大家都看到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大明的官场到底能有什么样的结局。我走的路,以前没有人走过,我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去借鉴。父亲大人,您也知道,我手中掌握的锦衣卫,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机构。如果皇上对我信任有加,那就是最好的结局。可一旦换了皇帝呢?又或者说,哪一天,皇上不再信任我了?改为信任其他人了。我们沈家又要怎么办呢?”

  沈万三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能看的这么远,我很欣慰。”

  沈子成冷静的说道:“这一次,昆仑奴的生意是要和南洋那边打交道的。所以我希望父亲大人您可以去亲自坐镇,把我们沈家的力量,布置在南洋,将来,我是说将来,万一有什么事的话,我们沈家还有南洋这一条退路。我左思右想,这件事,还得父亲大人您亲自去做,才是最好。就是要太辛苦父亲了。不知道……”

  “不用说了。”沈万三打断了沈子成的话头:“我去。我稍后问问亲家,最好亲家也跟我一起去。”

  “这么说,父亲大人是答应了!”沈子成乐呵呵的举起酒杯,又喝了一杯。这件事要在南洋和广东奔波,沈子成本来就很不好意思请沈万三去主持这件事的。但是要不是沈万三亲自主持,沈子成又绝对不能放心。别人,无论是在能力,还是在经验上,比起这个老成精的沈万三来说,都差了不止一筹。

  沈万三笑道:“你这小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我这个当爹的不答允,你还不跟我拼命啊?臭小子。”

  沈子成嬉皮笑脸的说道:“父亲大人说笑了,这怎么可能?”

  看着他们父子俩在这儿耍花腔,许芝兰的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刚才沈万三说,要问亲家是不是也去。这就说明,无论如何,沈家是把他们许家当成真正的亲家来看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小妾的缘故,就没有把许家放在心上。看来,自己虽然是做妾,却也是个很幸福的小妾嘛。想着想着,许芝兰的手就伸到了沈子成的肩膀上,给他轻轻的捏了起来。

  沈万三忽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事情似的,拍着脑门说道:“对了,之前你不是说自己要去太原外放吗?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不过,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现在一听是坏消息,沈子成的头都大了。之前是燕王怕自己跟晋王走到一起去,明里暗里要自己表态站队。行了,自己满足了朱棣的要求。顺便敲了朱棣一个大竹杠。一回头就听到郭汉、康克坤、向博文这三个冤家路窄的要去太原,虽然自己不怕他们,不过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这几个跳梁小丑,要是一个劲的跟自己过不去,倒是恶心的很。

  现在沈万三又说有坏消息,天哪,怎么这么多坏消息呢?沈子成无力的呻吟道:“爹,您就说呗,我顶得住。”

  沈万三抚着下颌的胡须,微笑着说道:“你还记得当年在苏州,跟咱们家订了亲的那个贺家的人吗?”

  贺永柏?苏州同知大人?沈子成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下来了,这个贺家当年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犹如在耳边,那是何等的侮辱,何等的讽刺。当时,贺永柏道:“贤侄还是走吧,我是朝廷命官,你们沈家如今都是待罪之身。如此瓜田李下,难免惹人闲话。至于你和南屏的婚事,就此作罢!”贺南屏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巧的绣花锦囊,从中倒出几块碎银,丢在沈子成面前:“虽说没做了夫妻,可沈公子一早就跑来我家,想必是有所求。这儿有几块碎银,沈公子拿去银铺换些宝钞铜钱,带在身上用度吧,我爹爹和沈伯父相交一场,我家断断不会亏待了公子!”

  一想起来这些,沈子成就气得牙痒痒,冷着脸说道:“原来贺永柏高升了啊,是要到京都来吗?到哪个部去任职?”

  看着沈子成这意思,只要贺永柏到了京都,自己就要下手给他们一些好看了。沈万三笑呵呵的说道:“这一下可就叫你失望的很了。人家不是来京都当京官。听苏州来的老乡说起,贺永柏因为做官做的好。吏部本来是要把他调入御史台先当御史,然后再让他去外地高升的。没想到,太原知府,忽然暴病身亡。皇上特旨,就准贺永柏去太原任职知府。去御史台的事,就这么做罢了。”

  什么?沈子成的脸色巨变,这开什么玩笑呢,一下子把自己的仇人都给送到太原集合了?好了,这下去太原的话,是去打架的,还是去办事的?不行不行,明天干脆去找朱元璋,随便把自己送到哪里去,就算是去陕西,也不想去太原了。倒不是怕了这些鸟人。只是这么多人跟自己过不起的,多烦心啊。恶心都把自己恶心死了。

  “明天我就去见皇上,说清楚,这太原,我看我是不去了。”沈子成愤愤的说道:“这么多牛.鬼.蛇.神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吗?我是去办事的,不是去跟人斗气的。”

  沈万三摇了摇头:“你在家随便发发火就是了。等你冷静下来,你也知道,这个决定是根本就没法改变的,认命吧,儿子。”

  沈子成其实也就是随口这么一骂,难道真的要去找朱元璋说,老朱,我不干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太原那地方,谁特么爱去谁去,反正老子是不去了。这样能行?八成要被朱元璋拉出去砍头。

  沈子成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啊?我是很烦啊。”

  “烦,跟你去太原不是一个事。你要知道,在这样的地方,做出来成绩,才会真正让皇上,让整个大明的官场对你另眼相看。你手中有锦衣卫这样的特权机构,又有皇上的信任。加上你和晋王的关系并不差。去了太原,还是有很多空间可以让你活动的。你不要太担心了。不然的话,像什么样子啊?”沈万三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好吧,我也去看看贺南屏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沈子成露出一丝恨意,虽然自己是重生的,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被贺南屏猛踩一脚。这个仇恨,却是沈子成怎么都无法忘记的。

  “不要意气用事。”沈万三叮嘱道:“不过,其实也不用我多说什么,看你在江南,在日本,在广东,这些事情都办的很漂亮。就知道我这个小儿子已经长大了,是我们沈家的顶梁柱了。你就记着,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就行了。锦衣卫这个机构,是一把双刃剑。只要你保证不割伤自己,那伤害的,就一定是你的对手。”

  沈子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愤愤的说道:“好,我就去太原,好好的跟他们斗一斗法。明天,我就去锦衣卫衙门去办理手续。跟着就去见皇上。我想,皇上也应该在等着我,去跟他谈谈去山西的事情了吧。”

  沈万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显然是对儿子的太原之行,充满了信心。

  许芝兰的心里却是以自己的丈夫为先,天下还有什么事能难倒自己的丈夫呢?

  这一老,一女,看着沈子成,越看越是顺眼,越看越是好看……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