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奸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十七章 神秘的药引

[字数:26285 更新时间:2013-11-10 9:12:00]




  沈子成小心翼翼的走进御书房,只见朱元璋站在书案后边,冷冷的看着自己。

  沈子成跪下山呼万岁,这次朱元璋可没叫他起来,只听朱元璋缓缓的说道:“官廉吏治,才能真正兴利除弊。这句话说的不错,可是你知道要做起来有多难吗?”

  “草民知道。”沈子成明白已经已经打动了这位历史上绝对排名第一的铁血反腐败皇帝。沈子成接着说道:“皇上当初曾经说过——天下初定,百姓财力俱困,譬犹初飞之鸟,不可拔其羽;新植之木,不可摇其根,要在安养生息之而已。唯廉者能约己而利人,贪者必损国而厚己。有才敏者,或尼于私,善柔者,或昧于欲,此皆不廉政之也,尔等当深戒之。由此可见,皇上痛恨官吏腐败,鱼肉百姓。可是,皇上,为何贪官总是杀之不尽呢?”

  朱元璋眼中难得流露出一丝赞许,这番话就算是叫官员来背,也未必能背得出来,但是沈子成就牢记在心中,况且沈子成说的都是对的,贪官污吏还真的是杀之不尽。朱元璋建国以后大力整肃吏治,严惩贪官污吏。这位乞丐出身,当过游僧的开国皇帝,深谙作为“防民之具,辅治之术”的法律的极端重要性,建国伊始,就在《大明律令》的基础上制订颁行《大明律》,紧接着又亲自编定《明大诰》。朱元璋立法一为治民,二为治吏,尤其是《明大诰》则着重于惩治贪官。要说朱元璋的决心不可算是不大,朱元璋的魄力也不可谓不大,但是明朝建国以来,贪官就没有断过。

  “你倒是说说为何贪官不绝?”朱元璋缓缓的说道。

  沈子成松了口气,朗声说道:“皇上,一个读书人辛辛苦苦,寒窗十年考中进士,也无非是外放做个七品官罢了,他们年俸只有九十石大米……”

  朱元璋厉声斥道:“怎么?难道九十石大米还不够一个县令一家人一年的过活?莫非是嫌朕给的少?”

  沈子成摇头道:“皇上,问题就在这里,一位县令去地方上任,一应关系都要打点,县令身兼行政、刑罚、赋税数职于一身,他需要人来做事,就不能不给办事的人好处。这是人之常情,县令还得聘请跟班、聘请师爷,这些人的酬劳也是要从县令的酬劳里边来扣除。若是有上司查访,招待的钱要县令出,逢年过节的人情送礼,也都是从俸禄里出。县令要奉养双亲,要照顾妻子,万一有个头疼脑热,要请大夫。可这一共只有九十石,绝对是不够的,皇上,朝廷发的都是实物俸禄,官员领回家的不是大米,就是布匹,甚至还有胡椒,偶尔才发银子。官员们的俸禄多少,是用大米来衡量的,所以这所有的东西,都要折算成大米。而大米和其他物事的比价却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就说布匹好了,一匹好的丝绸,可以换三十石大米,一个县令一年就是三匹丝绸。可是县令不能拿着丝绸去当街叫卖,只能放在布庄里寄卖,能不能卖到三十石且不说,就算卖到三十石了,难道不给布庄一些钱财?这样里外里亏的都是官员。他们不贪才是奇怪了!”

  朱元璋冷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说朕刻薄官员。”

  “草民万万不敢。”沈子成听朱元璋的语气,就知道自己说到了点子上去,接着说道:“皇上,如今官员的俸禄少,是因为国库空虚,国库空虚是因为赋税太低。皇上何不抬高赋税呢?”

  朱元璋笑道:“百无一用是书生,朕出身贫寒,知道民间疾苦,百姓赋税若是重了,生活艰难,对朝廷不满。你居然说要加税!”

  沈子成硬着头皮道:“皇上,如今大明立国之后分封开国功臣,皇上的龙子也都分封到了外地。在现在,大明的许多农户都有自己的土地,他们交少许的赋税就可以安居乐业,自然是好事。但是皇上,您要想想,你有二十多个儿子,就说秦王好了,秦王分封出去之后,他的儿子会有多少个?他的儿子也要封地,他的孙子呢?还是要封地。一代代传下去,皇族子弟和大地主的地只会越来越多,而大明的版图只有这么多,老百姓也是要生儿育女的,蒙元杀了这许多汉人,现在人自然是少,一百年后呢?现在人十五六岁就成婚了,一百年足足可以生下来六七代人,老百姓人是越来越多,地却越来越少。而不用缴纳赋税的贵族他们手中的土地却逐渐增多,那皇上明鉴,朝廷的赋税是不是会越来越少呢?”

  “皇上,大明要想千秋万代,就要加税!”沈子成斩钉截铁的说道。

  朱元璋被沈子成说动了心思,对啊,他有二十六个儿子,还有女儿,那他的孙子是要按百来算的,他的重孙子很可能就要按千来算的,个个都要封地。可是大明的国土就是这么大,地给了皇族,那老百姓种什么地去?朱元璋本就是贫苦出身的人家,对民间疾苦最是清楚,老百姓只要能一亩薄田,有一口饭吃就心满意足了,可是要是把老百姓逼的没有立锥之地,没有果腹之食,老百姓爆发出来的反抗也是非常恐怖的。朱元璋很想大明能千秋万代下去,沈子成……是人才啊!

  “为何加税就能解决这个难题呢?”朱元璋淡淡的问道。

  沈子成朗声说道:“皇上,您想想,现在您定的商业税是三十而取其一,农税更是低廉。可是农税是交给朝廷的,有地的地主向佃户收多少地租,却是皇上您没有规定的。假若将来皇族的土地越来越多,那失去土地的老百姓也就越来越多,到时候一亩地是只交一点赋税给朝廷,可要是地主们收沉重的田租,又怎么办呢?老百姓就会把责任推到朝廷身上。所以,皇上,臣的意见是,一提高现在的田税,二,定下地租的上限。决不能让地租无限制的上涨。老百姓一亩地种出二百斤粮食,交给朝廷不过二十斤,可交给地主的地租就可能是一百斤,甚至更多,这样的话,岂不是危险至极?”

  朱元璋怦然心动,沈子成说的对啊!朱元璋缓缓的说道:“你……平身吧!”

  “谢皇上!”沈子成站了起来,腿都已经酸麻了,口中接着说道:“皇上,田税只是其一,茶酒盐一定要收税,就说宋朝好了,宋朝从茶酒盐之中获利五千万两银子,如今咱们大明的国土比宋朝辽阔,将来的人口肯定要比宋朝多,茶酒盐的消耗也自然要比宋朝多。到时候大明得到的必然远超宋朝,此外市舶税对从海外来的客商要收税。如此一来,就可以充实大明的国库。国库有了钱,就可以给官员多发一些俸禄,虽然说高俸禄未必能让全部官员都廉洁起来,但是至少满足了自己的需求之后,还敢以身试法的人,可就不多了!皇上对贪官的刑罚,可是天下人人都知道的!”

  “你……”朱元璋有些惊异的看着沈子成,当初他命大内亲军都督府去查沈家众人,知道沈子成是个不学无术,欺行霸市的恶霸,所以有意为难沈子成,就是不抓他,就是要他在苏州城里把脸丢尽,但是今日一见,沈子成谈吐不凡,见识远博,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啊。看来那大内亲军都督府又干了一件蠢事……

  “皇上,草民也知道抑制田租是不太容易,但是草民有个办法。因为地,总是要有人去种的。老百姓除了种地之外,别的活路很少。民以食为天嘛,城里的人还可以做个小生意什么的。可是农夫除了种地一无所成。草民斗胆,请皇上对商人稍微放开一点,鼓励经商。一来可以繁荣经济,二来,许多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就可以有别的活路,比方说,我开一个印书坊,就要请几十个工人。那农民除了种地之外,还有别的活路,为了让自己的地有人种,大地主就不敢过分抬高田租,因为要是他们把田租抬的太过分的话,农夫就不会去给他们种地,而是去给商人干活去了。皇上,这正是互相制衡之道啊!”

  沈子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抬眼看了看朱元璋,只见朱元璋沉着脸,不言不发。沈子成暗想朱元璋已经被自己打动,接下来就看朱元璋到底能做到多少了。其实明朝的赋税真的很低很低,大量的钱财都被官员地主拿去了,最后背黑锅的却是大明的皇帝们。不过,也不能算背黑锅,皇帝嘛,总是要代表统治阶层的利益的!

  “沈子成,你很好!”朱元璋缓缓的说道:“朕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夸过一个人了。”

  沈子成谢道:“多谢皇上夸奖!”

  “你对朕说的这番话,的确值得让朕赦免你们沈家全家。明日朕就命人赦免你们沈家的罪过,让沈万三回来!”朱元璋继续说道。

  沈子成跪下谢恩:“皇上英明!皇恩浩荡,沈家感激不尽……”沈子成心中暗笑,哼,就是你个老小子抄了我们沈家,还感激不尽呢!现在只不过是大家伙儿免了罪,可当初富可敌国的家产又得从头赚了,谢,谢个屁!

  朱元璋忽然淡淡一笑:“沈子成,朕还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