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十六章敲诈

[字数:16583 更新时间:2013-11-10 9:01:00]




  狂妄,所有人对正在侃侃而谈的宇文峰的印象都是狂妄。但是想反驳,却一时间想不到好的事例来反驳他。

  “还有,纵兵抢掠百姓,真的是笑话。”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把我麾下的儿郎看成是边军吗?”

  宇文峰继续说道:“麾下的儿郎,如果有祸害的百姓者,不论情节轻重,杀无赦”

  “请陛下让诬告臣纵兵掐了抢掠百姓的大人出来,和我当面对峙。让我问问,我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纵兵抢掠百姓的。我要和他赌命。”宇文峰杀气腾腾的说道。

  “赌命?”杨瑞玩味的开口说道,已经有很多年的朝会没有这么热闹了。

  “是的,赌命。”宇文峰斩金截铁的说道:“如果我纵兵抢掠百姓的事情被查实,我宁愿自裁”

  “但是,如果我纵兵抢掠百姓的事情,查不出什么的,我就要诬告那位那人的命。”宇文峰杀气腾腾的继续说道。

  宋漠然冷哼一声:“国家大事,岂容你儿戏。”

  宇文峰却是突然跪了下来,提高声音说道:“陛下,臣是武人,眼睛里是揉不得沙子的。我和麾下的儿郎,在前线流血流汗。但是换来的是什么?是诬陷还有怀疑。朝堂上的大人们,想着张张嘴,就想抹掉底下儿郎的功劳,我不会答应,四千饿狼军也不会答应,大不了,大家玉石俱焚”

  “够了”杨瑞突然怒斥道:“给我滚下去。”

  宇文峰明智的闭上了嘴,然后“滚”了下去,但是刚刚出来,却被王公公拉在了一边。宇文峰明知故问的说道:“王公公,你拉我做什么,陛下已经让我滚了。”

  王公公高深莫测的说道:“你就等着。”

  宇文峰离开以后,杨瑞开口说道:“你们弹劾宇文峰的事情,宇文峰刚刚已经解释清楚了。如果还有谁不服,就和宇文峰一起去北疆,或者和他赌命。”

  “陛下”还有人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看见杨瑞脸上难看的脸色。

  “好不容易出现一支劲旅,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拆散他们,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有时候我怀疑,你们到底还是不是大秦的臣子。”杨瑞继续说道。

  “陛下息怒,臣等有罪。”群众跪下,连忙说道。

  杨瑞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今天就议到这里”

  “皇上起驾”太监特有的声音响起。杨瑞起身,离开了。下面跪着的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家也都鱼贯退出。

  大臣们看见还在外面候着的宇文峰,却是各种表情,各种心态,但是始终没有人上前去打招呼。宋漠然经过宇文峰面前的时候,冷哼一声,鼻孔朝天。

  宇文峰却是冷笑着开口说道:“宋大人。”

  宋漠然听到宇文峰的喊声,停下了脚步。宋漠然一停下来脚步,很多人都停下了脚步,准备看热闹。

  宇文峰毫不在意的开口说道:“不知道宋公子的腿怎么样了?”

  不提还好,一提到自己儿子的腿,宋漠然火气一下就升了起来。“你”宋漠然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就被宇文峰的话语打断:“宋大人,听说最近帝都治安不是很好,宋公子身份娇贵,一定要格外注意”

  不管宋漠然的脸色,还有围观人的脸色,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宋大人,你也知道,有些江洋大盗都是要钱不要命的角色,到时候做上一笔买卖,死上一两个人,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终”

  说到这里,宇文峰故意“哎”一声,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像宋公子这种,正是这些江洋大盗下手的目标,宋大人回去一定要格外的小心。”

  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对着王公公耳语几句。王公公对着宇文峰小声说道:“宇文骑尉,陛下要见你,跟咱家走。”

  宇文峰跟着王公公走了,经过宋漠然的身边的时候,大笑三声,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宇文峰跟着王公公走了,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朝臣。

  宇文峰刚刚的华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裸的威胁。讲理的怕不讲理的,不讲理的怕愣的,冷的怕不要命的。现在,宋漠然自然是讲理的,而不幸的是,宇文峰则是不要命的,很多大臣都是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宋漠然。

  刚刚宇文峰经过宋漠然身边的时候,在大笑之前,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说道:“既然敢惹我,就等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周围的大臣,看见宋漠然脸上不断变化,到了最后,终于变成了一片铁青,宋漠然回过神来之后,急忙出宫,然后快速的回到了自己家里。

  却说宇文峰跟着王公公,一路上七拐八拐,都不记得拐了多少弯,走了多久。宇文峰都已经麻木了,一直跟在前面的王公公。王公公突然停了下来,宇文峰没有注意到,直接撞了上去。

  “哎哟”王公公的惨叫声终于把宇文峰拉回了现实,宇文峰急忙歉意的把王公公拉起来。王公公也来不及恼怒,小声对着宇文峰说道:“前面就是御花园了,陛下在那里召见你”

  宇文峰识趣递过去一张金票,王公公不着痕迹的收了起来,然后继续开口说道:“陛下已经很久没有在御花园召见大臣了”

  王公公继续说道:“不用担心,这是陛下心情好的表现。说明,今天你的表现很让陛下个高兴。”

  两人一阵小声交谈之后,王公公领着宇文峰继续前进。很快就能远远的看到杨瑞正在一处凉亭当中,王公公领着宇文峰,很快就被拦了下来。

  王公公上前交涉,宇文峰只能在原地候着。很快,另一个小太监出来,把宇文峰领了进去。进了凉亭,看见杨瑞正在自斟自酌,宇文峰连忙上前行礼:“参见陛下。”

  “嗯,不用多礼。”杨瑞温和的声音响起。

  “坐。”杨瑞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宇文峰坐下,“臣不敢。”宇文峰连忙开口说道。

  “你白天的胆气去了哪里,怎么现在变的婆婆妈妈。”杨瑞笑着开口说道。

  听到杨瑞这样说,宇文峰只能依言坐下。
坐自然有坐姿,长期的军旅生活,让宇文峰细节中不断的透露出军人的气息。整个人坐的笔直,一动也不动。

  杨瑞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我本来想把调回来,你也知道,上次京军三大营,有一营已经被打没了”

  说道这里,杨瑞突然停了下来,继续开口说道:“但是今天见了你,我又改变了注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臣惶恐,不敢擅自揣摩圣意。”宇文峰开口回应道。

  杨瑞摇摇头,然后开口说道:“我现在想问问你的意思,你是愿意留在北疆,还是调回帝都?”

  一般人肯定都会选择调回帝都,明眼人已经知道陛下十分看重宇文峰,如果老老实实的调回帝都,在京军三大营里熬资历,不久说不定就会是下一个禁军统领,这真的是青云直上,平步青云。

  但是宇文峰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臣愿意去北疆。”

  杨瑞一眼不乏的盯着宇文峰,良久,才开口说道:“你应该明白,在帝都,现阶段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到了北疆,你却是面临更多的危险。”

  宇文峰却是开口说道:“请陛下恩准。”

  杨瑞突然笑了起来,接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说道:“朕果然没有看错你。”

  “听说你和家里关系不好?”杨瑞不禁意的问道。

  “臣是大秦的臣子,是陛下的臣子。”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

  杨瑞对宇文峰更加的满意,随后又随意的聊了几句,杨瑞就让宇文峰告退了。宇文峰走了以后,杨瑞开口说道:“你认为此子如何?”

  刚刚一直在后面默不作声的老太监开口说道:“野心勃勃,但是却是有真本事的人”

  “但是”那个老太监迟疑的开口说道:“时日尚短,忠奸难辨。”

  说完,便又一如往常的沉默。杨瑞却是一脸感慨的开口说道:“现在这世道,什么是忠,什么又是奸呢?”

  出了凉亭,王公公急忙迎了上来。开口问道:“怎么样?”

  宇文峰却是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刚刚的短暂的见面,到底是好还是坏。王公公见状也是随意的安慰了几句,然后就领着宇文峰一路出了皇宫。

  出了皇宫,在外面候着的黄毅等人一忙迎了上来,“先回去。”宇文峰淡淡的说道,然后翻身上马,带着人回了驿站。

  却说宋漠然一路赶回宋府之后,还没有进门,就开口说道:“把那个逆子给我叫过来。”

  说完,便直接来到了大厅。他的夫人得到消息,以为宋俊又惹了什么事情,急忙赶了出来,人还没有说道,声音就传了过来:“老爷,俊儿是不是”

  宋漠然不耐烦的挥挥手,开口说道:“你先退下。”

  看到宋漠然没有以前要打要杀的阵仗,他的夫人心里就送了一口气,然后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很快,正在床上睡大觉的宋俊就被叫醒,说宋漠然要马上见他。

  听到宋漠然要见自己,宋俊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有惹什么事情,在一番鸡飞狗跳的梳洗后。宋俊战战兢兢的来到了正厅,看到宋漠然,便上前小声的开口说道:“爹,你找我。”

  宋漠然听到宋俊的声音,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虽然自己的儿子再不济,但是始终是自己的种。宋俊被宋漠然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毛,良久,宋漠然开口说道:“你回去收拾东西,去你姐姐那边住两天。”

  宋漠然空中宋俊的姐姐,自然就是嫁给了宇文霁的宋恩彩。宋俊一脸茫然,摸不着头脑。宋漠然难得露出慈爱的表情,开口说道:“不要问那么多了,快去收拾。记住,我没有叫你之前,你千万不要回来,也不要出门。”

  看到宋俊茫然的表情,宋漠然摸了摸宋俊的脑袋,然后开口说道:“听话,一定记住,去了你姐姐那里,不要出门。去罢”

  宋俊连忙出门,但是却没有走远,一直在房间门外偷听。

  宋漠然的夫人听到宋漠然刚刚的话语,急忙开口问道:“老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漠然长叹了一口气,也不隐瞒开口说道:“宇文峰那条疯狗回来了,而且今天他扬言要对付俊儿,所以我才俊儿去他姐姐那里住两天。”

  宋漠然的夫人开口说道:“不会,他的胆子不会这么大?”

  “不会?”宋漠然开口说道:“如果说之前的宇文峰还不会的话,现在从战场上回来的宇文峰绝对会这样做的。”

  宋漠然的夫人惊呼道:“那怎么办?老爷,你可要想象办法啊,俊儿可是我的一切啊。”

  宋漠然开口说道:“我不是让俊儿去他姐姐那边住两天吗?只要俊儿不出门,宇文峰是不会在宇文家下手的”

  “再说,即使他想下手,宇文府上卧虎藏龙,他也没有机会。”最后,宋漠然斩金截铁的说道。

  门外的宋俊把刚刚的对话一五一十完整的听到了

  很快,宋俊就收拾好了东西,在宋漠然千叮咛万嘱咐还有宋氏的眼泪中,出了门,往宇文府的方向赶去。

  夜晚降临,宇文峰休息的驿站也是的灯火全灭,陷入了诡异的黑暗当中。

  突然,后院的矮墙上,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接下来,就是十几个身影相继出现在了后院。领头的人,比了比手势,然后掏出了家伙,十几个人压着脚步,猫着身子,开始向前走去。这十几个人不知道,这一切,都已经被人看在眼中。

  十几人丝毫没有被发现的觉悟,而是还在往前面走。黄毅见到只有这十几个人了,开口说道:“动手。”

  一时间喊杀声四起,无数的火把涌了过来。十几个人黑衣人听到喊杀声,,还有火把就知道不好,知道已经被发现了。但是领头的那人却丝毫不顾,开口说道:“杀了宇文峰我给一万金币。”

  十几个人也是要钱不要命的角色,一时间也摸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在加上听到领头人的一万金币的许诺,头脑一发热,就开始握着手中的家伙往里面冲。

  跟宇文峰随行的一百人,哪一个不是手上沾满的鲜血。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打着火把,看见对方没有逃,反而冲了过来,脸上便露出狞笑。

  冲在最前面的那人,对准一个黑衣人,把火把朝着他面门一扔,右手握着刀就劈了过去。对面的黑衣人猝不及防,面门被火把烧到了,口中直接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但是很快,就停止了干嚎,因为他的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

  其余的亲卫,也不示弱,冲了上去,刀起刀落,十几个黑衣人不断发出惨叫声。黄毅见状,开口说道:“抓活的。”

  “抓活的,抓活的”声音不断的朝着前面传来,前面的亲卫骂骂咧咧,但是手中却不再下重手,不再刀刀要人命。

  宇文峰一向很小心,即使到了帝都也丝毫没有放松过警惕。谁知道,今天晚上就有鱼儿上钩。听到喊杀声的时候,宇文峰披衣而起,带离开了房门,门口,十几个亲已经严阵以待。

  见到宇文峰出来,马上就把宇文峰团团围住。这个时候,驿站的小吏已经听到响动,然后打着火把,过来了。见到有人靠近,宇文峰身边的亲卫纷纷拔刀。

  小吏急忙开口喊道:“宇文骑尉,是我。”

  宇文峰开口说道:“让他过来。”

  那个小吏战战兢兢的穿过了杀气腾腾的亲卫,来到了宇文峰的面前。见到脸色苍白的小吏,宇文峰却是笑着开口说道:“大人,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借个小毛贼而已,我的亲卫能够处理,你先回去休息。”

  这个小吏自然知道宇文峰是什么人,刚刚就怕宇文峰怪罪。现在听到了宇文峰的,连忙告退。看到驿站的小吏退了出去,宇文峰刚刚想说过去看看。但是黄毅已经打着火把过来了,见到宇文峰,黄毅上前行礼,开口说道:“大人,已经解决了。”

  “嗯”宇文峰点点头,黄毅开口说道:“带上来。”

  黄毅的话说完之后,后面便有人把六个人带了上来。六个人已经被缴了械,被绑了起来。宇文峰冷冷的看着六人,开口说道:“把他们的面罩取下来。

  听到宇文峰的吩咐,自然有人快速的来到六人的面前,然后把六人的额面罩都取了下来,前看五个人,宇文峰都不认识,但是最后一个人的面罩被取下来的时候,宇文峰脸上露出了笑意。

  宇文峰走到了第六个人的面前,开口说道:“这不是宋公子吗?怎么?大晚上还来看望我。”

  宋俊现在脸色苍白,仿佛没有听到宇文峰的话语一样。虽然宋俊的手中也有一两条人名,但那都是间接的命令,刚刚血肉横飞的场景以及各让他的脑袋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宋俊白天就在门外,听到了宋漠然的话语之后,便知道宇文峰要对付他。但是宋俊却咽不下这口气,马车在半路上,就折回去了。找了一处常去的酒楼,宋俊发动的他的人脉力量,很快就打听到了宇文峰的住处。宋俊头脑一发热,就让手下的人在道上找了十几个要钱不要命的角色,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草包就是草包,只有宋俊这种极品,才会有刚刚漏洞百出的行动。见到宋俊没有反应,宇文峰站在原地,不断的思量。这个时候,郑康走上前来,开口问道:“骑尉大人,是杀了还是?”

  郑康的话语把宇文峰拉回了现实,宇文峰笑着开口说道:“杀了干什么。”

  难道自家的少爷转性了,郑康在心里想到。宇文峰来到了其余的五个黑衣人面前,开口说道:“说,今晚是怎么回事?”

  中间那人颇有勇气的说道:“既然栽了,何必要问这么多,要杀要剐随便。”

  但是其余四人的脸上的神色,却告诉出卖了他们。很多人口中说道不把性命发在心上,但是真真面对死亡的时候,又有谁能够真的淡定了。

  宇文峰指着刚刚开口的那人说道:“杀了。”

  旁边的亲卫,刀起刀落,一颗头颅就落在了地上,没有头颅的身体还曾在不断的抽搐。旁边的;另外四人见状,急忙开口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宇文峰笑着开口说道:“饶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话停在了这里,四人加盟那个开口说道:“任凭大人吩咐。”

  宇文峰开口说道:“很好,记住,今晚不管谁问你们,是谁下令杀我的”

  指了指旁边呆若木鸡的宋俊,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明白没有?”

  四人急忙开口说道:“记下了,是宋公子下令让我们来的。”

  宇文峰开口吩咐道:“准备一下,我们去宋府。”

  指了指被绑跪在底下的五人,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准备两辆马车,把他们弄上马车,记住不要让人看见了。”

  郑康自然下去准备了,四个黑衣人和宋俊自然也被带下去了。虽然宇文峰没有说出来,但是郑康从两辆马车就已经听明白了,把宋俊和其余的四人分别送上不同的马车。

  很快,宇文峰带着人,“护卫”着马车就上路了,目标自然是宋府。

  虽然这么晚了,帝都就是一座不夜城。那家贵胄玩到半夜回府的派头比宇文峰这行人小。所以,宇文峰一行人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这当然是宇文峰自己以为的。

  但是自从宇文峰回了帝都之后,住在了驿站,驿站外面的“闲人”也多了不少,有散步散了一天的,有卖小吃卖到天黑还不肯走的,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刚刚驿站里面发出了喊杀声,接着宇文峰就带着人出门了。这么大的事情,外面的这些“闲人”都是兵分两路,一路回去报信,一路继续跟着宇文峰。

  宇文峰却丝毫没有注意,队伍的后面还跟了这么多的“尾巴”。很快,就来到了宋府门口。宇文峰在马上看着写着“宋”的匾额,却是冷笑一声,开口说道:“砸门。”

  命令一下,就有十几个亲卫,冲了上去,不断的用刀柄撞击宋府的大门。“咚咚咚咚咚咚咚”

  巨大的震动,终于让里面的守门人有所动作。只见他揉揉还没有睡醒的双眼,开口说道:“谁啊。”接着,就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但是很快,门上很快传来一股大力,接着门被大打开。不断有穿军装的汉子冲进来。

  那个守门的开口说道:“你你们干什么,这是”

  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军汉杀人一样的目光扫视了过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宇文峰带着人进了宋府,一路上鸡飞狗跳。听到响动的护院武师还有家丁们都听到了响动,纷纷冲了出来。

  但是看见面前杀气腾腾的军汉,还有他们手上晃眼的刀,他们很明智的没有冲上去,而是不断的跟上去。在下人“好心”的指引下,宇文峰带着人来到了正厅。

  到了正厅,宇文峰对着外面的聚集的宋府的下人说道:“去把宋漠然找来,就说我宇文峰来了。”

  宋漠然本来已经睡下,但是也被外面吵闹的声响弄醒了。宋漠然起身,开口说道:“外面怎么那么吵?”

  宋伯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老爷,老爷,出大事了。”

  听到宋伯的声音,宋漠然不敢耽误,急忙披衣起身。宋氏这个时候也已经被吵醒,宋漠然开口对着她说道:“你先睡,我出去看看。”

  说完,便出了房门。一出房门,便看见宋伯一脸着急的原地不断的踱步。宋漠然急忙出声道:“宋伯,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宋伯快速的开口说道:“老爷,宇文峰带着一群军汉闯了进来,现在正在大厅。”

  听到宋伯的话语,宋漠然气着说道:“宇文峰,你欺人太甚。”

  说完,便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大厅。外面的聚集的家丁还有护院的武师看见了宋漠然来了,好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纷纷了涌了上来。

  来到正厅,却发现宇文峰正坐在里面。宋漠然就气的不到一出来,直接冲了进去,张口就骂道:“黄口小儿,你欺人太甚,还不滚出去。”

  宋漠然倒是不怕宇文峰,他不相信,宇文峰还敢在家里杀了他,所以也没有顾及。

  宇文峰却是好整以暇的说道:“既然宋大人,要我走,我走就是了。”说完真的起身。

  这下,宋漠然搞不清楚状况了,他怎么也弄明白,难道宇文峰这么晚带人闯进来,就是没事找是做,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刚刚起身的宇文峰拍了拍脑袋开口说道:“我差点忘记了了,宋大人,我现在走了,恐怕明天你就只有在牢中见到令郎了。”

  “什么?”宋漠然惊呼道:“你对我儿做了什么?”

  说着,便不顾一切冲上来,想找宇文峰拼命,口中说道:“我和你拼了。”

  外面的家丁和护院武师看见自家的老爷都这个样子了,无奈,只有硬着头皮冲上去。宇文峰却是厉声说道:“宋大人,这句话恐怕是我问你。你儿子做了什么?”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宋漠然停了脚步,外面的家丁还有护院武师都是松了一口气,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你什么意思?”宋漠然开口说道。

  “宋大人,宋俊带人行刺我。”宇文峰的这句话,直接让宋漠然当场石化。

  经过短暂的失神过后,宋漠然立即说道:“你胡说,肯定是冤枉我儿。”

  宇文峰却是冷笑的说道:“宋大人,真的要捅破最后的纸吗?”

  说完了之后,宇文峰厉声的说道:“把人带上来。”

  很快,五个人被戴着面罩的人就被带到了正厅中。宇文峰看了看外面,开口说道:“宋大人,要当众解开面罩吗?”

  宋漠然咬咬牙,开口说道:“宋伯,让他们都下去。”

  外面的宋伯听到了宋漠然的胡宇,连忙把下人驱散。最后,他还是进了正厅,站在了宋漠然的后面。

  宇文峰开口说道:“揭开面罩。”

  自然有亲卫上前把五人人的面罩的揭开,宋漠然果然发现了宋俊。宋伯急忙上去,弯着身,开口对着宋俊说道:”少爷,少爷“

  宇文峰也不阻止,而是开口对着宋漠然说道:“宋公子真是好胆,今晚带着十几个人来驿站行刺我。”

  宋漠然脸色不断的变化,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宇文峰设下的套,所以一时间也没有轻易开口。宇文峰却是开口说道:“既然宋大人还不死心”

  便指了指其中的一人,开口继续说道:“给宋大人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

  被宇文峰点到的那人,急忙开口说道:“今天中午,宋公子的童找到了我,说有笔好买卖”

  接着,便一五一十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人说完以后,宇文峰接着对宋漠然说道:“怎么样?宋大人,还要听吗?”

  宋漠然现在也知道这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按照现在宇文峰手上的证据来看,如果这件事情被捅出去,肯定会是铁证如山,没有丝毫翻盘的机会。

  宇文峰这个时候接着说道:“宋大人应该知道大秦律法?行刺官员是什么罪名想必你也知道?”

  宋漠然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宇文峰第一时间把宋俊送回来,肯定有什么条件。宋漠然开口说道:“说说,你要什么条件?”

  “宋大人果然快人快语。”宇文峰笑着说道:“那我也饶弯子了”

  说着比出两根手指,继续说道:“二十万金币。”

  “什么?宋漠然惊呼道:“不可能”

  其实二十万金币,宋漠然自然是拿得出来的,但是他也想知道宇文峰的底线在哪里,所以继续开口说道:“这不可能,二十万金币这么大笔”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宇文峰的胡宇打断:“看来宋大人是不想花钱买平安了。”

  说完,便起身,开口说道:“把人带下去。”说完,便有亲卫想要动手。宋漠然也知道自己这边没有什么底牌,只能开口说道:“等等。”

  果然,听到宋漠然的话语之后,宇文峰用眼色示意不要动手。宋漠然咬咬牙,对着宋伯说道:“去把金票取出来。”

  宋伯服侍了宋家三代人,财政大权有一半都是在他手上。听到宋漠然命令,宋伯没有迟疑,急忙下去了。不一会,满头大汗的宋伯具回来了,然后递给了宋漠然一叠厚厚的金票,没张金票上面都写着“一万”。

  看见宋漠然这么爽快的就拿出了二十万金票,宇文峰在心里已经后悔了,但是现在却不好反悔。宋漠然递把金票递给了宇文峰。宇文峰结果金票就递给了后面的郑康,郑康快速的开始清点,很快就对宇文峰说道:“大人,数目对了。”

  宇文峰笑着对着宋漠然开口说道:“宋大人果然大方。”

  宋漠然却是气的牙痒痒,开口说道:“可以把我儿放了。”

  “当然,”宇文峰开口说道:“给宋公子松绑。”

  宋俊被松绑了,宋伯扶着宋俊做了下来。宇文峰却对宋漠然开口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圆满的解决,我也是守信用的人,自然不会在给宋大人天麻烦,来呀,送他们上路。”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跪在地上五人纷纷哭着求饶:“大人,你刚刚说饶我们一命的”

  很快,他们就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们的头颅已经被砍了下来,鲜血慢慢的流淌,很快正厅里就漂浮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能够恶心一下宋漠然,宇文峰还是很愿意这么做的。

  宇文峰笑着说道:“宋大人,那就告辞了。”

  然后对着手下说道:“走,回去了。”

  说完,便带头走了出去。刚刚正厅发生的一幕,让宋俊激动起来。他口中不断的吼道:“死人好多血好多血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宋伯却不断的安慰宋俊:“少爷,不用担心了,回家了,回家了。”

  良久,宋俊终于清醒了过来,看见了眼前的宋伯,就带着哭腔说道:“宋伯。”

  宋伯溺爱的摸了摸宋俊的头,宋俊很快看见了脸色铁青的宋漠然,然后开口喊道:“爹。”

  宋漠然冷哼一声,然后对着宋伯说道:“把这里处理了。”

  然后对着宋俊说动啊:“跟我到房来。”

  说完,头也不会了离开了。宋俊看着宋伯,宋伯却是开口说道:“无妨,少爷去。”

  听到宋伯的话语,宋俊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急忙追了出去。宋伯却是对着正厅的尸体叹了一口气,然后吩咐人把尸体处理了。宋家自然也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很快,尸体就被处理了。这些尸体,不知道明天早上会出现在那个臭水沟里面。

  宋俊到了房,宋漠然已经坐下来了。宋漠然开口说道:“说说,怎么回事?”

  宋俊不敢隐瞒,便从白天在正厅外偷听说起,一直到刚刚。听完之后,宋漠然却是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俊儿,你怎么这么糊涂。”

  宋俊急忙开口说道:“爹,我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宇文峰他用孩儿还威胁您,所以”

  宋漠然看了看一脸委屈的宋俊,继续说道:“好了,今天的事情你就烂在肚子里。你姐姐那,你也不用去了。记住,这两天不要再出门了。”

  宋俊连忙点头,说道:“孩儿知道了。”

  宋漠然一脸疲惫的开口说道:“先下去休息。”

  宋俊急忙告退,退出了房。宋漠然却在椅子上,不断的思考,但是脸上恶毒的神色却是越来越重

  宇文峰带着人,回到了驿站。回到了驿站,宇文峰是睡下了,但是亲卫们却不敢大意,继续小心翼翼的值守。宇文峰不知道,其实今晚的事情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传播了出去,只是版本不一样而已。

  杨瑞在深宫当中,对这件事情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他们在宋府正厅的对话,杨瑞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知道了这件事后,杨瑞只是笑了笑,就把这件事情放在了一边。

  金州,饿狼军的驻地。

  田齐对着下面的人开口说道:“说说,这件事情怎么办?现在骑尉大人不在。”

  李文开口说道:“理他们做什么,骑尉大人说了,不管是谁的调令,都不要理会。”

  田齐又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人,牛二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我看也是这样办,我们不理会就是了。”

  贾至这份时候开口说道:“拖,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拖到骑尉大人回来再说。”

  几人点点头,表示赞同贾至的话语。贾至继续开口说道:“请田将军给来人回复说,饿狼军现在主将不在,军心浮动,不宜开拔,一切等到骑尉大人回来再说。”

  田齐点点头,然后说道:“我这就去。”

  说完,便转身,出了营帐。等到田齐出了营帐,李文再次开口说道:“最近有没有人找你们。”

  贾至、牛二、侯集、何松都是点点头,牛二这个时候却是开口说道:“我们的一切都是少爷给的,如果让我知道,谁敢背叛少爷,哼,我一定饶不了他。”

  说完,牛二恶狠狠的看着下面的四个后生,生怕他们经不起诱惑,做出一些对不起宇文峰的事情。

  “教官大人,你放心,不用你提醒,我们都知道。”贾至开口说道。私下,他们还是叫牛二“教官”。

  “知道就好。”牛二开口说道。

  “这个田齐怎么办?”何松开口问道

  贾至继续开口说道:“无妨,他如果有二心,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虽然他现在是明面上的主事人,但是没有我们的同意,他不能调动一兵一卒。他身边的四个亲卫,都是咱们宇文山庄的老人,少爷早就吩咐下来了,只要他有异动,直接砍了他。”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