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猎艳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251. 第二百五十一章大江

[字数:9129 更新时间:2013-11-21 13:21:00]




  我恶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辛宪,冷笑道:“辛宪你——”

  “大王说让你起来呢,你快起来,地上好冷。”曹节抢在我前面把他拉起来,凑到耳边柔声细语的说。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猛然站起来,推到面前的矮几,冲着门外喊:“来人——”十几个亲兵旋风般冲进来,齐声道:“请大王吩咐。”

  我摆了摆手道:“把这个辛宪带下去凌迟处死,问问他们家还有什么人——诛九族。快去。还有,把王妃曹节关起来——”

  “慢着——大王,臣犯有何罪,大王要把我处以极刑。”辛宪躲过侍卫的大手,灵活的冲了上来,似乎想要挟持我。

  我突然想起来不对,现在不能杀他,他还没认罪呢。挥手对侍卫道:“下去,你们先下去。躲得远远地,没有传唤不能靠近。”

  侍卫们都是满面狐疑,不知所谓。恭敬地退出去。我深吸了一口气道:“辛宪,王妃说你——你们二人有染,可是实情?”

  “绝无此事,绝无此事。大王,请明察。臣冤枉。”辛宪的表情仿佛刚遭了雷劈,惊恐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眼睛瞪得突出了眼眶。噗通一下子就跪在地上,结巴道:“大——大王,臣没有和王妃私通,大王明察。”

  我斜眼看了看曹节。她拂袖站在一边,只是不住冷笑。一副看热闹的架势。这种表情,倒是让我的心略微的恢复了几分平静。脑筋也好使了。

  “辛宪,你是怎样认得王妃的?”

  辛宪不加思索道:“臣在冀州时,经常进宫,自然认得王妃,不但认得曹妃,王后和另外三位王妃也和臣很熟络。大王,臣是冤枉的。臣不可能和王妃——”

  越说越恐怖了和蔡琰、甄宓也认得,听他讲话,关系还不错嘛?我差点死在当场。一股无法排遣的凄凉围绕着我“狗奴才,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能够随意的出入王宫,说。”

  “启禀大王,家父是尚书令辛毗。”

  “辛毗——来人——去把辛毗大人请来,就说他的公子在我这里。”

  辛毗才纳闷呢?公子?我们家那有公子,我倒是挺想有个公子的,可是老婆没那个本事,生了一大堆丫头片子。他看着传旨的使者笑道:“专使搞错了吧,下官没有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使者心道,辛毗大人没人性,儿子闯了祸,他就想撇清关系,独自逃生,哪有这么容易?“大人,在下也不知道,请大人向晋王解释吧。”

  辛毗哭笑不得,心说,我有没有儿子,关晋王屁事,我跟他解释的着吗?他当了大王,能赐我一个县侯,难不成还能赐我一个亲生儿子。真是的!

  辛毗越想越觉得可笑,坐在车上一路摇头叹息。这晋王是不是发烧了,好好的折腾人玩?

  到了王府,辛毗悠哉悠哉的走进去。心里还想着,一会儿晋王受窘的可笑表情。老脸上浮满了笑容。

  “参见大王,不知大王找微臣来,有何要事?”辛毗一进门就看到曹妃,旁边地上还跪着一个瘦弱的书生。也没在意。关我屁事?

  “佐治,佐治。你儿子干的好事,你自己问他吧。”

  辛毗把早已准备好的大笑,端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把坚固的屋顶差点震塌。我真是让着父子两个混蛋给气死了,他还笑得出来。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

  “住口,你笑什么?”

  辛毗费了好大力气止住笑声:“大王,臣这一生只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我愣住了:“你说什么?那地上跪着的是谁?”辛毗回头看了看。辛宪头俯的很低,看不清楚。

  他肯定的回答:“臣没有儿子,这人不是臣的儿子。一定是冒名的,请大王明鉴。”

  不是辛毗的儿子,还能经常进宫来。这可真是奇了。我狞笑道:“不是你的儿子。好、好、好,佐治,你可别说寡人没给你机会,本来寡人还想着冲着你的面子放他一条生路。既然你说不认得。那太好了,来人,拉下去,给我千刀万剐,查出他的身份,诛灭十族。”

  侍卫又像旋风般冲进来,两人驾着胳膊把人拉出去。辛宪突然抬起头来,大喊:“爹,爹,你救我啊,救我,孩儿是冤枉的。”

  辛毗越听越来气,心说这是谁家的狗崽子,非要管我叫爹,这不是坑我吗?转过身抬起脚踢过去,嘴里骂骂咧咧道:“混账东西,冒名顶替——”

  “爹,是我啊,我是英儿。”

  脚踢到中途,辛毗就明白了,迅速的收了回来,愣在当场,大声喊:“英儿,你——慢着——慢着——”辛毗转身跪倒在地:“大王,他犯了什么法,大王要把他处以极刑。辛毗教子无方,请大王网开一面啊。”

  “不是说不认得吗?怎么又成了你儿子呢?”我鼻子里直出冷气。xiong口一阵阵的憋闷,恨不得拿起匕首cha入曹节的xiong膛。又想让她看着辛宪受刑,痛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辛毗点头道:“是啊,臣的确是没有儿子,这事情冀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老糊涂了吧。刚才还说,这个辛宪是你的儿子,怎么又不承认了?”

  “他不是我儿子。”

  “好,太好了,拉出去,快,拉出去。”

  “慢着,慢着,大王,她的确不是臣的儿子,他是臣的小女儿——辛宪英。”

  “回来——佐治,你可不要信口胡说,小心你们一家老小的脑袋。”

  辛毗吓傻了,结结巴巴道:“大王,小女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大王如此动怒。”

  “你女儿和王妃私通——”哎,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女儿和王妃——大王,你这话臣有些不太明白。”辛毗哆哆嗦嗦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方巾擦汗,不无惊讶的道:“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娘的,是不大可能!莫非是曹节说谎。

  “住口,你别跟我装了,分明生了个儿子,怎么说是女儿?”

  辛毗对天发誓:“大王,臣要是会生儿子,就让臣断子绝孙!!”靠,这是什么理论。

  “曹节,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转过脸去。

  “辛毗大人,儿子就是儿子,你又何必抵赖呢,是不是辛公子?”曹节冷笑。

  “王妃,你会害死我的,大王,臣真的是女儿身,不可能和曹妃私通的。臣和曹妃,性情相投,关系甚笃,所以经常入宫下棋品茗,都是姐妹之情,确实没有什么——奸情——这,也不可能有的。”

  “辛宪英,辛宪英。”没错,澳门威尼斯人官网里是有个叫辛宪英的美人。还是个智慧型的美人,在后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时代,有料事如神的美誉。可那也不能证明他是女人。

  “除非你tuo了衣服,向寡人证实?”

  “使不得呀,使不得呀。大王,臣的女儿还未出阁,怎能如此失仪。”辛毗吓得在地上乱爬。

  “住口,谁说他是女儿身,寡人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拿不出证据来,铁定要死。

  辛毗道:“王后和蔡妃能证明英儿的身份。”

  我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凑近去看了看这个辛宪,发现她果然有几分‘姿色’。

  全身呈现出成熟的凹凸轮廓,S型的身材非常明晰,走近一些,还有淡淡的女儿香。方才我一定是被曹节这个捣蛋鬼死丫头气疯了,所以没注意到。这么标志的美人险些被稀里糊涂的凌迟了。我没好气的瞥了曹节一眼,摇了摇头:“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曹节——你——”曹节道:“你想怎样?”

  “算了,算了,算了。把辛宪英带到王后宫中验明正身,如果的确是女儿身,换了女人的衣服,再来见我。如果是男人,休想活命。等等——不行——”ma的,如果是男人,甄宓不是吃大亏了!!

  “寡人和你一起去见王后。”

  甄宓根本就不用验证,她和辛宪英的熟悉程度根本不亚于曹节,甚至犹有过之,两人一见面,就拉起了手,走入内室。过了不大一会儿功夫,一个全新版本的女装辛宪英就闪亮登场了。

  这个时候,一直冷着脸的曹节,已经大笑出声了。

  当辛宪英像从深邃的梦境幽谷中莅临凡间的仙子般出现于众人眼前时,整个大厅之内的目光全都被她颠倒众生的容貌所吸引。传说中的智慧型美人原来就是这个模样。既有清雅如仙的天生丽质;同时xiu长的身ti和淡淡的笑容又透出某种迷迷茫茫的神秘之美。她换上了甄宓的宫装,头上来不及挽上发髻,就披散下来,中间分开来一道痕迹,像林海中的一条雪路。

  甄宓走过来,嗔怪道:“大王真是可笑,这样的美人也能看成是个男人。”我咳嗽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辛宪英,心想莫非是个妖jing。辛宪英脸色微红,七情上面,盈盈的跪拜下去道:“大王,臣女该死。”

  辛毗气的直翻白眼,心想你的确是该死,你想把全家都害死是这么的。冲上前大骂:“混账东西,你不在家里学习针织女红跑到这里来激怒晋王,你是想死吗?”

  “爹爹,女儿知道错了——”

  辛毗余怒未息,又害怕,上去要打。被我拉住了。我笑道:“慢着,慢着,事情可没这么简单呢。我还要问她。”

  辛毗的心脏咯噔一下翻了个跟斗,完了,晋王当真了,怎么办?

  我绷着脸道:“辛宪英,你为什么要穿男装到王府中来?”辛宪英一愣,抬头去看曹节。曹节不说话。辛宪英一下子晃了,张口结舌,说不出来。

  辛毗跺脚道:“大王问你话,你倒是快说,不说的话,就诛九族了。”辛宪英道:“大王,是您让我扮男装来的。”

  “胡说,寡人什么时候,让你女扮男装了,寡人都不认识你,你信口雌黄。”糊弄傻子呢?你看看寡人一表人才,像他娘的白痴吗?

  “大王,是您派人到我家说要传辛公子来见。我家中没有兄弟,只有姐妹,不存在公子之说。小女子一看没法子,就只有女扮男装,以免违抗王命。”辛宪英低着头,眨巴大眼睛。

  哎呀,狡辩。不过说的还有点道理。我冷笑道:“寡人又不明白了,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府上又没有兄弟,那里来的这一身儒服,莫非姑娘在闺阁中思春有了意中人?”

  “没有,晋王,此事绝不可能,臣一项家教严谨,断然出不了这种事。”辛毗的表情,像是要和我拼命。对于当时的士族来说,这比杀头还令人难受。

  “佐治,不是寡人不相信你的家教,而是事实摆在眼前。令爱若是没有私情,那里来的儒衫?总不会是自己做的吧。”【那个时代没有服装店,更加没有李宁,皮尔卡丹】

  辛毗瞠目结舌,转而盯着辛宪英,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入衣领内。辛宪英被老爹看的浑身颤抖,连忙道:“晋王,晋王,那衣服是——你的。”

  “我的,胡说,寡人和你又没有私情,你怎么有寡人的衣服?”

  辛毗呆愣愣的看着我,心说,晋王你可真不是东西,竟然勾我的女儿。辛宪英道:“那衣服是曹妃送给我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怪不得看着衣服眼熟了。曹节真是把我玩死了,原来早有预谋。我苦笑道:“辛姑娘这也说不通。曹妃为何要给你男子的衣服,难道你?”辛宪英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把地面站出一个窟窿钻进去。

  曹节不忍看她受窘,替她解围:“那衣服的确是本小姐送给她的。只因为,她练得一身好剑术,而且经常跟我说,不愿躲在闺房里针织刺绣。但愿有朝一日,能上杀场,乘长风破万里浪。所以,我就想——”

  我不住的点头,心说,你好样的啊,行,坑我。“你想怎样?”曹节道:“本小姐心想,军队中是不要女人的,我想让她装扮成一名男子去从军,建功立业,扬威荆襄。她船上男装,我也好把她举荐给你。可是事到临头,我就想和大王你开个玩笑。事情就是这样,你不生气吧?”她问的挺轻松的。

  “我不生气,不生气,寡人高兴地不得了,高兴地想唱歌跳舞,哎呀,真是太有趣了。”我jian骨头,有毛病!

  “臣妾知道大王最是大度,一定不会跟我们这些小女子计较的。大王果然是大丈夫。”曹节故意当着甄宓和辛毗的面用话把我挤到悬崖边上。

  我惹不起曹小姐,老子对付辛宪英还不行吗?“佐治,既然令爱有志于戎马,你看看,封她个什么官衔做做。偏将好不好啊?”

  辛毗大跌眼镜,哭丧着脸道:“大王,您真会开玩笑,她一个女儿家做什么偏将,还是让她回家去吧。”

  “我不,大王刚才说的可是当真?”辛宪英主动地就钻入寡人设下地圈套了。

  我兴奋道:“当真,绝对当真。寡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人才。辛姑娘你太有才了,不重用就没天理了。”

  话中的讽刺也不知道辛宪英听懂了没?照理她如此聪明,应该了然。辛宪英动容道:“就是偏将了,大王给我多少人马?”

  我心想,就您老这德行,给个十几二十个不错了。“辛姑娘你想要多少?”

  辛宪英一本正经道:“昔日高祖刘邦善于用兵也不能超过十万。臣女也不能过分,听说河北军是按照‘军、师、旅’团、营’来划分的,宪英就要四个师吧。”

  我像是囫囵吞了煮熟的带皮鸡蛋,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四个师就是一个军,是十万人,你疯了——有,有何能耐,口出狂言。”

  辛毗气的浑身哆嗦:“反了反了,我是管不了你了,大王,把她关起来,这丫头疯了。”

  辛宪英是不是在闺房里闷的太久,变傻了,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摇头道:“我只能让你做个团长,手下士兵五千人,你要能升任再考虑封你为师长。你做不做?”

  “做、做、做”辛宪英连声的答应,充分便打出了要大兵打仗的决心。她以为是打游戏机呢?哪有这么简单。

  “明天到军营上任吧。你隶属于第十八师,师长是——胡车儿。”看看美人遇到愣头青该如何应付?胡车儿不修理她才怪呢。

  “对了,你记得女扮男装了再去,军队里没有女人。”

  “是大王。”  “大王——大王——不能啊——”辛毗着急过度血压上升,昏死过去了。真是的,这能怪我吗?这是毛遂自荐的结果吗?我一点也不自责。

  第二天辛宪英上任之前又来找我,说是想到有仗打的前线去,体验一下万马奔腾、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情滋味。

  我越看她越像爱做梦的无知少女,只怕真到了那时候,几颗血淋淋的人头,能把她吓哭。你死我活的沙场上可没有人怜香惜玉,哭得声音越大,死的就越快。心里暗自摇头,叹气道:“现在没仗打,等上前线的时候,让你做先锋。”辛宪英颇为失望,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了声:“遵命。”就去军营上任了。

  刚才忘了问一句,她老子被气死了没有?!!

  战况说来就来,后晌,徐庶来报,蒋义渠有飞鸽传书到,说是荆州宛城、新野境内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南阳郡此从今年五月进入夏收秋种的季节以来,干旱无雨,呈现出千里大地骄阳如火的态势。毒辣的日头,使出浑身解数,将大地上的水烤干。稻田里拔出一道道的裂缝,禾苗都快枯死。

  蒋义渠暗叫倒霉,连忙和荆州文官蒯越、杨仪、蒋干等人商议。最后一致决定打井救灾。既然晋王把这么重的担子放在咱们肩上,可不能丢人。于是,组织换防的士兵五六万,发动民夫五六万在南阳郡境内打井。

  ma的,该着蒋义渠点背。要不就是旱情太厉害了,有的地方一口井打下去四五百米,捧上来的还是干硬的红土,一点水分也没有。半个月下来,十几个县,只有三口井打出了谁,连个屁用也不管,都不够那些打井的民夫和士兵喝的。眼看播种秋凉的季节快到了,这可怎么办呢?蒋义渠,在襄阳、樊城、邓县、江陵等大城市贴出了招贤榜。招募有能力会打井的工匠。果然先后有两人应征。这两人是在狱中应征的。千年因为偷着挖了汉武帝的茂陵被关进去的。本来是不指望出来了,没想到有人出榜招贤。两人一合计,挖洞?那是咱拿手的,应征呗。蒋义渠找到两个盗墓贼。

  人家一看蒋义渠打得井,就咂嘴摇头:“这井打得挺好没错。就该在这地方,照俺们的经验肯定有水?”蒋义渠和气的说:“那怎么打下去四五百米一滴水也不见?”

  一个黑瘦的泥腿子工匠道:“浅,还是太浅。这么悍,在打深一些。”另一个也附和:“对,就是这意思。”

  蒋义渠一听专家这么说,毫不犹豫,命令士兵们:“在打一百米。”士兵们都不敢下去了,那有这样打井的,这分明是挖地道吗?人在里边都缺氧,喘不过气来。一个士兵砸着嘴对将以渠道:“大将军,这个弄法不行。俺从没见过这么深的井。俺见过的最深的,也就是两三百米的意思。再说了下面的土质越来越硬,挖起来很吃力。”

  蒋义渠叹气道:“没法子,你在挖一百米,如果还是没水就算了。”心想,我也算尽了全力了。五百米的井,历史破天荒头一遭。光是送绳子到底,也要三炷香时间。两个盗墓贼一听,发挥特长,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自告奋勇:“将军,让俺们兄弟下去,别说是一百米,就是在我三百米,也没问题。”

  蒋义渠心说,人才就是人才。慷慨的说:“如果除了水,我写奏章,让晋王给你们封侯。关内侯。”这两个小子大字不识,什么‘关内侯’‘关外侯’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是个‘猴’就行了。心满意足,拍着xiong脯子保证:“明天就见水。”

  第二天果然见水了,不过蒋义渠的眉头皱的更厉害,差点把两个人才掐死。“怎么是黑水?这是什么玩意,味道有点像——桐油。”

  两位资深盗墓贼,一不小心,挖出了一口油井。

  不知道什么原因,当天夜里发生了规模不小的井喷,方圆几十顷土地都被黑糊糊的腥臭的桐油淹没,第二天被太阳一晒,表皮都凝固在一块,硬邦邦的。用剑尖戳开,下面还是粘糊糊的黑油。【新野,河南油田所在地】

  弄巧成拙。本来想要立功,这下闯了大祸,失去土地的居民,觉得生路断绝,坐在田间地头嚎哭。

  蒋义渠觉得邪门,恐怕不是好兆头,立即飞鸽传书报告了这件事。

  徐庶也觉得很邪门,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莫非是连年征战,杀戮太重,上天示警。臣的意思,大王不如去东郊祭祀天地。然后让陛下下诏大赦天下。”

  连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中最有见识的人物也饱受封建迷信的毒害,无稽之谈。要是在前生,发现了一个油田,老子可就要上福布斯首富排行榜了,这是好事呀。

  “好兆头,好兆头,元直,这桐油可是征战的法宝,他的好处可是太多了,这不是霉运,这是好兆头。你不信,我告诉你,有了这些桐油,东吴就死定了。等着瞧。告诉蒋义渠,升任荆州都督,赏黄金五百两。这个是大功劳。给那两个盗墓贼封列侯。”

  徐庶心说,你是有钱没处花,还是失心疯了,淹没了几十顷良田,还立了功劳。徐庶道:“这似乎赏罚不明,蒋义渠虽是晋王爱将,也不能如此偏袒,他是有罪的。”

  “元直,蒋义渠的功劳日后自会显现,你放心,我不会偏袒他的。告诉他,让他领着那两个盗墓的,换个地方挖井,一定要挖出水来。”

  徐庶yu言又止,意思写在脸上,认为根本是胡闹。可是我态度坚决,他也不再说了,下去飞鸽传书了。

  蒋义渠一直在等着处分呢。

  两个盗墓贼更是吓得要死,哆嗦的像待宰的耕牛。没想到命令下来,不但不罚反而奖赏。蒋义渠自己都傻了,不明白晋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过了两天,命令又下来了,命他派兵两千,制造木桶,日夜不停的开采桐油,装满木桶运到江陵。消息一定要严格封锁。运送的大车上盖上厚厚的稻草。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军粮。

  虽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蒋义渠还是严格而及时的执行了中央军委的命令。开始开采桐油。

  在两个盗墓贼侯爷的帮助下,终于又有五十多口井,打出了清澈、冰牙的泉水。南阳郡近八成干枯的土地得到了灌溉,顺利的种上了秋庄稼。那些没有种上粮食的,从淮南运粮接济,还好干旱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可以解决。

  开采桐油从五月中一直进行到九月底。眼看深秋已过,树叶纷纷飘坠,青绿的树干成了光秃秃的鬼爪直刺苍穹。井沿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白茬冻霜,桐油也开始凝固了,士兵才停止下来,用巨大的木板封闭了井口。据蒋义渠,油井日产油一百桶,四个月共计开采一万三千桶。厚厚的油脂差不多能够覆盖整个襄阳城了。蒋义渠最最纳闷的是,这桐油怎么没完没了呢,无论怎么开采,总是会咕嘟咕嘟的冒出来。

  蒋义渠把这么多桐油运到江陵,引起了孙权和刘备的警觉。两人心里都在想,袁兵哪来的这么多军粮,莫非把全国的粮食都运来了,准备对东吴用兵。

  诸葛亮笑了笑道:“此必是袁熙的疑兵之计,为的就是恐吓孙权,让他老实一点,最好乖乖投降。”这次猜错了。

  在汉阳也住了一段时日了,刘备这几天正催促诸葛亮发兵东吴。嬉皮笑脸的问道:“军师,咱要是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

  诸葛亮微笑道:“主公勿忧,我估计过些日子,东吴大军就要撤离。二十几万人马长期在江边驻扎,粮食转运困难,民间疾苦。东至将近,气温骤降,江风凛冽,将士们不胜其苦,袁军已经撤退,孙权定会把大批兵马撤回防地,轮流驻守的。”

  刘备连连点头:“有理,有理。与我不谋而合。”诸葛亮暗地里撇嘴,和你不谋合吗?

  刘备道:“只要江夏兵马撤走,我军便乘势占领夏口、樊口,而后出兵东吴,必得江东六郡也。”诸葛亮道:“孙权愚蠢,中了袁熙的合纵之计。亮料袁兵不日就会南下。若主公不取东吴,迟早也让袁熙取了。”

  刘备愤怒道:“袁熙狗贼就是不知足,听说他最近又平定了辽东,我要是有这么大的地盘早就安分了,谁像他一样贪得无厌。”

  诸葛亮道:“东吴怎么还没动静——”

  “报,主公军师,江面之上忽然几百只大船扬起风帆,东吴驻江夏大将吕蒙帅大军撤回京口去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