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013章】 奉天革命

[字数:7391 更新时间:2013-11-23 18:59:00]









(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马龙潭刚刚举起炸弹威胁全场时,早就对其一举一动予以密切关注的孙烈臣猛然起身,一个掌刃劈在马龙潭的后脖子。

  “啊!”马龙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手痛得不由自主地把炸弹往上面一抛,,圆圆的、黝黑的炸弹顿时掉落下来,几乎与此同时,眼疾手快的孙烈臣早已调整姿势,用了一个杂耍动作,将炸弹稳稳接在手里。

  陆尚荣不由自主地竖起了大拇指,手里的枪却毫不含糊,对准还待扑过来的马龙潭。孰料后者居然像害了失心疯一般,居然绕开身旁的众人,径直向陆尚荣扑过来。陆尚荣毫不客气地扣动扳机,一个连发后,“突突突”的声音变成了马龙潭身上的几个窟窿,他挣扎着、带着不甘扑倒在地,将雪白的桌布溅得通红,也将在他不远处的赵尔巽溅了一身。

  “他***,原来是个哑弹!”孙烈臣这时才看清楚,手中的炸弹压根就没有引信,换而言之:除非是剧烈的敲击,否则这个炸弹根本是不会炸的。马龙潭无非是拿来吓唬人罢了。

  陆尚荣开火后马上调转枪口指向会场上的其他人,继续喊:“全部都给我听好了,一律不许动,谁动我打死谁,不信马龙潭刚才就是下场!!赞尧兄到我身边来”

  孙烈臣原本已判断出那人便是陆尚荣,现在更加证实了判断,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身旁,然后说:“诸位,我们革命了,大家呆在原地,不要惊慌,只要你们不反抗,革命军保证不伤害你们!这位不是别人。是我们的陆统领!”

  会场听到这里,一阵骚动,等陆尚荣下了那个青面獠牙的面具后,一干人等又欢呼起来。刚才差点昏厥过去的赵尔巽现在一点都没有往日的威风,呆呆地坐在原地一语不发。

  “你这身行头可真够吓人的,要不是我听出你的声音。连我也差点给你蒙过去。”

  “你身手不错啊。”

  随着陆尚荣的真实面目展现在大家面前,众人大呼小叫起来:“原来陆统领是革命党!!”

  张榕、吴景濂、袁金铠等人回过神来之后热烈鼓掌,有很多人也跟着拍手,当然,不顺从的也有不少。

  “诸位,秦时竹现在正朝这里来,大家稍安毋躁!”陆尚荣又喊:“张榕、吴景濂、袁金铠烦请你们三位帮助维持会场秩序,不得骚乱!”

  “诸位。今天开会,我们本想推举秦时竹为奉天都督,宣布独立,避免流血。”已经重新回到会场地葛洪义发言道,“但马龙潭和赵尔巽一味用强,所以不得不采取断然手段,请大家理解!!”

  陆尚荣又发话了。“洪义,你按预定方案行动,这里由我负责!”

  三个突击队员护卫着葛洪义回到了警察局,他马上集合早已整装待发的警察训话,“弟兄们,奉天已经革命了,我是主要参加者,现在我希望你们为革命效力,积极投身革命!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但请你脱下警服、交出枪械。呆在局里,等全城安定我保证护送你回家!”

  “革命是谁领头?”下面有人问。

  “是巡防营秦统领和陆统领,都是你们原来的老上级,老长官!”

  “既然是他们挑头,好,弟兄们,我们也都革命了吧!同意的站到我左手边来,不愿意的留在原地不动!”徐升大呼。

  哗啦啦,警察全都站了过来,没有一个人留在原地。

  这种情景一方面得益于葛洪义本人的威信。号召力强;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警察全部是秦、陆两路地复员老兵组成,感情

  葛洪义命令徐、高两人分头带队控制各主要机构,他自己亲自带队去三电公司控制通讯中枢。

  冲进三电公司后,里面所有人都盯着他看,连禹子骧也被惊动了。看他杀气腾腾的模样。连声问:“出什么事了?你想干什么?”

  “岳父,我们革命了。现在我带队来控制、接管公司,请你配合。”

  “大家不要惊慌,洪义是我女婿,不会伤害大家的。”禹子骧首先安抚员工,“现在既然革命,你们就一切要听革命军的话,要和他们合作。”

  “好哇!”潜伏在员工里的腾龙社成员率先欢呼起来,紧接着其他人也被感染了,不管怎么说,在三电公司工作的员工都具有较高的知识和文化,尤其要学习西方技术,一般都比较倾向革命,因此配合非常积极。在慌乱和不安过去后,又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接到东、西门和中军营已被控制的消息后,秦时竹率领卫队浩浩荡荡开进了谘议局,他笑容可掬,亲切地和各突击队员握手致意。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所有突击队员都是“人民之友”地成员,在政治上绝对忠诚。

  陆尚荣立正、敬礼:“报告都督,突击任务完成,请指示!!”

  “好好好!任务完成的不错。”秦时竹刚进来就看见马龙潭血溅会场,尸体还躺在那里,心里一阵恶心,强忍着没表现出来。“现在,我命令所有突击队员退出会场,在外面担任警戒!”

  突击队员依次撤退,秦时竹站在会场中间,中气十足地喊:“诸位,现在我向大家宣布,奉天革命成功,宣布独立,即日起脱离清廷统治!!”

  张榕为代表的“联合急进会”和绝大多数“人民之友”成员高呼起来:“革命万岁!秦都督万岁!!”

  赵尔巽听到这里,腿都软了,本来还存在最后一丝幻想,希望秦时竹能出来挽回大局,现在看来,所有行动都是眼前这个曾经的巡防营统领,现在所谓的都督一手策划的。

  “现在,各大衙门已完全被起义军所控制。全城安宁,没有发生冲突,诸位大可不必担心酿成流血事变。不过,鉴于形势复杂,有些人不得不在这里住上段时间,希望大家理解。我保证。革命军一律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等革命完全胜利后会送你们回家!”

  听到可能要被扣押起来,下面一阵骚动,赵尔巽等一批官僚瑟瑟发抖,生怕成为革命地祭品。

  “赵大人,噢,现在革命了,应该叫赵先生。”秦时竹笑眯眯地说。“不必担心,我不会杀你的。其他大小官员,只要你们从现在起不反对革命,也一律不杀,愿意参加革命,为革命贡献的,可以量才录用。安排官职!”

  听到这里,很多人心里地大石头算是落了地,有了秦时竹这个革命军都督的保证,看来无性命之忧。只是关在这里的滋味也不好受兵警戒,你们轻易不要出去,如需如厕,可以和卫队长说明。我再次声明一点,私自逃跑,或有其他不轨行为的,一律视为反对革命,格杀勿论!”秦时竹宣布完纪律后,又说:“吴景濂、袁金铠、张榕,你们三位跟我走!”

  谘议局的小客厅里,五人召开了短暂的会议:

  “复生,你今天干得太漂亮了,要不是你这么弄。肯定让这老家伙蒙混过关了!”张榕兴奋地说。

  “复生,你有这么大地举动,事先也不通知一声,连我们都蒙在鼓里。”吴景濂既高兴,又吃惊。

  “要早告诉你们。走漏风声怎么办?”秦时竹笑了一笑。马上又换上了严肃地模样,“现在最关键的任务是赶紧把革命政权建立起来。然后从省城扩展到全省,乃至东三省!”

  “复生说的有理,按照我们以前的商定,请你担任奉天的都督,领导军政府!”

  “我也同意,革命成功,复生是首功,而且平时在奉省又有号召力,这都督非你莫属!”袁金铠赶紧表态。

  “那既然我是都督,我就直接宣布任命,张榕任奉天民政长,掌管民政事宜,安定民心,吴、袁二位仍担任正、副议长,如何?”“就这么办!只是咱们这国号叫什么,该打什么旗?”吴景濂问。

  “国号我看就暂定为中华民国东北人民政府,旗嘛就用人民之友的蓝底五星旗。”

  “就这么先定了,等将来全国政府成立,咱们再改国号或旗帜也不迟!”

  “全省革命复生打算如何推进?”

  “第一,我让陆尚荣率兵五千,火速抢占山海关,防止清军反扑;第二,由荫华出面联系复州的顾人宜,庄河联庄会首领潘永忠、郁守真等各地革命武装,让他们火速起事,配合当地人民之友支部接管政权;第三,由谘议局出面,公布军政府组成名单;第四,用军政府名义公布安民告示,安定民心;第五,安排军队北征,光复全东北。”

  “军情火急,我先告辞了!”陆尚荣马上就要出发。

  “尚荣,行动比我们想象地要顺利,待会部队集结后,直接就坐那列被扣下地火车走好了。”

  “是!”

  “现将你部编为东北革命军第二师,辖5000人,你任师长,杜金德任副师长,蒋方震暂任参谋长,由你们三人全权指挥,遇事多汇报,内部多协商,一定要将山海关夺过来并牢牢守住。”

  “是!”

  “其他军队复生打算怎么编呢?”

  “我自己任第一师的师长,郭松龄为副师长,守住省城,4000人;第四师由周羽和齐恩远任正、副师长,准备吉林革命,4000人;第五师由夏海强和焦济世任正、副师长,守住辽阳,防止在旅大的日军混水摸鱼,4000人;……”

  “咦?复生,你哪里来这么多部队?再说。第三师地番号怎么不用?”

  “我有12个营、陆尚荣有1个营,周羽有8个营,加起来30个营,再加新民的护兵、辽阳实业的护兵,不是刚刚好嘛!”

  “你怎么有那么多营头?”张榕发愣

  “哈哈,我说荫华老弟。你还真是老实,我们营里的人都是1000人地,一个营相当于别人两个,我岳父任辽阳公司地董事长,每年地钱财滚滚而来,都让我拿去养兵啦!”秦时竹正色到:“实话告诉你们,我想干革命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就是在等时机,不然现在哪里有这么顺利?”

  “看来你处心积虑造反许久啦,哈哈!”吴景濂说,“连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保密工作还真是到家!对了,第三师地番号你究竟想给谁?”

  “我想给吴俊升。”

  “吴大舌头?”

  “不错,吴大舌头和我交情不浅。平时也看不惯马龙潭和冯麟阁,为人又讲义气,想必乐意参加革命。”

  “那赶紧试试吧,毕竟他手里也有数千兵马,能成功争取过来最好不过了。”

  听到秦时竹请他过去地消息,吴俊升一时没回过味,搁平时,那肯定是好事,但现在秦时竹都成了革命党,情况大不一样。

  “秀峰兄。让你受委屈了,来来来,坐。”秦时竹很热情地招呼他。

  听到这个,吴俊升心里踏实了点,试探着问:“复……复生贤弟,你……你找我来干……干什么,不……不会是要杀……杀我吧?”

  “大哥说笑话,哪能呢?”秦时竹满脸堆笑,“我跟大哥那是什么交情?都是磕过头拜过把子的,我怎么会害你呢。只有马龙潭这种不识好歹之人才没有好下场!”

  提起马龙潭。吴俊升心里更踏实了点,杀了他,他心里也有一种快意,根本没有兔死狐悲的感觉,“这……这家伙平……平时每少找咱……咱们茬。死了活该。”

  “我敬大哥是条汉子。平时又讲义气,所以小弟想。现在革命了,请大哥也赶紧加入如何?”

  “兄……兄弟,啥叫革……革命?造……造反吗?”

  “对,就是造反,小弟我先动手干了,大哥你敢不敢?”

  “我……”吴俊升一时没想好。

  “大哥平时都很爽快,今天怎么吞吞吐吐,是不是害怕啦?不敢跟兄弟我一起造反?还是舍不得你那统领的官位?”秦时竹使出激将法。

  吴俊升果然上钩,胸脯一拍,“谁……谁说我……怕了,造……造反就造反,有……有什么了不起的,头掉了碗……碗大个疤!”

  “这才象大哥说地话,这样吧,你回去赶紧收拢部队,咱们过两天北伐,把吉林、黑龙江给打下来。”秦时竹附到吴俊升耳朵边,“我知道大哥对黑龙江情况熟悉,打下来后兄弟封你做都督。”

  吴俊升虽然看上去笨笨地,但其实机灵着,刚才的大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不该答应这么快的嘛,不过秦时竹仿佛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居然说封自己做都督,嗯,不错,值得考虑。

  “大哥,等咱们打下天下,你就是开国元勋,以后青史留名、流芳百世!你就不想光宗耀祖?”秦时竹还要再诱惑他。

  “行,我……我听你的,你让我干……干啥就……就干啥。”粗人一好面子,二好名声!

  “现在我命令,你的巡防营后路改编为东北革命军第三师,下辖全部人马,你任师长,相当于以前一个镇的统制,叶玉标任副师长,下面所有人员都归你任命。你马上回去收拢部队,听我号令,随时出发,先不要走漏风声。外面你那些被扣住地卫队你也可以带走。”

  “遵命!”吴俊升喜滋滋地走了,啥事还没干呢就先封了师长,等于官升两级。

  看着吴俊升远去的背影,袁金铠问他,“复生,你就这么让他走了?万一他刚才说假话怎么办?不能太轻信啊。”

  “不用担心,他的性格我了解,是个讲义气地人,你和他讲革命道理他未必懂,但你和他讲交情,讲兄弟义气,他肯定听你的,我和他这么多年的交情,只要他答应的事,从来没有反悔过,是个信得过地人。而且他地部队很能打仗,不收服实在太可惜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