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八百八十七章人攀明月不可得,位卑未敢忘忧国

[字数:2411 更新时间:2013-11-15 5:29:00]



  第八百八十七章

  等东北军攻进了郝图阿拉之后,东方升严令东北军,不可乱杀无辜之人,更不得私下侵犯与寨中的女人。《《》》()但有违反军令的人,无论是谁?一律将其就地处死。尤其是老弱病女之辈,都命人将其给妥善的保护起来。又将那些由八旗抢掠回来的金山银库,全都派了重兵看守起来,以防有人趁乱入内自取而去?倒是那个部落首领博果,对此可谓肆无忌惮。只是纵容着手下的部众,到处去捕杀着寨中的人。但凡要是遇到八旗女人,一律将其就地给祸害了。随后,稍有姿色的也就被其手下人,奉上与博果的面前来任其所享用。

  而其手下的部众,对于那些不肯服从与他等的女子?一律以强犯之,随后在将其以酷刑处死,并逼令别的妇人去观看,迫使其屈服于自己。至于,寨子里的那些精壮的男人,早就被博果手下给屠戮已尽。就连一些年迈的男人,还有一些稍稍比及车轮半高的幼童,也是博果手下部众的捕杀对象。整座郝图阿拉老寨,此刻竟仿佛人间地狱一般,处处尽是妇女的哭号之声,触目所见,尽是浓烟滚滚,人头到处可见,血水汇流成河蔓延于寨内各处。而东方升对此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即使要报复对方?也不应当如此胡乱的施为?便将自己手下骑兵派出去,约束着那些部众,使其不要做得太过分?毕竟,这笔帐很有可能,将来会被算在东北军的头上。而东方升也没有必要,来为他人担此黑锅?

  如此一来,两支军队之间,自然也就会因此而引起摩擦来。在东北军校对其劝说了几次,却都无效之后。而对方的部众,不仅是不加以收敛,竟还不知死活的,对东北军动起了手来。而东方升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主,一怒之下,带着人马将博果手下十几个劣迹斑斑的部众,全都捉到一处。

  在经过简单的让苦主对其指认一番之后,即刻下令,将这十几个人全部砍了头。并且将人头高悬在旗杆之上,以儆效尤,促使得余下的部众,也好能够将自己的行为收敛一些。而这一番举动,却是激怒了那个首领博果。而他心中对此也十分的清楚,自己这面确实在这方面做得有些过于。只是,自己对或者错?应当由自己这个部落首领来裁定,何时轮的到外人对此指手画脚来?可是对于东北军,博果并不敢表面与之翻脸。琢磨了一回之后,就遇东方升协商着,想要将八旗在这老寨之内,当初所储备的金银等物,和东北军来一个五五分成?

  东方升听了他这般无礼的要求,却又哪里肯同意?只说,只肯于他一成财物,而这还是背了自家的城主不晓得。若是不要?便连这一成也就此没有。当即,催赶着博果即刻带着兵马离开此地。而博果也明白,八旗铁骑如今,正在朝着这里赶了过来。自己在此地每多逗留一个时辰,也就多增加了一份危险。

  最后,也只好恨恨的带着部众,和那一成财物离开此地。径自转回黑龙江而去,可无论是谁都不增想到?日后的这个部落首领博果,竟然私下勾连沙俄侵犯黑龙江境内,想要借着沙俄的势力,来压服东北军,还有刚刚被东北军驱赶着进入中原的大清国。等见博果离开了此地之后,而东方升也急忙带着人马,还有那些金银等,连夜奔入深山之中。取路朝着鸭绿江而来,打算到了那里在找船,好乘船直低出海口,再由那里借路赶赴北汛口。且事先给函可大师写了一封书信,告诉给他,自己的这麽一番打算,并让其最好是能派出人马来接应一下自己?毕竟自己可是随身携带了不少的,八旗军为此囤积了许久的金银细软等物。在被八旗获悉自己的下落?自己死不死倒是小事?就怕这些财物到时候复归原主,东北军可就白白忙活了一番。可等东方升的书信投寄到了冰雪内,信使这才得知,如今函可大师已经动身离开了冰雪城。早已赶奔复州城,这个信使无奈之下,也只好随后追赶上来。

  等函可大师将这些事情,从头对着这位东北军主帅述说一遍之后。唐枫不禁簇紧眉头,足足过了有好半天,这才对着函可大师言道:“这个博果绝非善辈?想来,他日后定会给我东北军带来不小的麻烦?当时,东方升也就应当将他给解决掉了,以免除后患。看起来,在这一点之上,东方升还是不如曹氏叔侄那么的果决善断。不过,既然大师今日与我谈及此事。到引起来另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就是那个郑森,大师以为此忙可帮不可帮?”这位东北军是主帅说完之后,就拿一双眼睛瞟着眼前坐着的函可大和尚,看他对此事却又是怎样一番见解?

  只见函可大师稍稍的沉吟一下,才稍显得有些犹疑的开口对其回复道:“这个郑森绝不是自甘屈居于人下之人?只怕,眼下他对我东北军是有所恳求,这才会一味的顺从于我等。可谁又能晓得,日后他一旦将郑家的水军夺了回来,却又会如何呢?这个忙,帮倒是应当去帮。可也得分清楚,该怎么去帮?依我之见,大可从被你所关押的,那个郑芝豹的身上下手。再设法,在他郑家军之中培养一些,能依靠与我东北军的将领。”函可大师说到这里,却忽然停住了话头?突然对着一旁的二来递过去一个眼色,却又朝着窗外瞥了一眼过去?

  当下二人心中立时也都了然,知道窗外有人正自偷听屋内的人谈话?只是不晓得,站在这窗外偷听的,究竟是哪一个人,竟会大胆到这个地步?竟敢潜到东北军主帅的房前,偷听屋内人的秘密谈话?二来却是一伸手,从自己的腰上摸出一个圆筒出来。将这圆筒的头,对准窗户的木棂中间,一只手对着圆筒上的一个突出部位,就此摁了下去。随着一阵,几乎微不可闻的嗤嗤声,接连不断的在空中响了起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