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逐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一四章 葬礼安排

[字数:3798 更新时间:2013-11-10 8:23:00]



  女刺客呆呆站在原地,一步不曾挪动,许久之后才拉下脸上的蒙面的黑布,露出一张俏丽的脸庞。^^^kuisha.^^^眼角的泪花犹在,眸子里有着太多的悲伤与仇恨。

  赫然是三川郡守的理由的外甥女子夜,那日李由率军出征之后,她便一直忧心不已。听说雍丘被围攻,惨烈激战时更是担心的寝食难安。直到后来,雍丘城破,李由战死,消息传到三川郡。其师钟隐深知她性情,又得了李由的嘱托,故而千方百计瞒着她李由的死讯。尽管他们很小心,但终究纸包不住火,未能瞒过鬼精灵的子夜。[]

  得知舅舅死讯后,子夜只觉得失去了最后的亲人,深感孤苦无依。想起李由为他做的种种,伤心不已,得知舅舅死在项羽戟下,一腔仇恨涌上心头。一心想着杀了项羽,为舅舅报仇。钟隐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故而一直阻止她,甚至派人看着她。

  子夜报仇心切,又哪里能看得住?趁人不注意,寻个机会溜了出来,直奔彭城而来。探听到李由的遗体存放与停尸院落后,她偷偷潜进去见舅舅最后一面,心中的仇恨之火再次熊熊燃烧。故而毫不犹豫地往武信君府去,想要伺机刺杀项羽报仇。

  结果恰好被路过的尹旭发现,从而阻止。还意外发现了彼此和断水、范依兰之间的渊源。尹旭没有伤害她,从容放她离开,她才意识到自己莽撞了。没有经验,被人跟踪而毫无察觉,言谈之中不小心泄露信息,好在没有引来危险。

  直到尹旭徜徉而去时,子夜才知道他的身份,竟是楚军之中翘楚的年轻将领。打的董翳落花流水,渡河北上突袭濮阳,定陶一战从章邯眼皮子地下救人突围,这些事迹已经传扬开,天下皆知。

  原来是他,这一刻子夜觉得这位年轻的尹将军实至名归。先不说他彪炳的战绩,但是范依兰能赠他断水宝剑一事,便知此人不凡。昔年在上郡,她与范依兰多有交往,情同姐妹。她知道这位范家大小姐出身豪门,人间绝色,智慧能耐,眼界也异常高远。这世上能让她看在眼中的男子,少之又少。

  尹旭能被她看中,还将蒙恬所赠珍贵异常的断水剑赠送与他,足可见此人非比寻常,子夜相信范依兰的眼光。她也相信一点,尹旭今天救了她,之前的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想着报仇,太过冲动。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杀不了项羽。

  可以想象武信君府邸的防卫会有多严密,武将好手众多,再者舅舅李由都战不过项羽,自己又岂是对手?若非尹旭阻止,此刻已然成为剑下亡魂或者阶下囚徒了。

  晚风吹过,阵阵寒意,任性的少女转身离去。

  三日后,楚怀王由盱眙迁都到达彭城,以宋义为首的楚军将领、臣子出城迎接。

  数月不见,年轻的熊心更显少年老成,表情也更加坚毅。尹旭仔细观察,从他眼中看到了几分沉重和担忧,自然是因为项梁之死的巨大压力所致。

  不杀田假一事上,除了宋义的蛊惑的缘故,也有他的责任,因而导致田荣拒不出兵,项梁战死定陶。此事细说起来,熊心多少也要负些责任,事实上项羽也是这么认定的。再有一点,那边项梁死去,打破了楚国权臣之间的权力平衡,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不得已得到多倚重宋义,事与愿违,非他所愿。

  同行而来的还有英布,前月吴梅生下一子,初为人父,英布别提有多高兴了。奈何项梁战死,彭城的沉重气氛将心中的喜悦冲淡不少,看到人群中的尹旭,打算着兄弟好好叙叙旧。

  沛公刘邦也及时赶回彭城,攻陷陈留的他算是凯旋而归,但是鉴于目下彭城的情况,他显得十分低调,不敢过于张扬。此战不仅攻城略地,更让刘邦高兴的是哈带回一个人才——郦食其。

  郦食其,秦陈留县高阳乡。人少年时就嗜好饮酒,常混迹于酒肆中,自称为高阳酒徒。刘邦兵进陈留,攻城不客,寻访当地豪杰,遇到郦食其。年届花甲的他堪称是“书生老去,机会方来”,献计攻陷陈留。是的刘邦在兵员,粮草等各方面的实力都大有提高。其弟郦商可称为刘邦军中一员战将。沛公心怀大为,当即封郦食其为广野君。

  尹旭见他须发半白,脸上皱纹颇深,虽苍老却精神矍铄,与范增颇为相似。尤其是一双眼睛,深沉悠远,一看变得智慧深远的谋士之才。尹旭还听说他口才出众,好生三寸不难之舌,可抵百万雄师,什么时候真想见识见识。

  熊心进城的第一件事,并非前往王宫入住,半道上突然吩咐:“去武信君府,寡人要去祭奠项卿家!”礼贤下士,关爱臣子的姿态,也算是对项家人表达歉意和补偿。

  宋义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楚怀王去祭奠项梁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这会刚进城,王宫都不曾却便巴巴的赶去,让他脸上颇为无光。项羽等人则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感,说到底楚怀王都是帮凶。只是君臣有别,还打着祭奠叔父的名号,岂能拒之于门外。心里再怎么不乐意,脸上还得装作如沐春风,王恩浩荡。

  来到灵堂,楚怀王命人宣读的祭文,看样子他是早有准备,不过也就是写千篇一律的话语。之后又遣了宦官上香,献上祭品。刘邦、英布等刚刚赶到彭城的诸侯随后上前祭拜。一时间灵堂内一片假惺惺的悲戚之声,让人有些难受。

  楚怀王沉声道:“项卿家为我大楚战死疆场,大楚失去了一位柱国重臣啊!寡人悲伤不已!”

  悲伤不假,为的却不是项梁而是他自己。话语中几分虚伪,几分真情显而易见。只听他续道:“今正值我大楚危难之际,还请诸位节哀顺便,早些振作起来击杀秦人,为项卿家报仇。至于项卿家的葬礼,寡人已经命太常选定吉期,在彭城附近选定风水宝穴修建墓地!”

  这番话从熊心口中说出便是恩泽,项羽怀着复杂的心情领旨谢恩。

  “此番阵亡的大楚将士也一并安葬,厚恤其家人!”熊心停顿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随行的太常令问道:“奏禀大王,臣闻听秦将李由尸身也在彭城,当如何处置呢?”

  宋义毫不客气道:“暴秦恶将,暴尸荒野,于野兽果腹即可,有什么可问的。”话语间薄情寡性尽显无疑,太常令也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

  虞子期反驳道:“李由虽是秦将,但他用英勇不屈,壮烈战死与沙场,也算是英雄人物。岂能狭隘看待,我们以为可运回其故乡上蔡安葬,向秦国展示我们大楚的胸怀与恩泽!”

  虽说项梁死在秦人受伤,但与李由并无直接关联,何况此事早有决断,项羽也不好多说什么。

  人家项羽都不反对,你宋义还有什么可说的,楚怀王点头道:“既如此,就厚葬上蔡吧!”

  太常令苦着脸道:“大王,臣要准备武信君的葬礼,以及安葬诸位将士,人手不够。李由这边怕是顾不过来!”太常令人微言轻,知道自己使不动这些大臣武将,索性一次问过,让楚怀王帮忙解决。

  楚怀王眉头一蹙,随口问道:“换个人吧,哪位卿家愿往?”

  这一问灵堂之中鸦雀无声,安葬一个秦国将领,仅仅为了凸显楚国的礼遇和仁慈,并非什么好差事。何况埋死人终究是个晦气活,有谁愿意主动去呢?

  见无人应答,想起之前的打算和答应女刺客得事情,尹旭出列道:“大王,臣愿望!”

  PS:项梁墓实际在定陶县城东北两公里的堌堆刘庄村南,战死定陶后直接就地掩埋的,情节需要改为彭城。

  -..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