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09章 秦永的身价

[字数:5740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阿布王子何出此言,秦公子担任我们‘阴山学会’客座教授的事情,是秦公子自己的意思,至于是我们内部还有反对的声音,那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本宫是一定会处理好的,就不劳阿布王子费心了!”

  虽然是搞不懂阿布?阿拔耶到底在搞些什么东西,不过,武梓香却也必须是要对此事做出一点回应的,于是,她很快就拂了拂袖说道了。

  这也难怪她会是这样的态度,因为,阿布?阿拔耶刚才的举动明显是逾矩了,虽然,张守成对秦永的态度确实是不少。这一点吧,武梓香也是承认的,可是,这却并不代表着阿布?阿拔耶能够在这个面指手画脚的,毕竟,这可是他们“阴山学会”的内部事务嘛,什么时候轮到阿布?阿拔耶这么一个番邦蛮夷在这里多加口舌了?

  当然了,这双方之间目前还是友邦的关系,所以,也不会全盘的闹僵的。只是,让武梓香感觉更加难以忍受的是,阿布?阿拔耶好像是并没有打算就此住手。于是,就可以看到他在顿了顿之后,很快就又继续说道了,“呵呵,费心倒是不费心,主要是本王子比较惜才,看不惯。要知道,像秦公子这样的大才,如果是放在了我们大食国,那可是享受着极为尊崇的地位的。但凡是有胆敢冒犯秦公子的肖小,本王子是一定会拿下了治罪的。”

  好嘛,这一说下来之后。现场几乎所有的人就更加地是犯起了迷糊了。因为阿布?阿拔耶如今可不仅仅只是指责“阴山学会”对待秦永的所谓待遇问题了,他如今甚至是还为自己的什么大食国吹捧起来了。可是,他在这里吹捧大食国,到底有何用意呢?这里又不是他们的大食国,难道,他们刚才输掉了双方之间的比试,所以,想在这个问题上找回多少面子不成?

  “不......不对,难道。他是想招揽了秦永?”

  在现场的这些人当中,武梓香绝对算得上是其中比较精明的了,于是,她一听之下,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可是,她也不敢万分地肯定啊。于是,她就顿了顿之后对阿布?阿拔耶说道了,“阿布王子,你说这番话,到底是何用意?”

  “哈哈,大公主殿下放心。本王子没有恶意,本王子就是见才心喜,所以,忍不住想问问秦公子两句,愿不愿意归降我大食国?”

  “反正。你们大周国,也并不怎么礼遇秦公子嘛!而在我们大食国就不同了。秦公子如果是到了我们大食国,本王子可以保证,全学会的人都会奉秦公子为老师的!而且,在秦公子的面前,就连是本王子,也必须是执弟子礼!”

  ......

  好嘛,阿布?阿拔耶的意思终于是说出来了,结果就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是吧,他的意思,是想招揽秦永?可是,就在刚刚不久前,秦永可还是他的最大对手呢,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在那么半个时辰之后,他竟然就是要招揽秦永到大食国去了,而且,还是要奉他为老师。

  从这一点上来讲的话,他的心胸确实是足够的宽实了,而且,对有才之士的态度也算得上是极好的,可是,仅凭这一点,武梓香就会让他将秦永挖走吗?那怎么可能!要知道,阿布?阿拔耶眼前当着她的面就开始招揽秦永,这本身就是极为的嚣张和不尊重她的,所以,她想了想了之后就说道了,“哼,阿布王子,你当着本宫的面,就想招揽秦公子?那太过无礼了一点吧?更何况,你们大食国能够对秦公子以礼相待,难道我大周朝就不可以?此事,就勿要再提了吧,秦公子是不会去你们大食国的。”

  “哎哎哎,大公主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本王子是惜才,这才忍不住开口的。而且,你们也不能代替秦公子来作出选择啊!秦公子目前在你们‘阴山学会’,可仅仅只是一个客座教授而已,他要是愿意跟着我们回大食的话,你们是不应该阻拦的!这才叫‘礼遇’,否则,如果是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话,又算是上是什么礼遇呢。”

  阿布?阿拔耶说道。他的这一番话,虽然说得是挺客气的,可是,实际上的内容却并不怎么客气,因为,他这等于是逼迫着武梓香,让秦永自己来做出一个选择了。

  而武梓香如果是不答应的话,甚至还会落下了一个不礼遇良才的骂名,而且,经此一事之后,也难保不会在秦永的心里面产上什么变化。这么一来的话,就算是武梓香目前是强行留下了秦永,可是,阿布?阿拔耶却是有了机会收买秦永的心了。

  因为,他大可以在事后再偷偷地派人去联系秦永,而秦永一旦是答应了可以随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国的话,他就可以用其他的办法将秦永送出中原了。

  “哼,好啊。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由秦公子来作出选择吧,到底是要留在大周,还是随阿布王子回去大食,本宫今日,就给你这个自由。”

  武梓香有些生气地说道。她其实也是想到了阿布?阿拔耶在这其中所设置的“陷阱”了,所以,这个时候是坚决不上阿布?阿拔耶的当。只是,她也担心秦永真的会随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啊,这么一来的话,她们“阴山学会”的损失可就大了。嗯,她个人的损失也很大,可是,没有办法,在这个情况下,她如果不表一下态,安抚一下秦永的心情的话,说不准秦永还真的是在心里生了隔膜了,这么一来的话,以后她再想找秦永帮点忙,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武梓香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样一番表态,倒是把秦永弄了个哭笑不得的。

  “呃。我......我好像什么都没有说吧!”

  秦永的心里想道。阿布?阿拔耶想要拉拢、招揽他的心思,他自然也是看出来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大周朝是他目前的家,在这里,他有自己的亲人,有自己的娇妻,还有一份庞大的家业,甚至还有一个非常光明的前景。所以,何必要是不远万里地前去什么大食国呢?大食国毕竟是番邦,而且,他们的长相又与自己是不样的,所以,自己到了那个地方之后,也就变成了一个异类了。所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正是由于心里只把阿布?阿拔耶的言论当作是在笑话在看,于是,秦永刚才是并没有出声的,一直只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可没有想到。他身边的武梓香却当真了,所以,目前是逼得他,想不出来表一下态,那都是不可能的了。

  “呃。大公主殿下,在......在下。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去大食国吧?嗯,那个,阿布王子,你看得上在下,是在下的荣幸,不过,在下是大周人,早已经习惯了大周的生活了,所以,就不陪您回大食国了。”

  秦永的这番话吧,说得还算是挺客气的。可是,分别落在武梓香和阿布?阿拔耶的耳朵里,那效果可就截然相反了。

  “好,好,好!秦公子真不愧是我们大周在格物学上的天才,你放心吧,既然你愿意留在大周,本宫也绝对不会亏待了你的。以后,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无妨。”

  没有错,武梓香听到秦永的那一番话,她自然是高兴的,并且还是倍感欣慰,于是,她就很直接地说道了。而有了她的这一句话,秦永日后基本上就是不需要担心在“阴山学会”内部的待遇问题了,因为,就冲着武梓香对他的这个态度,其他人若是想招惹秦永的话,可真的是得掂量掂量了。否则的话,秦永只要是去武梓香面前这么告发一下的话,恐怕,其他人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什么啊?难道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好,既然是如此的话,那本王子就给你加点秤!”

  与武梓香截然相反的,阿布?阿拔耶听完秦永的话,心里就是非常的失望了。只是,他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于是,在顿了一下之后,就很快说道了。

  “呵呵,秦公子,现在不习惯,以后会慢慢习惯的嘛。而且,你如果是愿意随本王子回去大食的话,等我父王知道了,那是必定会重重有赏的!”

  阿布?阿拔耶说道,他这就等于是利诱了,虽然,也还不是说得太过明显。可是,既然是一国之君所赐予的东西,那还会有差的吗?想想就知道了!所以,阿布?阿拔耶是认为自己没有必要明言的。可是,他却是没有想到,秦永却是对于这个东西来了兴趣了,于是就不由自主地追问了一句了,“哦?是会赏金子吗?会赏多少?”

  天可怜见,秦永仅仅就只是一时的好奇,所以,这才忍不住问出了口的。事实上,他的心里可是半点没有真的要跟着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国的想法的,他仅仅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价”到底是达到了几何。如果是很高的话,那岂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句话,却是让武梓香和阿布?阿拔耶同时误会了,于是,武梓香是一时对他怒目而视,而阿布?阿拔耶就看着他,眼睛里是眨出了兴奋的光芒了,因为,他们都是认为,秦永应该是对这个奖赏动心了的。

  “哈哈!秦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语!没错,只要是秦公子喜欢金子的话,那自然是会赏赐金子的,嗯,多了的话,本王子也不好说,不过,这个数肯定是有的!”说着,阿布?阿拔耶向秦永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哦?真的吗?难......难道是五万两黄金?那......那太好了,没有想到,我的身价那么高啊!”

  秦永高兴地说道。这确实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这金子越多的话,代表着他所得到的肯定自然就越多的,所以,他自然是高兴的。而且,他也认为,这样的一个数量的金子的话,那是比较符合他的心里预期的,所以,他满足了。

  不过,他满足了之后,接下来所以准备的事情,大概就是要开口准备要拒绝阿布?阿拔耶了。因为,他的心里确实是没有想过什么去大食国的问题,即便是大食国国王愿意是出五万两的黄金是邀请他去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谁让他的身上长着黄皮肤黑眼睛呢?谁让他在这大周朝里面,是还有那么多的牵绊呢?所以,要他去什么大食国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倒是如果大食王真的非常惜才,愿意无偿送给他五万两黄金的话,那他是愿意收下来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事实其实远远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子的,于是,就可以看到此时的阿布?阿拔耶,早已经是伸出手呆呆地站在一边,心里根本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了。

  五.....五万两的金子?靠,开什么玩笑呢?自己的父王怎么可能把五万两的金子赐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周人?要赏,他也赏给外头的那些大臣、武将们啊!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五万两的金子,那个数额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了,可以说,他们整个大食国,几年的税收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达到这个程度的,所以,用它来赏赐别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呃,秦......秦公子,你误会了,本王子刚才说......说的是,五百两的金子,非是五万两!”

  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阿布?阿拔耶头上的汗都差点要下来了。因为,这五百两和五万两的落差,明显是太大了一点了。可是,没有办法啊,这个数字,事实上还是他刚刚一个咬牙之后,这才最终决定下来的呢!

  因为,他原本来的意思,可仅仅只是赏给秦永五十两的黄金而已的,因为,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讲的话,那已经是一笔相当了不起的财富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秦永的胃口居然会那么大,不是以为是五十两,而是认为是五万两,所以,他当场就无语了。

  好在,他也总算是没有忘记要招揽秦永的事情,所以,咬了咬牙,直接就加了十部的价钱了,可是,就算是十倍的价钱,那相对于五万两的数字而言,还是显得有那么一点的寒碜的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