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刀笔吏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13章 为官之道

[字数:5245 更新时间:2014-8-1 8:59:00]



  第13章为官之道

  萧家鼎拱手道:“晚生除了会几句歪诗,自问并无及第之才。所以,这科举一途,不敢奢望。还是老老实实当书吏混日子得好。”

  杜达隐点点头,道:“昨儿个二妞就一直在老朽耳边唠叨说你仗义有才,让我帮你,我听着也不怎么相信,所以想亲自看看。现在知道你的擅长诗词,单凭这一点,在衙门里当书吏那是绰绰有余的了。只是衙门六房,有不同的官吏,你想在哪一房干?”

  “晚生苦读刑律,不敢说精通,也还是有一些了解,所以想去刑房,不知行不行?”

  杜达隐笑了,道:“在刑房当书吏,到不是一定要精通刑律,老朽在衙门刑房干了数十年,见得人多了去了,说得上精通刑律的,谁真的没有,便是了解一二的,却也不多,好些书吏甚至都未曾翻阅过刑律法条,还不是一样的干了多年?其中的诀窍,你可知道?”

  萧家鼎忙拱手道:“晚生正要向爷爷请教。聆听爷爷的教诲。”

  杜达隐捋着花白胡须,道:“想在衙门里混得好,能往上爬,关键一个字:‘圆’!”

  “圆?”

  “嗯!圆就是圆滑。里面学问大着呢,对长官,这圆滑就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要舍得送礼,送重礼,长官亲自交代的案子,要办得又快又符合长官的心意。对待同僚,这圆滑就是笑脸迎人,多栽花,少栽刺,人情世故不能少,让人人都说你好。对待下属,衙门里要不苟言笑,所谓慈不带兵,衙门外要称兄道弟,关怀热情,要让下属对你时时保持敬畏,而又心存感激。总之,这个圆字,里面门道很多,说不清道不明,关键看自己的领悟了。哈哈哈”

  他说的这些萧家鼎现代官场小说看多了,自然很清楚,但是却一脸惊喜崇拜状,连连拱手道:“听闻爷爷一番教诲,晚生茅塞顿开,原本一头雾水,现在已经是拨云见日,赫然开朗了。多谢多谢!”

  杜达隐瞧着他,点点头,叹了一口气,道:“说得很轻松,其实做起来很难,好比老朽,虽然这些道理都明白,可是老朽太容易较真,凡事不能圆滑,所以错过无数次的提拔机会,最终到老,还是一个小小书吏。公子要以老朽前车之鉴为戒啊!”

  萧家鼎心中暗笑,早知道你是纸上谈兵了,要不然,你又怎么干了这么多年还上不去?连一个不入流的小官都没有混上?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却还满是崇敬之情,道:“爷爷过谦了,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能在衙门里干上数十年的人,除了爷爷,也就没有别人了。这样的本事,晚生要是能学会,便已经很满足了。”

  杜达隐笑呵呵瞧了杜二妞一眼,道:“这公子到挺会说话的。”

  “那不是正好吗?爷爷,你这是答应帮他忙了?”杜二妞欣喜道。

  杜达隐沉吟道:“帮忙说说是没有问题的,只是……”

  萧家鼎自己知道这老头担心的是什么,赶紧插话道:“这打点之资晚生已经备好了。”

  杜达隐顿时释然一笑,道:“你倒是很聪明,准备了多少?”

  “一贯钱,外加一枚价值九贯钱的玉佩。如何?”

  杜达隐点点头:“按理说,能决定你进衙门当书吏的,只有县令,但是其他的县丞、主簿、和县尉说话也惯用,因为这几个是县令的左膀右臂,他们保荐的人,县令一般是不会反对的。县令你是不容易见到的,他为人也很小心,不见外人。所以,咱们去找县丞、主簿或者县尉中的一个,让他们帮忙说说话,这事就成了。”

  “那具体找谁比较好呢?”

  杜达隐沉吟片刻,道:“找邓全盛吧,他是我的老上司,我们关系一直都不错,他也比较给我这老脸面子。再说了,你这点钱,也只够找他的。要是找县丞、主簿就不够了,更不要说找县令。”

  萧家鼎吐吐舌头,心想这唐朝买官的价格还真是够高的,自己预料不足啊,忙起身拱手道:“多谢爷爷!”从自己腰间取下一贯铜钱,放在杜达隐的面前,道:“这是晚生的一点心意,劳累爷爷帮忙出面保荐,晚生感激不尽。”

  杜达隐微笑点头:“你这已经初步做到了圆滑,很好,相信你在衙门里一定如鱼得水。”

  萧家鼎真诚道:“晚生只是感激爷爷初次相见就如此仗义帮忙,略表心意而已,等将来到了衙门,晚生不会为一己之利就昧着良心枉法办事的。”

  杜达隐点点头,望了孙女杜二妞一眼,道:“若不是二妞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耳边求我,我也是不会管这种事情的。要感谢,你就感谢二妞好了。”

  萧家鼎忙又对二妞一躬到地:“多谢二妞姑娘!”

  杜二妞胖乎乎的脸蛋上又几分害羞,道:“行了,咱们不是相互帮忙吗?”

  杜达隐瞧着二人笑了笑,将那一贯钱推到杜二妞面前:“你收着吧!爷爷送你了。”

  “谢谢爷爷!”杜二妞拿过那一贯钱。

  这时,酒菜纷纷上来了,萧家鼎频频举杯敬酒,又会说话,把个老爷子哄得是团团转。

  终于,酒饱饭足,杜达隐道:“今天晚上,我带你去邓县尉家,天黑的时候,你还在这里等我。”

  萧家鼎忙不迭答应了。

  杜达隐望向孙女,道:“咱们也该走了吧?”

  “爷爷你先走,我再跟萧公子说说话。”

  杜达隐若有所悟地笑了笑,打了个酒嗝,道:“那好,那我就先走了,你们两个接着吃,说说话!”说罢,朝着杜二妞挤挤眼。

  杜二妞有些害羞,嗔怪地轻轻打了杜达隐的胳膊一下,扭着胖胖的腰肢道:“爷爷!你有了酒意,走路可要当心,别摔着了。”

  杜达隐挥挥手:“爷爷没有醉,放心吧!”慢悠悠出了雅座,下楼走了。

  杜二妞忙把房门关上,从袖口袋子里取出一张表格,放在萧家鼎的面前:“喏,把这个填了,填好之后,我送去户房给你登记,就可以发给你路引了。以后你就不是流民了!嘻嘻。”

  萧家鼎喜道:“你可真有本事!这都弄到了!”

  “这个没有什么,你赶紧填吧。”

  萧家鼎先前已经问过了那萧老汉侄儿的籍贯住址是益州九陇县,当下便填写了。名字一栏,大名写的是自己的真名,曾用名写的是自己冒名顶替的那个萧七郎。

  写完之后递给杜二妞,杜二妞看了一眼,道:“你老家九陇县啊?那地方可偏远得紧。听说都是放牧的多。”

  “是啊是啊。”

  “你在家里排行老七?”

  “是啊,嘿嘿。”

  “你们家兄弟可真多!”杜二妞笑嘻嘻道,把身边的那一贯钱又推到了萧家鼎面前,“这钱你收回去吧!”

  “为什么?”

  “咱们两谁跟谁?你帮我,我帮你,这不是扯平了吗?以后我们开诗会,我事前把题目弄到手告诉你,你再帮我,我也不给你钱就是了。行不?”

  “嘿嘿,不给钱可以,但是烧鸡和酒是要给的,这写诗很费脑子的!”

  杜二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道:“你就知道吃!”

  “爱吃不好吗?你不也是因为爱吃,才长得这么胖吗?”

  “胖怎么了?很多人就喜欢胖的女人呢!你不喜欢?”

  萧家鼎耸耸肩:“无所谓,胖瘦都是你,咱们是朋友,又不是找老婆,自然不用挑肥拣瘦。”

  杜二妞胖脸微红,道:“还接着吃吗?”

  “改天吧,你还得赶紧的把路引弄好,晚上说不定用得着,我也不能多喝,不然晚上见到县尉,印象不好。”

  “说的也是,那好,咱们走吧!”

  萧家鼎结帐后两人出来,在门口分手。萧家鼎回到了客栈,让李三给他上了一碗醒酒汤,他本来就没有太放开喝,所以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便出门到街上一家首饰珠宝铺里买了两个装礼物的精致盒子,一大一小。回到客栈,将那一贯铜钱放在大盒子里,将玉佩放在精美的小盒子里。两个盒子用一块蓝布包裹起来。

  忙完了,他拿出那一册《永徽律》,一边翻看一边等杜达隐。

  日落西山,彩霞满天。

  门外楼道响起脚步声,接着有人敲门,传来店小二李三的声音:“萧公子!”

  “谁啊?”萧家鼎听到了好几个人的脚步声,便问道。

  没等李三回答,同行的人已经高声道:“萧兄!是小弟朱海银啊,咱们昨夜说好的,今日一起逛翠玉楼去的!”

  萧家鼎忙起身过去打开房门,果然便看见胖乎乎的朱海银带着几个仆从站在门口,拱手望着他。

  萧家鼎拱手还礼,道:“这还早着呢。”

  “不早了,咱们先去吃饭,吃了饭才好喝酒,空腹喝酒容易伤身,走吧,今日一切都小弟包了,找个地方吃饭去!”

  萧家鼎道:“抱歉,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现在还不能去。”

  朱海银很是有些失望,道:“那……,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个不好说啊,要不,你先去翠玉楼等我,我办完事就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