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就是他,就是他!

[字数:5659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就在这时地一声,一扇侧门被推开了,两只智尸架着一活人大步走了进来,是的,那是一个活人。

  一个穿着全套的防暴盔甲的活人男子,然而在他的腿上,却夹着一只兽夹,鲜血正从他的腿上一点点滴落到地上。

  那男子倒还硬气,在这个智尸丧尸遍布的房间里,居然还左盼右顾,大声自言自语道:“**,这些狗娘养的死人,居然住这样好的地方。老子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儿有个死人窝,要不然,怎么也得来杀几只狗娘养的。呸,流年不利,居然被兽夹夹了,这才落到你们这群臭死人手里。不过老子也赚了,死在我手里的智尸丧尸数都数不过来。”

  两只智尸不为所动,一直架着他来到了大床前,那男子看着床里的人影,嘎嘎地怪笑起来:“***,还真会摆谱儿,这算是什么?**oss装,继续装,再怎么学人类的样子,你们都永远是一堆烂肉。来啊,不就是想吃老子吗?来咬啊,老子死后,不跟你们一样变成活死人吗?谁怕谁啊。”这男子并没有看到三楼食堂的情景,如果他知道自己最后的下场会是一堆啃得光溜溜的白骨,肯定不会再有“老子死后又是一条丧尸好汉”的想法了。

  纱帐轻轻动了动,一只手探出来,撩起了帐沿,手指柔腻素洁,没有涂指甲油,也没有留长指甲,剪得平滑光洁,指头并不像惯常见到的丧尸指头那样发黑腐烂,而是健康的红润。

  男子见到那只手时已经是一愣,等纱帐掀开,里面的人影彻底显露时,他甚至忘了腿上兽夹的剧痛,忘了自己正身处智尸丧尸环绕之中,张口结舌愣在当场。

  纱帐后露出来的是一个倩影25、6岁上下,正是青春最盛的年华,一头黑亮的披肩长发,挺直的鼻梁一双黑漆明亮的大眼睛,如果说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她的额头有点高,但这一点,在她灵动的眼睛,忽闪的睫毛的衬托下,反而让人油然产生一种亲近感不像一些模特儿,美则美,却过于高傲。

  女子身穿丝绸睡衣,不着袜,裸足天成,也没着内衣,贴身柔滑的丝质睡衣胸口,有着清晰的两点突起。但女子却并不知道自己这慵懒的模样有多诱人正素面朝天,好奇地打量着男子。

  王路如果在此,见了这女子一定一蹦三尺高她正是王路的鄞江镇“又搂又抱”还来了个骑乘位的女智尸,只是一段时间没见,她越来越像活人了,以前还有点微红的眼珠,如今也已经像活人一样恢复成了黑色。

  被两只智尸架着的男子万没想到,这座智尸丧尸遍布的大楼中央,坐镇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女子,足足愣了半刻钟,才大叫一声:“你是人类?见鬼,你一定有指挥智尸和丧尸的能力这些都是你的手下?你为什么要抓我?”

  女智尸并不答话,只是从床上起身,一双白嫩得能在足背上看到青色毛细血管的光足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走向男子。....

  男子突然闭上了眼睛,又立刻睁开,眼中震惊之色更浓:“不对!不对!你不是活人!你是智尸!真他妈见鬼了什么时候智尸和活人这样想像了?该死!该死!老子真不敢想像你有多聪明,看来这兽夹是你命令手下的智尸布下的,老子这次跟斗栽得不冤。嘿嘿,崖山的王比安电台早就提醒过我们,智尸越来越聪明了,老子还一直不以为然,死了活该啊。”

  女智尸对男子的絮叨充耳不闻,走到他的面前,向架着他的两只智尸吼了一声,并做了个手势,两只智尸立刻把男子身上的盔甲给扒了下来,随带着取下了兽夹,智尸可不知道什么叫轻手轻脚,取下兽夹时,扯动了男子腿上的伤口,痛得男子长声惨叫,嘴里“娘希匹,狗娘养的”骂个不停。

  两只智尸重新把男子架起来后,女智尸慢慢向男子凑了过来,男子知道,这女智尸是要来吃自己了,他强撑着道:“好好好,被你吃总好过被那些脏得要死的丧尸吃,老子、老子牡丹花下死,做鬼做丧尸也、也风流。”说到最后几句,声音还是不由自主有些发颤。

  眼见着女智尸红润的嘴唇,细白的牙齿离自己越来越近,男子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等着自己**被撕裂,血液四溅的那一刹那。

  然后,良久,男子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感,男子忍不住睁开了眼他吃了一惊,那只漂亮的女智尸并没有一口咬断自己的咽喉,而是蹲了下去,凑近了自己的下身男子怪叫起来:“喂喂喂,你想干什么?要吃就吃,咬那里可不行。老子虽然喜欢活着的美女干这调调,可被你咬那话儿就是铁人也吃不消啊,智尸大妹子,大姑奶奶,你要吃就吃,千万别咬那话儿!”

  男子正想挣扎,两边的智尸哪里容他动弹,紧紧抓住了他,旁边又有两只智尸上前抓住了他的腿,男子的腿受伤极重,粉碎性骨折,这时根本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女智尸凑近自己的下身,欲哭无泪,报应啊,谁让自己以前就喜欢这调调儿呢。

  女智尸俯下身,红唇微启伸出手指,沾了一点男子腿上流下的血滴,含在嘴里。

  女智尸直起身,含着手指,闭起眼睛,似乎在品味着什么独特的滋味,那模样只一个萌字了得。

  然而,很快女智尸睁开了眼,它的脸上满是失望的神色,挥挥手,转身回床上。

  抓着男子的四只智尸立刻转身,向楼梯口走去,男子死里逃生正在奇怪,却被带到了三楼食堂一见现场的情景,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下场如何,脸都变白了,喃喃道:“原本还想着死后好歹能变智尸,实在不行,丧尸也行啊,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下场。

  正当男子一咬牙,准备咬舌自尽指望自己在被丧尸们吃掉前能失血而死进而转变成智尸时,抬着他的智尸一转身,进了一个车库,那车库原来是用来停放制冰车的如今面却是关满了活人,智尸把男子往里一丢,转身关上门就出去。

  男子知道,自己这是被智尸当库存品了,就等着外面的丧尸们开饭时,自己和同在这里的活人被拉出去沾着酱油吃了。可是好死不如赖活,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男子扶着受伤的腿,挪到角落里坐下。

  这时,旁边有人递过一个罐头,男子接过后一看,是个午餐肉罐头,他一愣:“这罐头哪里来的?”

  旁边的人苦笑道:“是智尸给的,这样的罐头这里多得是,它们想把我们喂猪一样喂得胖胖的·好让它们吃。”

  男子嘿了一声:“有罐头吃有什么不好,老子正好饿了,反正要死也做个饱死鬼。”说着·使劲用牙咬破罐头铁皮,用手扒拉着吃起来。他现在又不想咬舌自尽了,不到最后关头,总还有一丝希望,没准智尸看着自己太瘦,好多多养自己一段时间再吃呢,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在联盛广场,正在吃罐头的并不仅仅只有男子一个,在女智尸所在的楼层·那只带着200多只新丧尸小弟的智尸终于来到了女智尸床前,向女智尸展示自己的收获,女智尸似乎有些闷闷不乐,还沉浸在自己刚才尝到的“不对胃口”的血液一事上,只是简单地吼了几声。

  智尸立刻回到丧尸们前,旁边早就有别的智尸推来了一辆装着罐头的手堆车·智尸捡起一个罐头,在丧尸们面前示范着吃起来,手堆车里的罐头被一一发到丧尸们手里,有丧尸学着智尸的样子啃咬,但也有丧尸无动于衷。智尸挑选出了那些吃罐头的丧尸,向女智尸的床前走去,而那些不会吃罐头的丧尸,则被带到下面几个楼层。

  女智尸看着新来的丧尸们挨挨挤挤地向自己走来,它知道,等这些丧尸感应到自己的意志时,它们就会成为最驯服的伙伴。

  这件事,女智尸完全是无师自通,她早在鄞江镇时,手下的丧尸还是自愿组合的,时聚时散,可自从尝过那个特殊的同类的血液后,女智尸觉得自己的能力日益强大,她能捕捉到更多的食物,而服从她的智尸和丧尸也越来越多,而且一旦服从自己后,就绝不会再离去,所以如滚雪球一般,现在在这座建筑物里,服从她的伙伴已经有之多。

  想到那特殊同类的血,女智尸体内就涌起一股热流,让她焦躁无比,她是如此渴望再次尝到那血液,为此,她派出了无数手下到处寻找流着红色体液的生物,那些生物有的很强大,尽管有自己相助,很多手下还是死去了,然而,巨大的牺牲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失望,就像刚才,那个生物虽然也流着红色的体液,但那味道根本难以下咽。

  就在女智尸沉浸在莫名的烦恼中时,新来的已经学会吃罐头的丧尸站在了它的床前,女智尸正要向它们发出脑电波,让它们从此成为“自己的孩子”,她的眉头突然一皱,鼻子剧烈地抽吸着她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一种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味道!

  女智尸突然尖叫了一声,那声音满是兴奋、狂喜之意,引得楼层里的智尸们一阵骚动。

  女智尸从床上穿着睡衣和身扑了过去,重重将站在床前的一只丧尸扑倒在地,她的鼻翼扇动着,仔仔细细地嗅着丧尸的全身。丧尸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根本连一点反抗的意图都没有,在这只女智尸强大的脑电波面前,它除了服从,只有服从。

  女智尸凝视着丧尸脸上的一个黑色的斑点,类似的斑点,在这只丧尸身上比比皆是,和绝大多数丧尸一样,这只丧尸裸露的皮肤到处是尸斑,无意中碰撞造成的伤口正在缓慢的腐烂,不知是别的丧尸还是它自己流出的黑色的尸液,在身上干结成斑斑痕迹。

  然而,在女智尸的感觉中,那一个黑色的斑点却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息,这气息是如此特殊,以至于在这只丧尸浓烈的尸臭中,她依然能辨认出来。

  女智尸娇唇微启,仲出小巧的舌尖,细细舔了一下那个黑色的斑点。

  然后,她闭上眼,如饮这天上人间最美味的仙露。

  当女智尸再次睁开眼时,她的脸上满是狂喜,没错,就是他,就是他!就是那个特殊的同类的味道!她再一次品尝到他,拥有他!

  女智尸在丧尸身上仔细搜索着,连脚底也不漏过。终于又找到了几个血滴,虽然那些血滴已经凝结,而且满是灰尘,但不妨碍女智尸细细把它们舔食下去。

  女智尸在一只丧尸身上舔干净了所有的血滴后,并不满足,她饥渴已久,如今就是王路活生生站在她面前,她都能把王路整个人给榨干了。女智尸在同来的别的丧尸身上寻找着,又成功找到了几滴特殊的血液。

  女智尸向身边的智尸连连吼叫,智尸们立刻行动起来,赶到楼下,把刚刚下去的那批新来的丧尸都带了上来,豪华的家具馆很快被这群满是灰尘泥土滴着尸液的乡下丧尸们弄得一团糟,洁白的地毯上到处是脏兮兮的脚印,草屑,泥块,旁边床上的几张床单纱帐也被拉扯了下来,踩成一团,但女智尸毫不在意自己的安乐窝变成了猪圈,她扒拉着一只只丧尸仔细寻找着,直到舔食完自己寻找到的最后一滴血液。

  那最后一滴血,沾在一只男丧尸的嘴唇上,女智尸凑上自己的红唇,犹如热恋中的情人一样深深吻了下去,不知为何,她想起来,自己和那个特殊的同类,也做过相似的动作。

  当女智尸再度起身时,男丧尸唇上的血滴已经不见了,女智尸伸出小巧的舌尖,舔了舔双唇,挥了挥手,智尸们立刻带领着慌恐的丧尸们退下去,丧尸们无法理解女智尸的古怪举动,但它们能感应出,这个无比强大的存在,非常激动,就像一团火,正在熊熊燃烧。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