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五十四章 班师凯旋

[字数:7588 更新时间:2014-4-6 17:21:00]



  第五百五十四章班师凯旋

  建武三年十月中旬,沉寂一时的襄汉战区狼烟再起。大宋江南西路宣抚使折彦质亲自指挥折家军以及荆湖宣抚司何蓟所部,进攻襄阳,唐州岳飞也与主力约期出发,进攻邓州,拉开了反扑襄阳的序幕。

  这一仗,不但折彦质和何灌高度重视,便连zhōng yāng也认为不容有失。徐绍除了竭力保证大军的后勤供应之外,又力排众议,坚决请求朝廷授予前线的帅臣以临机专断,军政一体的大权

  也就是说,折彦质和何灌两人,遇重大紧急事务,不需要向朝廷报告请示,可以自己裁夺。此外,这两位宣抚使不但管军,还要管民,对防区内的文官武将都有处置之权这跟大宋的祖宗家法简直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赵宋立国以后,吸引前朝藩镇割据,武人专政的教训,极力限制带兵将领的权力。而现在,折彦质和何灌两个人的权力,与唐至五代以来的藩镇节度使有何区别?可为什么能在朝廷里通过?不是因为徐绍威望太高,权力太大。你威望再高,能高过皇帝么?权力再大,要收回去不也是官家一句话?

  赵桓赵谌父子,以及朝廷文臣们能答应,就是因为襄阳太重要了。只要是有利于夺回襄阳的事情,都可以商量,都可以妥协。换言之,这是形势所迫。

  而折何二位揽此大权,自然是如鱼得水,有了充分发挥的空间。同时,他们也清楚,朝廷授以如此之大的权柄,如果事情搞砸了,很难交代。因此,两人都是殚jīng竭虑,丝毫不敢大意。

  襄阳杀声四起,而在九百多里外的东京,也是yīn云密布,闷雷滚滚。

  自西军屯兵牟驼岗,赛里就封城戒严,严禁出入。而徐卫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偶尔派出一支游骑,到东京城郊转一转,似乎没有要动手攻城的意思。此时,兀术正亲率七万步骑,马不停蹄,人不歇脚地往东京赶。

  留守东京的金军兵不满万,守住这座首屈一指的大城池实在困难。兀术忧心如焚,他最怕的就是自己还没赶到,东京就被徐卫攻破。希望先行一步的蒲察石家奴能够不负所望才好。

  十月中旬,石家奴兵抵东京,进城以后,当得知西军并没有大举扣城时,他才松了口气。因为兀术有言在先,如果西军没有攻城,他也不可轻举妄劝,石家奴遂只派游骑侦察,并没有前去迎敌。

  而徐卫也侦察到了金军援兵开抵东京,他与众将商议,普遍认为这是金军的前锋,主力应该随后就到。徐卫下令全军,作好准备。

  十月二十一,天气寒冷,徐卫置酒肉于帐内,请堂兄徐洪并两兴军主要将领,以及秦凤军五大将痛饮。

  紫金虎在成军之前就深明一个道理,古往今来,历代名将攻必克,伐必取,其军队无一例外都是“纪律严明”。所以,从靖绥营,到虎捷军,再到如今的秦凤军,他的部队都一脉相承,令行禁止,丝毫不含糊。这其中,作战在外,官兵严禁饮酒,这是铁律。触犯这条军法,无论是官是兵,都处杖二十的处罚,如果造成后果的,甚至可以处极刑。

  可今天,他却破了一回例,而且是在金国大军马上就要回援东京之际,不知何故?

  帐里烤着一只全羊,随着滋滋声,那肥羊上的油不住地往下滴。两名士兵正拿尖刀分割熟肉,依次送到长官们面前。

  徐卫面sè红润,看来已经喝了几碗,羊肉送上来,他拈了一块送进嘴里大嚼。

  下面,众将都吃得欢喜,吴?弹去胡须上的一点肉渣,大声道:“注意到没有,此次我军入河南,打到现在为止,根本就没有能撑上一整天的对手。”

  “不错,从洛阳到郑州,凡遇战,大多半天就解决掉,我军从来也没有打得如此顺畅过。看来,女真人是不行了”李成卫大笑。

  “嗯,从前作战,尽管有胜有败,但金军之顽强剽悍,着实让人印象深刻。但这一回,实在有些不堪,不痛快这才多少年,就走下坡了”一名两兴安抚司统制官道。

  徐洪扫视众将一眼,喝一了口酒,驳斥道:“你们看到的都是表象。”

  “哦?徐都统有何高见?”张宪端起酒碗笑问道。你说这带兵打仗的将领,哪个不是粗犷豪放的铁汉?又有哪个不喜欢喝上两口?只是平rì里军法森严,没有机会,难得大帅今天破一例,肯定要多喝两碗。

  “张宗本,我问你,从洛阳开始,一直到这东京,跟我军交手的,是金军么?”徐洪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我说徐都统,这话……”张宪哭笑不得。“不是金军,那又该是什么?”

  徐洪面sè不改,摇头道:“我看不是。尽管,被我军击败的人,很多都是秃头左?的模样,但那并不是女真人,而是汉人。这一点,你在降兵那里一问便知。据我看,十几年打下来,女真人是有些吃不消了,因此这才驱使汉人作为马前之卒。但这并不表示,女真本军就不行了。”

  徐卫一拍帅案:“来,五哥,就凭这话,喝一个。”

  两兄弟喝了一碗,紫金虎告诫众将道:“徐都统所言不差,这一次我军势如破竹,主要是因为对手太次。金人所籍之兵,大多都是从前高世由留下的乌合之众。我们万不可掉以轻心,?州之事,可相去不远”

  众将都应下,又说一阵,杜飞虎提出一个问题:“诸位,倘若此次,我们出动西军一半,留一半守陕西,能否收复东京,平定中原?”

  这虽然是个假设,却引了将领们极大的兴趣。不错,现在牟驼冈只有不到三万兵力,不说多了,如果我们出动六万正军,再佐以一定数量的义勇乡兵,能不能狠狠震动南北一把?

  “这兵贵jīng,而不贵兵,打仗不是比兵力,难说。”杨再兴摇头道。

  杜飞虎瞄他一眼:“这不是假设么?还难说,又没让你说。”

  张宪是个多面手,野战,攻防,都不在话下,沉思一阵,开口道:“真是难说。假如我们出动大军,那肯定洛阳、虎牢、郑州打得极容易。但要攻东京,恐怕不是易事。且不说东京之雄伟坚固,只说金军在中原一带,少说十几二十万步骑跑不了,又有宗弼亲自坐镇,难。”

  “不一定。”徐洪一开口,众人都投目光投向他。

  “如果朝廷能有统一的部署,谋东京不是难事。西军出潼关,取洛阳,趋郑州。荆湖江西之兵出襄汉,占邓唐颍昌,而后会师于城下。莫说取东京,便是逐北夷过黄河也不无可能。当然,如果金人又扔大兵来反扑,另当别论。”

  他这话题一展开,众将纷纷发表意见,借着酒劲,争得面红耳赤,独徐卫不发一语。因为这个话题在他看来,也就是闲着没事,胡吹海侃而已,没有实际意义。

  先,就如同徐五所说,这必须要zhōng yāng在全国范围内作出布局。但是,真到了那份上,也就意味着大宋开始了战略反攻,现在有这条件么?哪怕是我们这些带兵的准备好了,朝廷呢?

  其次,真要收复中原,那也是折彦质、何灌、赵鼎这些人的事,轮不到西军管。我这次兵出潼关,征战河南,那是被逼得没办法,必须帮襄汉减轻压力。如果真要是反攻,西军当然是收复全陕,然后渡过黄河,进击河东。惟有如此,才能解除金人对陕西的威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纵观历史,两国之间,实力的此消彼涨,都有一个过程。从最开始的压倒xìng优势,到势均力敌,再到逆转。宋金开战之初的宣和年间,金人是占据压倒xìng优势的,十多年过去了,金人开始有往下的苗头,现在基本上可以说进入相持阶段。金人灭不了我们,我们也搞不掉它。但要逆转,恐怕还有一段时间。

  “继嗣来了,正好,替你父喝上一碗吧”张宪瞥见杨再兴之子杨继嗣入帐,笑道。

  杨继嗣冲他行个礼,而后匆匆至帐中,向徐卫道:“大帅,金军主力,已进颍昌”

  帐中诸将都停止吃喝,望向主帅。徐卫也放下酒碗,神sè平静,片刻之后,他吸了口气,缓缓起身,传下了一道军令。

  十月二十二,兀术的前军抵达开封府境内。等兀术来到东京时,完颜赛里向他报告了一件事情,让四太子暴跳如雷

  昨天,就在昨天,本来驻扎在牟驼冈多rì的西军突然拔营撤走,往郑州而去。兀术闻讯后察觉到,徐卫这是在跟他戏耍当即下令蒲察石家奴引jīng骑急追并自率主力尾,誓要跟徐卫照上一面

  可当金军追到郑州时,赫然发现此地已经没有西军的踪影非但如此,郑州内外,户口大为减少,一查才知。在西军攻下郑州以后,就着手招抚百姓,许多人都在军队安排下西迁,去了洛阳所在的河南府。

  兀术大怒,再挥师西追,发现荥阳等县的百姓,也都十室空其五六。等他追到虎牢关下,总算是追上了西军。然而此时,这座雄关在极短的时间内,防务得到了很大幅度地加强。从陕西运来的各sè器械已经陈列关上,剽悍的士卒屹立关城,在飘扬的紫虎军旗下藐视着漫野而来的敌人。

  当金军的游骑逼近关城窥探军情时,守城士兵引发飞火炮,以惊天动地的怒吼来jǐng告金军勿再靠前。

  至此,完颜宗弼彻底明白了徐卫的企图。此次出动偏师,只是为了缓解襄汉战区的压力,并没有收复中原的打算。否则,徐卫不会一旦得知金军主力赶回,就立即西撤,让金军疲于奔命。

  其实一开始,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可问题就在于西军攻势太猛,竟直抵东京城下逼得金军不得不回防。如果撒离喝争气一点,哪怕把徐虎儿挡在郑州,兀术也不用亲自带七万步骑回来。现在不用猜都知道,襄汉战区的宋军铁定展开了反扑徐卫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甚至捎带着,还得了一个河南府。他现在据着虎牢关,又迁移百姓西进,很明显,就是要把洛阳盆地吞下。

  现在,兀术完全可以趁其立足未稳,猛攻虎牢关,再把河南府夺回来。以他现在手里的兵力,并非没有可能。但兀术会这么干吗?当然不会两线用兵是兵家大忌,他现在只能顾着襄汉,如果兼顾河南,那么结果将是捡芝麻,丢西瓜,最后芝麻西瓜一样也得不到。

  兀术坚决果敢并非虚传,他虽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跟徐卫死战一场但是,他在进抵虎牢关的第二天,就下令撤兵,因为他必须马上赶回襄阳去临走之前,兀术行在全军最后,盯着虎牢关上徐卫的军旗看了半晌,带着满面怨毒之sè,调转马头东进。

  其实,在兀术盯着关城上看的时候,徐卫就立在那杆军旗之下,目送他离开。只是,这两位统帅都不知道对方的所在。否则,真该见上一面。

  金军撤走后,徐卫留部将杨从义守虎牢关,也就是岐山大战时,率部坚守东塬,并最终击退韩军,使他们冲乱自家阵脚的那位。

  因为徐卫没有权力兼管地方行政,因此他不可能任命一个河南知府,遂留军中的干办公事协助杨从义,初步恢复河南府的秩序,安置百姓,恢复生产,因为马上就是小麦播种的时节了。

  安排完毕以后,徐卫下令班师回陕,完成了此次东征。至于襄汉战局如何发展,那就要看折彦质何灌的本事,他无法再多帮忙了。

  此次西军兵出潼关,战果辉煌。先后攻破洛阳,虎牢关,郑州,兵锋直抵东京极大地震动了金国在中原的统治尽管,因为战略布置的原因,西军最后放弃了打下的郑州一带,退守虎牢关,但这一回,西军着实让金军伤得不轻。

  从洛阳到郑州一线,金军本有六万步骑。然而在徐卫统率的秦凤军和徐洪统率的两兴军,两支西军jīng锐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打击下,六万金军除了跟随撒离喝逃回东京的数千女真本军以外,或逃匿,或阵亡,或投降,几乎荡然无存而西军的收获远不只此

  此役,西军杀敌近三万,俘虏金军一万多人,虽然绝大部分都是从前的韩军。夺得武器、铠甲、粮草无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金河南府尹孟邦雄处收缴的巨额财物和从牟驼冈金人马监那里夺得的六千余匹良马势必极大充实西军的力量西军粮饷充足,万骑突进的场面,在不远的将来,必然出现

  更重要的是,河南府的光复,完全打通了陕西和中原的联系。西军将时刻威胁着中原,虽然徐卫并不打算让西军来承担收复中原的责任。

  十月底,西军经陕州,入潼关,回到了长安。战胜的捷报就已经在川陕传开,西军一入潼关,就受到了陕西军民接待英雄似的欢迎。权永兴军帅杨彦,亲自到潼关迎接徐卫,当听到此役战果辉煌的时候,杨大羡慕得眼睛都红了。在一路陪同徐卫到长安的途中,他软磨硬泡,最终使得徐卫点头,答应拨给他两千匹马。

  而杨彦也报告徐卫一个消息,川陕宣抚处置司派出宣抚判官徐良代表本司,已经等在秦州,准备给西军庆功。

  徐卫关心陕西局势,却意外地得知,在他和徐洪兵出潼关以后,陕西金军丝毫不敢轻举妄动,除了斥候游骑前来侦察明显增多以外,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看来,韩常是铁了心只守不攻。

  徐九徐五并没有在长安停留,在进入凤翔府以后,徐洪自引部队回凤州,凤翔兵马总管张宪率部驻凤翔,徐卫则打道回府,奔往秦州。

  十一月初六,秦州城。

  从早上开始,陕西制置司,秦凤经略安抚司的官员就忙碌着,因为宣抚判官徐良将率领三司文武到城外迎接徐卫。

  rì上三竿之际,自徐六以下,数十位官员列队在秦州城东门外。老百姓或为看热闹,或为襄盛举,不期而至者,数以千计,都是喜气洋洋,一派欢腾。

  徐六一身紫袍,腰里亮闪闪的金带,手搭凉棚望了望rì头,对身旁的刘子羽道:“制置相公怎地还不到?消息准确么?”

  “千真万确上午必到”刘子羽不容置疑地回答道。

  徐六嗯了一声,没多余的话。其实,以他的身份,或者说以川陕宣抚司的立场,不需要搞这么大的排场来迎接徐卫。只不过,徐处仁认为,紫金虎本来不太情愿在这个时候用兵,他还想多休养几年。但在自己的坚持下,还是出了兵,如今他打了胜仗,宣抚处置司应该表示对他的礼遇,所以他才命徐九的堂兄徐六来秦州,专门就是替西军庆功。更何况,此番出兵,斩获实在是太大了,当赵彬向徐处仁报告那笔巨额财物时,正为缺钱而苦恼的徐处仁大喜过望

  bk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