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98章 求戏

[字数:299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3:00]




  “唉,真好看,可真好看!虽然是第二次看了,却还是觉得好看!蓉妹妹得此好戏,红楼恐怕就真不能相比了!”

  秦永正在那头比较着正版、盗版两场戏的优劣,结果,旁边却是传来了这么一阵声音,于是立马就是将他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无他,只因为那说话的人就是秦永一直很好奇的人,也就是那个化了妆,易过容的红楼行首红娘子。她的这一番窃窃私语原本是只说给旁边的另外一名少女听的,只是秦永的位置与她们距离极近,再加上又刻意倾听,所以,居然也听了个**不离十的。

  “嘻嘻!”

  红娘子的话音落下来了之后没多久,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就响起来了,接着就能听到另外的一位少女说道了,“红姐姐杞人忧天了吧?这《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戏曲,那固然是极好的。可是,如果是换成了红姐姐来唱的话,相信还会更加地轰动吧?而且,这《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终究是会有落幕的一天的,到时候,那些书生们还不是通通都会回到红楼来听姐姐唱曲?”

  “唉,话是这般说没有错!可是,我担心的却不是那《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戏曲,更不是担心蓉妹妹,而是担心这首戏曲的作者啊!听说,他此刻可就在燕楼做客的!看,听说就是那一位,嗯,来自扬州的才子,韩服韩大才子!有这韩大才子在场,我可怎么和蓉妹妹比啊?只要是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写出一场戏曲给蓉妹妹的话,我那红楼,恐怕立马就得关张大吉了!……”

  “嘻嘻!那有什么问题,姐姐今天来这里,应该不是投降认输的吧?既然是韩大才子是如此有才的话,那凭什么是只给燕楼写曲,也可以为姐姐的红楼写啊!”

  “呵呵!小妮子。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嘻嘻……”

  ……

  “呃,不是吧!韩服?居然是韩服!他就是那个冒牌货?”

  红娘子与另外一名少女的对话其实还在持续着,可是,这个时候的秦永,可根本是顾不上这一点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是被自己意外发现的一个事实给“惊”呆了!

  把那一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戏曲据为己有的人,居然是韩服?那个当时辜负了林黛儿。后来又厚颜无耻地想用林黛儿的尸身为自己洗刷“恶”名的韩大才子?

  只是,这韩大才子如今在扬州城内早已经是声名狼藉了的,可是没有想到到了这汴京城之后,他居然是“唤发了第二春”了?而且,所借用的东西,居然是当初那场以他为原形所编写出来的戏曲的。扬州城内谁不知道。这场戏曲写出来,就是为了讽刺他的?可是,如今他呢,却是用了这场戏曲反而是天天睡在了燕楼里,那也太过无耻了。

  “孤灯夜下,我独自一人坐船舱。船舱里有我杜十娘,在等着我的郎。忽听窗外。有人叫杜十娘,手扶着窗栏四处望,怎不见我的郎啊......”

  “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如果你饿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做面汤;郎君啊,你是不是冻得慌,你要是冻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做衣裳啊......”

  “......十娘呀杜十娘,手捧着百宝箱,纵身投进滚滚长江,再也不见我的郎。啊~~”

  就在秦永和红娘子他们各怀心事的时候,台上的戏曲却是演到了最"gao chao"处!最"gao chao"处当然是杜十娘唱完了一首婉转、凄情的歌曲之后,然后手捧着百宝箱从船上跳下去的戏码了。只是,在这个戏码里。蓉娘子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当初林黛儿所制造的轰动效应的。因为,这里可不是什么大江大河,更没有什么船啊、舟啊之类的,所以。蓉娘子只能是从栅栏上一翻而下,便算是投了长江了,可是大家都是知道她没有什么危险的,所以,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震憾的效果了。

  “好!这首曲子真是写得太好了!完全写出了我们风尘女子的心思,苦守数年,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能找到一位有情有义的如意郎君,然后赎身嫁人吗?可是,如意郎君到头来却变成了薄情寡义的负心人,杜十娘最后要投江自尽,却是尽显出了她的一腔愤然啊!可惜,可惜了……”

  整场戏终于是看完了,于是秦永邻座的红娘子是又开始感叹了。没错,她的燕楼与红楼确实是存在着竞争关系,事实上,还是最大的竞争关系,可是在这场戏的问题上,她还真是说不出一句言不由衷的话。好戏就是好戏嘛,还能几话就抹杀了不成?

  况且,这场曲,写的就是他们风尘女子的恩怨情仇,她也算得上是感同身受啊!毕竟,有哪一个流落风尘的女子不是身世凄惨的?又有哪一个风尘的女子不愿意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跳出火坑的?从这一点来说的话,杜十娘可真的是与天下间几乎所有的"ji nv"都有着许多的共同点,所以,也就难怪她们看了,会如此的感同身受了。

  “哼!姐姐让那个什么韩大才子,也给你写一场那么好的戏曲不就好了吗?哦,不对,还要比这《杜十娘》更好的戏曲,到时候,看她们燕楼还有什么话可说。”

  另外的一个萝莉少女听到红娘子的感慨,此时也是插话进来说道。

  其实与红娘子不同,她对于这场戏的感慨是并不那么大的,毕竟,以她的身份来讲的话,想要全部理解那些风尘女子的心态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怕只怕是,那韩才子也再写不出来如此水平的好戏来了!如此戏曲,可称得上是百年难遇的,所以,就算是同一个人,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写出两场来的……盼只盼望是,这韩才子能够给奴家也写出一场不逊色太多的戏曲,那奴家好好唱的话,也未必是会输给蓉妹妹多少……”

  “嗯,好!那我们一会就去找那韩才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