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才是彻底的胜利

[字数:7455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才是彻底的胜利

  在钢铁巨拳下,丧尸们象牙签一样倒下了,被铲斗直接砸中的头颅,就象浆果一样爆裂开来,就算身子挨着铲斗,四肢也会碎裂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折叠在了一起。

  王路亲眼看到,一只丧尸挨了一“拳”后,虽然避开了头颅,但肋骨折成了数截,戳破胸脯的皮肤,露出了白色的骨茬,丧尸一时还没死,牙齿还在一开一合,但很快,铲斗铁拳又砸了一下,直接把它变成了一滩混合着黑色尸液的肉泥。

  大群被王路吸引过来的丧尸还在往桥头上挤,它们对铲斗的屠杀毫不在意,目标只有站在船头的王路等活人。

  王路已经数不清谢玲杀了多少只丧尸了,事实上,桥面上堆积了太多的丧尸尸体,令其他的丧尸都挤不过来了,因为桥面上原本就堆满了车祸后的车辆,并没有多少空地。

  谢玲也觉得桥面上的杂物太多,妨碍了她的操纵,一不做二不休,她操纵挖掘臂来回扒拉了几下,把车辆的残骸扒拉到一边。

  这次操纵有点失误,喀嚓一声响,桥面上的一侧铁护栏被铲斗撞断了,嗵一声,这截护栏掉到了江水时,溅起高高的水花。

  谢玲吐了吐舌头,干脆把桥面上的车辆残骸、丧尸尸体,都通过这处缺口扒拉到了下面的江水里。

  这一动作有些鲁莽了,残骸溅起的水花差点泼湿了站在操纵室外的王路等三人。

  陈薇尖叫着躲了一下水花:“谢玲真是乱来,这些丧尸的尸体落到江里,把江水都弄脏了。”

  王路倒不以为意,前几天自己穿盔甲杀丧尸,也有不少尸体直接扒到了江里:“没事儿,我们崖山在上游。你看,这些尸体都被水冲下去了。”至于下游会不会有幸存者受污染――老子哪里管得了这样多,这也有考虑那也要顾忌,还杀什么丧尸啊。在这个光呼吸都能感染生化病毒的末世,做人不要太装b。

  清理了桥面后,有更多的丧尸挤了上来,谢玲操控铲斗左右开弓,杀得更爽了。

  有只丧尸被铲斗铲成了两半,下半身掉到了水里,上半身则“坐”在铲斗里,抓挠着钢铁的内壁――那铲斗上,还有些谢玲特意抹上去引诱丧尸的鸭血呢。

  时不时,谢玲就要将堆积在桥面上的丧尸尸堆扒拉到江水里,空出位置,以迎接下一批“客人”。

  王路、陈薇和王比安从一开始的兴奋、欢呼,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谢玲已经杀了多少丧尸了?根本数不过来吧。

  王路无聊地都要打哈欠了,突然,谢玲尖叫了一声:“啊,爬上去了,那只丧尸爬上去了!”

  王路抬眼一瞧,只见不知何时,那只坐在铲斗里的半截丧尸爬出了铲斗,爬上了挖掘臂。

  王路目瞪口呆,这货居然光用一双肉手,就爬了上去――也只有不怕痛不怕累,有着“钢铁”般不屈不挠意志”的丧尸才能做到这一点吧。

  谢玲左右摇摆挖掘臂,想把上面的丧尸晃下来,那只丧尸两只手死死抓住挖掘臂,埋下头,撕咬起暴露在挖掘臂外部的一段管线来。

  王路看得分明,那只丧尸之所以咬管线的原因,只是因为谢玲在往挖掘臂上抹鸭血时,有些血滴落到了管线上。

  谢玲慌了,大幅度摇摆着挖掘臂想把丧尸弄下来,她担心那只半截丧尸咬坏管线的话,会损坏挖掘臂。

  挖掘臂大幅度地摇摆,从桥面上往江里扫落了更多的丧尸。

  但没用。挖掘臂上的丧尸就像生了根一样,两只胳膊紧搂着金属悬臂,一口接一口啃咬着管线。

  突然,一根管子上射出一股液体――管子破了,里面的液压油漏了出来。

  原本,挖掘臂上的液压管不至于这样脆弱,连丧尸的一口烂牙也抵挡不住,只是那挖掘船也有年头了,在一次维修时,船主贪便宜,用了一根翻修过的不知几手的液压管,再加上时日已久,管线都老化了,丧尸的这翻啃咬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王路、陈薇、谢玲和王比安却不知其中原委,他们只看见丧尸狂咬之后,管子裂开,液压油一漏,铲斗就耷拉了下来。

  陈薇尖叫一声:“挖掘机坏了!”

  王路见识毕竟多一点,心想坏了一根管线也不至于整个挖掘臂都不能动了。

  谢玲在操纵室里早慌了手脚,左右操纵杆一通乱推猛拉,想方设法想将丧尸弄下去。

  王路看仔细了,拍了拍操纵室的窗:“别急,挖掘臂没出大事,好像只是铲斗控制不了了。”

  谢玲这才稳住心神,仔细试了试,铲斗无法像刚才那样做出挖掘装卸等精细动作了,但整条挖掘臂的左右摆动却没有任何妨碍。

  王路冷笑,就丧尸那两口烂牙,就想阻挡人类的钢铁机械?

  他沉声对谢玲道:“左右摆动,扫都扫死它们。”

  谢玲依言控制挖掘臂来回摆动着,成群的丧尸像枯木一样折断、摔倒。

  王路正想得意地笑,突然听到挖掘船发动机发出哼哼的声音,他一愣,继而脸色一变,惨了,油快没了。

  王路对谢玲大吼一声:“快!动作再快点!”

  谢玲也明白过来发动机的异响代表着什么,应声加大了操纵幅度,挖掘臂带着耷拉的铲斗象巨人的手掌在挥赶苍蝇一样,在桥面上扫来扫去,丧尸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成群的倒下。

  突然,发动机抖动着喷出一股黑烟,停了下来。

  挖掘臂戛然而止。

  没油了。

  不过,这已经无关大局。

  桥面上,以及两侧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一只站立的丧尸了。

  挖掘船缓缓靠上了埠头。

  王路踏上了石阶,一步一步,走上了街面,走向水泥大桥。

  他没有穿盔甲,只在手里拎着消防斧。

  丧尸的尸体像破碎的布娃娃一样撒满了一地。

  挨着铲斗击打而死的丧尸绝大多数还算“完整”,多是头颅碎裂,四肢和躯干往往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断胳膊断腿的比较少见,“死无全尸”的倒霉蛋是因为不小心正好撞上了铲斗上的铲齿。

  死的最惨的是被谢玲用铲斗“打夯”打死的,这样的丧尸几乎被压成了一个肉饼,内脏都被挤爆了,黑色的尸液体喷溅的到处都是。

  王路在流淌着尸液的水泥桥面上站住了脚步,一只丧尸呵呵响着向他爬了过来,丧尸的下半身骨头都断了,都能看到大腿骨支棱在皮肤外,它的一只胳膊耷拉在肩侧,只能用单只手扒动着地面爬动。

  其实这样的丧尸为数不少,都是谢玲在最后油快用尽时,用挖掘臂挥扫的结果,虽然一时没死,但身上的骨头都断得七七八八了。

  王路稳稳站着,等那只身残志不残的丧尸辛辛苦苦爬到自己脚下,脚一抬,踩住了它的头,丧尸徒劳地用单手扒拉着王路穿的高统雨靴,王路拎起消防斧轻轻一剁,咔一声,丧尸的脖子应声而断。王路扬起一脚,丧尸的头高高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掉到了江里。

  比杀只鸡还容易。

  身后响起陈薇的声音:“老公,好多丧尸啊!镇里的丧尸都在这儿了吗?”

  王路笑道:“这怎么可能,不过主街上的丧尸差不多都在这儿了吧。旁边的小街小巷,还有各处民居、工厂、政fu办公楼、医院、超市,那些地方肯定还有为数不少的丧尸。”

  拎着钉耙的陈薇变色道:“天,哪我们要杀到什么时候啊?”

  王路一挥斧,又杀了一只从尸堆里爬出来的形似中了化骨绵掌的丧尸:“放心啦,总有一天能杀完的。我们为了挖掘船这前前后后的一通辛苦并没有白费,主街丧尸群的团灭,让我们今后的行动得到了极大的自由。丧尸几乎无法再成群结队活动了,它们被分割成一个个孤立的小圈子,对我们的威胁大大减少。”

  陈薇叹了口气:“可惜,挖掘船没油了,而且铲斗也坏了。”

  王路笑着摇头道:“就算是挖掘船还有油,对我们今后的帮助也不大了。以后,我们要挨家挨户深入楼房内杀丧尸,那可没法借助挖掘船了,这玩意儿上不了岸不说,而且稍稍动两下,就能把整座楼房给拆了。我们需要的是一个镇子,并不是一片废墟。”

  这已经不仅仅是巷战了,而是难度更高的入户探索,定点清除了。

  这将对王路的近战肉搏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但王路一点不恐慌,在经历过刚才的大屠杀后,丧尸在王路眼里,已是土鸡瓦狗。

  身后传来一阵吵闹声,王路一回头,看到谢玲和王比安一个挥着砍柴刀,一个舞动锄头,正在成堆的死丧尸里扒拉着,不时喊叫着:“啊,这里还有个活的,吃我一刀。这个眼珠还在转,砍它的头。”果然,打落水狗是件很爽的事。

  王路对谢玲带着王比安玩虐尸一点不介意,只不过,大家不要忘了正事儿,弄来挖掘船大开杀戒,可不仅仅为了给丧尸暴菊,而是为了农机啊。

  王路把谢玲和王比安叫了过来,板着脸道:“别太得意忘形啊,谁知道旁边会不会躲藏着一两只丧尸,突然窜出来被咬上一口就惨了。”

  陈薇在旁边抿着嘴偷笑,王路训起别人来像模像样,其实刚从他自己急吼吼从挖掘船跳上埠头时,也激动得连消防斧都忘了拿,还是自己递给他的。

  只不过――陈薇转身又打量了一下遍布尸骸的桥上桥下,真是一场非常了不起的胜利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场弥漫着丧尸尸液的气息,掩盖住了王路他们身上活人的气味,一直没有新的丧尸前来。

  王路带着大家细细检查了一遍,把所有还能没有死透的丧尸都个个斩首,这才算彻底完结挖掘船战役。

  虽然臭气冲天,但王路站在尸堆中,还是很感叹,这要是放在古代,这样一场伟大的胜利,可是要用敌人的头颅堆成京观的。

  自然,王路还没有变态到这个地步,再说了,丧尸的尸体还是尽快处理得好,实在是太臭了,谢玲和王比安早没有一开始的兴奋,捂着鼻子躲到了一旁。

  王路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又要发愁怎样处理这成堆的丧尸尸体。

  把尸体都推到河里?开玩笑,谢玲刚才已经扫了不少丧尸尸体到江里了,再要把这样多数量

  的丧尸尸体也推下去,这鄞江还不堵上啊。古人投鞭塞流是佳话,王路抛尸塞流则是恶心了。

  这算什么?胜利者的烦恼吗?

  王路甩了甩头,决定暂时把这件破事扔到脑后,现在,可是有着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

  去农机站!

  这才是此次战役的最终目的啊。

  四人组成战斗队形,王路、谢玲在前,陈薇在后,王比安中间,缓缓前行。

  直到来到镇政fu前,一行人也没遇到一只丧尸。

  镇政fu的布局一如众多常见的小乡镇――自动伸缩门,一片绿地,和一幢6层的楼房。

  自动伸缩门紧紧关着,就象里面的乡镇干部都已经下班回家一样。

  当然,门口几辆横七竖八扔着的自行车、电动车和一摊摊早已凝固变成黑色的血迹告诉王路,镇政fu办公楼内,并不如表面上看去那样太平无事。

  不过,王路对镇政fu小楼一点点兴趣都没有。他盯上的是与镇政fu比邻而居的农机站。

  农机站就是个带大院子的二层小楼,底层似乎是维修车间,二层是办公室。

  现在一行四人就站在农机站门口。

  王路笑得合不拢嘴――就在农机站的院子里,停着一辆收割机。

  机子不新,脏兮兮的,似乎是送来维修的。

  谢玲喃喃道:“哥,那是我们要找的农机吗?”

  眼前的这台收割机不像谢玲以前在电视里惯常见到北方常用的前面有个长筒形滚筒的收割机,它的整体形状是梯形的,最前端居然是方形的,有几个竖着的长条形开口,硬要说,这玩意儿更有点象铲车。

  王路重重点头:“没错,这就是收割机,洋马ag600。”

  洋马ag600适合江南农村小片农田合用的收割机。

  自动化程度高,收割的同时还自动脱粒装袋,小巧的机身能在小片农田里灵活地掉头。

  这可是台顶呱呱地好收割机。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