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05章 公主出战

[字数:6147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给我,到我了!”

  “给我,给我!到我了才对!”

  “不对,是应该到本公子!”

  “啊,本公子才刚看一眼!”

  ……

  好嘛,一封原本应该珍贵无比的国书,到了最后倒是成为了众人争抢的对象了,好在大家也知道这个国书的重要性,所以,也没有谁真的是敢把它撕烂了。

  毕竟,他们的直接目的,也仅仅只是想要亲眼见证一下,这封的国书,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连一个字都没有的?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而事情到了最后也正如是他们之前所听到的那样,这封国书,上面真的是连一笔一画都没有,可是,这么一来的话,他们就真的有点想不明白了,既然是国书的话,那又岂能是一个字都没有的?可是,你要是说它上面有字的话,他们怎么就一点都看不到?总不能是,全体人的眼睛都出问题了吧?

  “秦公子,你……你快帮我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这上面真的没有字吗?”

  “是啊,是啊!大食国王不可能会派人送来一封无字国书的,你……你快点把迷题解开吧,否则的话,传到了皇上的耳里,那可就麻烦了。”

  终于,这封国书最后是传到了秦永的手上。当然了,其实也并不是因为那些“阴山学会”的公子、小姐们通通都传遍了,全看过了的缘故,仅仅只是因为,现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回来到这上面的迷题上来了,而在现场,谁才有这样的实力解开这个迷题呢?不必说,自然是只有秦永一个人了,所以。他们在传了很多的一个圆圈之后,最终是送到了秦永的手里了。

  “呃,好吧。”

  秦永呢,也知道自己推托不得,毕竟,如今整个“阴山学会”的指望,可都在他的身上了。只是,要他解开这个迷题的话,还有一个不小的顾虑,那就是阿布?阿拔耶刚才说过了。这封书信,那可是国书来的。而既然是国书的话,那他看了这其中的内容,有没有什么不妥的?

  当然了,现场的其他人,如今也都是看了这封国书的,可是,他们却毕竟是连一点的内容都没有看到,所以。也说不好有什么罪过。可是,秦永就不一样了,谁知道这封国书里面所写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啊?要是真的是涉及到了什么国家大事的话,那他这个小小的草民看了。还不是天大的罪过了?所以,这个问题如果是没有想好的话,他恐怕是不敢直接拆穿阿布?阿拔耶的把戏的。

  “怎么了?秦公子,可是有什么困难?”

  秦永虽然是接过了那封国书。可是,却半天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于是。正站在他一旁的武梓香就忍不住问道了。她倒不是对秦永没有信心,只是,此事事关重大,都涉及到两国有可能的一些重要的交流了,所以,不由得她不上心。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秦永在看到她的时候,一直让人感觉到颇为为难的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哦,没有,对了,公主殿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殿下答应。”

  想明白了事情要怎么处理之后,秦永自然也就没有过多的犹豫了,很快是对武梓香说道了。

  “哦?有什么是本宫能够做到的?秦公子但说无妨,只要能解出这封国书的秘密,本宫义不容辞。”

  武梓香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本来也是,这件事情,已经不单单是两个学会之间的小比试了,而是涉及到两个国家之间的大关系。只是,她目前很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是如此重的书信和事情的话,那阿布?阿拔耶拿出来和他们进行什么比试?

  其实,有关于这一点的话,那倒是她误会了的。因为,大食国之所以会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写一封国书,那目的自然是为了保密的。因为,在他们的大食国内,还有大周朝,事实上都分布着不少来自北方那个蛮族的细作密探。

  而他们一个庞大的使团出使大周朝的事情,那必定是瞒不过人的,所以,为了保密起见,他们就直接在国书上运用了一个新得的法子了。这个法子可以保证,就算是他们的国书被别的细作密探偷了去的话,其中的内容也是根本泄露不出去的。

  不过吧,他们原本来也是没有想过一定要将这封国书拿出来当作什么比试的道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阿布?阿拔耶原先是并不太赞同他的父王对大周的这次结盟的,所以,这个递交国书的事情,就被他暂时地往下压一压了。

  当然了,他也不敢真的把国书藏起来,从此就不上交大周天子,他仅仅只是想拖上几天,等到与“阴山学会”的这场比试结束了之后,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再把国书递交给大周天子而已。

  在此之前的话,他们与“阴山学会”的这场比试,他们其实是用其他运用了同样的法子所处理过的纸条来代替的,不过吧,此时的他们早已经是一败涂地了,所以,为了加强这其中的效果,阿布?阿拔耶就临时起意,直接是使用了这封国书来作为道具了。

  当然了,他刚才所说的话,也并非是妄言,因为,他原本来就不是太过赞成他的父王此次与大周的结盟的,所以,如果是在这比试的过程中,大周人是把这封国书弄坏了,又或者是先看到了内容,传扬了出去的话,那可就与他无关了。虽然到了最后,他的父王不免要责怪他办事不力,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最主要的错误不是在他的身上就可以了。

  “好,是这样的,公主殿下,你一会这样……”

  现场,秦永听到武梓香答应了,于是,他就走前几步,小心地凑到了武梓香的耳边说道了。他的这个说话的声音是极小的。所以,现场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可是,他们却是发现了,武梓香的表情是一会惊诧,一会高兴的,到了最后,甚至是兴奋地带着人走了,于是,他们就忍不住纷纷好奇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这事情到了最后,结果却是与武梓香有关系呢?

  “大家稍等片刻吧。一会大公主殿下出来了,事情就见分晓了。”

  秦永大概也是想到了周围的人好奇心肯定是很重的,于是,他就笑着安抚了一句了。反正,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场上的主角已经不是他了,接下来,只要是看武梓香的表演也就好了。

  “咦?快看,大公主殿下回来了!”

  没错。武梓香离开了之后,仅仅只是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结果她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名宫女。而且,每名宫女的手上,还托着一个木盆,木盆里面。估计是装着水的,于是哐当哐当地响,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会吧。真……真的又被他破解了?”

  其他人看到这样的人幕,仅仅只是感觉到奇怪而已。因为,他们实在是不明白,这破解国书的奥秘,与两个宫女捧着一盆水到底有什么关系,可是,另外一边的阿布?阿拔耶可就不是那么想了,他自己是很清楚这封国书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的。可以说,要破解这封国书的秘密的话,那确实是要使用到水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清水,只是,他不清楚的一点是,秦永到底是知道多少。如果仅仅只是想破解这个迷题的话,一盆合适的水就可以了的,根本没有必要拿回来两盆。

  “呃?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就别说是阿布?阿拔耶搞不清楚武梓香这让人捧回来两盆水是怎么回事了,事实上,就连秦永自己也是不明白的。因为,他刚才仅仅只是吩咐了武梓香去弄回一盆的水而已。当然了,原理,他早已经是身武梓香说明白了的,所以,这个时候也不会过份的担心。

  “由于国书的特殊性,应秦公子的邀请,本宫决定,这一场比试的全程,将由本宫来代劳。现在就开始吧,来人,把国书给我呈上来……”

  “是!公主殿下。”

  ……

  “呀,原来如此啊!我说刚才咏月公子怎么迟迟没有动静呢,原来是顾虑这件事情。嗯,这么想也对的,国书一事,事关重大,岂能等闲视之?刚……刚才,是我们可是孟浪了!”

  “没错,没错,逾矩了。好在,并没有看到一个字,否则,那罪过可就大了。”

  “嗯,嗯。可是,刚才是谁最先看过国书的?”

  “好……好像,是张二公子!”

  想清楚了这其中的门道的众人,一时间可真的是感觉到后怕不已。没错,这封国书,确实是阿布?阿拔耶自己拿出来让他们这些人看的,可是,国书毕竟还是国书啊,虽然有前因后果,可是,当今的天子想要追究的话,那还是不难找出理由的。这古语都有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连一丁点的错误都没有人,皇帝要办你的话,也还是能够找到相当的理由的,更别提是这个已经是有错在前的了。

  “张二公子?人……人家可是首辅之子,可不要……乱说。”

  搞清楚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像那些“阴山学会”的普通公子、小姐们,心中多多少少地就是有些怨言了。不过,他们可不敢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张守成的身上,谁让人家是首辅之子呢?而他们这些人,虽然也都是出身于官宦之家,可是,官也是有分为三六九等的,首辅就是其中最大的了,除了是亲王、公主等等这些皇亲国戚以外,其他的官员,几乎是无人能出其右的。

  “咦?快看,公主殿下想要做什么?”

  “不……不会是想将那一封国书浸泡到水里吧?天啊,这如果是泡过了的话,这国书还能看吗?”

  “是啊,是啊!这‘咏月公子’的办法,就是如此的,那……那岂不是害人吗?”

  “对啊,对啊!而且,害的还是大公主殿下。”

  原来,此时,人群中央的武梓香已经是从下人的手口接过来了那一封所谓的国书了,然后,她慢慢地打了开来之后,缓缓地居然就想放入了一只木盆里了。

  可是,那只木盆里所装的可是水啊,这纸一沾到水的话,还能用吗?嗯,别说是能用了,还能不能保持原样,那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可……可是,这张纸可是国书啊,损坏了国书,就算武梓香是公主,恐怕在天子的面前也讨不了什么好吧?

  所以,这不是害人吗?所以,这一刻的时间里,周围的许多人的心中对于秦永都是多有怨言的,他们甚至是有些恶意地猜测,秦永正是因为知道这最后的后果很可能是很严重的,所以,这才故意是找武梓香来代替他的?而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害怕看到国书的内容?若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他的这个作法就实在是太过份了一点了。

  “果……果然如此,当真是被他发现了,可是,他……他怎么就知道了呢?难……难不成是,他真的是一个格物学方面的天才?”

  只是,与现场的那些“阴山学会”的公子、小姐们的“愤慨”所不同的是,此时的阿布?阿拔耶他们看到武梓香慢慢地将国书放进木盆里的一幕,于是,脸色就大变了,同时,也是变得垂头丧气起来了。

  因为,他们可是清楚知道的啊,自己的这个把戏,巧妙就在此处,把白纸浸泡在水里面,那才能够看得见这上面所写的字的,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否则的话,不管你是采取什么样的方法,不管你的视力再怎么好,你都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这上面的内容的。

  当然了,这其中的水也不是普通的井水或河水,而必须是一种经过特制的水。只是,不知道秦永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是调制出这种水来的。这么一来的话,他们大食使团在这一次的比试中的话,就真的边最后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的。所以,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大食国众人,此时真可谓是一团的死灰色了。(未完待续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