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十六章 亏本生意做不得

[字数:6603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第二百十六章  亏本生意做不得

  谢玲瞠目结舌,没想到王路和陈薇两口子居然还好这一口,陈薇脸都要埋到雨衣里去了,哼哧着道:“我是不肯啦,可这家伙老是硬来,我、我也法子,想着惊动你们也不好,就、就随他了。”

  “本来吧,我想早点完事就好了,反正,反正王路的敏感点在哪儿我都知道,可、可真没想到王路他、他居然能坚持这样长时间,如果不是我催他,他、他似乎还能坚持更久。”

  谢玲一脸古怪,似乎在拼命忍着笑:“那个,姐,这、这也算是好事吧,不是男人都认为时间越长会让对方更幸福嘛。”

  陈薇听出了谢玲话中的取笑之意,但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叹了口气:“谢玲啊,你还年轻,你不知道,夫妻之间的那种事,是很有默契的,对方有什么变化,往往能从这种事上看出来,王路他,实实在在是变了,我,我都有些害怕了。”

  陈薇喃喃地道:“那一刻,我觉得身上的男人根本不是我的王路,他变得好陌生,就象,就像今天在江埠头杀丧尸一样,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王路。”

  陈薇说得癫三道四,毫无逻辑,谢玲却听明白了,从**到杀丧尸,王路最近的表现都出乎意料,别的不说,一个能坚挺2个小时的男人就是个恐怖的存在,从医学理论上说,那玩意儿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就会造成肌肉过度充血坏死,简直是非人了。

  陈薇的声音非常低,几乎类似耳语:“男人总觉得时间越长越能显示他们的能力,还想当然的以为身为女人的我们也应该会喜欢,真是猪脑子,谢玲,你真不知道,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那些男人为什么不自己试试灌肠,看看他们还会不会觉得时间越长越爽?王路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他、他是个很体贴的人,每次办事,都很照顾我的感觉,总是让我满足了,他才……”

  这已经是极私密的夫妻隐事了,谢玲听在耳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但她强迫自己听下去,因为现在陈薇和她说的并不是王路的性能力,而是他的变化。更确切地说,是变异。

  谢玲心中一惊,难道陈薇是在担心……

  她靠得陈薇更近了:“姐,你是担心哥上次生病留下什么后遗症?”

  陈薇没出声,但她看着谢玲的眼睛中,却满是惊惧之色。

  谢玲勉强笑了笑:“不会的,哥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嘛。他这样儿要也是丧尸,那丧尸不要太可爱啊。哪儿有喜欢吃油煎土豆饼的丧尸啊。”

  陈薇咬了咬唇,举起了王路的左手,用自己的身子挡住王比安的视线:“你看。”

  谢玲只瞟了一眼,就惊得差点从竹筏上跳起来――小拇指的指甲是王路硬生生用牙齿从手指上撕下来的,伤口血肉模糊,齐根部的断裂处差错不齐。

  “这是怎么受的伤?”谢玲惊道。

  陈薇又默默地递上一只手套――王路左手戴过的手套,翻出手套的内里给谢玲看,手套内到处是血迹。

  谢玲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看完好无损的手套,又看看王路血糊糊的手指,她渐渐拼凑出一幕诡异的面画面:手指上的伤并不是外来的丧尸袭击造成的,而是王路自己故意为之,他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在和丧尸开战前,故意弄伤了自己的手指。

  谢玲突然想到了在快接近江埠头时,王路的那一下踉跄,现在两下凑一起,分明王路就是在当时自残的。

  他疯了吗在面对如此多丧尸时,居然这样狠毒地对自己的身体下手,难道他不知道,手指上的伤会极大地妨碍他对丧尸的攻击吗?谢玲自忖,如果是自己手指受了这样的伤,肯定连刀柄都握不住了吧,更不要说还要长时间高强度作战了。

  这绝对是自寻死路

  王路疯了

  谢玲看着陈薇的眼睛,陈薇看着谢玲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读出这个答案。

  从**上说,王路还是那个王路,这个整日和她们厮混在一起的臭男人,睡觉喜欢打呼噜,偷偷摸摸盯着谢玲的长腿,乐意吹牛皮,胆小惜命。

  但他的内心,却在悄悄地变化。

  不,这不是穿越,不是灵魂附体或借尸还魂。

  “战场创伤综合症。”谢玲突然道。

  “什么?”陈薇没听明白。

  谢玲擦了把脸上的雨水:“西方许多在异国打仗的士兵,都会因为长时间残酷激烈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造成心理的变异,具体表现就有性生活异常,无故自残,自闭,甚至,有些人会嗜血,鲜血、剧烈的**疼痛,才能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

  陈薇怔怔发呆,半晌才道:“如果,如果王路真是你说的什么战场创伤综合症,我倒还能接受,战场?还有什么战场能比现在我们面临的更残酷更危险?王路有心理压力那也是正常的。可我是怕他、他……”

  谢玲重重摇着头:“姐,你想太多了,不会的,不会的。哥要是变异成、成丧……那天晚上早就变了,哪还能等到现在。”

  陈薇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谢玲这句话起到了安慰的作用,还是满腔地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她幽幽道:“心病还要心来医,也没什么特效药,我们平时多关注着点王路的言行吧,悄悄化解他的心理压力。”

  王路昏迷中,自然不知道陈薇和谢玲嘀咕了半天,居然得出了这样一个和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结论来。

  其实那个2小时事件,完全是王路无心之失,感觉丧失异能并不完全受王路自主控制,那天和陈薇疯狂一把时,这异能迟不迟早不早发动了,王路自己也没往这方面想,还得意地以为自己“功夫”大有长进。说实话,哪个男人不为这种事自豪呢,你再有钱再有权官位再大开上11辆宝马,人家只要说声“我能干(重音)2个小时”,立刻能招来多少深深妒忌的眼神啊。男人啊,这个强,才是真的强。

  只是没想到这2小时事件被敏感的陈薇和今天王路的异常联系起来了,本来,这两者倒是真的相通的,都是感觉丧失异能在搞鬼,但陈薇和谢玲两人分析了半天,却硬生生想岔了。

  一行无话,到了崖山下后,陈薇和谢玲半抱半拖半背,终于把昏迷中的王路弄上了山。

  王路是当天半夜清醒过来的,这货其实主要是脱力过度,而且长时间高强度运动造成血糖过低――说白了就一句话,杀丧尸杀得肚子饿了,饿昏过去了。

  除了王比安,陈薇和谢玲都没睡着,见到王路清醒过来,都长长松了口气。

  然后――然后大家就都睡不着了。

  “痛、痛、痛、痛、痛……”王路叫唤着。

  谢玲躺在高低床上铺翻白眼,拜托,王路已经整整叫痛叫了半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了

  自己想白天补个觉都不成。真正烦死人了

  陈薇抬起了正在给王路胳膊上的淤青擦药酒的手,柔声道:“忍忍吧,不用药酒化开了,这些乌青啊淤血啊可好不了。”

  王路装死狗样:“真的好痛啊。”

  谢玲实在忍不住,跳下床,几步走到王路床边:“你现在知道痛了?昨天打丧尸时怎么就不知道下手轻重啊?”

  王路继续装傻:“啊,这些伤不都是丧尸撕咬时留下的吗?和我下手轻重有什么关系?”

  谢玲又好气又好笑,一伸手,拎起了王路的右胳膊,指着上面的一团淤血道:“那些丧尸的撕咬又哪里能伤害到你了,昨天一上山,我和姐就细细给你检查过了,除了这胳膊上的淤血,是被那只穿保安服的丧尸隔着铝片用牙咬,硬生生挤压出了这点伤,别处的伤没一样儿是丧尸抓挠造成的。”

  谢玲说得顺嘴,伸手一摁王路右手背指关节处的几点皮下出血:“那,你说,这伤是怎么来的,分明是你用拳头去砸丧尸的头留下的,我就奇怪了,你猪脑子啊,又不是不知道光用拳头砸不死丧尸的,你砸个屁啊,当自己是钢铁侠啊”

  谢玲又扯过王路的右胳膊,一翻,露出肘尖的一垞乌青:“这处伤就更滑稽了,我是眼睁睁看着你用肘去撞丧尸的,这、这……你是不是以为这个动作很拉风,以为自己在打咏春拳啊?”

  谢玲劈里啪啦,嘴不停手不停,一路摁了王路好几处伤口,每摁一处,就让王路叽哇乱叫一阵。

  最后,谢玲受在忍不住,握住王路的左手,抬到了他自己眼前:“这处伤就更让人看不懂了,隔着完好无损的手套啊,这有什么丧尸有这样的本领,能把你的指甲给整片撕下来?”

  王路除了一味装傻别无他法,这时也顾不上呼痛,期期艾艾道:“啊,这个应该是扭伤的吧,没错,肯定是扭伤的。”

  谢玲拧着眉毛:“好啊,这是扭伤的?哥,我看了可是好心痛啊。”说着故意就想用手指去扭那受伤的小手指――这死人,到现在还嘴硬,居然还想瞒着她。就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陈薇在旁边见谢玲心急一幅刑讯逼供的架势,怕问得急了,进一步伤害了王路“脆弱”的心灵,连忙抬手挡住了谢玲的“毒手”:“好啦好啦,让你哥好好休息吧。”

  又转头道:“这药酒刚擦上去是很痛的,但只有这样才能让药力化开,你忍着一点吧。等过了中午,我再给你上遍药酒,等乌青和淤血都化开了,这才算好呢。长痛不如短痛,不上这药酒,少说痛上一星期。”

  陈薇担心谢玲留在房内又要故意捉弄王路,好说歹说让她去帮自己做些家务,把谢玲拉出了房。

  王路一人留在了房内,确认陈薇和谢玲的脚步都已经远去,王路才放松下身体,长长叹息了一声。

  全身的伤口虽然疼痛,但王路装腔作势更多的是为了掩盖另一件事――他的全身上下几乎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王路平躺在床上,勉强侧过头,盯着自己的手指,他想让手指握成拳,但手指只是轻轻动了动,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这没什么可怕的,从原理上说,就是因为运动过度造成肌肉产生大量的乳酸,从而产生酸胀和无力感。

  自己杀丧尸有多长时间?一个小时?好像不到。自己当时大约估计了下,少说也杀了百多只丧尸吧。但给自己的感觉却像是整整跑了一场长达数小时的马拉松加场铁人三项一样。

  真是连碾死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了。

  鸡肋啊,真他m的鸡肋,这感觉丧失异能根本是得不偿失嘛。

  没错,这短时间内,感觉丧失异能大大增强了自己的战斗力,助自己杀了许多丧尸。

  但也正是因为没有了正常人的感觉,自己完全不知道节制,透支光了全部的体力,甚至,如果自己没有猜测错的话,个别肌肉还被自己硬生生拉伤了。

  如果当时自己还有正常人的感觉的话,在做出危险动作前,神经系统就会警告自己,阻止做出下一步愚蠢的动作,但正是因为自己毫无感觉,以致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丧尸是杀得多了,但同时也深深伤害了自己。

  自己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少说也得一天。

  不划算啊不划算啊巨不划算,根本就是赔本的生意嘛。

  硬要一比的话,简直跟猴子们的朝三暮四的原意差不多了,无论是白天三个晚上四个,还是白天四个晚上三个,反正一天是七个。一点好处也没有。而自己不施展感觉丧失异能前,以一普通人的水准也能杀上30多只丧尸,一天杀两回,就是60只,杀两天就是120只。用了感觉丧失异能,一次性杀100多只,可整整两天不能动弹。两厢一比,你妹啊,何止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还得倒贴,比猴子们都不如,亏了,亏大了。

  王路象个土财主一样劈里啪啦扒着小算盘,算到最后心头滴血,你妹的,这亏本生意绝不能做。什么感觉丧失异能,就是个屁,谁用谁知道。老子要再用这招,老子就是全天下最大的sb。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