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18章 演示一下

[字数:361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5:00]




  把发现去的考卷全部收上来的行为,其实主要的出发点就是为了防止考生给主考官使什么暗号的。

  因为,在这个时代里的所谓考卷里,也早已经是有了保密、隐匿考生姓名的手段了,大概的就是类似于将考生姓名写在固定的位置,然后再进行总体的密封之类的。这么一来的话,也就没有人知道那些考卷到底是谁答的了。

  当然了,这只是相对性的保密措施而已,你若是诚心要作一些暗号的话,那恐怕这样的措施也是不能够完全地避免的。可是,这已经是相当的了不起了,最起码的是,这已经是能够保证这个所谓的会试考试,是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相对公平了。

  可是,既然是如此的话,那道授业又是从哪里拿来的什么“明算科”的会试卷子呢?其实,这不是很自然的吗?因为,这次大周朝“明算科”的考试所用的考卷,那就全部都是由他亲自所出的,所以,他如果是再想抄一份给秦永的话,那可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仅仅只是靠他的脑子,那也是可以了的,更别提他的手上其实还有当初出题的那份草稿呢!

  “对啊,姑爷,道老先生说了,他是专门拿来给你做的。嗯,他可是从今天一早就等在了这里的呢!你快点进去吧!”

  诗儿说道,说完,她就急急忙忙地往后面去了,估计,也就真的是给柳落瑶还有道授业传信去了。只是,秦永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她的表情里面,怎么好像还夹带着一股类似于兴奋和紧张的感觉?

  “嘿,姑爷回来了,那张卷子,他肯定会很快就做出来的吧?到那个时候,道老先生会不会被吓一跳?他会不会说,姑爷如果是去参加‘明算科’考试。那是一定会考到第一名的?”

  这其实就是丫环诗儿目前的大致心理活动了,因为,在她们这些小丫头的眼里,她们的姑爷应该是无所不能,大杀四方的。

  所以,即便只是一场原本与秦永根本无关的“明算科”考试,事实上。她们的心里也是希望自己的姑爷能够独占鳌头的。

  因为,她们对自己的姑爷有信心,你没看到那个“明算科”的权威道老先生,目前都已经是在她们姑爷的面前,“乖巧”得就像是一个学生吗?

  所以,她们的心里可都是认为。她们的姑爷只要是参加了这一次的“明算科”考试的话,那是一定会得到第一名的。

  当然了,她们也不会真的是希望自己的姑爷去考了“明算科”,因为,“明算科”和“进士科”的考试时间都是一样的,两者之间是有冲突的,所以只要是参加了“明算科”的考试的话。那“进士科”的考试就是完全不能参加了的。那岂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所以,她们原先虽然也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姑爷能够在“明算科”的考试中是大展拳脚的,可是,这不是不可以吗?所以,她们也就不再多想了。

  可是,如今道授业却是说,可以让秦永来试试做“明算科”的卷子,而且。这“明算科”的考卷批卷人,还正就是道授业,所以说,秦永目前虽然只是在自己的府上来做这一份“明算科”的卷子的,可是,一旦是做了出来之后,效果就等同于是考了“明算科”考试了。因为,那都是同一份试卷,同一个评卷人的,所以。双方之间,自然是可以进行比较了。

  而诗儿她们的期待就是,最好是从道授业的口中亲自说出,她们的姑爷是胜过其他的任何“明算科”的考生的,那这么一来的话,岂不也是等于是独占鳌头了吗?所以,她们自然也是愿意支持道授业请她们的姑爷做这一套的题目的。

  “哈哈,秦公子,你终于回来了?好,太好了。快点过来看看吧,这是我们大周此次‘明算科’考试的题目,你来试试,你能做理了几题!”

  秦永才刚回到后院,这目光都还没有与一旁的柳落瑶、林黛儿两位娇妻搭上“线”呢,结果却是被道授业这个破老头子的声音打断了,于是,秦永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摇了摇头说道了,“呃,道先生,这个不试可不可以?在下,这一趟出城,可是累得慌啊!”

  “累得慌?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那些人,很为难你?不对啊,在格物学上,他们还有什么能够难倒你的?而至于是身份上的问题,老朽已经是交待大公主殿下代为照顾了。怎么?她没有为你撑腰?”秦永没有想到,他在道授业的面前这么报怨一下,结果却是引来了道授业更多的困惑了。

  原来,他打算秦永前去那个所谓“阴山学会”的会馆,还真的并非是扔下他不管的。而是,他相信秦永有折服那群人的实力。毕竟,目前秦永其实已经是折服了他这个所谓的老师了的,所以,再遇上了那些学生的时候,自然就是不费力气才对的。况且,他在之前,已经是派人通知了武梓香,要她代为照顾秦永的,所以,在他想来,自然是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一点是,当天一早,“阴山学会”的这个会馆,事实上就已经是被那些大食人给包围住了的,所以,秦永最终虽然是折服了阴山学会那些公子、小姐们,可是事实上,他却是很费了一番工夫才做到的,所以,他要是说累得慌,那还真的是有几分情理的。

  “不是,是这样的……”

  既然道授业是不知道的话,那秦永也只能是向他慢慢地解释,慢慢地说明了。说到了最后,道授业终于是体贴他的这一份辛苦了,于是就说道了,“哦,原来如此,那倒是老朽的错了。不过,也恰好是因为这个错误,所以,‘阴山学会’此此才没有丢面子,说起来,这也是大功一件啊,哈哈!”

  “呃。”

  好嘛,道授业终于是理解了,于是,秦永自然就是以为,“危机”解除了,他自然就是不用再做“明算科”的卷子了。可是,道授业的意思却并非像是就此罢手了,于是,就可以看到道授业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就说道了,“嗯,你既然是累了的话,那这个卷子就不急着做吧!反正,正式的会试时间,也是在两天一夜以内的。所以,你明后两天,只要是有时间,再把它做出来,也是可以的。“

  秦永:“……”

  真的没有想到,不管他是再怎么说话都好,他始终都是逃不掉这张所谓的“明算科”的卷子的。而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也没必要再做无谓的抗争了吧?于是,他就点了点头说道了,“那……那好吧。”

  “你答应了?好,太好了。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先把卷子收好吧,然后,你昨天的时候所识破的几个把戏,是不是也在老朽面前,演示一下!嘿嘿,老朽我可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油锅洗手’的把戏呢,嗯,‘无字国书’的把戏也不错!要不然,你也演示一下?”

  “……”

  秦永只能是再一次地无语了。原本来吧,他是以为自己只要是推托了那个“明算科”卷子的事情之后,结下来就能够轻松自在了的,可是没有想到,道授业的好奇心居然会这么大,所以,又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了,于是,到了最后,他也不得不是去屈服了,因为,他是突然间发现了啊,现场,可不仅仅是只有道授业这个糟老头子对此产生了兴趣的,甚至是连他的那两位娇妻,此时也是满怀期待地看着他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