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纵横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我是张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79 险招不险

[字数:3556 更新时间:2014-9-5 16:18:00]






  郭淮的建议其实很简单,就是分兵。

  从汉中到关中,事实上并非只有阳平关这一条通道,除了这条栈道路面最宽路况最好的褒斜道之外,还有另外三条——陈仓道、傥骆道和子午道。

  陈仓道,是从扶风郡出散关、经武都到汉中的勉县,这一条路在最西面,能绕道阳平关的背后,进入汉中腹地,路况相对褒斜道稍差一些,但是相对来说还算好,楚汉时大名鼎鼎的暗度陈仓点典故就是出自这个地方。

  因此陈仓道还是能走的,只是因为位置的guān xì ,从这条路行军至少要比走阳平关多走五六百里以上。

  傥骆道,距离倒是比陈仓道近了许多,从文远现在的位置往西南zài走二百余里,就能进入这条栈道。只是这一路的地形也是最凶险的,加之栈道年久失修,这条道几乎相当于荒废了,尤其是近几十年来,即便是本地土人走这条路出川的都很少。

  傥骆道理论上还是能走通的,只要动用人力修缮栈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既然前人能走,文远自然有能力修好这条栈道。

  不过文远有能力是不假,可修栈道也要看情况不是?即便文远有能力修这条栈道,可是天知道这一条栈道要猴年马月才能修好?眼下阳平关战事胶着,文远哪有心思等在这里修什么栈道?

  zài说了,修栈道这种大dòng jìng 万一被张鲁知道,派人守住险要一把火把栈道烧掉,那辛苦一回不就前功尽弃了?

  都被发现了,还修理个毛?

  最后,就是那条子午谷道了,说来这条子午道也是非常有名的,历史上魏延历次向诸葛亮谏言,建议走的就是这条栈道。

  这条栈道,从汉中南乡县出发,一路折向东北,绵延长达八百多里,在四条栈道中路线最长,而路况之凶险仅次于傥骆道。这条栈道一路都是崇山峻岭,加上沿途人迹罕至,所以走的人最少。但是有一点不容忽视,子午谷口的位置却几乎可称为咽喉要害,就在距离长安城不到二百里的正南方!

  从汉中直达长安,这样一条栈道的意义可想而知有多重要!是故魏延才会几次建议走这条路奇袭长安,只因为诸葛亮生性谨慎,生恐司马懿有所防备在这里埋下伏兵,将从此经过的蜀军一锅端掉。所以诸葛亮一生七次出北伐,没有一次走这条最长最凶险的子午道。

  郭淮的建议wú yí 给文远打开了一条思路,阳平关扼住汉中咽喉,一味强攻只怕极难奏效,即便是攻下来想来也得迁延时日,并且兵马必定折损不少。与其这样,倒不如仗着兵力优势,分兵开辟第二条战线,如果能出其不意一举杀入汉中腹地自然最好,即便被张鲁察觉,也能把汉中军的主力吸引一部分出来,减轻一下颜良的压力。

  想明白这些,文远当时就做出了决断,大军一分为二,骑兵仍按原计划走褒斜道驰援颜良,毕竟那里的路况算起来最好。而文远亲领大军走扶风,入陈仓道,经武都直杀到阳平关的后方。

  计划原本就这样定下来了,可中间却出了一点小岔子,郭淮这小子居然zhǔ dòng 提出,想独自率领一支兵马走子午谷道!

  这简直是胡闹!要知道子午道路况凶险几乎不逊于傥骆道,guān jiàn 是这条路距离比傥骆道还长!如此综合考虑,子午道几乎是蜀人最不愿走的一条,而郭淮居然偏偏提出走这一条道!

  要知道这可是八百里的山路啊,这并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一条道走下去就好。走山路难免要翻山越岭,高高低低的不说,遇到道路不通时还要开路架桥,碰上这种状况或许一天都难走几里路,八百里的山路,jìn qù 了zài出来没几个月那是想都别想!

  所以文远一开始是不想答应的,而且见郭淮勇气可嘉也就没说硬话,就婉转的劝了几句想把郭淮的念头打消。这下倒好,郭淮见主公有没一口否决,顿时信心大增,zì xìn 满满的说走子午道绝没有问题,只因为他手下有熟悉这条路的向导。

  但是走子午谷终归不是小事,文远没有直接答复,只是说回头zài商量商量,不过这时候郭淮初生牛犊的性子已经上来了,当场立下军令状,说若不能带队伍走出子午道,甘当军法。这样一来就不禁让文远有些犹豫了。

  文远真不想走子午道吗?当然不是!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文远领兵走陈仓就是活用的这个军事思想。只不过相比走陈仓,走子午道就更惊险刺激了!不仅是出敌不意,攻敌不备了,事实上文远自己都没敢想,估计张鲁就更不可能想到!

  所以不能不说,郭淮的这个提议更符合兵家以奇制胜的思想,这个方向至少是对的。只是考虑到走这条路所要承担的风险,让文远有些担心罢了。

  不过最后,郭嘉的一席话打消了文远的顾虑,让他决定走上这么一步险招。

  郭嘉的话很简单:“主公,我大军只是兵分两路来取汉中,张鲁应付起来就已经手忙脚乱,哪里还能管得了子午谷这一方向?”

  对呀!郭嘉的话让文远脑子里如拨云见日一般豁然开朗,要知道晋军兵分两路攻打汉中,哪一路都是实打实的,阳平关有颜良的数万军马,陈仓一路更是文远亲自率领兵强马壮,这两路并没有哪一路是佯攻的方向。

  在没有暴露之前,陈仓这一路文远当然是要悄悄行军的,如果能出其不意突然杀入汉中腹地当然最好,不过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十几万大军,也不怕和汉中兵正面相抗。有文远的大旗在,还有十几万大军压着,到时候张鲁能不能顶住都成问题,哪里还有闲工夫去管子午谷那条几乎不可能出问题的栈道?

  这样一来,郭淮走子午谷就成了一套只需要考虑道路因素,而实质上并不危险的备用方案了。期间,无论是颜良攻破阳平关、或者文远杀进汉中地,郭淮这支偏师便发挥不了作用,而万一……虽然文远zì xìn 张鲁绝不是自己的duì shǒu ,可战场上瞬息万变,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百分百的把握一定能打胜仗。

  wú yí ,向文远比起来,张鲁能赢的jī huì 很小很小,可哪怕就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是不能无视的,不是吗?

  更何况汉中多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地方,张鲁真要是提前发现了晋军主力的行踪,提前做好准备据险而守,挡住文远的攻势倒不是很难做到。

  也就是说,万一期间颜良仍不能拿下阳平关、而文远的主力又被张鲁抵挡住的话,这个时候郭淮的这条备选方案就能发挥作用了!到时候并不需要发挥太大的力量,或许只是一根轻飘飘的稻草,就能gǎi biàn 整个局势的平衡,将张鲁彻底压倒!

  所以文远最终答应了郭淮,令他领本部三千兵马走子午谷道,之后觉着不放心,又让部将朱灵挑选两千精兵和郭淮一道。

  如此分拨既定,翌日郭淮就领兵向南而行,与主力分道扬镳,之后到了斜谷口,两万多骑兵和一部分辅兵也从大队脱离,前去和颜良回师。而文远则亲领大军十万,赶往陈仓方向。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