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血关东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铁血关东山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初试身手

[字数:5492 更新时间:2014-5-11 1:52:00]





初试身手

一晃儿,到了腊月二十,就要过春节了。

大雪过后,奶奶带虎娃三人骑着3匹马来到黑龙镇卖皮货,购年货。虽然处在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年代,人们还是日子照过年照过,街上仍然有不少小摊床在叫卖春联、灯笼、鞭炮等年货,卖货和买货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熙熙攘攘。

小莲子羞涩地说:奶奶,咱们皮货卖完了,求您给我买块小花布呗。

说完,低下头,用手揪着衣服角。

小顺子说:奶奶,我不要小花布,给我买2斤肉包子吃就行。

虎娃说:我也要吃包子。

奶奶说:你们俩臭小子成了吃货。你们谁也不用寻思,我和你们爷爷早就设计好了。给小莲子买红头绳、小花布、花被面。

小莲子一听,一下子抱住奶奶,蹦着脚说:哎呀,爷爷奶奶太好了。

奶奶说:再给你们3个买点儿棉花、布料,经常在外打猎、训练,开春的衣服裤子也该换换了。至于两个臭小子想肉包了,可以,让你们俩吃个够。

小莲子说:奶奶,别忘了给爷爷买老白干和猪头肉。

奶奶说:还是小莲子知道孝顺。

小顺子说:奶奶,其实我和我哥也孝顺,只不过没说出来呗。

四口人吃完了饭,带着买来的年货出镇子很远了,在银装素裹的大雪原上,迷迷离离的雪雾中,大老远迎面撞见两个鬼子兵和一个汉奸从乡下回来,喝得醉醺醺地,每个人肩上还背了一个包袱,踉踉跄跄、摇头晃腚地往回走着。

小莲子一眼就认出,那个汉奸就是万恶的仇人胡二癞子。

小莲子说:奶奶,那个汉奸就是胡二癞子。

虎娃问奶奶:干掉他们不?

奶奶看看四下旷野,一片皑皑白雪,没有人迹。

奶奶说:走近看情况,你们再动手。有把握没?

虎娃说:没问题。

小顺子说:今天咱们就拿这三个倒霉的家伙试试身手。

胡二癞子和两个鬼子走近了,遇见小莲子,三个人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

胡二癞子大声喊:唉,你们几个骑马的,回来!漏网的抗匪家属还想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小莲子下了马就冲胡二癞子奔去。

到了胡二癞子跟前,小莲子说:胡二癞子,今天你遇见了姑奶奶我,咱们算是冤家路窄,也算你命短。

胡二癞子嬉皮笑脸地凑到小莲子跟前说:苏珊娜,不要生气嘛。嘿嘿,三年没见,都长成大姑娘啦。

说着,胡二癞子就上手来掐小莲子的脸蛋儿,被小莲子一掌给打开。

胡二癞子喊:哎呀,你他妈地还跟我厉害上了。

胡二癞子说着拔出手枪。小莲子没等对方张开机头,又是一掌打过去,胡二赖子的手枪就掉在了地上。胡二赖子急眼了,挥拳就打了过来,小莲子用左手一档,右手顺势就掐住了胡二赖子的喉咙,随即二人就厮打在一起。

虎娃和小顺子比较稳重,下马后暗藏匕首赶到两个鬼子身边,在小莲子打落胡二赖子手枪的同时,就出手与俩鬼子打斗起来。

与虎娃对阵的鬼子是一个老兵,身体结实、粗壮,也有些功夫。但无奈是酒后搏斗,明显力不从心。虎娃极力与他近身搏斗,不给他使用长枪的空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虎娃的左臂就夹住了鬼子的脖子,随即一刀就割了鬼子的喉咙。

与小顺子对阵的鬼子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看样子是个军需官之类的家伙。小顺子与这个鬼子纠缠在一起以后,突然来了一个大抱腰,脚下使了个绊子,鬼子酒后底盘不稳,轻易地就被撂倒在了雪地上。小顺子顺势骑在鬼子的身上,拔出匕首,在鬼子的喉咙上横向一拉,就把这个家伙击毙了。

小莲子与胡二癞子在雪地上扭打在一起,胡二癞子的眼睛已经被小莲子打成了乌眼青。虎娃上去捡起胡二癞子的驳壳枪,薅住胡二癞子的头发,把他的嘴摁在雪地上。小莲子则骑在胡二癞子的身上,拔出随身匕首,逼住胡二癞子的喉咙。

小莲子说:胡二癞子,你这个汉奸,勾结鬼子杀了我的父母和哥哥,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胡二癞子连忙说:哎呀,苏珊娜姑奶奶,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今后我再也不敢了。

小莲子愤愤地说:做你的美梦吧,没有下回了。

胡二癞子说:让我给你当牛做马行不?

小莲子笑了笑说:瞅你那个德行,畜生不如,我可不会浪费那些草料。

话音未落,小莲子已经用匕首就像是杀鸡一样割开了胡二癞子的喉咙管儿,胡二癞子的臭血和胸腔的气体,混成气泡、血沫子,咕噜、咕噜地向外边冒着。小莲子还觉得不解恨,还在用匕首像拉锯一样割着胡二赖子的喉咙。不一会儿,胡二赖子就像一只死鸡一样,蹬了蹬腿,耷拉着脑袋咽了气。

哪知道,虎娃并未忙活完,只见他用匕首先把胡二癞子的脑袋割下来,又要去割那两个死鬼子的脑袋。

奶奶喝住了他,厉声说:虎娃,你干什么?

虎娃说:奶奶,我还没解恨儿呢,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带回去祭奠小莲子的亲人们。

奶奶说:不行!这是战场,是打仗,你把他们的脑袋带回去,鬼子的军犬就会找到我们,你明白吗?

虎娃气呼呼地把胡二癞子的脑袋扔在地上,一屁股坐在雪地里,都囔着说:鬼子找到咱们,咱们就跟他们拼!怕个啥嘛。

奶奶说:你个混小子,回去我再归拢你。赶紧打扫战场,沾上血的衣服不要带!

奶奶带领三个孩子,带走了胡二癞子和两个鬼子的三个包袱、棉大衣、棉帽子、棉衣、棉裤、皮鞋、两只三八式步枪、两把三八刺、一只驳壳枪和240发三八枪子弹、100发驳壳枪子弹、8枚手榴弹,又带上鬼子兜里的几十块银元,把他们的尸体赤条条地扔在了雪地里。

奶奶说:走,赶紧撤离。

四人上马疾驰后,奶奶说:拐进深山隐蔽一阵子再回家。

小顺子问:咱们现在回家有啥?

奶奶说:你说有啥?带着武器弹药回家,让人们看见行吗?

奶奶说:快走!

大家拐进深山,找了一个背风的小山凹,坐下来休息。

小莲子说:哎呀,奶奶,今天我可算过了瘾了。也是我第一次杀人,而且杀的是仇人。

奶奶问:你害怕没有?

小莲子说:奶奶,杀仇人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挺痛快。

奶奶说:你们俩个臭小子今天也是第一次杀人,什么感觉?

虎娃说:今天杀的不是人,就像是杀了个猎物,没什么感觉。

小顺子说:我今天杀个喝醉酒的鬼子,不怎么过瘾。

奶奶说:第一次杀鬼子,感觉很平淡,这就好。现在,天已经黑透了,咱们回家吧。记住,咱们先把缴获的东西送进地道,然后再骑马回家。

晚上,油灯下,爷爷见到缴获的枪支弹药大喜,高兴地说:这是你们几个人送给我的节日大礼呀。快把三个包袱打开,看看都是些什么鸟玩意。

小顺子急忙打开了三个包袱,一看,大家傻了眼。

爷爷说:这都可都是值钱的东西呀,这几个是人参,这几个是鹿茸,这些都是貂皮,这几块东西是大烟膏,这几块是鹿胎膏。这帮王八犊子肯定是下乡去收刮民财去了。

虎娃说:爷爷,那能给乡亲们送回去吗?

爷爷说:傻孩子,你一送,身份就暴露了。算了,这些东西咱们给抢回来,保存好,将来都把它们用在打鬼子上。好,你们几个今天立大功了!

奶奶说:看把你美地,真把自己当老太爷了。

爷爷说:咋地,我就是老太爷,今后打鬼子的时候,我还是老太爷。

奶奶说:你就和孙子们美吧。我去把衣服拆开洗洗,去掉晦气,将来孙子们打鬼子用得上。

小顺子说:爷爷,今天我哥想把鬼子和汉奸的脑袋带回来祭奠小莲子的亲人,奶奶没允许。

爷爷说:你们的奶奶做得对。咱们杀鬼子汉奸是在暗地里进行,行话叫做地下斗争。你们如果把鬼子汉奸的人头弄回来了,往哪放?今后杀多了,就是几百、上千个脑袋,往哪堆?

虎娃说:那要是割耳朵呢?

爷爷说:那也不行。鬼子的军犬嗅觉很灵敏,闻着血腥味儿就会把大队的鬼子领来了。你想想,没杀几个鬼子咱们就都牺牲了,那将来谁给亲人们报仇?谁给咱们报仇?记住啊,今后再杀鬼子,凡是沾上血的东西都不要往家带,记住没有?

三人回答:记住了。

爷爷说:如果必须要带回来的,一定要给自己鞋撒上胡椒粉或者涂抹大蒜。

小顺子问:那是干啥?

爷爷说:胡椒粉和大蒜都有很强的辛辣味道,对狗的嗅觉器官刺激很大,军犬、猎犬闻到以后,它的嗅觉很快就错乱,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恢复正常功能。

小莲子说:爷爷奶奶就是厉害。

川上靖一被派到汤县任日军守备大队大队长,军阶升为中佐。小川次郎任汤县日军守备大队副大队长,军阶升任少佐。井上靖一任汤县靖安军大队长,军阶升任中佐。于庆春任汤县日军守备队翻译。行前,为了安全,于庆春与川上靖一合计后,现在已经改名为于水。

因为是临近苏满边境地区的关系,日本关东军在黑龙江汤县驻守的这个守备大队是一个标准配置的步兵大队。守备大队下辖四个步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配备8挺重机枪)、一个直属炮小队(配备两门70毫米步兵炮)。每一个步兵中队辖3个步兵小队,每个小队辖一个机枪组(配备两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组(配备两个掷弹筒)和两个步枪组。全大队共有日军官兵1100人,在当时来讲,相对于啸聚山林,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土枪土炮的抗日力量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兵强马壮,战斗力超强的战斗组合。指挥这样一支部队,控制如此重要的城乡地域,这对于踌躇满志而又颐指气使的川上靖一来讲,真可谓志在必得,心满意足了。

日军的守备大队在一个县域内是主要的武力镇压力量。其余的侦缉队、靖安军、皇协军、警察局等汉奸武装都是从事某一个方面的武力配合力量。可以说,除了宪兵队以外,日军守备大队在当地是具有首屈一指的地位。

宪兵,按照常规,是许多国家在军队中设立的一个特殊部队,他的任务不是作战,而是维系军纪,也被称为军事警察。但是,在二战时期的日军占领区,宪兵的权力是绝大的。汤县的宪兵队虽然不到百人,但川上靖一对他们履行军事警察的职责不能忽略,因为日本陆军总部还赋予了宪兵队收集民众情报,防止民众造反,搜捕镇压抗日分子的角色。

川上靖一走马上任几个月,没有大的战事,自我感觉不错,不时地化妆后到街里溜达溜达,闲暇的时候把司令部一个叫叶山丽子的报务员找到自己的寝室销魂一番,倒也清闲自在。

春节前夕,川上靖一听到报告说有两个日本兵和一个侦缉队的队员被杀,如鲠在喉,感觉到对上对下都不好交代。过了正月十五,川上靖一有些焦躁不安了,在守备队司令部内来回踱步。

侦缉队队长侯占山战战兢兢地跑来,脸上冒着冷汗。

侯占山说:报告中佐太君,侯占山前来听命。

川上靖一歇斯底里地大声叫骂:巴嘎,两个帝国士兵和胡二癞子遇刺时间已经快一个月了,到现在你们侦缉队毫无线索,养着你这个队长还有什么价值?我限你五天,五天,记住没有?必须破案,要不然我就拿你顶数。听懂没有?

侯占山回答:听懂了!

川上靖一喊道:滚!

侯占山点头哈腰地说:嗨伊,嗨伊!

侯占山回到侦缉队,立即集合全体队员开会。侯占山说:弟兄们,最近抗匪的活动变得猖獗起来。皇军守备队大队长川上靖一中佐刚才和我谈了,对我和弟兄们十分信任,评价很高。要求我们在五天之内把胡二癞子和两个皇军士兵被杀的案子破了。现在,我发布命令,从今天起任何人晚间不准回家睡觉,分成三人一组到方圆20里地范围内的所有村镇、公路暗中侦察,跟踪可疑人员,发现情况即刻报来。立功者皇军重重有赏,知情不报或者玩忽职守者一律格杀勿论。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