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五章 不要死

[字数:4582 更新时间:2014-9-10 20:08:00]




  在小楼里上上下下翻腾了一遍,又找了几个蛇皮袋、塑料袋装东西。王路才出了楼。

  探头出铁皮门,外面没有丧尸的身影。

  王路这才一路小跑着,拎着大袋小袋回到崖山。

  远远的,王路就迎来了陈薇和王比安大呼小叫的欢迎,王路每从袋子里掏出件东西,全家人都要小小兴奋一番。

  特别是拿出几卷卫生纸时,王比安乐得搂在怀里不肯放手――这几天,因为自己多用了几片报纸,可没少招老爸呵斥。

  陈薇冲着王路张嘴无声地问了句:“卫生巾?”

  王路挤了挤眼,悄悄伸手到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卫生巾,藏在手心里,飞快地塞到陈薇手里。

  陈薇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冲着还在翻腾袋子的王比安点了点下巴示意――王路回了个“我明白”的笑脸。

  王路拉住王比安:“小心小心,这把砍柴刀可锋利着呢。”――陈薇乘机溜进了小房间。

  王比安好奇地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把柴刀――正是砍了丧尸老太头的那把刀。

  厚实的刀背让砍柴刀把王比安的手压得一沉,王比安赶紧用双手握住,好奇地问:“老爸,这刀头上为什么有个勾子啊?”

  “用来勾长在高处的树枝啊,这砍柴,可不能把这棵树砍了,那多浪费啊,你们自然课老师不是说过要可持续发展嘛,古代人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所以这砍柴刀头上有个勾,勾砍树上枯枝病木去烧。”

  王比安兴致勃勃摆弄着柴刀,陈薇从小房间里转了出来,摆弄着衣角,脸上却是灿烂的笑。――别的不说,就冲着这笑容,这要是拍成卫生巾片,绝对能拿世界级金奖。

  还有件更让人高兴的事。

  王路从袋子底部,掏出了一个痰盂。

  其实,原本王路是想找个马桶来着。

  江南农村经济较发达,许多新建的房屋,都建有配套的卫生间,下水管,甚至自家的化粪池,就连旧有的老楼房,也在主楼外,建了单独的卫生间,不过,还有个别人家,至今还在使用马桶。

  可惜没在那户砍了头的丧尸老太家里找到马桶,倒是痰盂,找到了好几个。

  痰盂很常见,老人痰多,少不了用它,晚上经常起夜,不方便走到室外的单独建的卫生间,就干脆用痰盂。

  王路拿了一只,当宝一样带回了崖山。

  这还真是宝。

  陈薇一见,顿时低低欢呼了一声:“太好了,总算不用钻树林了!”

  看样子,大家都对露天环保不浪费水资源的方便方式,心有余悸。

  王路故意板起脸:“先说好了,我可不管这个玩意儿的清理。”

  陈薇抿着嘴一笑:“好啦好啦,你大老爷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种小事,就交给小女子伺候吧。”

  陈薇心细,发现王路虽然在说笑,眼底,却有一丝异样。

  她又细细察看了一翻王路的衣着,除了几处刮擦的污渍,并没有什么搏斗的痕迹,这次下山,的确是有惊无险,可是――

  龙王庙的厨房原只有盐一样调味品,现在有了酱油糖醋,生活水准,立马又能上一个台阶。

  陈薇没再多想,拎起被王比安翻得乱七八糟的袋子:“好啦好啦,别淘气了,让妈妈放到厨房。今天晚上,又有新菜吃了。”

  晚上,王比安已经沉沉睡去,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陈薇睡在床的外侧,她偏了偏头,睁眼打量着床对面的书桌。

  书桌上,睡着王路,没有灯,只能看到王路的一个侧影,厚重地,堆在桌子上,桌边,挂着他并不长,却粗壮的腿。

  陈薇知道,王路并没有睡着。

  要不然,他的呼噜声能把头上的瓦片震下来。

  陈薇轻手轻脚起了床,趿了鞋,走到书桌前,握住了王路的手:“怎么还没睡?”

  王路半晌没哼声。

  过了一会儿,王路一句一句地,说了自己当天在农家看到的事,那对共死的老夫妻。

  陈薇没出声。

  轻轻地,她把头搁在了王路的胸口。双手,搂住了王路粗粗的腰。

  王路感觉到,胸口的汗衫沾上了几滴凉意。

  陈薇的声音带着哽咽:“我想爸爸妈妈。”

  王路搂住陈薇的肩膀,想安慰几句,却不知如何出口。

  自己的父母,还有陈薇的父母,现在究竟生死如何?

  是两人平时根本不敢出口――不,是连在心底想一下,都不敢想的念头。

  似乎只要想一下,四个老人家,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敢想,不去想,就还留着哪怕最微小的一点希望。

  黑暗中,陈薇抽了抽鼻子,抱着王路腰的胳膊紧了紧――当然,这并没有让王路的腰变得窄一点――喑哑着嗓子道:“不要死。”

  黑暗中,王路点了点头:“你也不要死。”

  不要死。

  哪怕我死了,你也不要死。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要好好活下去。

  坚强的活下去。

  保护好王比安。

  保护好自己。

  不要死。

  王比安在床上翻了个身,嘀咕了几句,含糊不清。

  这孩子,打小有个习惯,喜欢说梦话,有时睡着睡着,突然挺身坐起,大叫一声“给我留个鸡翅”,又翻身睡倒。次日起床问他,又一点印象都没有。

  王路和陈薇都不再出声,怕惊醒了王比安。

  半晌,陈薇松开了抱着王路的胳膊,抬起头,轻声对王路道:“想办法从山下弄张床来吧。总不能一直睡在书桌上。太窄了不说,等天凉了,再睡这上面,非睡出病来不可。”

  王路在黑暗中点了点头:“找张床容易,就是不好搬上山。这山道,实在是窄了点。”

  陈薇柔声道:“你也不要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抗着,有我,还有王比安,多多少少能帮把手。”

  两夫妻絮絮叨叨,谈着生活琐事,心,又渐渐温暖起来。

  这个世界,连伤感,都是件奢侈的事。

  沉沉黑夜中,不知多少丧尸在山下的小镇上徘徊,渴望着鲜肉和鲜血。

  崖山顶上,一家三口,夫妻夜话,这低声浅语,又何尚不是一种另类的抗争。

  不要死。

  也不会死。

  想让我们王胖子一家死。

  不是那么容易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