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六章 洛阳贾生

[字数:16115 更新时间:2014-6-2 19:30:00]



  我赶回自己的府邸,一时不见吕秀,却见枕香正在院中收拾花草,便上前问道:“夫人呢?”枕香瞟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君侯是问奴婢么?奴婢不知道。”我吃了一个闭门羹,一时有些讪讪的样子,慢慢挪走了,心道:“完了,看来这帮奴婢也以为我做了什么事情了,她们都向着夫人,如今却把我孤立了,这是什么道理?”一时觉得有气,便径直去了书房,心道:“误会就误会吧!等秀娘气消了就好了······”

  我推开书房的门,却是忽然一愣,只见秀娘正伏在小几上,肩头不住耸动,她似乎没有听到门开的声音,仍旧在啜泣着,我心中一软,又想道:“算了,还是解释吧······”当下走到她对面,慢慢跪坐下来,叹息一声,伸手抚摸在她发上。吕秀身子一僵,抬头看是我,泪水如同爆发一般,忍不住打开我的手,说道:“谁让你来了?你如今又用这双摸了别的女人头发的手来摸我,快拿开这双脏手!”我笑了一下,只是抓着她的手不放,吕秀见自己挣脱不开,嗔了我一眼,哽咽道:“你就只会欺负我!”

  我苦笑一声,道:“你若是现在去跟太皇太后告状的话,太皇太后肯定会为你出气······”吕秀停止了哭泣,甩开我的手,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和之前的赵王后一样,为了妒忌去陷害自己的夫君?”我见她神sè悲痛,知道她又误会我的意思了,便又抓着她的手,说道:“秀娘,你怎么能和那些女子相提并论?我也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吕秀看着我,问道:“那你为什么这么说?”我苦笑道:“太皇太后如今正在打压刘氏,若是她从旁人那里听到有关我的一丝谗言,恐怕我也会是赵王那样的下场。”吕秀神情一震,拉着我的手,说道:“不会的,皇祖姑不会这么对你的······”

  我笑了一下,说道:“希望如此吧!”吕秀仔细地看着我,说道:“若是皇祖姑果真是恼你了,我便跟你一起受罪,绝不学赵王后那样······”我听她说得有些孩子气,忍不住伸手点在她琼鼻上,笑道:“我不忍心你跟我一起受罪,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也不要跟太皇太后求情,知道吗?”吕秀急道:“为什么?我们是结发夫妻,就是要相濡以沫,同甘共苦······”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秀娘,我跟你说了,我不忍心看着你跟我受苦。”吕秀怔怔地出神,我低声说道:“秀娘,我爱你之心与你一般无二,方才在城门那里,你误会我了,现在你还生我的气么?”

  吕秀抬头看着我,摇头说道:“不生气了······”我搂紧了她,嘴角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只听吕秀低声说道:“你也说我误会你了,那我真的是误会你了······”我一愣,笑问道:“谁还在你面前替我说好话了?”吕秀道:“是漱玉那丫头,她倒是知道你······”我笑道:“那也说的是,她和枕香从临淄的时候算起,跟着我也有六年多了,说起来,她们两个也都大了。”吕秀挣脱我的怀抱,笑着问道:“难道你想为她们安排亲事?”

  我哈的一笑,说道:“朝堂上的事情,我都已经管不过来了,我还有时间来管她们小女子的事情?再说······总之你安排就是了。”吕秀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枕香这姑娘好像看着秦卬将军的神sè有些不同,难道是她中意于秦将军?”我顿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心道:“女子八卦的基因,原来两千年前也有,看来比之后世也丝毫不逊sè。”吕秀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情,继续说道:“不过漱玉平rì里文文静静的,倒是不见她留意什么人。但她的眼界是高的,怕是秦将军她都看不上眼······”我笑道:“秀娘,你若是无事,就帮我生个孩子吧?”吕秀啐了一口,心中害羞,竟然吓得不敢再说了。

  我不禁笑了起来,想着自己已经解释了城门的误会,这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

  但是到了晚间,兴居和秦卬、离朱回来的时候,都是有些面sè不自然,我皱眉看着兴居,问道:“怎么了?”兴居摇头说道:“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羽林军在申时前后出城,大概是追刘泽去了······”我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去追刘泽?”兴居看了看秦卬,说道:“这是秦卬将军告诉我的。”我苦笑一声,说道:“那刘泽封为琅琊王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兴居听我这么问,顿时面sè有些沉了下去,说道:“我知道了······可是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哥不会是平白无故地就这么损失了这么多的封邑吧?”我沉默了一下,说道:“是我触怒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所以惩罚我的······”

  兴居皱眉说道:“太皇太后就算是要责罚,那也该责罚二哥你,怎么会怪罪到大哥的头上?”我听他这么质问我,忍不住微微变sè,但却没有说什么。兴居上前一步,但却被秦卬拉住,秦卬说道:“太皇太后如今喜怒无常,朝臣也都是动辄得咎,君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小公子就别再问了。”兴居哼了一声,我看着秦卬说道:“刘泽此行定然能够到达齐国,我要重新给王兄修书一封,说明如今长安的形势······”秦卬点了点头,说道:“让王上能够早作准备,以策万全,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们先歇息片刻,小石头,你跟我到书房来。”

  我和小石头来到到书房,找出中午时候我匆匆写就的一封竹简,看了一遍,便道:“小石头,你去找一幅绫绢来。”小石头答应了,我想了想,就在小石头拿来的绫绢上写道:“王兄如面,长安形势多变,月前赵王殒身长安,朝臣震怖,见于颜sè,臣弟得咎,使王兄去琅琊等十一郡县之地,愧疚之极,王兄体谅。琅琊王至齐之rì,王兄可加笼络。舅父rì常行事颇多跋扈,可稍稍弱之。臣弟刘章奉上。”我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疏漏的了,小石头却看着竹简说道:“公子,这竹简不是你自己编的吧?”我随口说道:“你今rì在陪着兴居,我让漱玉编的。”小石头皱了皱眉,我将竹简和绫绢收拾好,说道:“明rì你交给离朱,让他遣人快马送往临淄,路上不可耽搁。”小石头诺了一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次rì早朝之后,高后遣人将我叫住,我慢慢走在未央宫的廊道里,小石头跟在我的身后,我看着眼前熟悉的一草一木,却是忍不住轻声叹息,心道:“这未央宫送走了三代帝王,到底它是属于谁的?帝王的功业权势再多,竟然也不过是匆匆过客,于这未央宫而言,我何尝也是一个过客?我过了今年便是二十岁,它也有二十个年头了,二十年风雨,它不显得苍老,怎么我这个两千年之后乐得来客却显得心境有些苍老了?”就这么一路胡思乱想,慢慢来到永寿宫前。

  到了永寿宫内殿,我忍不住一愣,只见张嫣和吕秀也在内殿中,高后看着我,问道:“今rì怎么来得这么迟?脸sè还有些不好,这是什么缘故?”我叹息一身,行礼说道:“臣昨夜没有睡好······”高后看了看吕秀,点了点头,说道:“你是没有睡好,还是心中有事?我昨rì没有封赏你,你可是心有不满?”我一愣,见她神sè间似乎有些询问我的意思,但高后用这种口气说话,还真是不多,随即我转念想道:“是了,昨rì高后派人追赶刘泽,想是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蹊跷之处。如今她怕我多想,所以是来抚慰我来了。”当下说道:“臣没有对太皇太后有所不满,只是想着琅琊王这时候离开长安,多半朝廷要出事,是以心中忧虑,昨夜辗转反侧,便是为此。”

  高后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道:“哀家今rì找你来,是想跟你说说赵王的事情。”我一听,心中冷笑道:“赵王早就已经被你关在府中饿死,更何况此事早已盖棺论定,又有什么好说的?”当下只是默不作声。高后说道:“赵王在赵地用妇人言语,更是诽谤朝廷,哀家已经决意废其宗嗣。他是高皇帝之子孙,却如此不上进,简直是有辱皇室门楣。”我微微皱眉,说道:“赵王不是已经绝嗣了?如何又废其宗嗣?”高后微微一愕,却是怫然变sè,说道:“刘章,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旁张嫣见高后发怒,连忙说道:“母后,章儿没有听懂你说的意思,嫣儿说给他听,还请母后息怒!”高后直视着我,我却是看着张嫣,张雅却是蹙眉说道:“章儿,太皇太后说的赵王,不是刘友,是新封在赵地的梁王刘恢······”我身子一震,愕然道:“什么,六叔也薨······薨丧了?!”张雅神sè一变,听我口气中有对刘恢的维护之意,连忙向我使眼sè,但是高后已然喝道:“刘章,你莫非对哀家的所作所为心有怨恨?”我连忙行礼道:“臣不敢!”

  高后想起刘友咒自己的话,忍不住心中狂怒,站起身子,冷声喝道:“你如今是不敢,是不是也在等着哀家百年之后,你才会有所异动?你们刘家的人都是如此,丝毫不知道感恩戴德,枉费哀家往rì对你们处处留情,想不到竟然是养虎遗患!”吕秀见高后恼怒,起身离席跪下说道:“皇祖姑,刘章一直都是忠心于你,对您没有异心,请皇祖姑不要责罚他!”高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吕秀,眼神逐渐温柔下来,看着昂然跪着的我,冷笑道:“纵然他没有异心,但是也对哀家这些作为有所不满,哀家若是不严惩,rì后何以整顿朝纲?”

  我只是觉得高后有些不可理喻的样子,便只是跪着,什么话也不说,高后看着我这个样子,眼神又逐渐冷了下来,说道:“刘章,前rì你要为自己请封,便是大逆不道之举,今rì又因为赵王之事,对哀家不满,只此两个罪名,哀家足以将你处死!”我仍是一阵倔强的沉默,高后冷笑道:“若不是秀儿为你求情,哀家今rì就杀了你!”吕秀身子一抖,看着我的侧脸,默然流泪。高后冷冷地道:“张泽,传哀家的懿旨!”

  张泽一愣,忙上前静静听着,高后狠狠地盯着我,冷然说道:“朱虚侯刘章目无尊上,藐视哀家,特罚俸一年,解去长安卫尉一职,卫尉事务交由东牟侯刘兴居,责令刘章在府中闭门思过,无诏不得入朝!”张泽诺了一声,看这跪在下面的刘章,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强忍住胸中的怒意,行礼说道:“臣刘章遵旨!”高后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怒气冲冲地甩袖而去。

  张嫣蹙眉看着跪在地上的刘章和吕秀,却是轻声叹了口气,上前将吕秀拉了起来,说道:“你们回府去吧,别将太皇太后的话放在心上。”我面sèyīn沉地站了起来,还没说什么,忽然从外面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是刚刚离去的张泽,张泽见我们三人都站着,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奴婢来传太皇太后的旨意,太皇太后说了,君侯夫人rì后也别再来永寿宫了······”吕秀身子一僵,泪水又掉了下来。

  张泽只觉得心中快意,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在一旁见到,上前一步,说道:“你这个小人,还在太皇太后身边说了本侯什么坏话,你如今当着本侯的面,一并都说出来!”张泽见我神sè之间怒气勃发,忍不住退后一步,绕到张嫣身侧,说道:“君侯何必污蔑奴婢?莫不是君侯受了太皇太后的气,如今要撒在奴婢身上么?奴婢忠于太皇太后,不惧······”

  我冷笑一声,伸手抓住他肩膀,冷笑道:“你忠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若是知道你私下跟刘泽交往的事情,不知道太皇太后相不相信你是忠臣?你瞒着太皇太后做下这么多事,竟然还有脸说自己忠于太皇太后!?当真恬不知耻,无耻之尤!”张泽咽了口唾沫,颤抖地说道:“君侯为何如此污蔑奴婢的清白,只要······只要君侯有证据,奴婢敢和君侯一起到太皇太后面前对证,不知道君侯敢么?”我冷笑道:“好!好一个奴婢,本侯今rì放过你,但是你记得,rì后若是再有这些yīn谋之事,本侯定然跟你到太皇太后面前对质!”我说着,放开他的衣服。张泽看着我,冷笑道:“君侯竟然胆敢在太皇太后的永寿宫里对奴婢动粗,若是让太皇太后知道,哼!”我冷笑地看着他,他局促不安地站了一会儿,倒退着走出了内殿。

  张嫣看了我一眼,说道:“咱们先出去吧!”说着带我二人离开了永寿宫。我仍是心中有些怒意,吕秀开口说道:“你为了我,惹怒了张泽,他若是告知皇祖姑,你未免又多加了一条罪名······”我安慰道:“这种小人,通常都是sè厉内荏,你看他口头上说得漂亮,此事他不敢跟太皇太后提起。”张嫣低声责备道:“你既然如此知道他人的心思,怎么又将事情弄成了这样?”

  我一愣,张嫣道:“今rì太皇太后召你进宫,本来是前rì责备你,太皇太后心中也有些后悔,你可倒好,如今还惹怒了太皇太后,我前rì已经让秀儿告诉过你,这些事情你我都是无可奈何,不去理他就是了。我本以为事情过去,你应该明白过来了,想不到你竟然还是如此沉不住气!”我忍不住道:“五叔才薨丧不过月余,六叔竟然也出事了,婶娘,你让我怎么沉住气?高帝的八个皇子,已经薨丧四个,还有二叔······”

  张嫣面sè一变,我才猛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不禁住口不说,吕秀拉着张嫣的手,说道:“皇姑,你别生气,他平rì就是这样口不择言。”张嫣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生气,章儿,你二叔生前尚且劝说不住太皇太后,你如此激愤,只能让太皇太后生气,你何苦这样?”我点头说道:“好,我不再管了就是。”张嫣看着我,说道:“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如今太皇太后让你在府中闭门思过,你别有什么逾越之举,我会找合适的机会为你求情······”

  我苦笑道:“婶娘,我还有机会入朝吗?太皇太后这么责罚我,我怕是永远都无法翻身了。”张嫣摇头说道:“你难道还没听出太皇太后对你的维护之意吗?她夺了你卫尉一职,却将这权力交到你弟弟手中,不过就是个名分而已,你不必在意。”我哦了一声,张嫣蹙着眉头,似乎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淡淡说道:“太皇太后如果还是这么继续下去,朝廷早晚要出事,章儿,你身上的担子很重······”我一愣,笑道:“朝廷大事,自然有朝臣来做······”张嫣见我不在意,忽然说道:“若是你二叔让你做呢?”

  我听了,顿时愣住了,连吕秀也有些吃惊的样子,我看张嫣眼中没有说笑的意思,便道:“若是二叔让我这样,我自然会全力去做。”张嫣点了点头,却是不再说什么了。

  回到府中的路上,我眉头皱着,向吕秀问道:“秀娘,你说婶娘方才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吕秀想了一下,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便道:“都是怨你,你好端端的,为何要提起皇伯伯?如此惹起皇姑的伤心事,她想起皇伯伯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叹了口气,心道:“婶娘也是不易,她觉得朝廷会出事,但是朝中又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让我念着和二叔的情义,让我出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想通了此节,却是叹了口气,我如今连身子都不得zì yóu,也没有了权力,空有一个朱虚侯的名号,如何平息高后跟朝臣的分歧?

  刘恢的死因我是从张辟疆的口中得知的,刘恢前往赵地的时候,高后为他安排了吕氏的王后,刘恢到了赵王宫,看着眼前刘友之前的一切,不免伤神,而且刘恢虽然身为赵王,却完全没有自己的zì yóu,每rì睡前是吕氏的女子,醒来之后见到的还是吕氏的女子。若是刘恢有宠幸的姬妾,吕氏的王后便会找到理由将她们祸害死,长此以往,刘恢再也难以忍受,便在宗庙之中自杀了。高后本意是要诸吕女和刘氏结亲,如此姻亲关系,刘吕当能够相安无事,但是诸吕女尽皆倚靠高后权势,侵凌夫家,反而让刘吕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

  兴居和小石头、秦卬、离朱等人知道我被高后削去官位,倒是没有说什么,兴居也说,长安卫尉在我手上不是和在二哥手上一样?我闻言只是微笑,只是吕秀因为我的事情遭到了牵连,她心中也是难过,幸而我不用去朝堂,便在府中陪着她,多少解了她的心事。

  只是我虽是在府中,朝廷上的事情还是略有耳闻的,月余之后,宣平侯张敖薨丧,谥号鲁元王,他是张嫣的父亲,张敖死后,他的儿子张偃袭了王爵。我想着张嫣可能在宫中饮泣,心中叹息,但是我虽然能够zì yóu出入府中,但却不能进宫,也只能望未央宫兴叹了。

  秋天的时候,高后传出使节去了代地,想把代王封为赵王,代王拒绝了,说自己想守着代地,防卫匈奴。高后也就不再提起此事。我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冷笑:“高后多半是怀疑代王刘恒,所以才这么试探刘恒,但是刘恒拒绝,高后不一定是相信他,只是觉得他还算听话,所以将此事放在一边了······”

  想起刘恒,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觉得此人在历史上藏拙的本事还真是不简单,简直不输于后世的雍正帝。高后祸害刘氏子弟,最后只有他和淮南王刘长活了下来,他若是果然如后世所说的那样仁德,这个结局实在令人想不通,我突然觉得刘恒的心机恐怕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从离朱那里得来的线报,代王确实没有什么异动,每rì都是在代王宫里,除了战事和宗庙大事,余事都不关心,我冷笑一声,心道:“刘恒,我发现我有些看不懂你了······”

  但是赵王之事却没有完结。之前已经废了一个赵王如意,如今刘友、刘恢都是做了赵王而不得好死,所以朝野之间竟然流传出“赵地不宜王”的说法,说如意和其余两个皇子yīn魂不散,赵王之位被人下了诅咒云云,不一而同。高后大怒,但是也不能管得住天下人的想法,之后吕产和陈平共同进言,说武信侯吕禄是上卿,身份尊贵,可以立为赵王。高后答应,我的那位岳父大人便做了赵王,他虽然也是顾忌赵地不宜王的谣言,但是高后下旨,他也就去了赵地。

  吕秀对此事倒是没有说什么,可我很是愤怒。陈平等人为了迷惑高后,从前是不顾白马之盟上说的,非刘氏不得王,可以任由吕氏封王,但从前封的不过是徒有名号的王爵,如今吕禄封为赵王,却是可以拥有赵国千里的封邑,看来吕氏已经完全压倒了刘氏,在朝堂上站住了脚跟。而一个月之后,燕王刘建也薨丧了,刘建虽然和兴居同岁,但是早已经成婚,而且育有一子,高后下令让人杀了刘建的孩子,刘建也绝后,高后随即封吕台的儿子东平侯吕通为燕王,至此时,高帝的皇子八人,除了刘恒和刘长之外,尽皆被高后逼死,朝臣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哼!陈平他们还真的舍得,竟然将赵王之位真的让了出去!”我喝了口酒,对张辟疆说道。我在府中闭门思过之后,高后放松了对我的监视,所以我每rì就在长安的酒肆里面厮混,张辟疆便成了我的酒友,两人经常在长安燕尾楼小酌几杯,而朝廷的事情也大多都是从他的口中得知,张辟疆听我对陈平有所埋怨,却是笑道:“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王之事,正是在风口浪尖上,若是举荐吕氏之外的人,多半太皇太后不喜,rì后难保不出事。如今赵王是吕家人,太皇太后自然放心。”他顿了顿,忽然促狭地说道:“按理来说,赵王可是你的岳父,怎么你这个女婿见老泰山得到重用,还心里不满了?”

  我嗤笑道:“张兄,你就别取笑我了。虽说他是我岳父,可是我们除了在朝堂上碰过面,私下从来都是谁都不理谁,他做赵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担心吕氏的势力过大,到时候难以遏制。”张辟疆眉头皱了一下,问道:“君侯对于刘吕之间的恩怨是怎么想的?”我笑道:“张兄,我如今空有一个朱虚侯的空头爵位,就算是我对刘吕之间有看法,也出不上一分力,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张辟疆看着我,说道:“我想听听君侯的看法。”

  我想了想,说道:“刘氏为帝,吕氏为辅。”张辟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君侯是想刘吕两家重修于好,两家相安无事。”我点头说道:“不错,吕氏毕竟在当初高皇帝争夺天下的时候出过大力,若是两方针锋相对,最后伤的,还是大汉的社稷。高后采纳我的出征匈奴之计,如今商贾大行,各地粮仓也不是往rì空空如也的样子了,平准司的存在,也使各地物价都不会过高,三年已经小有成效,若是再有七年,大汉国力一定可以超过匈奴。”张辟疆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弱冠少年走了过来,拱手说道:“两位兄台请了!”

  我和张辟疆见有人过来,不禁都是一愣,同时看向那少年,只见他眉目疏朗,眸子更是清亮,唇边带着一丝微笑,虽说是穿着一身粗布的衣衫,但是和我们这种穿着绫罗锦绣的王孙公子相比,气质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张辟疆一见便是心折不已,也起身回礼,说道:“这位兄台有什么事情么?”那少年见我仍旧是跪坐着,便笑了一下,说道:“小生方才不小心听闻两位公子说的只言片语,心中敬佩两位公子,所以这才冒昧来见,还望两位公子恕罪!”张辟疆笑道:“哪里,既是相逢,便是有缘,兄台坐下就是了。”说着自己退出了一小片地方。那少年便也跪坐下来。

  我来到大汉朝,有些事情便是颠覆了我从前的看法,比如说年岁。以前看书中说,战国末年燕国勇士秦舞阳,十三岁就敢当街杀人,而且秦国小儿甘罗,十岁便可佩秦国相印,虽说是年少有为,但是未免惊世骇俗。但是我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竟然觉得这不过就是平常之事。我自己就不用多说了,十三岁已经是身量长成,张辟疆更是不用说,十五岁便做了大汉的侍中,已然算是年少有为了,此时见到这个少年比我还笑了一些,但我却觉得这少年举止得体,很有大家风范,心中也是高兴,说道:“不知道小兄弟是哪里人士?你不认识我们二人么?”

  那少年看了看我,随即看着张辟疆,笑道:“小生乃是洛阳人士,姓贾名谊,两位公子面相高贵,服侍华美,若是小生猜想得不错,二位定然是朱虚侯和侍中张大人,不知道是也不是?”张辟疆笑道:“兄台果然好眼力······”我却是脑中一阵短路,重复道:“姓贾名谊?你是贾谊,难道你就是那个和屈原齐名的贾谊?”贾生听我这么说,微微愣了一下,说道:“哦?朱虚侯听说过小生的名字么?但是跟屈老夫子比起来,小生还欠缺资历,君侯过誉了。”我摇头,笑道:“我虽没有听到过贾生你的大名,但是一听之下,却是如雷贯耳,想来你rì后定然青史留名。”

  贾谊只以为我是褒誉他的客套言辞,我却知道贾生在后世的大名,屈原一生忠于楚国,却不幸遭jiān人构陷,被楚王放逐。屈原写就楚辞,郁郁不得志,于是投汨罗而死,后人怜之,以端午赛龙舟来纪念这位忠心耿耿的臣子。屈原去世百年,文学之名无人敢继踵者,便是因为屈原的《九歌》等已经成了文学的巅峰,后人难以逾越。不料百年之后,出现一个贾生,贾生才略,冠于天下,后来司马迁编订史记时候,将屈原和贾生同列在一篇之中,便是因为二人才情谋略遭遇实在是惊人的相似。

  不过我素来知道贾生的文学之名,但是他成了大汉的公卿乃是后来的事情,中间出现了什么事情,史书上并没有说清楚,我自然也不知情,只是后来的一件事情非常出名,便是汉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事情,此时见贾生端坐一旁,清亮的眸子看着我,我笑了一下,说道:“贾生怎么会在此处?”贾谊看着我,拱手行礼说道:“小生年前曾在河南守吴廷尉手下任典客,这些年也略略攒了一些路资,一直想来长安游历,如今得偿心愿,小生已经在长安待了月余,今rì本是要离开长安的,不想会在这酒肆之中遇到两位,听两位言语不俗,所以前来相扰。”

  张辟疆听着贾谊说的话,笑道:“河南守吴公?我在在朝中也略有耳闻,吴公为廷尉,治平郡县为天下第一。我看小兄弟你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难道已经在吴公的手下做了有些年头了?”贾谊笑道:“小生是在高后六年时出仕,如今已经两年,但是比起张大人十五岁便为大汉侍中,小生还查得远了······”张辟疆笑看着我说道:“君侯,怎么今rì我看到小兄弟,突然觉得自己老了?”我笑道:“张兄,这便叫做‘江山代有才人出’,张兄如此想,大概便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贾生闻言笑道:“好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小生也这般以为,从前高帝时候,文有萧丞相,武有淮yīn侯,只是今朝,却要看我辈的作为了。”

  我笑道:“贾兄果然大才,一出口便觉不俗。”贾谊笑道:“君侯抬举,小生狂傲了。只是方才小生听两位的言语,深觉不妥,所以冒昧来见,想要跟两位议论一番。”我哦了一声,说道:“不知贾兄有何高见?”贾谊笑了一下,眉眼中闪出激动的神sè,拱手问道:“君侯方才所言,是否是想积蓄实力,以求与匈奴一战?”我愣了一下,但是觉得这件事情不必瞒他,大概也是瞒不住,所以点头说道:“不错。”

  贾生眉头一皱,侃侃而谈道:“君侯,小生以为不然。小生在洛阳,曾经听闻朝中事情,也知道君侯奖励商贾,而且重于农事,更是在朝中设立平准司,果然是凌绝古今的眼光和魄力,只是匈奴虽然是大事,可眼下朝中更有两件事情掣肘,若是不解决这两个问题,匈奴断然不可轻伐!”我点头说道:“请贾兄明言。”

  贾谊看了看张辟疆,说道:“两位在朝中多年,自然知道太皇太后女主,虽是立刘氏小儿为皇,但是天下疑虑,不知道萧墙之乱将会起于何时?朝野既然疑虑,那便是朝廷不稳。匈奴冒顿单于纵横北疆二十余年,若我大汉没有一个跟他同样心高的帝王,绝难胜出。”我默然点头,张辟疆也是皱眉说道:“当初君侯定计,也是说要有以为年富力壮的帝王。贾兄虽然说的大逆之言,却也切中要害。”

  贾谊摇头叹息说道:“若是说此事还有可为,但另外一件事情却是棘手之极。小生虽然rì思夜想,也是想不出决策,两位久在朝中,应该会有解决之策,小生愚钝,还要向两位讨教。”我伸手说道:“贾兄不必客气,什么问题,贾兄说出来,咱们一同参详。”贾谊点了点头,说道:“那便是诸侯王的问题,这才是大汉的心腹之患。”我骤然变sè,说道:“贾兄请说。”

  贾谊皱眉说道:“大汉立国,其实是仿效周武王时候的分封制,秦朝时天下一统,曾经因为是尊奉郡县还是分封有过一次辩论。丞相李斯力排众议,请求实行郡县,始皇帝也以为可行,然而后来竟然有人将大秦的灭亡看做是郡县引来的无妄之灾,实在可笑。大汉立国,高皇帝为消除西楚霸王,不惜任意分封诸侯王,以致后来虽然天下平定,却留下了诸侯王尾大不掉的局面。高皇帝定天下之后,便在处置诸侯王之事,却念于父子兄弟之情,仍旧分封诸子为诸侯王。如今分封诸侯王虽然都是刘氏,但是和异姓诸侯王并无分别。君侯试想,若是朝廷出兵匈奴,诸侯王阵前倒戈,大汉危矣!”我眉头微皱,张辟疆看着贾谊,说道:“贾兄,诸侯王不致如此吧?”

  贾谊笑了一下,却是看着我,问道:“两位可知道我大汉的疆土有多少,诸侯王的疆土有多少?”张辟疆面sè一变,同样看到了我yīn沉的面容,贾谊低声道:“高祖末年,非刘氏而王者,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高祖子弟同姓为王者九国,虽独长沙异姓,而功臣侯者百有余人。自雁门、太原以东至辽阳,为燕代国;常山以南,太行左转,度河、济,阿、甄以东薄海,为齐、赵国;自陈以西,南至九疑,东带江、淮、谷、泗,薄会稽,为梁、楚、淮南、长沙国:皆外接于胡、越。而内地北距山以东尽诸侯地,大者或五六郡,连城数十,置百官宫观,僭于天子。汉独有三河、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蜀,北自云中至陇西,与内史凡十五郡,而公主列侯颇食邑其中。关中之地比之关东各国,不过类同一方诸侯而已,唯一不同的就是关中占有天子的调遣权,但若是诸侯王不至,天子怕是也无可奈何,君侯试想,诸侯王的势力凌驾于天子之上,内乱之事,怕是甚于外患吧!”

  我点头说道:“贾兄说的在理,是我欠缺思量了。那贾兄的意思,就是攘外必先安内了?”贾谊皱眉说道:“也是这个道理,譬如一人,想要攻击他人,而自己却身患顽疾,如何能为?所以应该先找名医医治自身,自身强壮了,才可以有所作为,所谓修齐治平之语,正是这个道理!”

  我点了点头,笑道:“想不到贾兄竟然有如此眼光,如今我既然知道大汉的症结所在,便是要做这个名医,将大汉的顽疾治愈,然后才能将将目光放到北疆,这么说来,我要找到一个两全之法,既不让大汉因为内乱而有失国本,而且要肃清诸侯王,使四境之内万众一心,而后之事大可作为,贾兄以为如何?”贾谊看着我,说道:“君侯能找到两全之法?只是小生观孟子中有云:‘二者不可得兼’,君侯想要两全,会不会太过艰难?”我摇头笑道:“孟子书中只是说君子要有取舍,只是既然能够兼得,为何还要取舍?”

  贾谊笑道:“看来君侯大才,定然是能够扭转乾坤的。”我摇头正sè说道:“本侯如今失势,却也不再能有多大的作为。只是贾兄大才,若是屈居在洛阳之地,未免屈才。若是贾兄有意,便在长安住下,如何?”贾谊一愣,随即苦笑道:“多谢君侯赏识,长安之地,小生也是心向往之,只是小生得吴公重用,而且允诺月余即归,若是失信于人,小生便无面目苟活世间!为人当以信义为本,小生和君侯、张大人虽是初次见面,蒙二位引为知己,正是生平第一件快事,只是我与君等虽有道义,然则与吴公有诺在先。小生只能归还,君等错爱小生了!”

  张辟疆叹息一声,看到我面上的失落,便道:“贾兄既然有如此苦衷,我和君侯也不便为难,只是今rì议论,确是生平快事,当浮一大白!”贾谊笑道:“小生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君侯之意如何?”我叹息一声,随即朗然笑道:“贾兄,我三人才相见便要分离,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不过人生竟有此一会,大慰平生,我愿与贾兄痛饮,但是相别就在眼下,今rì水酒一杯,权当为贾兄送行,我三人异rì相见之后再痛饮一番,如何?”说着我拿起酒壶将三人的酒爵中斟满,贾谊双手端着酒爵两耳,说道:“君侯此言,小生不会忘记,今rì相见之情,全在酒中。”我三人都是大笑,共饮一杯。

  贾谊饮了一杯,却有一个小厮走了过来,轻声说道:“公子该启程了,今rì已经是误了跟老爷相约的时刻,咱们在路上要紧赶路呢!”贾谊点了点头,却是放下酒爵,说道:“君侯,张大人,贾谊启程在即,这便告辞了!”我见他行了一礼,就要站起身子,便也站了起来,说道:“我和张兄送贾兄一程!”贾谊见张辟疆也站了起来,推辞说道:“这如何敢当······”张辟疆离席笑道:“今rì别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贾兄就让我和君侯送你一程吧!”贾谊也不是拘泥之人,见我们意诚,便笑了一下,小石头放了两枚三铢钱在小几上,几人随即鱼贯下了酒肆。

  等我们下来,便站在酒肆门口闲话,小石头和方才贾谊的小厮、张辟疆的仆役已经牵好了车马,我们正要各自上马,却见灌婴从长街对面遥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长挑身材的青年。我笑了一下,迎上前去,说道:“太尉如何在市肆之中?还有灌阿公子,你们父子在做什么勾当?”灌婴佯装生气,翘着胡子,倒是灌阿笑道:“君侯说笑了,父亲本来是想来市肆寻些绸缎,但他说自己不识货,所以拉了我来······”我笑看着灌婴,说道:“原来是太尉夫人又给太尉出难题呢!”灌婴老脸一红,说道:“你又在做什么勾当?如今闲人一个,听说君侯走遍了长安所有酒肆,才找出燕尾楼这等好地方,燕尾楼因为君侯的光顾,食客颇多。君侯是享福了,只是这朝政如此,你难道就不心急么?这又是从哪里认识的英杰?”

  我见灌婴看着贾谊,心道:“跟随高帝打天下的这些人还是看不起读书人,贾生身着儒服,灌婴竟然这般嘲弄,怕是我不在此处,灌婴是看都不会看贾生一眼的,。”当下笑道:“这是我方才结识的布衣之交······说起来,朝中有丞相、太尉和绛侯,缺了我也没什么啊。”灌婴凑近我,压低声音说道:“君侯这就是取笑我等了?朝臣对诸吕弄权早就不满,只是太皇太后一直宠幸,我们这帮大臣无可奈何,君侯素来得到太皇太后重用,前些年形势大好,只是君侯一离开,朝廷便政令不行,我们虽然有心,但是还要有人牵头才行啊······”他虽是压低声音,但他声音本来粗豪,就算是压低声音,一旁众人也听到了,只是因为灌婴说的是朝廷秘事,所以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我看着灌婴,见他微微向我点了点头,不禁笑道:“太尉,你这样当街说话,若是传到太皇太后耳中,怕是会有所不便吧!”灌婴退了过去,说道:“君侯这是不信末将说的话了?······”顿了一顿,他皱眉说道:“不过此处说话,君侯难免怀疑,君侯只要记得,若要有什么变故,君侯还要出面安定刘氏才对。”我笑了一下,灌婴哈哈笑道:“女人的绸缎真是难挑,不如君侯也来帮衬着末将吧!”我见他行事也是小心,故意这么说,但是朝臣私下是不能见面的,尤其是陈平绛灌这等朝中老臣,我推辞说道:“太尉有公子陪着就好,我还要送这位布衣之交一程,就不打扰太尉雅兴了。”

  灌婴又看了一眼贾谊,笑了一下,带着灌阿扬长而去。

  我见贾谊还在低头深思的样子,说道:“贾兄,咱们这便走吧!此处临近东城门,正是贾兄离去的方向。”贾谊抬头说道:“君侯,方才那位便是太尉灌婴么?若是他说的属实,这安定朝廷的大功便是君侯的了。”我笑了一下,说道:“贾兄,事情并非你想得如此简单,贾兄若是不走,我自然可以时常聆听教益,可如今······”贾谊笑道:“君侯,小生虽去,但君侯身边尚且有张大人这样的俊杰辅佐,小生惭愧,rì后再来长安为君侯效力。”我点了点头,贾谊看到我身后跟随的一大群的侍卫,不禁苦笑道:“君侯还是留步吧,交友交心,小生谢过君侯、张大人,只是送行大可不必,贾生这便去了!”

  我见他以经上了马背上,便点了点头,贾谊在马上拱手说道:“君侯和张大人的情意,贾生铭感五内,异rì再图相会,贾生告辞了!”我和张辟疆也都是拱手为礼。贾谊叹了口气,又行了一礼,双腿一夹马腹,那马青蹄一顿,嘶鸣一身,顿蹄而去。看着贾谊和他的小厮消失在长街尽头,我不禁叹了口气,回头看了张辟疆一眼,见他神情失落,仍是怔怔地看着长街,我笑道:“张兄怎么了?面sè如此惆怅?”

  张辟疆收回目光,叹息说道:“我方才在想,今rì一别,rì后还不知能否相见?”我闻言失声啊了一下,皱眉说道:“张兄怎么会这么想?贾兄方才也说了,rì后还须痛饮,你怎么说出如此不吉之言?”张辟疆随口笑道:“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我想起前些时rì那相士许负说的,不禁开口问道:“当rì许负说你命格什么的?你回去问过留侯了没有?他怎么说?”张辟疆笑道:“父亲跟我说,幽冥之事,子虚乌有,不过是有人信口雌黄而已,我问他知不知道有个许负的,他说自己只认识黄石公,没遇到过什么奇人,我想那个许负多半也是在胡诌而已。”我心中却是一沉,心道:“许负果然是胡诌的吗?他怎么能看出我的心事,还说那些魂魄的奇怪言语······”

  张辟疆见我神sè有异,笑道:“君侯不是被他那番言语唬到了吧······”我笑了一下,张辟疆却引开了话题,说道:“方才太尉说的那番话,君侯是怎么想的?”我摇头说道:“现在局势不明,我不想让刘吕两方交恶,rì后有机会再劝太皇太后,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张辟疆嗯了一声,说道:“现在只能如此了······”我点了点头,张辟疆又道:“只是······君侯,你可有些时rì没去司马兄的府上了,司马谈这小子和君侯最是谈的来,他可等着听你教导呢!”我笑了一下,正要说过几rì再去的时候,却见一人走了过来,小石头见是侯府中的下人,便拦下了,那人说了几句,小石头皱紧了眉头。

  我神sè一动,小石头走了过来,说道:“公子,下人来报,府中来了不速之客,请公子速速回去!”我皱眉不语,张辟疆拱手说道:“君侯既然府中有事,我就不耽搁了,咱们也就此分别,改rì我再去侯府拜会。”我点了点头,笑道:“也好,只是不用去我府上了,咱们去司马兄府上,如何?”张辟疆点头笑道:“君侯妙计,咱们就去司马兄那里。”说着带着自己的下人告辞而去。

  小石头笑道:“公子和张大人时时想着周济司马大人,真是难得!”我笑道:“就是寻常的拜会而已,也叫难得?司马兄才是不易······”我说了几句,便也上马,说道:“府中能有什么客人?还是不速之客?”小石头在马上说道:“奴婢也不知,公子回去之后自然明了······”我嗯了一声,拿着马鞭在马后一抽,那枣红马顿时在长嘶声中奔踏而去。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