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一章 拔刀术

[字数:3851 更新时间:2014-9-10 20:09:00]




  厨房里,一时沉默下来。

  两个女人几经波折差点双双丧命,几乎以生命为代价从禁地卫生院取来了药品。

  这简简单单的静脉注射却成了卡在挽救王路之路上的一道虎口。

  命运就像个冷漠的泼妇,居高临下的、冷冷的、看着陈薇和谢玲无助又无力地折腾。

  谢玲举起手背擦了擦泪,转身想从王路脚腕上找静脉。

  陈薇叹了口气:“打屁股针吧。”

  王比安不愿意打点滴时,常常求陈薇改打屁股针,打一针,有时顶得上一瓶药水。

  只是陈薇和谢玲从卫生院取来的都是大瓶的点滴专用药液,这样一大瓶要是全打屁股上……

  陈薇明白谢玲心中所想,哀声道:“打吧。”

  打吧,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

  用针筒打屁股针可比静脉注射容易多了,哪个小盆友小时候没和隔壁邻居的孩子玩过这个游戏啊。

  王路原本就脱得光溜溜的。

  陈薇和谢玲将他翻过身,谢玲捡王路屁股上肉多的地方结结实实扎了下去。

  一针又一针,一筒又一筒。

  等打完了一瓶混合着盐酸左氧氟沙星、地塞米松、鱼腥草的药液后,王路的屁股已经肿得像发糕馒头一样了。

  连落针的地方都没有了。

  陈薇心痛得直打哆嗦,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容不得儿女心肠。

  还有一大瓶的头孢曲松钠无论如何是打不下去了。

  谢玲苍白着一张脸扭头对紧咬着唇的陈薇道:“过会儿再打吧,等、等哥这浮肿消下去点。”

  陈薇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点头,下巴上泪滴一颗颗落到地上。

  陈薇和谢玲让王路屁股朝天趴着平躺在床上。

  陈薇坚持留下来照看昏迷中的王路,谢玲悄悄退了出去。

  她的手上又是药液又是血,要好好洗一洗。

  更重要的是,她需要准备一下,好好准备一下。

  谢玲一出门就碰到了正眼巴巴蹲在厨房门外的王比安。

  一见谢玲出来,王比安就站了起来:“谢玲姐,我爸爸好点了没?”

  谢玲走到王比安身边,轻轻搂住他的肩膀:“放心。你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

  王比安满眼都是笑意:“就是啊,谢玲姐你和妈妈带回来这样多药,肯定能治好爸爸的。上次我爸爸腿上被玻璃片捅了好大一个伤口,血流得满床都是,这样子他都没死呢。这次只不过得了个小感冒,肯定会没事的。我以前得了感冒,我爸爸都不让我吃药,只让我饿饿肚子多喝喝开水就好了。”

  谢玲柔声道:“是啊,你爸爸很厉害的。他一个人和那么多丧尸拼命,保护了你和你妈妈,还救了我,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王比安,你要快快长大噢,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王比安重重点了点头,但立刻又苦起脸:“唉,咱们家的弩坏了。我用砍柴刀可砍不死丧尸,消防斧又太重了。”

  谢玲顿了顿:“没问题,你的力气会越长越大的。这样吧,你妈妈在里面陪着你爸爸,姐姐带你去练练砍柴刀。”说着,当先向放着砍柴刀、消防斧的大殿走去。

  王比安跟在后面奇怪地问:“谢玲姐,这砍柴刀还练什么啊,就这样举着向丧尸砍过去就是了。这丧尸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难道还要用什么招术对付它?对了,谢玲姐,你会武功吗?”

  谢玲含糊地应道:“我哪会什么武功啊,倒是练过瑜珈,那可不是武功,不能用来打人的。这砍柴刀虽说没什么招式,但你也要用得熟练啊。要不然一刀没砍中丧尸脖子,只是砍在肩膀上那就危险了。”

  王比安点着头:“我知道了,就象武打书里的什么拔刀术一样,什么招式都不练,就练一招快速拔刀。等我遇上丧尸,刷一下就拨出刀来,丧尸连眼睛都来不及眨就被我砍断头了。这就叫万招万破惟快不破。没错,就这样,我天天练习拔刀一百次,不,一千次,嗯,还是太少了,五千次吧。”

  王比安兴冲冲跟着谢玲来到了大殿上,谢玲取了砍柴刀递给他,就陪着王比安在大殿前的空地上练起“拔刀术”来。

  王比安起先还兴致高昂,每挥一次刀都要嘿哈地嚷一声。

  可练了才几十下就没精打采起来。

  砍柴刀虽然不长,可刀背厚,刀尖又有个带弯的钩嘴,整把刀呈头重脚轻的态势,没有一定臂力还真不好使。

  谢玲以前跟着王路打丧尸时,也用的是弩而不是砍柴刀。

  王比安都还没发育,哪里有这把子力气。起初只是好玩,练了没多长时间胳膊就酸胀起来。

  王比安不甘心就这样退缩――谢玲姐可笑咪咪在旁边看着自己呢,咬着牙用双手拎着砍柴刀又挥舞了一会儿。

  砍柴刀在王比安手里哪里还称得上什么“拔刀术”,根本就是歪歪斜斜有气无力的乱劈风。

  谢玲看在眼里,虽然王比安偷偷望着她的眼神可怜巴巴的,却始终没有喊停。

  直到王比安一失手差点把砍柴刀剁到自己的小腿,谢玲才喊住了他,一脸严肃地道:“王比安,你一定要天天坚持练下去啊。你不是想像爸爸一样成为一个勇士吗?你连刀都挥不动又怎么去杀丧尸呢?”

  王比安举起手背狠狠擦了擦眼角:“谢玲姐,我知道了。”

  谢玲揉了揉王比安的头:“走吧,天不早了。你妈妈忙着照顾爸爸,你帮着姐姐一起弄晚饭。”

  王比安抽了抽鼻子,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谢玲心里暗暗叹息一声,王比安毕竟还只是个12岁的孩子啊,是个为了明天春游或开运动会就会激动得睡不着觉的孩子,自己对他的确柯刻了点。

  但是,很快就没足够的时间让王比安慢慢长大了。

  谢玲不动声色地接过了王比安手里的砍柴刀:“走,做晚饭去。”

  王比安揉了揉酸麻的胳膊跟着谢玲回到了卧室。谢玲把手里的砍柴刀随手放到了高低床下,这才转身和王比安一起找做晚饭的材料。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