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25章 丁氏赌坊

[字数:676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5:00]




  “秦兄,你真的打算要买下燕楼?”

  回去的路上,丁磊是忍不住开口问秦永道了。

  原来,他刚才在蓉娘子与秦永说话的时候,他基本上是并没有出声的。可是,这却并不代表着他的心里面就没有想法了。

  “如果,秦兄是真成为了燕楼的大东家的话,那红姑娘可怎么办?”

  没有错,即便是丁磊,事实上也是听得明白蓉娘子话里的意思的。那就是,她要将燕楼送给秦永,所求的,不过仅仅只是要让秦永帮她写几场戏而已。

  可是,这么一来的话,那岂不是让红娘子又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吗?

  要知道,丁磊先前虽然是帮着蓉娘子约了秦永的,可是事实上,在他的心里面却是更多地倾向于支持红娘子的。秦永若是能为蓉娘子写一场好戏的话,那丁磊其实是乐见其成的。因为,这意味着汴梁城中,他是又多了一个平常可以去的去处了。

  可是,如果是秦永被蓉娘子完全是绑定了在燕楼里面,那丁磊可就又不愿意了。因为,那意味着秦永以后可就不会再为红娘子写戏了。可是,这么一来的话,如何能行?因为,红娘子若是少了秦永为她所写的那些戏的话,那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定会被蓉娘子再度压下去的。

  “哦,这个还不好说。以后再说吧。”

  秦永面对着丁磊的询问,他不由得是摇了摇头说道。

  你要是说蓉娘子今天的那个决定是完全没有用处的话,那肯定是不对的。因为,秦永原本来打算婉拒她的心思,到了最后。却没有好意思说出来了。

  可是,你要是说她的计划是完全地成功的话,那倒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因为,秦永一直到临末了。也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他当时说的只是,先回去考虑考虑。于是,蓉娘子也没有办法了,最后只好是非常热情地将他送出了燕楼的大门。

  “燕楼六成的股份啊!居然只卖一千两,那可真的是超值的!”

  其实。秦永之所以要回去考虑,那也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他很明白蓉娘子的目的,只要是他答应了收入这燕楼十分之六的股份之后,以后就必定是要为蓉娘子写戏的,可是。他能够为蓉娘子写那些戏呢?

  《白蛇传》?《西厢记》?《红楼梦》?这些其实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他也不能仅仅是因为这样,所以就完全改变了自己原先的立场啊。

  要知道,他目前与红娘子的关系还是挺好的呢,这就轻易地改变了立场的话,那岂不是显得太过势利了吗?

  更何况的是。当日他即将要进入贡院去进行会试大考的时候,人家红娘子可是等在贡院前面,送了他一盒不错的点心的呢。

  而且,这盒点心,到了最后竟然是发挥了非常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就是,当他的那一盒“秦氏甜品屋”所出产的点心是被那些官员给收了上去之后,他可就是靠着这一盒红娘子所送的点心,还有装在竹筒里的那些饭菜,这才撑过了那两天一夜的。所以,于情于理之下。他都不可能是轻易“倒戈”,从而是投向了蓉娘子那边的。

  “哦,那便好。嗯,秦兄,小弟家中还有些事情。可否是让车夫先把小弟送回家里,然后再送秦兄回府?”

  听到秦永那么说,丁磊的心中暂时松了一口气的,于是一抱拳,就对秦永说道了。

  “哦?”

  听到丁磊这么说,秦永倒是好奇了。这车夫吧,确实就是丁磊带过来的,所以,他让车夫先送他回去的话,那也并无不可的。可是,这个事情,却是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既然是他秦永也在这个马车上的话,按照一般的常理来讲,丁磊可不是要先将他送回家了才对的吗?甚至是,他的秦府比起丁府来说,那可还近了一些呢。

  可是,丁磊如今却偏偏是说让车夫先把他送回家。这其实就意味着,他的家里应该有一些比较紧急的事情,所以,这才会让丁磊目前提出这么一个比较失礼的要求的。

  “丁兄,可是最近府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磊这样的表现,其实早在今天上午他去秦府找秦永的时候就有先兆了的。因为当时的帮永,是早已经发现了丁磊的心情是挺不佳的,再加上眉头紧琐的,岂不是就有心事?只是,当时丁磊也不说,他又着急着来见蓉娘子,所以,也没有多问而已。

  可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因为蓉娘子的事情已经完了,然后又看到丁磊是那么着急的,所以,他于情于理之下都是要问候一句的。

  “哦,秦兄,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家中的赌坊出了点困难而已。”

  于是,丁磊接下来就将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出来了。

  原来,丁家作为“丁氏赌坊”的东家,在汴梁城中经营赌坊也已经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而且,由于是它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的关系,所以在区域内,也并没有什么竞争对手的,所以,在往年的话,他们丁家的生意还是做得不错的。

  只是,最近的一段时间来,他们“丁氏赌坊”的附近,是突然地就新开了一座赌坊了。这原本吧,这座赌坊在筹备阶段,丁家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毕竟他们丁家在这个区域内可算得上是经营甚久,深根蒂固了,是有着一定的口碑,所以,这新开的赌坊,又岂能是轻易撼动他们丁家的家业?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过了几天的时间,他们整个丁家就不得安宁了。因为,自从是这间新开的赌坊是开设了之后,他们丁家赌坊的营业额,直接就下降了八成了。

  “下降了八成?这不太可能吧?”

  秦永听丁磊说到这里。他也觉得是很有一些不可思议地,于是就忍不住问道了。因为,像“丁氏赌坊”这样的赌场的话,只要不是自身出了什么问题,一般一间新赌坊的开张。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影响不大的。因为,他们毕竟是深根蒂固了嘛,也就是在赌徒之间算得上是具有相当的知名度了,所以,新的赌坊若是没有什么足够吸引人的地方。它是断断然不会将丁氏赌坊的八成生意都给抢走的。

  “唉,不瞒秦兄说,虽然此事不合常理,可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丁磊听到秦永的问话,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事实上。他作为一个只管花钱的纨绔,原本是并不需要考虑这么多的,反正,他们丁家家大业大,要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挥霍的话,那也是需要挥霍挺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挥霍得完的。可是,他这不是跟在秦永的身边跟得多了吗?所以多次见到秦永是做出了这样那样的成绩。所以,他也希望是自己能够有点出息了。

  望贤思齐嘛,这也是人之常情了。恰好,这次他们的丁氏赌坊是出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于是,他就自顾自地费上了一番的心思了。只是,这一番的心思,那可是还没有被他的父亲知道的,否则的话,谁知道他的父亲会不会说他是多管闲事?

  没有办法啊。这也是因为丁磊的“前科”实在是太过恶劣了一点了,所以,他的父亲压根就已经是对他绝望了的。

  “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说!”

  秦永可不知道,丁磊以往在他自己的家中,完全就是个吃白饭的存在。所以,这个时候仍然是直接问丁磊说道了。而丁磊呢,偏偏还真的就知道。因为,他既然是下定了决心要管这个事情的话,那自然是费点心思的,而他的父亲呢,在他的面前也不会避讳什么,所以,这一来二去的,丁磊也就将事情的真相听了个大概了。

  原来,那个新开的赌场之所以是能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将“丁氏赌坊”接达八成的营业额都抢去了,那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新开发了不少新式的赌钱方式了。而“丁氏赌坊”方面呢,来来去去的都是那么一两项掷骰子、牌九之类的,所以,那些赌徒们早已经是厌倦了,于是,这一发现有新式的赌钱方式的话,他们自然就是趋之若鹜了。

  “哦?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何不直接就效妨了?”

  秦永听到这里,不由是打断了丁磊就问道了。这也是一般人的正常思维吧,反正,在这个时代里的话,也没有什么知识产权等等之类的事情的,所以,“丁氏赌坊”要是愿意话,大可以是将对方的那些赌钱方式照搬过来的。这么一来的话,双方之间就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距了。

  可是,这一点,却是丁磊的父亲丁大同不太愿意做的。因为,他们的“丁氏赌坊”毕竟是老赌坊了,向来只有新赌坊模仿老赌场的份,可哪里有什么老赌场还要模仿新赌场的说法?那让人情何以堪呢?所以,丁大同自然是不太愿意的。

  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面子上的问题而已。如果丁大同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是找不到其他的可代替的办法的话,他到最后也只能是这么做的。毕竟,这样一来的话,他们至少是可以从新赌坊那里抢回多少熟悉的客人了。可是,要完全胜过新堵坊甚至是直接压垮它的话,那基本上就没有可能了。因为,他们是早已经失去了先机了。

  “哦。原来如此。呵呵,那你们直接自己发明几个新赌法不就完了吗?”

  秦永在听完了丁磊的介绍之后,终于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丁磊很是无语了。

  “自己发明几个新赌法不就完了吗?”

  此话说的确实是不错的,非常的不错。可是,谁又知道,其实这个新赌法,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发明的。特别是要想到一种足够公平,又足够具有趣味性的赌法,那就实在是太过难为人了。要不然的话,在“赌坊”这个行业里面,怎么数百年的时间里,来来去去的,怎么就只有那么几种经典的赌法?这还不是因为,大多数人所新想出来的所谓新赌法,实在是不怎么吸引人的。

  “秦兄说笑了,这新赌法要是有那么容易想的话,小弟也就不用那么头痛了。好了,秦兄,小弟已经到家了。这就让车夫送你回府。”

  原来,说话间,马车已经是载着两人驶到了“丁氏赌坊”的门前了,于是,丁磊跳下车,站在车下一拱手地就向秦永说道了。

  “哦?到了?我看看。”

  秦永也跟着跳下车,结果是看到丁磊身后的不远处,有一间大屋子,从规模上看去,起码也有四五百平方米的样子。不过,屋子的门口开得相当的窄小,门口处还用一卷帘子遮住,上面写道“赌坊”。不必说,这就是他们丁家的产业“丁氏赌坊”了,只是,秦永很有些奇怪的是,这“丁氏赌坊”怎么外表弄得是这么地不显眼。

  当然,这些事情目前都不是重要,秦永之所以是跟着丁磊跳下车来的主要原因是,他其实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丁磊的。毕竟,他目前与丁磊的关系也说不上差嘛,不过,事情还没有把握之前,他也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满的,于是,他就对着丁磊拱了拱手说道了,“呵呵,丁兄,其实在下生平还没有进过赌坊呢,今天刚好遇上了,不然,就让在下进去参观一下?”

  “哦?秦兄对赌坊有兴趣?那小弟自然是无限欢迎了。恰好,家父对秦兄也颇为推崇,不如就请秦兄今天晚上留在鄙府吃过晚饭再走吧。”

  丁磊说道。秦永的这个要求,事实上还真的是挺出他的意料的,不过,他也没有怎么为难。因为,与秦永交好的事情,那可是他的父亲赞成的。

  原来,他的父亲丁大同也算得上是一个“戏迷”,所以,秦永“咏月公子”的名号,他自然也是听过的。不仅是听过,那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和《梁祝》的戏曲,他也是曾经看过的。所以,他一旦是得知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是与秦永交好以后,他顿时就高兴得不得了了。

  因为,秦永就算是在诗词上没有什么名气,可是,好歹也是个应试的举子啊,更何况,他在戏曲方面,那可是有着相当的造诣,算起来,可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所以,他自然是赞同丁磊与秦永交好了。这总比丁磊以往所交的那些猪朋狗友好,所以,他一有机会,几乎都是会要求丁磊将秦永请回家来的。还是丁磊自己知道,秦永前一段时间都比较忙的,所以,没好意思开口而已。

  可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因为,秦永是正好已经来到了他们“丁氏赌坊”前面了,而且他自己也有兴趣是进赌坊里去瞧一瞧,更重要的是,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所以,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秦永留下来宴请的话,确实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

  “呵呵,好啊。只是太过打扰了!”

  秦永原本就有心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丁磊的忙,所以,对于这样的请求,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因为,他大可以是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了解一下这个“丁氏赌坊”的情况了,而要是最后能够帮上忙的话,那他自然是会帮的。可是,如果是最后帮不上忙的话,那也有了留下来的借口了,最起码的,是不会让丁家父子觉得突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