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乱世小农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十二章 破旧规

[字数:2910 更新时间:2014-4-10 6:13:00]



  “还有门上挂的红绸子,也不用李敬怀家的,用红纸剪几个花样,一样好看。我看这老小子就是不顺眼,哪天我非买上一块,谁用谁就去我那拿,我让他再也吃不上油炸糕。”孟有田继续说道。

  说到这条黑脏污烂的红绸子,还是吉祥镇数一数二的宝哪。人说东西挺不起眼,可是庄户人家,偏偏就是谁家也没有。一开始的时候,使使这块绸子,还不一定非送礼不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么个规矩,谁家要借用一下,谁家就得给送一碗油炸糕。那个李敬怀,哪能年不凭这块烂绸子,吃上几碗油炸糕。

  “对,啥便宜也不给这个王八蛋。”占富恨恨的说道,大概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还有件事情。”老赵头拿起烟袋锅,又放下,犹犹豫豫的说道:“迈火堆,还有那个过马鞍……”

  这里的习俗,寡妇后嫁,要迈过谷草火,这是为了烧掉前夫的鬼魂,怕他跟随上妻子到新夫家作乱。跨过马鞍,是说好马不配双鞍,好女不再嫁男,取其吉利,以防男人早死。

  “我看用不着这样。”孟有田皱着眉头很反感的说道:“谁不知道秀儿是被骗娶的,连男人面都没见着,说她是寡妇后嫁实在有些过分。既然咱已经破了旧规矩,索xìng就破到底,怎么顺眼、怎么高兴,咱就怎么办。”

  老赵头和占富赞同的点着头,占富他爹没吭声,这花轿、绸子都是面子上的东西,多一样少一样关系不大,可这寡妇后嫁的规矩却是关系到儿子rì后的安全。这鬼呀神呀的封建迷信,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还是zhan有很大比重的。

  “我看有田说得在理儿。”随着声音,老蔡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杨老师。”孟有田定睛一看,赶忙打招呼,跟在老蔡后面的竟是县城男女师院的老师杨荆云。

  “呵呵,孟小哥,我们又见面了。”杨荆云笑容满面的和孟有田握了握手,指了指身后的妇女,“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李佩玲,也是教书的。”

  “师母,你好。”孟有田嘴挺甜,张口就叫。

  李佩玲三十二、三岁的样子,上穿蓝sè夹衫,下穿海青sè斜纹布裤,浑身上下,整洁朴实,风度文雅,象个乡村女教师的样子。

  “你好,孟小哥。”李佩玲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和孟有田握了握,看得老赵头、占富和占富他爹有些发呆,这女人的手是随便能拉的吗?

  老蔡和占富爹、老赵头打了招呼,又介绍了杨荆云和李佩玲,听说是城里大学堂的先生,几个人简直是肃然起敬,站着坐不下去,局促得很。

  “孟小哥说得对,什么跳火堆跨马鞍,那是拿着妇女开心,是封建礼教对妇女的残酷虐待……”李佩玲看来在外面听了不少,身为女人,那简直是无限愤慨,义愤填膺,满腔愤怒啊,眼睛瞪得溜圆,小拳头都握得紧紧的,马上就要来一场控诉封建礼教的罪恶、提高妇女地位的慷慨激昂的演讲。

  孟有田一听就咧了嘴,这不要坏吗,那封建迷信是一下子就能破除的,你越说的义正言辞,恐怕越会适得其反,怎么就不会来个迂回进攻呢?想到这里,他赶紧上前打断了李佩玲的话,说道:“迈火堆跨马鞍那都是很低级、很落后的东西,啊,这个,这两位先生见多识广,肯定有更好的办法,保证以后平平安安,那个,我先和两位先生出去谈一谈,你们和老蔡叔再合计一下,要是那个周斌和丁寡妇来了,就由老蔡叔来对付吧,他可比我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年轻强多了。”说着,拉起杨荆云,又对李佩玲点了点头,“来,咱们上外面好好谈,你们把好招都教给我,这里说话不方便。”

  杨荆云不紧不慢的跟着,李佩玲一腔怒火刚刚要发泄,就被孟有田打断,很是有些莫名其妙。

  出了门,走不多远,就到了孟有田的家,把两个人让进屋里,孟有田又给两个人倒上了水。

  “孟小哥别忙活了,快点给我俩上上课吧!”杨荆云颇有深意的说道。

  “上课?太抬举我了吧。”孟有田讪讪的一笑,“只是一点建议,小小的建议。”

  “难道我刚才说得不对?”李佩玲也觉出点味来,疑惑的问道。

  “对,师母说得那是一点也没错,可是……”孟有田摸着下巴,思索着措词,“可您不知道,这封建礼教在农村有多么根深蒂固,这千百年的思想沉积不是一下子就能清除的。特别是对那些老人,他们可是顽固的很,您这么急风暴雨似的批判,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师母,顺便问一下,您原来在哪教书啊!”

  “北平,她还领导过学运呢!”杨荆云说道。

  “对呀,您原来跟学生打交道,他们有知识,思想活跃,眼界开阔,接受新东西自然快。可这里是农村呀,老百姓没几个识字的,也没出过什么门,这思想僵化程度可是相当的严重,您得一点点慢慢来,要不,那些老百姓可不会接受您。”孟有田拍着大腿说道。

  “怎么样,和我说的一样吧!”杨荆云笑着说道:“你先不要着急开展工作,而是要先和群众打成一片,了解他们的想法的需求,他们才能慢慢接受你。”

  李佩玲白了杨荆云一眼,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我是个急xìng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可没孟小哥讲得明白。”

  “呵呵,我说吉祥镇有个孟小哥,对咱们工作的帮助肯定非常大,这话可没错吧!”杨荆云端起碗喝了口水,对孟有田说道:“那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