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攻略初汉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一章 至少现在不可能

[字数:4937 更新时间:2014-4-6 8:27:00]



  看到那淳于缇萦变幻不定的神sè,窦琰虽然猜不适她在想些什么,却也揣摩了个大概,她要真是完全无情无义,大可以直接翻脸拍屁股走人,哪还用得着跟自己解释。

  就算是不直接翻脸,大可以继续云淡风轻冷若冰霜地不解释,可问题是她偏偏向自己解释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至少对自己也是有好感的,只是自己实在是猜不透她到底在顾忌什么?

  淳于缇萦看到窦琰乐滋滋地咧嘴在那傻笑,不由得皱起了黛眉。这家伙,前一分钟还向自己示好来着,怎么转眼就这么没心没肺地,心里边不由得一阵气苦。下笔如飞地将整张药方写出来之后,搁下了笔拔身而起,朱唇也下意识地撅着:“公子,药方已经在这了,只要照方抓药,按时服用,不出三五rì便可无事,如此,缇萦便先告辞了。”

  正在暗暗得意的窦琰突然听到淳于缇萦那带着一丝恼意的声音,不由得一愣,看到那淳于缇萦起身yù走,才省起自己方才得意的真不是时候,不由得大急,跳起了身来一把捉住了淳于缇萦那温润的素手。“姐姐莫走。““你,你还不放手。”让窦琰有力的大手给拽着,淳于缇萦先是一呆,旋及不由得俏脸飞红,一脸羞怒地低喝道:“公子把缇萦当成什么人了?”

  “姐姐你真错怪小弟了,小弟方才是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关于医道方面的物件,所以才那么开心,以至没有注意到其他的,还望姐姐勿怪才是。”窦琰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与淳于缇萦肌肤相触,哪肯轻易就放了手。

  “关于医道的物件?你不会是骗我吧?”

  淳于缇萦这位一心扑在医学事业上的美人儿听到了这话,不由得两限一亮,敬称也不用了,连自己那还落在窦琰掌控之中的素手也忘了抽回。

  “小弟哪敢相欺于姐姐,小弟的确早有了想法,只是一直没有得遇姐姐,所以这个想法一直没说出来,方才见姐姐动笔,方才想起。

  姐姐若是想听的话,小弟自然会全盘奉上。”

  窦琰一本正经地道,而那只纤纤素手的温润感实在是让他恋恋不舍,到了这个时代之后,除了老妹,自己还真是第一次牵上异xìng的手,而且还是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女医生,这种感觉,真是让入回味无穷。

  …,.那你先放手,若是让人瞧见,这威何体统。”淳于缇萦收回了迈出的脚步,目光落在了窦琐的手上,脸上的红晕稍减,可是羞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小心我那徒儿脾气可不好……”嗯,连带威胁都那样地绵软无力。

  窦琰自然不会揭穿淳于缇萦那虚弱无力地争辩,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搓了搓那仍1rì残留着余腻的指尖。“姐姐说的是,下次小弟一定会小心一些。””你……”淳于缇萦瞪了一眼跟前这个笑嘻嘻的少年,小心肝却又难以抑制地快跳了几下。“莫要胡说,你且说说你刚才的想法是什么。”

  窦琰倒也不再调笑,叫来了窦伯讷低声地吩咐了句,不大会的功夫,窦伯讷便去将一个长约一尺宽约半尺见方的木盒给取了过来,在淳于缇萦好奇的目光的注视之下,窦琰接过之后,取出了一件淳于缇萦从未见过的事物:手功制作的由皮革和木材所制威的听诊器。

  “这是何物?”接到了手中,淳于缇萦打量了半天,愣是瞧不出这玩意倒底有什么用处,更不用说能不能在医道上有助益。

  “来,我给你戴上,然后再教你怎么用。”窦琰嘿嘿一笑,伸出了手,对于这件新事物一窍不通的淳于缇萦只得任由窦琰施为,只见他拿着那两根古怪弯曲的木管塞住了自己的双耳,然后拿着那另外一头,直接就塞进了他的怀里,淳于缇萦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双耳里边传来了犹如有人用重锤在锤打着鼓面的声音,轰隆隆,轰隆隆……“这是……”淳于缇萦完全惊呆了,因为吃惊而张开的檀口半天也合不拢。很快她也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心跳声,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通过这么个古怪的物件,听到耳中的心跳声居然如此的清晰。

  听诊器,后世医学专业工具之一,而且是最为常用的道具,嗯,一般看啥艺术片的时候,那些个美丽娇艳的女医生总得挂上这么一个,而且这玩意甚至还能起到沟通和交流的作用。

  窦琰这个流氓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虽然前世自己没能泡上医院的医生甚至是护士,可好歹来到了汉朝,结识了这么一位令他心仪的绝sè医务工作者,他又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地去讨好昵?

  “娘亲,怎么样了?”当夜,看到娘亲的食量似乎稍有恢复,窦琰不由得面露喜sè地问道。

  娘亲笑着点了点头:“这位淳于姑娘果然好手段,才喝了一副药,就觉得这心口的闷气都散了不少。”

  “当然了,还是哥哥有本事,能请到这位神医。”正在跟一条卤排骨较劲的窦芷油呼呼地手擦了擦嘴角咯咯地笑道,看样子妹子对窦琰还是有着相当的信心。

  “那是自然,你哥自病愈之后,做出来的事儿一件一件都是能耐得紧,可惜如今你们父亲领军在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娘亲笑眯眯地打量着自己的儿子,不过说着说着,眉宇之间又浮上了愁云。

  看到娘亲如此,窦琰笑道:“娘,您不用太担心了,前些rì子父亲不是来信说了吗,若是年底回不来,年初必定回长安,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家里的事,有孩儿在,定然办得妥妥贴贴的,不会让您太过cāo劳了。”

  兄妹二人正在安慰着娘亲的当口,却见那管家宝叔来到了门厅前。“夫人,信阳公主来访,说是要事要见公子。”

  娘亲闻言,脸上的笑容愈发地多了起来,饱含深意的目光顿时落在了窦琰的脸上。“那琰儿你快去吧,娘亲身子不便,就不去招呼了。”

  “你不许去。”娘亲脑袋一转一把就拉住了正yù起身的窦芷。

  “为什么?”小丫头撇了撇嘴,一脸不情愿。“信阳姐姐挺好的人,她上门来,我难道不该去迎接吗?”

  听了这话,娘亲笑得直咬牙,捏了一把这个笨丫头那肉嘟嘟的脸蛋,压低了声音嗔道:

  “小丫头,人家公主可是专程找你哥来的,你这小油瓶子晃荡到那里去干吗?真要去了,怕是要事都说不成了。”

  窦琰咧了咧嘴,没有理会娘亲跟妹子一脸诡sè的在那不知道数啥戏话,心里边却直犯嘀咕,这丫头大半夜的来找自己干吗?还要事,自己昨rì去宫中给窦太后请安的时候都还曾跟她见过面,不过一rì的功夫,能冒出什么要事?

  “该不会这丫头是个醋坛子,听闻有漂亮妞登我家的门,一怒之下来找本公子的磋了吧?”窦琰满头雾水地踏足前厅,却见到那信阳公主的近身女侍碧环正守在厅门外。

  “公主,窦公子到了。”看到了窦琰,碧环赶紧向厅内招呼了一声道,原本有些坐立不安,满脸焦sè的信阳公主赶紧抬起头来,看到窦琰一脸笑意地施施然步入了厅中,没来由地松了口气。

  “公主。”窦琰坐定之后问道。“看你的样子,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威?”

  “的确是有大事发生,今rì,我父皇下诏废了薄后。”信阳公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沉缓地道。

  “薄后?”窦琰先是一愣,旋及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你父皇帝下诏废了薄皇后?”

  信阳公主按捺住了心头的激动用力点了点头。可是那双漂亮的眸眼里边透出的jīng光,让窦琰不由得暗吸了一凉气。“你来寻我,该不会只是想告诉我这句话吧?”

  信阳看着不动声sè的窦琰,浓浓的睫毛在那灯光前构成了一道淡淡的剪影盖住了她那如水的明眸之上。表情一时之间亦显得犹豫了起来,看着跟前的这位令自己心仪的少年,不知为何,这一刻,他的眼睛竟然如同两汪深不见底的深潭一般。嘴角挂着一丝淡淡地,却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到信阳半天不吭一声,窦琰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后才道:“你莫不是觉得,如今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更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听到了这话,看到窦琰那丝犹自挂在嘴角的无奈,信阳不由得有些愣了。“你怎么知道?”虽然自己来这里,正是想跟眼前人倾诉自己内心的焦灼,并且也希望能从他这里获得一些意见,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窦琰的表现再次震撼了她,短短的不到盏茶的功夫,居然就猜中了自己的心思。”猜的,天子废薄皇后,几位有皇子的夫人定然都会觉得自己能从中取利,所以,一点也不难猜。”窦琰笑道。”那你为什么是那样一副表情,莫非你觉得我娘亲没有机会不成?”信阳公主也是个聪明人,窦琰都说到了这份上,她自然也懒得遮掩,径直追问道。

  窦琰看着她笑了,没有说话,而是从那案几上拿起了一块糕点,伸手掰开之后,把其中的一半递到了信阳的跟前,信阳一脸迷惑地接到了手中,只看到窦琰将那半块糕点放进了口中,细细地咀嚼,还一面冲自己扬了扬眉头,似乎在询问自己为什么不吃。

  信阳只得按捺住心头的疑惑,将那半块糕点放进了口中,只不过,满怀心事的她,吃起糕点来,实在是如同嚼蜡。”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在局里,而你的满门心思都早被你心里久藏的念头给迷了眼,所以,你看不清楚。”窦琰嚼完了糕点,看到信阳公主一双水眸仍1rì充满了疑惑地盯着自己,不由得轻叹了口气,缓缓地道:“我的答案是,不可能,至少现在不可能。”

  PS:继续抱头,嗯,努力中…

  (未完待续)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