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老师在此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欢而散,各有图谋

[字数:5217 更新时间:2014-4-6 8:18:00]



  “寿成兄!文约兄!还有稚叔兄!奉先老弟!。”曹cāo有些气愤的看着他们:“你们难道就这么喝酒作乐,看着我独自带军去与西凉军拼个你死我活吗?”

  今rì一战,曹军伤亡很大足有五千余人伤亡,其实这五千余人当场死亡的只不过在少数有七八百人,剩下的都是流血过多而死:

  冷兵器时代就是这样,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与治疗办法:无数的士兵没有当场死于战场,而是重伤不治而死,更多的是致残等影响一生的伤害,无疑让人心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孟德兄息怒!我等也不是不想参与进攻!你也是知道的,我们的军马都是骑兵!要是打野战,某自然是二话不说,充当主力!可这攻城战,我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韩遂哭着一张脸,解释:

  “嗤!。”张扬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与讥讽:“我看是你们与李、郭二贼达成什么协议了吧?也对!都是西凉人嘛!不好意思下手呗!”

  “混账!老头!你说什么?你是在质疑我们报国勤王的决心吗?。”马超怒气冲冲的喝骂:

  “兔崽子!没挨过揍是吧?你骂谁呢?信不信老子揍你!。”马超辱骂张扬,做为死党吕布自然不答应,扶着方天画戟挺身而出叫骂,即使他很欣赏马超,但还是有亲疏之别的;

  “你不是也一样!张稚叔!你那点兔子胆被李催打怕了吧?我们不攻城是因为兵种不同!你呢?我看你才是与李、郭二贼有勾结的人!你先前勤王的举动也是沽名钓誉!。”马腾骂道:

  “你这是贼喊捉贼!我…。”口舌有些愚笨的张扬被气得一张脸涨成猪肝sè,胸口剧烈的起伏,侮辱他可以!但是不能侮辱他报国勤王的决心!

  “够了!什么他么的乱七八糟的!。”曹cāo起身大吼:“诸侯讨董之时就是因为人心不齐,各部人马都想占便宜不想吃亏、举止不前,这才吃了败仗!后来栓了一个洛阳城当遮羞布!现在倒好!就三方人马还要各生龌龊!你看他不顺眼!他怀疑你有问题!既然这样!那就散了吧!”

  “孟德兄!你…。”韩遂急切的拉住向外奔走的曹cāo,眼神期盼的说道:“你是联军的盟主啊!你这么一走了之,沁将我等置于何地啊!啊?孟德!你要考虑大局啊!”

  “嗨!文约兄!某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曹cāo一叹息:“从充州许昌到长安的距离是多少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补给线拉的太长了!若此时不回军只怕我的士兵都要饿肚子了!抱歉了!看来我曹孟德不适合做盟主这个位置啊!”

  韩遂眼中jīng光一闪,似乎有所图谋;一分神的功夫曹cāo已经走出大帐;

  “孟德!孟德!、哎呀!。”韩遂焦急的喊叫了几声…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恨!恨啊!。”帐外,曹cāo仰天长啸,羞煞众人:

  “我等也走吧!。”张扬冷着脸向外走去,吕布等人也是冷哼一声走掉了:

  三方联军再一次证实人多不一定好办事!与十八路联军一样,这次会盟还是以不欢而散而告终!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这些人有着同心协力的念头,但是!他们在中途或许都有改变吧!

  目送两伙人走掉后,韩遂突然轻松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贱贱的笑了:“好啊!都走了!走得好!”

  “叔父!你说啥?。”马超感觉自己听错了;“啊?哦!我说走得好啊!这样一来,我们或许还有机命…。”韩遂:

  马超:“他们都走了,难道我们要骑着马攻城吗?太扯了吧!”

  韩遂笑道:“这事啊!这个…。”韩遂看向马腾,马腾冷静从容的喝着酒水,完全没有刚才的愤恨等情绪一、都是装出来滴!

  “文约!告诉他吧!一个优秀的将军不光要考虑战场上的事情,战场外的有利因素也是要考虑的!。”马腾沉声教育:

  “是这样。”韩遂面sè诡异的对马超耳语几句,马超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若是某岛国的矮子一定会这么说:“悠嘻!搜易寺内!。”扯远了!我不该拿岛国矮子与马大帅哥相提并论的!

  侍中马宇、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这三个人就是马腾、韩遂手中的王牌:

  一个马腾的远房亲戚,一个保皇党资深成员,还有一个算是一个皇亲吧!这三个人是歃血为盟,一定要做大汉的中兴之臣,救皇帝于水火之中!

  马腾、韩遂本身是要洗清身上因董卓而带来的恶名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渐渐的他们生出了别样的心思!

  原因就在于他们看到了机会,联军涣散,最强的势力曹cāo撤退,还有内应为帮持,如此良机!应该干什么?一挟天子而令不臣啊!

  这是多么令人心动的一个想法发啊!只要成功了,不仅仅是西凉人的罪名会洗脱,就连这天下,他们也有了可以去争夺的底气!

  忠与jiān不过是一线之间,而衡量他们之间的平衡的就是利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哪怕是给魔鬼做奴隶也未尝不可!马腾、韩遂!就这样迷失在了里面;

  大军拔营,浩浩荡荡的一路奔向潼关,这就是曹军的动向…

  “猜一猜,马腾、张扬都在干什么?。”曹cāo笑道,脱离了长安他有些兴奋的感觉,竟然有了嬉笑的兴致;

  “主公还是在纠结于扶汉除贼与代汉自立之间徘徊!。”此时曹cāo身边只有五个人,李煜、郭嘉、荀攸还有就是典韦、许褚,出言的是郭嘉:

  他感觉到了曹cāo这些天内心中的挣扎,为什么曹cāo在别人不攻打长安的时候还是要攻占,难道只是为了实行下一步的计划吗?完全不需要这么做!他们也可以保存实力,冷眼旁观!但是曹cāo没有!

  从一县令到大汉征西将军再到一统天下,这些就是曹cāo站在不同角度时萌生的志向;只不过大汉征西将军这个梦想是曹cāo理想化的一个执念;

  这一次攻打长安,曹cāo再一次动情了!他还想要做大汉的征西将军,所以表现的有些不余遗力,有些太明显了!而这些决定自现在看来不太明智!郭嘉的出言是提醒或许也是jǐng告!

  乱世已现,各路诸侯纷争天下,曹cāo手下的人自然也不甘寂寞,不是所有人还忠于这个残破的大汉江山!

  只有等曹cāo位尊九五之时,才是他们能得到最多的时候,说到底还是利益的问题:

  如果曹cāo选则扶汉除贼,那么必定会有人离他而去,这是必然的…

  曹cāo神情一变,喝道:“胡说!我有吗?”

  “有!而且很明显!。”郭嘉也毫不退让的看着曹cāo;

  “有吗?。”曹cāo声音提高了八度,大吼:

  “有!。”李煜、荀攸、郭嘉异口同声的回答,都是神情坚定地看着曹cāo;

  “嗯!。”曹cāo泄了气,坦然的承认了:“你们说的对!我又忘情了!算了!我的问题你们还没回答呢!说说看,马腾、张扬在干什么?”

  所谓人主,就是知错、改错、不认错,曹cāo既然承认了,他也会改的,这一点李煜等人深信不疑;

  他们也就不再深究这件事情了,毕竟是做小弟的!

  “马腾、韩遂不好说!张扬、吕布却一定会继续攻击长安城的!。”荀攸异常肯定的说道:

  “为何?。”曹cāo;

  “因为李催的离间计,我们在的时候张扬反而不敢放开手脚,现在他没有了硕虑自然会大举进攻!他是汉室忠臣这个是不需要质疑的!不过我们也不用担心他能攻下长安城,他打不下来的!”

  荀攸本身就不爱说话,就由李煜为他说了,荀攸也是连连点头,表示李煜说得对,说出了他的心声!

  “马腾、韩遂嘛!不好说!不排除他们心生其他的想法!我们只需静静等待时机即可!。”郭嘉轻摇羽扇,笑道:

  “嗯!怀德!你的消息传达出去了吗?。”曹cāo问道:

  李煜:“哈?”

  “就是内应的事儿!”

  “哦!搞定了!临走之前向长安城中shè的那一拨箭,就带有密信!我做了手脚,破解的方法只有何曼知道!”

  “那我就放心了!”

  “咱们该怎么办?稚叔兄?。”吕布问道:

  “曹cāo走了,我最担心的就是他!现在我们移军城北!一个字!打!。”张扬目视长安城,语气坚定;

  吕布:“马腾、韩遂就不管了吗?他们好像也没有走!你不是怀疑他们与李催、郭记有勾结吗?”

  “放心吧!都是装的!我才不相信马腾、韩遂还敢趟董卓这趟浑水!”

  吕布:“次奥!一群大骗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