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们的1649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好大的一盘散沙(上)

[字数:8592 更新时间:2014-9-4 9:43:00]






  在穿越者们的计划中,明大陆的事情,他们只是着重关心1644年到1649年这一段时间,而且小气到仅以广州为切入点,一点都没有历史的恢宏感觉。

  他们认为这一段历史虽然最乱,但其实处理和管理起来又最简单。

  有奶便是娘,拳头大出真理,正是这个时期的公认法则。

  穿越者们喜欢这样。

  多好啊,不管是明人,或满州人,或欧洲人,或穿越者,都认为强力出秩序和公理。

  那么,穿越者们表示真心尊重这一时空的法则,并且决心捍卫它。

  17世纪中期,正当欧洲资产阶级革命风起云涌之时,正进一步提到解放个人之时,明大陆却正在走向更加严密控制个人思想、言论、人身自由的时代。

  以后会发生各种文字狱,因言获罪,篡改历史,烧毁书籍的事件。

  这些事情,穿越者们的学习笔记里,一件一件记得很清楚。

  但穿越者们一直也想不明白,一帮子刚走出部落氏族的半野蛮人,他们在思想和文化上怎么会懂得如此巧妙而严密的控制明人,以至能让明人的后人们认为没了辫子天都会塌了?

  难道他们真懂得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的真理?难道他们不用等待慢慢进化,就能达到这种理论高度?一定开黑外挂了。

  有穿越者在论坛上公开宣称此时的明大陆,正式开始进入了前清时代。这引起了众人的反思,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

  穿越后变成7岁的范伟业却哈哈大笑,他小手飞快地回言道,有的人智商是硬伤啊,难道还有后清?好好学学历史吧。清完了后是民国,民国完了后是咱那个国。

  一时间,那个贴吧里万马齐喑,没人敢回贴。

  只有范伟业不停加着哈哈大笑的头像,这真把他笑坏了。

  现在,穿越者们不得不把目光投射到明大陆,那个让他们想起来头痛,想忘了又心疼的地方——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兵开始大举入关,北方各地相继失守,明朝的残余势力节节败退。崇祯没有南逃,也没有派太子南逃的恶果开始显现了。全国都是一盘散沙,好大的一盘散沙。

  从最终的结果看,组织严密的中央集权制度开始像个玩笑了。

  “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句话,穿越者们清楚。大运河,大长城,大金字塔,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那个时期,只有在这样的体制下才能做到。

  正如一只大蜘蛛,它可以控制一张大网的每一丝,任何地方出现的异动,它都可以做出反应,只要全大明真的是一盘棋,它完全可以控制一切,就算网烂一些也没事,可以坚持下去。

  但有一个前提,大蜘蛛包括它的继承者,要安全,还要有控制力。

  可是当有异物崛起了,它异常有能力,它还可以开启天气、民变、内乱的外挂,一举将大蜘蛛拿下,大蜘蛛和它的继承者就悲催了——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南京的福王、浙江的鲁王、福建的唐王的三个政权,由于诸多原因相继崩溃。

  原因多到可以zài写一章,那样就太水了,不敢提。

  清兵在乌真超哈(汉军,辽人为主)和明人降军的勇猛配合下,一路势如破竹,杀得明人同胞血流成河,剃了酷毙的金钱鼠尾发式后,整个人就像在八旗中的红旗下发过什么血誓一般,立刻倍儿勇猛,直往前冲!

  好多的大屠杀都是这帮子人干的,穿越者们跳着读这段历史,也是跳着研究这个时期。有时候,他们不喜欢面对那些冰冷而吓人的数字。

  清顺治三年(1646年),流亡到两广的一些明朝大臣丁魁楚、何腾蛟等人,正商量共同拥立朱由榔监国于肇庆的事儿。这时,原福州唐王手下的大学士苏观生也想参加,因为他辅佐的唐王已被李成栋射死了,他只能zài找一家投靠。

  但他却遭到丁魁楚等人的拒绝,guān jiàn 是说话还很伤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

  丁魁楚的党羽吕大器叱辱之,曰:“尔出身非两榜,有何德行?!”

  大学士苏观生真气坏了,他是保举出身,就像那面世界的保送生,不是正了八经通过国家高考考上的,他深以为耻。平常不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此事。

  深谙如何伤害一名知识分子的,一定是另一名知识分子。

  大学士苏观生还只是个古人啊,心理太脆弱。他一定不知道,在那面世界里,保送的比考上的还牛逼。谁叫他生早了?

  大学士苏观生索性拥立刚逃亡到广东的朱聿钅粤(唐王的弟弟)即位于广州,改元绍武。时间比对方还早呢。

  你等会拥立,我等也会。不带我等玩,我等就和你等作对!

  这世界只能是一分为二的看问题,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大学士苏观生大概就是这样想的。

  消息传到肇庆,朱由榔急召手下大臣商议,大家都主张“速正大位,以系人心”,于是朱由榔匆忙于11月18日在肇庆即皇帝位,以旧府衙(丽谯楼)为行宫,晋升一大批文武官员,组成一个小朝廷,年号永历,史称南明永历王朝。

  这样一来,在广东百里之内就同时存在着两个南明政权,特别是这两个政权都以正统自居。这就不好玩了,没法子兼容啊!

  这时候没有人还去管什么外患了,全当清兵不存在。

  永历非常正规地遣使臣到广州宣诏,而绍武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侮辱,一怒之下,斩了来使。

  朱由榔一听回报,当时就火了,派兵,派兵打这个目无君主的小子!

  朱聿钅粤当然不在乎,谁怕谁啊?!派兵,派兵迎战这个妄自尊大的小子。

  两个流亡政权同室操戈,走上互相残杀的老路。正统嘛,一定要先分出来,这才是国家大事。

  要不说人家保送生社会经验丰富嘛,大学士苏观生运用诸多三十六计中的手段,外加找黑社会帮忙,双方交战的结果出来了:朱由榔兵败折回肇庆!

  上千人就在这场斗殴中灰飞烟灭。

  百里之地,两君相拒!

  一城之皇战胜了一地之皇,这说明什么?

  民心啊,人民拥护他们啊!

  朱聿钅粤君臣们高兴啊,他们赢了!也许他们代表了人民的利益?

  广州大事庆祝,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

  这时,清军已平定福建,分兵三路进攻广东。打下惠州后,李成栋派三百精骑兵从惠州出发,连夜西行,从增城潜入广州北。清军十多人化装成艄公,从水路大摇大摆乘船入城,rán hòu 上岸,直到布政司府前他们才在众人面前“啪”的一声,掀掉头上包布,dé yì 地露出剃青前额的满人发式,挥刀乱砍,四处大呼“大清兵到!”

  “鞑子来了!”一句惊呼,满城皆沸,百姓民众争相躲避,乱成一锅粥。

  杀同胞们时,明人们不怕,但鞑子来了就是怕!

  鞑子发式是精神核wǔ qì 一样的东西?

  难怪小流氓,烂仔啊,那么喜欢留怪发式,我靠,有原因的。

  由于朱聿钅粤、苏观生君臣毫无防备,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就一个被抓,一个被迫逃跑。

  最后结果大学士苏观生自杀,朱聿钅粤在狱中上吊而死,仅存在40天的绍武政权就这样来亡了。

  这两个人的死,分别给穿越者们留下了亮点和笑点。

  李成栋,这位射一帝,生擒一帝,双手沾满皇帝鲜血的刽子手,大概因为广州城攻克得太容易,心情不错,既没下令屠城,也没有立刻杀掉绍武帝,比嘉定三屠那时温柔多了。他的故事下章讲。

  李成栋派人送食物饮水给绍武帝。这位一直昏庸无能的朱聿钅粤此时倒忽然有了铮铮骨气,坚拒不受。他说:“我若饮汝一勺水,何以见先人于地下!”

  晚间,趁守兵不备,朱聿钅粤用衣带自缢而死,和他哥哥一样,做到了“国君死社稷”,某种意义上说也真算是条好汉子。

  不久后,他的坟头上也许会有一个花环,红色或黄色,也许是蓝色。

  笑点是老知识分子大学士苏观生留下的。

  话说大学士苏观生有了拥立之功后,大肆——还真不是贪污受贿,他为人清廉。他死后的传记中有“观生廉,橐不满一金”的记载,而且还是清人记录,应该zhǔn què 。

  可他就喜欢别人夸他,只要听到赞美就高兴,就提拔。

  梁鍙者,妄人也,性喜夸人,从无逆耳之言。观生谓其才,用为吏科都给事中。广州破,观生走鍙所问计。鍙曰:“死尔,复何言!”

  观生入东房,鍙入西房,各拒户自缢。观生虑其诈,稍留听之。鍙故扼其吭,气涌有声,且推几仆地,久之寂然。

  观生信以为死,乃大书“大明忠臣义士,固当死”九字于壁,而自缢。

  明日,鍙献其尸出降。椎发而号于市曰:“大清天兵至此,汝百姓今安枕矣。”又出示观生尸云:“恭惟大清皇帝,应运而兴,天兵临粤,逆藩授首。”

  我靠,这帮子明人知识分子,连自杀都这么诡谲!

  穿越者们想笑又笑不出。

  应然道德和实然道德玩得好啊,应该做什么,大家谈的正气凛然,讲正气嘛;实际上,轮到自己做的时候,他妈的全不一样!又讲从实际出发了——

  难道这就是祖宗留下的智慧之一?

  绍武政权覆亡后,朱由榔君臣心里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他们终于成了正统了!

  害怕的是他们永历王朝已成为清军最主要的打击目标了……

  李成栋向肇庆发起进攻,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永历慌忙退走广西。南明永历元年(1647年)正月十六日,肇庆遂被李成栋部攻陷。

  完了,老巢没啦!

  朱由榔慌忙退入广西。初时,一直被清军穷追,永历军队基本上处于防御和溃逃状态。

  在此期间,两广和湘、赣等省的许多城镇相继失守,广西省会桂林也差一点被清军攻陷,这时清兵已经成为了疲兵,也幸赖广西巡抚瞿式耜带领军民死守,才最终将清军击退。

  这次死守并没有重创清军,但这一消息对永历军队的鼓舞还是很大的,使士气得以逐渐恢复,先后收复了梧州、平乐等地,并联合义军,在全州大胜清军,从而使战局出现了转机。

  永历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这次出现的转机还真不小,搞好了还可以把内战拖上个几十年。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江西总兵金声桓、副将王得仁反清归明事件,一时tiān xià 局势为之gǎi biàn 。

  事件发生的偶然性可比得辛亥革命,必然性,穿越者们争论不停,最终也没有结论。

  不过后来他们统一认为,讨论土匪为什么善变,就像讨论到底应该看正版网文还是看盗版网文一样无聊。

  穿越者杨友行认为,谈应然道德和实然道德,人家古人才是把好手,我们只考虑他们最终的结果吧。

  穿越者们深以为然。大家把目光又投向历史了。

  金声桓原来是明宁南侯左良玉的部将,明朝灭亡时升至总兵官。

  1645年四五月间,清英亲王阿济格大军追剿李自成部进至九江一带,左良玉病死,部将随良玉之子左梦庚在东流县境降清。

  阿济格令左梦庚带领麾下将领往北京朝见,金声桓惟恐失去兵权,要求率领所部兵马收取江西,为清朝开疆拓地,白出力不要钱。

  这当然得到阿济格的同意,授予他一个提督江西全省军务总兵官的官衔。金声桓也真给大清出力,他挥舞着大清的军旗,在1646年秋,率军攻克赣州,舒服地屠杀了好一阵子同胞,又抢了不少好东西。

  他可以说在清军平定江西的战事中是一个guān jiàn 人物。

  王得仁是陕西米脂人,号“王杂毛”,明末农民军出身,与金声桓一起同刘良佐和高进库进攻江西,并长期驻兵于南昌。

  金声桓、王得仁与清当局的guān xì ,表面看来不错,其实是互相猜疑的。

  金、王二人自认为不费满洲一兵一卒,而占州据县,肯定能博得清廷的特殊封赏。

  不料清廷毫无回报之意,在平定江西大部分地区之后,仅委任金声桓为镇守江西等地的总兵官,王得仁屈居副将。

  朝命下达后,金声桓大失所望,内心里埋怨清朝刻薄寡恩。

  清廷新任命的江西巡抚章于天、巡按董学成对他们的抢劫看得眼红,胁迫他们献上些钱财。本来嘛,“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这都是有传统的。

  可是两土匪出身的家伙也有自己的传统,老子提着脑袋上战场就是为发财,想要钱财啊,你拿人头来换!

  但,这只是想一想而已,只能暂且咽下了这口恶气,分给了他们一些。

  权力和金钱之争,使金声桓、王得仁对清廷的不满日益增长。所有的怒火仿佛火山下的暗流,蠢蠢欲动,只等着爆发的jī huì 。

  有一天,巡按董学成放肆地向王得仁索要一个歌妓。因为王得仁没有立即答应,董学成立即大骂道:“我可以让王得仁的老婆陪我睡觉,何况一个歌妓?”

  王得仁听说后按剑而起,大叫:“我王杂毛作贼二十年,却也知道男女之别,人间大伦,安能跪伏于猪狗之辈以求苟活?”

  道德感,正义感,伦理和大义此时终于回归到土匪王得仁的身上。

  于是他提着两把菜刀跑到董学成的府第,将董砍成碎片,rán hòu 去拜见金声桓,以两把菜刀闹革命的事件,逼使金声桓摊牌。

  1648年(顺治五年,永历二年)正月二十七,金声桓、王得仁先发制人,擒杀不愿追随反清的官员,宣布反清复明。他们的国家民族感也回归了。

  可笑的是,金声桓、王得仁起事时,还不知道永历帝即位的消息,因此在发布的安民告示上署了隆武四年的年号。

  不久,他们得知隆武帝已经遇难桂王朱由榔即位为帝,于是文书告示改署永历二年。

  这给了永历王朝一个喘息的jī huì ,又引发了另一个大事件。

  感谢yezhongye、美乐芝、酒后不乱性三位老朋友这么久的支持,这差不多要成传奇了。欢迎新朋友无雨滴痕的到来,谢谢您的慷慨。

  也感谢其它195位订阅者的订阅。月底到了,月票要作废了,给我吧。

  没有人会去踢一条死狗,投我黑票,这说明我还不错。

  ―――小样有型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