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40章 尽力而为

[字数:4584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好,好!秦公子,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来进行第三题吧!”

  现场的气氛其实是凝重了那么一会,可是,没有多久之后,道授业却又突然间说道了。

  “啊?老……老师,真的还要比吗?可……可是,你……你已经输了两场了!”

  “谁说老师输了?老……老师不过是一时失手而已,又……又或者他是投机取巧了!”

  “没错,没错!还有可能,是老师故意让他的。”

  “也有可能啊,也有可能啊!”

  没错,虽然秦永转眼间便计算出了那道题的事情已经是成为事实了,而且,他的答案还是算得正确的,可是,现场的“阴山学会”的那群金发碧眼们,却很少人会承认这个事实的。当然了,在否定之前,他们是疑惑、震憾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的。

  毕竟是他们的老师输了啊,并且是还输给了这名不经传的什么“咏月公子”。

  而且,他们的“算经科”虽然是学得不怎么精深,可是,却并不防碍他们理解那一道题目的难度的。而就是这样的一道难度极大的题目,结果却是让秦永在转眼之间就已经是算了出来的,所以,也就难怪他们会那么的疑惑和震惊了。

  不过,这还不是他们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事实上,他们的心里更加不能接受的事情是,他们的老师今天已经是彻底输了的。因为,按照前面他们所讲的是。这是一场三局两胜的比试的。可是,这第一、第二局的比试如果都是他们的老师输了的话。那自然是没有进行第三局的必要了。

  因为,不管第三局道授业是赢或是输都好,从总体上来看的话,可总是道授业输了的。

  当然了,在道授业的心里面,他却不是那么想的。

  虽然,从三局两胜的制度上来说的话,他今天的比试。确实是已经输了个彻彻底底的了。可是,他最终的目的却不是要赢过秦永,而是想要看看他的本事而已。所以,这个时候虽然是无关胜负了,可是,他却还是决定了要继续这第三题的比试了。

  “呃,好……好吧!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请道先生继续出题吧!”

  秦永对于道授业这样的一个要求,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抗拒的想法,只是他的心里是觉得有些无语而已。因为,他自己也是认为,今天的这场比试,已经是可以算完了的。毕竟也是一次三局两胜的比试嘛。前面两局都已经是输了的话,那这第三局,真的是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吗?

  可是,他的心里虽然是这么认为的,但道授业确实是这么要求的话。他也不怎么担心。反正,这结果已经是注定了的嘛。他如果是能够赢下了这第三局的话。那固然是最好的。可是,就算是赢不过了,那也无关紧要的了。所以,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好,好!秦公子快人快语,那……那老朽就不客气了!”

  此时,道授业的心中已经是放下了输赢的概念了,所以,对于秦永的态度自然是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了。更别提的是,他如今的心里可已经是把秦永当成了是一块“宝”的,所以,态度上自然是友好得多了。

  不过,他的态度如今虽然是友好的,可是,心里却没有想着要轻易地“放过”秦永,以此相反的,他其实更想是“憋”出一道更难、更怪的题目,也便是好好地难为难为秦永的。可是,要做到这一点的题目的话,那可真的是不好找的,于是,他踱着步,踌躇了足足有一刻多钟的时间,结果却是根本是还没有什么头绪。

  “要不然,是让他算一算那‘物不知何数’的问题?”

  “不行,不行!那还是太简单了,而且,此问题与第一个问题有相似的地方,考究不了他的其他本事!”

  “嗯,要不然,就让他帮忙算一算去年户部的开销好了。可……可是,这户部的帐本,如今却已经是送回到户部去了。再想要出来,恐怕是不容易了!”

  “再不行,让他去工部帮帮忙?可……可是,他会愿意去工部吗?而且,这时间隔得也太远了点!”

  “咦?等会,工部?嗯,既然如此的话,何不让他算算……嗯,看看,他对象形方面,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造诣……”

  ……

  两刻钟的时间过去了,而此时,道授业似乎是终于想到了自己该出的第三个题目了,于是,顿了顿之后就说道了,“呵呵,秦公子,你在数理方面的计算,确实是不同凡晌!这一点,老朽也承认了,不过,‘明算’一科,却是包含了象形方面的,所以,老朽还要考究一下,你的象形方面的学问!”

  “象形?那是什么东西?”

  听闻到道授业的话,秦永却是不自禁地愣住了,因为,他可根本是没有听说过什么“象形”方面的学问的。“象形”是什么东西呢?难……难道会是图形?没错了,这个时代里的“明算科”,事实上就是后世的“数学科”,而“数学科”里面,是包括了数理和几何的,所以,秦永猜想,这应该就是几何方面的东西,只是,两个时代里的叫法有所偏差,所以,才造成了现在道授业会说出一个所谓的“象形”的词语来而已。

  “象……象形?可……可是老师,他只是发明了阿拉伯数字,可能还不懂象形学问的,所以,你这题还是出数理方面的比较好吧?”

  听到道授业的话,秦永还根本反应不过来那“象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一旁的武梓香还有“阴山学会”的那些金发碧眼们可就通通都反应过来了,于是,各种各样精彩的表情马上就是露出来了。

  首先是武梓香的话,虽然,她是道授业的学生,可是,也是希望秦永能够表现出来他的真才实学的,所以,对于道授业会出一道“象形”方面的题目,她是有些担心的。

  倒不是担心秦永做不出来,因为,就算是秦永做不出来的话,这也无关于输赢了。可是,她却是希望她的老师道授业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再来好好考虑一下秦永的那个“阿拉伯数字”的。可是,没有想到,道授业最后却是会说他要出“象形”方面的题目,这么一来的话,那岂不是再也无法考虑秦永在“数理”方面的学问了?所以,还颇为可惜的。

  不过,武梓香的心中虽然是这样的想法,可是,与她同在“阴山学会”的那些金发碧眼们可就不是那么想了。他们眼看着自己的代表人物张守成,还有他们的老师道授业,先后是输给了秦永这个在“格物学”上是名不经传的家伙,所以,他们心里自然是觉得很是憋屈了。而这一憋屈之下,那可就让他们的心态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你不是在“数理”的计算方面,是那么的出色吗?甚至都出色到我们的老师都输给你两次了。可是,你的“数理”计算虽然出色,可是,在“象形”上却是不一定出色的,所以,这第三题如果是出一道“象形”题的话,那说不准他就根本答不出来了!

  虽然,这其实已经是无关输赢的了,可是,能够赢下来一局的话,那岂不是能够多少挽回一点颜面吗?所以,他们的心里可都是渴望着道授业就是出什么“象形”方面的题目的。于是,就可以听到他们在道授业的声音才刚刚落下来之后没多久,他们就开始叫道了:

  “对,对,对!老师,就给他出一道‘象形’方面的题目,看看他能不能做出来!”

  “没错,没错!也该是让他知道知道,这‘明算科’也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容易的。”

  “哈哈,就是,就是!‘明算科’虽然是比不上‘进士科’,可是,来自‘进行科’的学子,也别想学通透了‘明算科’。”

  ……

  类似这样的议论其实很多,可是,道授业很明显是不为所动的。

  毕竟,他出这第三题的出发点,可并不是真的要扳回一局,从而是为自己挽回多少颜面的。他的意思仅仅只是,想看看秦永到底是有多大的水平而已。所以,秦永如果是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勉强的。于是,就可以听到他说道了,“怎么样?秦公子?老朽的意思,你可同意?”

  “哦,好……好吧!道先生但说无妨,在下会尽力而为的。”

  秦永这也算得上是胆大妄为了,这不,他如今可是连什么是“象形”可都还没搞清楚的,所以,这就接受了道授业的要求的话,那不是有点乱来了吗?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他已经连续赢下了两场的原因,所以,就算是一会知道了这所谓的“象形”,与他所猜测的几何根本是南辕北辙的话,那也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毕竟,他已经是不会输了的嘛,所以,乱来一点就乱来一点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