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32章 重要的事情相商

[字数:4592 更新时间:2014-9-10 20:35:00]




  “没错,就是贵宾厅。只要伯父你在赌坊内设立了贵宾厅的话,就可以使那些王公贵人们与普通的贩夫走卒混在一起了。于是,那些王公贵人们,自然就会来了!”秦永说道。

  这话说的确实是实在啊,因为,秦永自己若是一个赌徒的话,肯定也会渴望着看到这样的一个贵宾厅的。即便是他原来是没有什么赌博的兴趣,可是,如果是有这么一个干净整洁的地方,他说不好还是会时时来走动一下的。毕竟,这俗话是说得好嘛,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只要是能够控制好自己,别胡乱大赌也就可以了。

  “好,好,好!秦贤侄这个提议非常不错。不过,既然是要设立贵宾厅的话,要如何区分真正的贵人和贩夫走卒?”

  听到这里,丁大同终于是点头了,于是,顿了顿之后对秦永说道。

  “这还不简单?把赌注加大,就能区分客人,再不然,可以设立会员制。客人们必须是要存入一定的银两,然后才能成为贵宾厅的会员,接着,再加大贵宾厅的赌注,就拿‘掷骰子’来说吧,你若是规定每次下注至少需要一两银子的话,那些贩夫走卒们还敢在贵宾厅里赌钱吗?”

  “会员制?没错,我们可以实行会员制。不过,若是没有‘秦氏甜品屋’的那种特殊点心的话,这会员制,恐怕也开不起来啊。”

  原来,作为这个汴梁城中的商贾之一。丁大同自然也是知道所谓的“秦氏甜品屋”的,特别是“秦氏甜品屋”的那个会员制度。目前已经是成为了汴梁城中诸多商人所共同认可的一种极佳商业手段了。

  不过,认同是一回事,真正能够实行这个会员制度的店铺很有限,因为,他们可是都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个“秦氏甜品屋”之所以是能够成功地实行这个会员制度,那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产品”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而且,全天下的食肆里。独此一家,所以,自然是可以实行会员制度的。

  可是,其他的各种店铺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独行独市的生意了,所以要实行起来的话,自然是困难得多了。因为。你若是如此的挑剔客人的话,客人大可以是直接换一间店来消费的,又何必是偏偏要来你这间店里,受你的挑剔呢?

  “爹,你还不知道吧?其实秦兄就是那‘秦氏甜品屋’的少东家。秦兄既然是说我们赌坊能够实行会员制度,那就是一定可以的。秦兄。你说是吧。”丁磊这个时候,突然是在旁边插口说道。

  原来,秦永的“咏月公子”的名号虽然是在汴梁城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了的,可是,有关他这个人的具体身份。外间传言多半就不是那么完整的了。

  就像是眼前的那个丁大同吧,他其实就仅仅是知道秦永是写出了那一场《梁祝》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戏曲的“咏月公子”。可是,却根本是不知道秦永原来也是那“秦氏甜品屋”的少东家了。

  因为,“秦氏甜品屋”当初的名声之所以是传扬开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它的点心是极为的好吃的,同时,它的会员制度也是具有足够的话题性,可是,对于它幕后的东家,大多数的人就仅仅是知道是来自扬州的一个秦姓公子而已。

  后来秦永虽然是与韩服在燕楼里“斗”了一场戏,因为甚至是还写出了一场轰动一时的《梁祝》来的,可是,却毕竟是因为当时韩服是冒充了他“咏月公子”的名号了,所以,后面流传在坊间的传闻就有些混杂了,以为“咏月公子”和“秦氏甜品屋”的少东家秦公子,根本就是两个人呢。当然,知道这这两者是同一个人的,也并不在少数,只是,不可能是全部听过秦永的名号的人都知道也就是了。

  “啊?真……真的?秦贤侄就是那‘秦氏甜品屋’的少东家?”

  丁大同很明显地就是一个将两者身份完全搞混了的人士之一,于是,这个时候听到丁磊的话,他直接就惊“呆”了。

  “当然是真的。爹爹,秦兄还送了我一张青铜会员的会员卡呢!要不然的话,你以为你平时抢我的那些点心,是从哪里来的?”丁磊撇了撇嘴说道。

  原来,他自从是得到了秦永送给他的那张青铜会员卡之后,那是已经好几次派人到“秦氏甜品屋”里买了不少的点心来吃了的。不过,在偶然的一次机会里是被丁大同发现了之后,他这个独享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当然了,他原本来也并不是不愿意和自己的父亲一同分享的,仅仅是因为,他的父亲丁大同是个大胃口,所以,他派人无比辛苦地排队买来的那一点小点心,那根本是连给丁大同吃的都不够的。偏偏,丁大同是自己吃了还不算,还要让丁磊照顾他的母亲和几个姨娘什么的,于是,丁磊自己可就惨了,那每天能够买来的点心毕竟是有限的,再这么分下来的话,他根本就剩不下来什么的。

  “啊?是这么来的吗?老夫还以为你是拿府上的钱去弄的这什么青铜会员......”

  丁大同略显惊讶地说道。原来,他虽然是一个嘴馋的人,可是事实上平时的生活却属于比较节俭的,所以,在得知“秦氏甜品屋”的一个青铜会员都需要几百两甚至是上千两的白银之后,他自己是一时不愿意拿出那么多的银两去弄这样的一个会员的。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知道供需关系影响商品价格的道理,所以,他的打算是等到“秦氏甜品屋”的这些会员身份价格降低了的时候,他才出手的。

  可是,没有想到,在某一天的中午的时候,他居然就是在丁磊的房间里发现他已经是办了一张“秦氏甜品屋”的会员卡了,所以,他自然是认为是丁磊瞒着他偷偷办的,用的就是他们府里的钱,于是,他气不打一处来,自然就不会跟丁磊客气了。

  最后,丁磊每次派人买回来的“曲奇饼”等等的点心,他都会拿走十分之九的,仅仅只会给丁磊留下十分之一而已。而丁磊的心中虽然是气不过,可是,也没有办法啊,毕竟丁大同可是他的父亲来的,而且,这些买点心的钱,可通通都需要丁大同来支付的,所以,他也只能是选择“屈服”了。

  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让仆人们多买一点回来的,这么一来的话,他就可以偷偷地藏起来一些了。可是,“秦氏甜品屋”如今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因为,它的产量是极其有限的关系,再加上它还在不断地往外发“会员卡”,所以,它的点心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一直到最近,它已经是实行对青铜会员每日限额的制度了。所以,能够买到少少的一些,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要想是买到再多的话,那可就比较困难了。

  所以,丁大同事实上已经是在考虑着是不是问秦永要一个白银会员的资格了,因为,白银会员目前是还没有每日限额的制度的,只是,早些时候的秦永,可不是一直在准备着会试大考的事情吗?所以,丁磊一时之间,也是不好去打扰的。

  “......”

  丁磊闻言,一阵无语。自己每个月里到底有多少用度,他这个做父亲的不是再清楚不过了的吗?虽然,自己偶然也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从赌坊里支取些许的,可是,这些银两,基本花费在红楼里就已经是所剩无几了的,所以,如果是要他一次性地拿出上千两的白银去弄一个“秦氏甜品屋”的青铜会员卡的话,那还真的是有些困难的。

  “嗯,贤侄啊,你请先安坐。老夫找这臭小子去有些事情,一会再出来陪你开怀痛饮!”

  丁大同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于是就向着秦永告罪一声,然后就拉着丁磊往后院去了。

  “啊,爹,干什么啊?你不会是想连我的会员卡也抢了去吧?这可不行,你要是想要的话,还是找秦兄去要一张吧!”

  丁磊可不知道丁大同的心里想些什么,于是,在被丁大同一边拖着往后走的时候,一边就忍不住在哪里咕嘟几句了。

  而听到他这么一说,丁大同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了,说道,“你......这臭小子,就知道吃、吃、吃!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呢?快点走,为父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

  “啊?什么重要的事情啊?等明天再说不可以吗?就这么把秦兄撇下,这不太好吧!”

  丁磊还是有点不太愿意跟着丁大同走,于是就又是说道了。因为,根据他以往的经历来看的话,他的父亲丁大同,只要是一找到他私下里去说什么事情的话,那是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情的,所以,他自然是想往后推了。就算只能是推一天,那也是好的嘛!只是,丁大同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地如他的愿了,于是,就可以听到他说道了,“不好?有什么不好的?这都是小事情了。为父跟你说,此事事关你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你若是不怕后悔终生的话,你就不当是一回事吧!”

  “呃,那......那好吧。我跟你去。”

  丁大同的那一句话一出口,丁磊顿时间就不敢再推托了。开玩笑的不是?他今天如果是再找借口推托的话,就算是事后他真的是不会后悔吧,可是,他的父亲丁大同也绝对会“打”到他后悔的,所以,既然是明知道这样的结果的话,他哪里还敢胡乱推托?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