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31章 不是开玩笑吧

[字数:5065 更新时间:2014-9-10 20:35:00]




  “贤侄啊,来,老夫敬你一杯!”

  酒席上,丁大同给秦永满满地斟上了一杯酒,然后就说道。

  “好。不过,丁伯父,你可喜欢小侄给你送的这个见面礼?”

  秦永一边举杯,一边就轻声说道了。

  丁大同:“......”

  一时可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了。因为,秦永的这个见面礼,可真的是挺够“重”的,只不过是,他们丁家父子“付”出的代价惨重。

  因为,就在刚才那么短短的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他们父子二人,竟然就已经是每人都欠下了秦永上千两的白银了。

  这要是被外头的人知道了的话,没准会笑成什么样子呢。

  因为,他们丁家父子可是开着堵坊的,从来都是只有他们赚人家的钱,可哪里是见过,别人还能从他这里讨得了什么便宜的?这要是传了出去的话,那还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过,他对于秦永的话,其实也是否认不了的。因为,就在刚才他们父子在连续输钱的间隙里,他已经是直接感受到了这么一种全新的娱乐游戏的魅力了。

  而这种游戏,无疑是可以运用在赌场里面的,也就是说,可以解决他们“丁氏赌坊”的燃眉之急,所以,这份见面礼,自然是称得上是一份大礼的。

  “喜欢,自然是喜欢。不过,贤侄啊,这个‘扑克牌’,要用来赌的话,好像是复杂了一点啊。而且,我们赌坊好像也挺难赚钱的。”

  没错,“锄大地”就是四个人坐着玩的,没有什么庄家之类的,所以。赌坊方面自然就不好“抽成”。不过,丁大同可不相信完全就没有办法了,所以,就问秦永道了。

  因为,他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想明白了啊,秦永今天到这里来。恐怕就是想帮他们“丁氏赌坊”解释问题的。而这一点如果是能够做到的话,他们父子二人输给秦永的那一千多两,又算得了什么?权当作是送给秦永的报酬了。

  只是,既然是付了报酬的话,那事情自然是要问清楚了,所以。他也就没有跟秦永客气了。

  “难赚钱?呵呵,丁伯父此言差矣。其实,‘扑克牌’的玩法是不止这一种的,而是有无数种,其中吧,就有非常适合赌场的玩法。”

  “另外,就算是‘锄大地’的话。其实伯父也是可以从中抽成的,因为,伯父大可以是为客人提供场地,然后,每一局从中抽取一定数量的场地费,相信,还是很有赚头的。”

  秦永听闻丁大同的疑问,他马上就解释道了。

  他这么说,可是半点都没有说错的,因为。后世的各式赌场里面,扑克牌就是其中最为主要的一种赌博形式了,所以,具体的玩法,自然是可以有无数种的。他呢。在后世社会里虽然是没有进过真正的赌场,可是,却好歹是在网上曾经见识过的。所以,现在要照搬几个出来,还是很容易的。

  例如“梭哈”和“二十一点”,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玩法了。

  首先“梭哈”呢,就是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点数和花色大小来决定胜负的一种赌法。赌局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为暗牌;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大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注”、“加注”或“放弃”。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大小,从而是决定胜负。这就是“梭哈”的大概规则。

  至于是“二十一点”,那就是由两到六个人一起玩的了,赌局使用除大小王之外的五十二张牌,而玩家的目标是使手中的牌的点数之和不超过二十一点且尽量大,那就能够分出胜负了。

  “场地费?唉,那谈何容易。你要是收场地费的话,客人就跑人家的赌场去玩了。”

  丁大同听到秦永的解释,他先是眼前亮了一亮,接着就又黯淡下去了。这想想也是,因为在这个时代里是没有什么知识产权等等方面的条文的。

  所以,“丁氏赌坊”只要是推出了这种“扑克牌”的玩法,而且效果好的话,那不必说,其他赌坊也肯定会学了去的。

  当然了,“丁氏赌坊”要是不收什么场面费的话,因为他们是最先推出的缘故,所以必定会占得先机的,再加上口口相传的名声,相信最后选择要来“丁氏赌坊”进行玩耍的人是绝对不少的。

  可是,一旦是“丁氏赌坊”要收什么场地费的话,那这个优势也就没有了的。因为,那些小商、小贩们都是极其势利眼的,眼看着自己在这“丁氏赌坊”是吃了那么一点小亏的话,那他们自然是不愿意接受了。反正,“丁氏赌坊”也没有比其他赌坊更有优势的地方嘛,所以,这方面的顾虑是压根就没有的。

  “呃,那倒不一定。丁伯父,其实,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这‘丁氏赌坊’,其实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的。”

  秦永犹豫了一下之后,最后还是说道了。

  其实这件事情,他原本来是没有必要说的。因为,就算是说了出来的话,丁大同恐怕也未必会领情的。因为,他们丁家祖传的家业可就是开赌坊了,所以,在这一个领域里面,他自然就是有着他自己独特的见解了。而有见解,基本就意味着他是比较自负的了,所以,秦永如果是以一个门外汉的身份来提点他这些事情的话,他未必是会接受的。甚至,还有可能是会就此翻脸。所以,秦永刚才才会犹豫了一下。

  不过,最终他却还是决定了要说出来了。因为,他今天原本就是奔着要帮丁磊来的。而他目前既然是看出来了问题所在的话,那自然是应该说出来的。否则的话,那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当然了,他心里其实也已经是做好了准备会被丁大同拒绝的了,不过,这可就与他没有关系了。反正,该说的,他已经是说出来了,他也算得上是问心无愧了。

  “老夫的赌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贤侄,你不是开玩笑吧?”

  果然,方大同在赌方面的自负可真的不是吹的,这不,秦永才刚刚地提出这么一个说法的时候,丁大同顿时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了。因为,他是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而秦永呢,虽然是在刚才给他们送来了“扑克牌”这么一种趣味性极佳的游戏。可是,要说到这个赌场的经营方面,他相信秦永还是万万分都不及他的。

  “呃,伯父,小侄确实没有开玩笑。”

  秦永闻言,又是一阵苦笑了。他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出口,结果丁大同就已经是有那么大的反应了,这还是大出乎他的意料的。

  “好吧,那你便说说,这问题到底是存在于哪里?”

  丁大同看秦永依然肯定前面的说法,于是,脸色就开始有点难看起来了。

  不过,他大概是还记得秦永是自己宝贝儿子的好朋友,再加上,刚才那一份“见面礼”,他实在是喜欢的关系,所以,他也没好意思反作出来。

  他心里其实是这么想的,还是让秦永先具体的意思说出来吧,然后,他说的不对的地方,自己就可以当场给他指正了。这么一来的话,岂不是能够同时照顾到双方的颜面?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永一说起来之后,可就不单单只是不开玩笑的问题了,而是相当的不客气,于是,丁大同在一边听着秦永的话的时候,一边脸色就变得更加地难看了。

  “伯父,首先吧,其实是你们的这‘丁氏赌坊’,环境太差了!”

  “环境差?何以见得?”

  “还何以见得?里面臭气熏天,乱七八糟的,小侄若是客人,一闻到这味,就算再手痒,恐怕也受不得这份罪的。”

  “可……可是,赌坊不都是这样的吗?难道这天底下,还有像那青楼一样,到处飘着粉脂味的赌坊?”

  “怎么没有?专为女子所开的赌坊,就可以有。而且,就算是面向男人的赌坊,也不是说就一定要臭气熏天的。你也可以弄一个稍微干净的赌坊。门面功夫可是给客人的第一印象,怎么可以如此随意呢?嗯,也不要求弄的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可是,至少也得要干净整洁吧?让客人看着舒服,这都是最基本的。”

  “可……可是,我们‘丁氏赌坊’的客人,都是小商、小贩。他们可不怎么在意干净的。”

  “他们不在意,可是,有的是在意的人。这些人,其实才是最大的客户。嗯,丁伯父,就算你不喜欢在大堂内弄什么干净的赌坊的话,可是,你也至少是必须要弄一个干净、别致的贵宾厅,这样一来的话,你才有可能拉住那些有钱的客人的。”

  “贵宾厅?”

  丁大同听秦永说到这里,心里突然闪过了一道“惊雷”,直接就把他给“炸”醒了。

  没有错的,他的心里虽然是不太赞同秦永要把他的整个赌坊彻底来进行一次“清洁”的建议。可是,对于这个“贵宾厅”的提议,他却是下意识地就认同了。

  因为,他在以往的经营过程中,早就发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了。那就是,他的赌坊里虽然是生意一直都很不错的,可是,却一直吸引不了那些比较高端的客户。而他之前吧,还一直搞不清楚原因所在,如今听秦永这么一说,这原因难道就是在这个“门面功夫”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