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游戏民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623 兄弟阋墙 四 决战之势

[字数:6409 更新时间:2014-4-5 9:15:00]



  5月5rì,上午8点10分。

  肇东县城内的黑龙江方面军前敌指挥部内,张学良一大早起来便接到了来自前线的紧急军报。

  “北翼姜超六总指挥报告,红29师正面和右翼同时发现大股托匪军部队,怀疑系托匪军第二军团主力,红29师先头部队已经同敌军开始交火,师主力部队正在展开,抢占有利地形布置防御。目前红29师所在位置是林甸县城东北约10公里,距离红30师约12公里。”

  孙铭九的声音平静而冷漠,见张学良没有丝毫表示,便拿起另一份电报:“南翼荣总指挥报告,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我部当面之敌已经向齐齐哈尔方向溃退,据查,阻击我部之敌系托匪军之……”

  孙铭九说着拿起另一份电报,看了看后读到:“红空军侦察报告,林甸县城东北北5公里到15公里一带发现大股托匪部队,估计总兵力在5万以上,此外还发现大量炮兵阵地……”

  姜登选也不愧是久经战阵的宿将,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兵力优势就忘乎所以,而是派出大量侦骑在五路大军之前搜索侦察,结果在5月5rì清晨,红29师骑兵团的搜索连队就发现了军(托匪军)主力!

  从目前来看,军方面似乎也没有打算隐藏自己,而是大大方方把部队展开,看起来准备打一场堂堂之阵了!而且他们进攻的目标也很明显,就是红军九路大军中最北翼的红29师。看起来对方是想要集中兵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之击破,然后再从侧面席卷黑龙江方面军的整个北翼……让张学良有些意外的就是,对方居然集中所有兵力,置北翼其余部队于不顾,全力攻击红29师,这种打法近乎于赌命!难道王仲义一点都不担心他的主力被自己的四个师包抄后路吗?

  “司令员同志!托匪军在我北翼侧面出现,红29师兵力薄弱恐怕支持不了多久。现在姜总指挥请示,到达是向南收缩兵力,还是集中主力北上,将托匪军击退?”

  孙铭九又从通讯参谋手中接过一份电报,大声念了出来。这是姜登选发过来请示如何部署作战的,这次出兵黑龙江方面军上下都没有决战的思想准备,只是想凭借兵力雄厚逼退托匪军而已,没想到那个王仲义居然集中主力来和自己拼命了,这下子身为北翼总指挥的姜登选也一下子有些慌了手脚。

  张学良只是看了他一眼,转头问正趴在地图上面的参谋长叶挺:“希夷兄有什么见解么?”叶挺的脸sè也有些凝重,他和张学良一样也没有想到对手会真的拼命,而且也没有想到对手选择的目标和时机都是恰到好处!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有点反常了。叶挺微微摇了摇头:“托匪军的主力应该已经暴露了,现在的关键就看红29师能不能顶住了,只要他们能坚持到援兵赶到,这一战就是我们大获全胜了,反之……托匪军就有可能依次摧破我们的北翼,这一战就是我们惨败了。”说着他又反问起张学良:“黑龙江方面军的八个行军中的师要调整好部署,投入战斗又需要多少时间呢?”

  叶挺的这个问题也不是随口问出的,眼下的红军同国民党军不同,各部队之间的训练和装备水平差异巨大,根本就不是标准化的。所以红军的指挥官在“换岗”之后是不可能迅速掌握部队的情况的。叶挺这个新官上任的参谋长也不例外,如果现在指挥的是正儿八经的红军jīng锐,他是有足够的信心让一个师拖住对方的五六万大军,也相信其余的八个师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战场……可是对这支刚刚由东北军改编而来的黑龙江方面军,他却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的。

  张学良也同样是心里没底,一方面他也指望自己的东北军在挂上红军的牌子以后战斗力能有所增强,下面的各级兵头们也能在关键时刻卖把子力气,别老把部队当成是自己升官发财的本钱;另一方面他却也担心自己的北翼完全被托匪给摧破,弄得他也损兵折将没有了在中G那里维持低位的本钱。

  看到张学良和叶挺都有些迟疑,孙铭九忍不住高喊了一声:“司令员同志,姜总指挥那里还等着您的指示!现在北翼的29师马上就要遭到托匪军的猛攻了,如果29师被击破,整个北翼将会全线动摇,甚至有可能会崩溃!现在必须转换作战重心,将注意力集中到北翼同托匪军展开决战!”

  张学良的神sè微微有些苦恼,同时还有一些犹豫。他看着孙铭九,最后咬了咬牙道:“转告姜超六,命令务必稳住北翼,红29师必须dú lì坚守12个小时,掩护全军转向!在我军主力完成调整之前,如果态势动摇,只有军法处置!”

  “命令荣臻,南翼主力立即停止前进,迅速向北翼靠拢,同北翼会师后将部队交给姜登选统一指挥。限12小时内完成调动,违者严惩不怠!”

  孙铭九敬礼离开,一路小跑去电讯室下达指令了。张学良缓缓地坐了下来,朝着还在皱眉沉思的参谋长叶挺苦笑:“没想到这一战竟给王仲义抢得了先机,看来我们黑龙江方面军要有一场血战啦,这些托匪军下手也真是凶狠……询问一下中革军委,在热河、察哈尔同蒙古的边界地带是否发现托匪军大部队?是否有托匪军部署的确切情报?现在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连对方到底有多少兵力也不知道……再给哈尔滨的王以哲下命令,把红八军团和方面军直属重炮旅也一起开上来吧。这一战搞不好就要打成决战了……”

  叶挺甩下了手中的红蓝铅笔,淡淡地道:“如果托匪军的主力放在黑龙江一线同我军决战,那么对我们的整体局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们一直担心托匪军会以一部在黑龙江一带牵制红军主力,而将主要兵力转用于察哈尔或是绥远,这样他们就有可能将我党的地盘从中间切断,还会打通和国民党的陆上交通线。如果这一战能确定他们的主力在黑龙江,也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在黑龙江展开主力决战,依靠着兵力上面的优势和苏联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张学良微笑着点点头:“希夷兄所言极是,如果真能在黑龙江消灭这些托派的主力也好,再拿下蒙古那样咱们的战略回旋空间也就大了。”

  ……“第四军已经成功迂回到敌军右翼,现在已经开始侧击啦!”一声欢喜的惊呼顿时让设置林甸县城的军前敌指挥部的气氛松动开了。这场战役成败的关键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红29师所防御的北翼,而军第四军的包抄又是关键之中的关键。现在红29师将遭受到来自西北两个方向的夹击,同时配属给第四军的一个骑兵旅还可以威胁红29师的东面……三面被围之下,以东北军的老底子,红29师多半是要兵败溃退的。

  看着参谋们在那里议论纷纷,林育容只是看了看表,自语道:“三个小时内必须要打败红29师,否则红30师就将会加入战斗……发电给沈军团长,命令他必须要在第一次进攻中就将红29师击溃!不要怕损失,也不要怕浪费炮弹……在打退红29师之后也不要恋战,立即将兵力用于红30师,同样要不惜一切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击溃。”

  他走到地图前面,目光沉沉的盯着林甸县城周围的一大片荒原,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真是的……兄弟阋墙,也不看看天下大势!”

  此刻的在这片大荒原的北部,炮声已经连天彻地响成了一片,从今天上午10点30分开始,双方的火炮迫击炮就开始不要钱似的拼命发shè炮弹。当然这个火力,绝大多数都是军的八个炮兵团拥有的近300门民13式75毫米山炮发出来的。这些大炮多数都是原先东北军储存在黑龙江松北大营仓库里面的,后来被王仲义的部队所获得,现在居然成了他们轰击由东北军改编而来的红29师的利器了!

  这些简易轻便的75毫米山炮就被放列到了前沿阵地上面,一字排开对着对面的红29师阵地就是一顿猛轰。300门大炮同时发出怒吼,炮弹像雨点般落下,一团团桔黄sè的火光在草草布置的阵地上面此起彼伏地炸开。由于红29师是猝不及防同军遭遇的,所以也没有构筑连绵的阵地和坚固的防炮工事的时间。全师近一万五千名官兵就这样暴露在敌人猛烈的炮击之下。一时间炮群反复的拍击,钢铁的碎片肆意飞舞着,尽情收割着生命,将整个红29师所据守的阵地变成了恐怖的地狱……炮火如雷,刺刀如林。

  三十分钟炮火准备一过,数万名军的步兵便迎着红29师阵地上面零星shè来的炮火,沿着炮火开辟的道路向前攻击前进了。这些由东北军改编而来的红军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猛烈炮火给打懵了,直到突击的军士兵几乎冲到了鼻子底下,才开始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机关枪和步枪的火力也开始密集发shè。一个个在炮火下幸存下来的红军步兵,睁大眼睛盯着面前正蜂拥向前的军步兵拼命开火。苏制的M1910马克西姆机关枪“突突突”的发出粗重的发shè声音,在整条战线上面响成了一片。

  不过红29师的抵抗也就到此为止了,由于遭受到了压倒xìng炮兵火力的覆盖而伤亡惨重。又遭到了数倍于自己的敌优势步兵的突击。这个只不过是挂了面红旗,其它都是换汤不换药的原东北军步兵师仅仅抵抗了个把钟头就已经陷于崩溃的境地了!

  前线的战报很快就送到了林育容的手上。

  “好!打得好!一个半小时就打垮了他们一个师。”

  林甸县城的指挥部里,林育容终于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对着电话不住夸奖道:“逸之同志,这下可算打出我们军的威风了!不过接下来的战斗任务还很重,你们不要恋战,击溃红29师即可,下面还要对付红30师……要将他们逐次击退!骑兵派出去没有?好,让骑兵旅去追击红29师残部即可……一定要尽快击破敌军北翼,不求全歼,只求击破。”

  而在红军一侧,张学良同样抓着电话耳机子,脸sè苍白地听着北翼指挥部传来的一个个不利的消息。

  托匪军炮火占据绝对优势,shè击技术优良,弹药充足。一开始就以密集炮火轰击,给红29师所部造成了惨重伤亡。第57旅旅部被敌炮火命中,旅长沈克重伤。红29师所属炮兵营根本无法压制对方炮群……托匪军在炮火准备后,迅速发起步兵强袭。数万步兵以人海战术猛冲红29师阵线,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达成突破,并且同红29师官兵展开白刃混战,试图利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将红29师歼灭!而红29师的刘多荃师长在识破托匪yīn谋之后以果断下令撤退,以保存有生力量。

  张学良几乎一时都丧失了判断的能力,短短一个半小时,一整师的部队居然就被敌军用火海和人海给击溃了!而现在自己南翼的四个师还没有完成集结,更别说是开拔北上呢。北翼剩下的四个师也不过是刚刚完成转向,其中只有红30师向北开进去增援红29师,只怕马上就要同击破红29师的托匪军迎面遭遇了,这下又是一个师打人家五六万人了!如果红30师再败,自己的北翼可就只剩下三个师了……他们还能不能在南翼的四个师上来之前拖住托匪的主力吗?就算他们能拖住托匪主力,和后续上来的四个红军师一起扭转回局面,可是伤亡和损失又会有多少呢?会不会把自己的那点本钱全都给拼光?

  电话耳机里面传来红十一军团长兼北翼总指挥姜登选声嘶力竭的请求增援的声音。要求炮兵加强,需要更多的援兵,需要空军立即出动压制敌军炮兵。而张学良一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没有开口回答。

  黑龙江方面军参谋长叶挺倒还算冷静。他和几个参谋对着沙盘比比画画,最后冲着张学良大声道:“司令员同志,托匪军的战斗力的确很强,但是他们专注于击破我军北翼,反而会给我们造成有利的战场形势。我们的北翼可以成为吸引托匪军主力决战的目标。我们可以命令北翼转入防御,就地构筑工事死守,同他们打消耗战……要知道,我们背后有苏联源源不断送来的武器弹药和物资补充,而他们只能依靠战前储备的作战物资作战,如果打起消耗战来很快就会见底!而且我们背后还紧靠着铁路,可以迅速将后方的部队运送上来,到时候将可以一举扭转局势,甚至是一举歼灭黑龙江一线的托匪军主力!”

  参谋长叶挺的建议似乎惊醒了张学良,托匪军的战斗力是很强,但是他们无论是兵力还是后勤补给都远远比不上红军。所以真要打起主力会战来,优势还是在自己一边……而且就算是要保存实力,现在也不能退却,一退恐怕就会变成全线崩溃了。最好的办法还是命令自己的北翼就地坚守,如果托匪军想要保存实力,他们自然会退兵。反之,吉林的红军主力用不了几天就会赶到黑龙江前线,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胜利者还是自己,到时候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只会更加稳固。

  他放下电话,走到沙盘前面和叶挺讨论了几句,仓促定下了部队调整的方案,紧接着就对参谋下达命令:“给中革军委去电,托匪军在黑龙江之主力已经同我军发生决战,敌军已拿出破釜沉舟之气概,向我阵线北翼发起凌厉突击,请求中革军委迅速将吉林省一线的预备部队转用于黑龙江方向,而我军将坚守在一线阵地,尽力扩张两翼,当援兵齐集的时候,就将包抄歼灭这股托匪军主力,决战的时机已经到来,请中革军委速做决断!”

  接着他又神sè严峻的对着参谋下达了另外一道命令:“传令北翼姜总指挥,命令红30师就地组织防御,拖住托匪军主力,为我军调整部署争取时间。此外集结主力于林甸县战线方向,全力坚守,不许后退一步!告诉姜超六,红八军团和吉林省的红军主力部队很快就会赶到这里!只要坚持到底,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如果在红军主力上来之前,北翼防御被托匪击溃,那就军法从事!”

  “传令,勉强刘多荃红29师师长一职!将首先放弃阵地的团长枪毙,以正军法!”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