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魔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章 理想主义者

[字数:5946 更新时间:2014-4-5 0:50:00]



  013-04-16

  虽然心里对命运大加指责,不过回头看看浑身都散发出霸气的人形兵器关羽,刘备还是心安了一点:“至少我这个二弟,绝对能一个人把我那边的五虎将全灭了……”

  刚醒来时看到的那次关羽神威,才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不真实感。

  关羽纵身一跃,竟有数十米之高,手里的青龙偃月刀化作一条巨大青龙,在夜空中纵横翻卷,片刻便将那些诡异的巨大眼球全部吞噬,而最大的那只怪物眼球则抢先发出黄sè光芒,似乎是要攻击木船,却被关羽纵身一拳将光柱打得粉碎!

  “鼠辈,好胆!”关羽一声怒喝,一道雷霆从天而降,最后的怪物瞬间烟消云散,而那道雷霆则被关羽抓在手里,重新化为长刀。随着这一击,原本就yīn霾密布的夜空闪电交加,就在这满天诡异的闪光中,关羽缓缓下落,重新回到船上,将青龙偃月刀往地上一顿,挡在了船舱门口,仿佛即使千军万马齐至,他也能以一力挡之。

  这才是武神,这才是万人敌!这才算得上“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在这个时空原本刘备的记忆里,关二爷还真的干过这事儿。当年正是关羽在讨逆军里单枪匹马杀入敌阵,连破十七道防线,一刀将华雄与他身后的大帐一起劈成两半,震得对垒两军几十万人鸦雀无声,成就了河东关云长“万夫莫敌”的勇名!

  “大哥,大哥?”关羽的声音把刘备从回忆里拍醒,“可是身体不适?”

  刘备赶紧摇头:“不,稍稍有些感慨罢了……”

  “糜芳那厮,下次看到,便斩却他的狗头!”关羽悻悻地道。

  刘备扭头看了看脸sè黯然的糜竺,叹了口气:“他好歹是糜竺的兄弟,只要不来妨碍我们,就算了。”

  当然如果你要像另一个世界那样给我们下绊子,那就怪不得我请出二爷大刀伺候了……

  正想着,那个官员已站在路边,恭恭敬敬地道:“请皇叔上车。”

  刘备抬头看去,顿时无语。

  虽然这辆车的外表看上去也算金碧辉煌,很有点达官贵人专用的感觉,但为什么是一辆马车呢?!

  一开始刘备还不敢信,上车后还试着左摸摸右拍拍,直到前面的车夫甩出一记响鞭,马儿开始拉着车厢跑起来,他才确定,这是一辆不折不扣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马车。

  在已经制造出飞行器的世界,为什么还会用马车当正式的交通工具?!

  看周围随行人员的表情,他知道这件事也正常得不得了,绝对不是刘琦看自己失势所以故意派个落后工具来羞辱自己之类的……但到底是为什么?

  “皇叔,到江夏城还有半个时辰,请在车上先休息。”那个使者在车外招呼。

  “有劳了。”刘备应了一声,舒服地将腿放直——这马车车厢极大,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现在却只有三个人,自己英明神武的二弟关羽都没有乘车,骑着一匹白马在车旁随行,而现在车里的人除了自己之外——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依然黑着脸的糜竺。见刘备望向自己,他长叹一声,就在车里跪拜下去:“使君,舍弟鼠目寸光,当众冒犯使君,罪该万死,糜竺管教无方,还请使君降罪。”

  你挤兑我是,谁不知道我刘备仁德,怎么可能给你降什么罪?刘备心里嘀咕几句,脸上却还是和蔼的表情:“子仲,起来。人各有志,而今我这幅模样,令弟所为也并不算什么错……倒是多谢子仲你还不离不弃。”

  糜竺还跪着不肯动:“使君宽厚,糜竺感激不尽,以后定为使君效死……但现下舍弟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糜竺实在无颜再与使君论及舍妹之事,幸而舍妹到新野只有几rì,尚未下聘,故斗胆请使君拒了这门亲事。”

  舍妹?亲事?且慢,没错啊——糜竺他妹是我老婆哎,就是在长坂坡当着赵云的面投井那位苦命的糜夫人……在这个时空里,好像被赵云救了出来,代价是赵云自个儿没了……555为了个老婆,损我一员大将,容易吗我!

  不过糜夫人到底长什么样?就记得史书上记载刘备另一个老婆甘夫人皮肤很不错,可惜在本时空似乎根本没这位美女的存在。

  见刘备不说话,糜竺又叹口气道:“阿馨,你也过来。”

  刘备这才注意到,车厢里还剩下个坐在角落里的人。那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听到糜竺招呼后,怯怯地移了过来,车窗外的阳光正好照在她脸上,顿时让刘备看得呆住。

  他看到一张好像画出来的jīng致容颜,雪白的皮肤,乌黑明亮的眼睛,细长的眉毛,小巧挺立的鼻子,粉红sè的嘴唇,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小美女,加上眼下这委委屈屈要哭的表情,大部分男人都会忍不住抱到怀里好好安慰一下。而阻止刘备这么做的最重要原因,绝不是因为她哥哥现在还跪在地上。

  “子仲,令妹多大年纪来着?”

  “十四。”

  刘备泪流满面。这就一初中小女生啊,糜竺你给力过头了……他也知道,按照古人的思路,这个年龄差其实不算大——历史上的刘备五十多了还能把孙家的小香香拐走,而现在这个刘备只有三十岁,还年轻得很呢。但是让自己对初中女生出手,也太……罪恶了!

  当然,罪恶感归罪恶感,这样可爱的小萝莉就算不吃,放在家里看也是赏心悦目的,而且保证没有后世那些小公主娇生惯养的恶习,更不会逼你买车买房……傻瓜才放走!

  于是刘使君道貌岸然地咳嗽一声:“子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以妹妹托付给我,是对我的信任,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哪有变心反悔的道理?”

  糜竺的声音都带哭腔了:“蒙使君不弃,糜竺感激涕零……既是如此,糜竺斗胆,请使君纳舍妹糜馨为妾,今后使君正室夫人自当另择良配,糜家实在无颜高攀了……”

  糜竺你不要这么上道啊!难道之前的刘备给你下了什么控制神智的法术吗?看着那个小萝莉红着脸被推过来,刘备一时间手忙脚乱:“子仲,你先起来,危难见人心,我对你还有什么可责怪的!”

  糜竺这才慢慢抬头,重新坐好,而小蜜——不,小糜妹妹好像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乖乖坐在刘备身边,一声不吭。车厢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尴尬起来。

  最后还是刘备自己打破了沉默:“子仲,我卧床这几天,情况都有哪些变化?”

  说到正事,糜竺也整肃了面容:“据报,曹仁的虎豹骑已经占领了新野,虽然使君救走了十万百姓,还是有数万人没来得及逃走,全被曹仁指为谋逆,成了虎豹骑的口中食……情形凄惨,人间地狱啊。”

  哈?虎豹骑不是曹cāo军中jīng锐部队的代号吗,怎么听上去,这边的虎豹骑好像真是一群吃人猛兽?

  “刘表那边也不大妙,曹cāo亲率四十万大军猛攻襄阳,昨rì得到的消息,襄阳城已经是岌岌可危。”糜竺继续说,“使君一会儿见到刘琦,也应问候一下。”

  “这个自然。”刘备说着,一段记忆又涌上心头,让他沉吟了一下,“曹cāo,曹cāo……孟德本是汉室忠臣,为何做出这种事来?”

  “使君,这话你也说过很多次了。”糜竺苦笑,“天下谁人不晓,现在那洛阳便是被妖魔宵小掌控的魔都,天下英雄进得出不得,讨逆军当年十八路诸侯百万jīng锐,逃出来的加起来不到一万,多少豪杰都陷在了里头,天晓得那里面是个什么景象?曹cāo就算当年是个铁血忠臣,三年下来也该被抹去了人格?”

  说到这里,糜竺压低了声音:“何况,现在的曹丞相,到底是不是三年前保护使君杀出洛阳的曹孟德,还真不好说呢……”

  “子仲的意思是,这曹cāo竟是个假的?”

  “大汉皇帝也困在魔都,可以他名义下发的圣旨这三年就没断过,连皇dì dū成了傀儡,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司隶校尉曹cāo?”糜竺大概觉得自己说多了,赶紧澄清,“这只是属下的一点揣测,陷在洛阳的诸侯里,论地位、名声,比曹cāo大的人比比皆是,袁绍、公孙瓒、马腾、孙坚……没道理选个曹cāo来冒充啊。”

  刘备叹了口气:“那看来……就是曹cāo本人没错了。”

  “不管是不是真曹cāo,接下来的大战……恐怕还是无法避免。”糜竺诚恳地说,“刘琦大人与使君关系极好,使君须得抓住这个机会,才能重振旗鼓。”

  “大军压境,若襄阳失陷,江夏恐怕也独木难支,”刘备把头靠在厢壁上,闭上眼睛,“子仲,让我好好想想。”

  “是。”

  谁也不知道,他从眼睛闭上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心里骂娘了。虽说穿越之前,自己好歹也是个乐观主义者,但突然被抛到这个超现实的环境中,要说胸有成竹那纯属扯淡,更何况一上来就要面对oss!敌人是谁?曹cāo!不管为人如何,其能力在历史上的评价从来没低过,自己就一个继承了刘备身份和部分记忆的普通人,怎么扛?更可怕的是,这个时空里的曹cāo比自己那边似乎更凶残,连唯一短板的肉身格斗技巧都加上点了……

  “青釭!倚天!陪我走这最后一程!”刘备记忆里还留着曹cāo护送他突出重围时的最后身影,那个人手持双剑冲向追兵的一幕,是毫无置疑的义无反顾,是一条为汉室,为朋友甘愿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热血豪杰,绝不是什么“宁可天下人负我”的绝代枭雄!

  但这个人,现在就带着几十万大军追在自己后面,这简直是噩梦。

  而刘备则比历史上混得更惨。士卒只剩百余人,大将只剩关羽,文臣只剩糜竺,要不是关二哥的武力着实变态,这套班子也别混什么诸侯了,干脆进山里当流寇——说实在的,现在山里的土匪阵容都比自己强,因为他们大都是当年黄巾余党,随便一声口哨就能扯出来万儿八千人马的……

  大仁大义刘使君,你如果还在这身体里,面对如此困局,还能否保持信心,能否坚持那要拯救所有人的理想主义?如果有这份信心的话,先分我一点儿如何?

  马车车厢一震,让刘备从苦恼中暂时解脱出来。好,我不止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还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深陷危局又如何?兵来将挡!既然刘备豁出命让我来到这个时空,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划不来?更何况有原版刘备这个超级梦想家在前,让他在一件事上充满了信心——

  这是一个即使理想主义者也有机会保持那份理想的乱世!

  在童年时,我们曾有过多少理想?在学校里的时候,我们曾有过多少理想?但不管是否和现实有关,所有的理想都在进入社会那一刻失去了能量的来源,我们只能看着它枯萎死去,只能在这个大社会里随波逐流,偶尔在深夜惊醒,都想不起是做了怎样的梦,让自己能够泪流满面!

  “让我来看看这个世界,又是以什么面目对待理想……刘备啊,这也是你的理想,对不对?”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