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尝尝钢铁的力量

[字数:7940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王路弯下身子,几乎贴住了地面,重重向后蹬着腿,从胸膛里吐出了“嘿哟”一声。(赢话费,):。

  勒在他肩头的尼龙绳绷得紧紧的,向后延伸,一直牵引到挖掘船头。挖掘船在纤绳的牵引下,在江水中逆流而上。

  这样的尼龙绳不止一条,共有三条,跟在王路后面当纤夫的,还有陈薇和谢玲。

  王比安坐在挖掘船尾,把着方向舵。

  陈薇突然嚷道:“停一下。”

  王路站住了脚,直起身,擦了擦汗问道:“怎么了?是累了吗?那休息一下好了。”

  陈薇从肩上摘下绳子,走到王路身边,帮他整理着纤绳上的一个皮护套,道:“怎么这样粗心,套子都脱落了也不知道理一下,你看看,这绳子都快把皮肤都勒破了。”

  王路摸了摸被绳子勒得发红的皮肤,嘿嘿笑了笑:“没事儿,前面就是最后一个需要破口的堤坝了,很快就能弄完了。”

  王路和陈老头昨日摸清了受涝农田的分布后,最终确定了四处需要扒开的堤坝,这几处堤坝既能保证快速排水,又要尽量易于修复,免得在下次发洪水时缺口造成更大的灾害。

  这几处需要挖掘的地方都在上游,挖掘船失去了动力,无法自行开上去,王路不得不采用最原始的拉纤办法,鄞江水虽然不像台风天那样急,但也不像往日温柔,逆水行舟颇为费力,王路只得让陈薇和谢玲都来拉纤,体重最轻的王比安则在船上控制方向。

  拉纤时,王路自然打头。尽量把力量扛在自己身上。全身只着短裤跑鞋,弯腰拉纤的架势,还真有几分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味道。

  谢玲在一边甩着手嘟囔道:“其实哥要是用我想出来的法子,咱们就不用这样累了。”

  王路笑而不语,谢玲说的法子,就是她操纵挖掘臂,用铲斗划着水前进。

  王路一开始对谢玲的提议报以哈哈大笑,这真是个孩子气十足的念头。很好玩,但也很扯淡。

  但不服气的谢玲拉着王路和陈薇亲自演示了一下自己是如何操纵着铲斗,让它像个巨人的手臂在江水里划动,乃至带动整艘挖掘船时,王路不得不表示佩服。

  佩服谢玲这丫头在短短的时间能就学会了能这样精确操纵挖掘臂。

  但对她的提议,王路还是一口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没有足够的柴油。

  就算是加上王路收集的自家手头的柴油,以及陈老头带来的小半箱油,柴油还是远远不够,王路在往油箱里倒柴油时,都能听到油溅在油箱底部的声音。每一滴油都很宝贵。每一滴油都能用来杀大量的丧尸。浪费何止是可耻,简直就是在谋杀自己。

  陈薇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反正只剩下最后一点点路了,谢玲啊。你要是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吧,等会儿挖掘堤坝时还得辛苦你呢。”

  谢玲撅了撅嘴,捡起纤绳,重新套上了自己的肩,王路和陈薇相视一笑,陈薇帮着王路整理好了皮套。王路喊了一声:“王比安,把好方向,行船啦。”弯下腰,手指尖几乎够着了地面,嘿哟一声,向前拉去。

  最后一处堤坝终于到了,陈老头早等在了那儿。(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远远看到王路他们拉纤的身影,连忙抢过来想帮着拉,王路哪里会让他这把老骨头做这重活,好歹让陈薇拦住了,幸好船也很快就位了。

  谢玲扔下纤绳就跑上船操纵挖掘臂,陈薇和王比安都钻在操纵室看热闹,陈老头在堤坝上比划着指明要挖掘的地点。

  挖掘船发动了,哄鸣着探出了铲斗,向堤坝铲下去,石头砌成的堤坝在机械的威力下,三下五除二很快就被扒开了,外层的石头一去,里面只不过是夯土,挖掘机挖得更快了,不一会儿,堤坝就挖了个大口子,里面淤积的洪水哗哗奔涌而出。

  陈老头又指挥着谢玲往下铲了几下,确保堤坝内的积水能完全自行排出,这才和王路道:“我知道你们急着要去杀丧尸,就不留你们了,另外几处受涝的农田我会去疏通的,也用不着动用这个大家伙了。”

  王路也没说什么客套话,只是道:“等我们在农机站里找到农机,还得请老伯来教教我们。”

  目送着陈老头远去,王路转过了身,“走,杀丧尸去!”

  王比安站在船头的挖掘臂下,手舞足蹈:“杀丧尸!杀丧尸!”

  庞大的铲斗悬在王比安的头顶,铲齿在阳光下闪着锃亮的光,展现着人类工业力量之美。在这别具一格的美之前,丧尸就是渣,豆腐渣。

  两个小时后。

  鄞江,入镇中心的水道口,挖掘船缓缓顺水而下。

  依然是王比安把着舵,陈薇和谢玲撑着竹竿,助沉重的挖掘船前行。

  却不见王路的影子,前面已经隐约能看到水泥大桥虹形的身影了。

  陈薇忧心忡忡地扭头看了看镇中心――自然,她的眼光不可能穿透重重楼房:“但愿王路这法子能成功。”

  此时此刻,在鄞江镇穿镇而过的公路口,王路全身盔甲整齐,站在镇口,旁边,停着一辆电瓶车,一辆充满了电的电瓶车。

  时间,差不多了。

  王路取过了一只塑料袋,撕破,把里面的红色的液体都抹在了身上。

  那是鸭血,整整三只鸭子的血。

  挖掘船的油不多了,为了能最大效用的发挥挖掘船的杀伤力,王路并不满足于现在聚集在水泥桥两侧的丧尸。

  他需要更多的丧尸,最好整个镇的丧尸都齐聚到水泥桥,让他一劳永逸地杀光。

  所以,王路决定以身犯险,诱尸。

  这一招。他和谢玲以前没少用。

  只是。玩具车变成了电动车。

  小包的鸭血,成了鸭血人肉包。

  这应该能给丧尸们足够的刺激,让它们都围上来了吧。

  王路扬手扔掉了已经挤空了的塑料袋,跨上电瓶车,一拧握把,电瓶车向镇内驶去。

  全身上下涂满血的王路在丧尸们的眼里简直就像黑夜中一只熊熊燃烧的火把,偏偏这厮还觉得自己的魅力值还不够,一边驾驶。边大吼大叫狂骂各种国骂。

  成群结队的丧尸冲了过来,不仅仅是大街蹓跶的,就连躲在屋子内避阳光想让自己美白一下的丧尸也忍不住诱惑跑了出来。

  王路压根儿不恋战,把电瓶车开到最大功率,在丧尸群中见缝就钻。

  可不要小看这辆电瓶车,虽然极为破旧,车筐早就碎裂得只剩下一个底座了,身上的塑料板上到处是划痕,车垫子也磨破了皮,全身上下沾满灰尘和机油。

  但这辆电瓶车。却是王路从农家找到的10来辆电瓶车里精心挑选出来的。

  无他,这家伙速度快啊!

  也许是调校过电机,也许是加装了电瓶,这其貌不扬的货居然能开到60多码!

  虽然以往知道农民伯伯喜欢改装电瓶车。但王路没想到能捡到这样一件宝,他原以为能弄辆速度超过40码的就不错了。

  正是凭借着60码的“高速”,王路连武器都没带,真要被丧尸堵上,有没有武器只是个死得早死得晚的区别而已。

  现在,王路早就已经停住了吼叫。死死盯着前方丧尸群中一纵就逝的空隙,左挪右闪。

  他的身后,紧紧跟着一大票的丧尸。

  诱尸行动成功了。

  问题是太成功了,后面追来的丧尸群挤得水泄不通,根本不容王路回头,只能向前向前,一直跑到桥头。才能脱身。

  幸运的是,前面右转弯后,就是通向水泥桥的路了,也许是水泥桥一带的丧尸最近被王路杀了不少,密度并不高。王路总能找到围过来的丧尸之间的空隙驾着电瓶车冲过去。

  转弯,抬头就能看到水泥桥了!

  王路正在欣喜,突然电瓶车剧烈地一颠一动,速度猛地降了下来,王路操控不及,咣一声,电瓶车重重摔倒在地上。

  王路摔到地上连滚了几滚,幸好头盔和盔甲护住了他没有受伤。

  王路只看了电瓶车一眼就知道车子不能用了,轮胎瘪掉了。

  街面上到处是杂物,王路一路行来在躲避丧尸时,也尽量绕开它们,刚才那段路上,明明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轮胎好端端的怎么会破了?而且破得这样彻底。

  王路猛然想到一物,扭头一看街边一个角落里挂着一面帘子,上书补胎打气四个大红字,继而恍然――你妹的,老子碰上黑心钉了!

  不过王路已经来不及感慨了,两只离得最近的丧尸已经扑了上来。

  王路翻身爬起,拔腿就跑,数十米远处就是大桥。

  一只从后面追来的丧尸伸长的胳膊,挠到了王路背上,指甲在铝片上徒劳地打了个滑。

  王路连头也不回,挥起胳膊一拳打在右边一只丧尸的面门上,打得这只妹妹丧尸仰天摔倒。

  又跑了几步,王路突然觉得脚下一沉一重,低头一看,只见一只半截丧尸死死搂住了自己的左腿,正咔咔咬着腿上的铝片护甲。

  王路拖着半截丧尸挣扎前行,这时绝不能停步。

  王路一只脚踏上了桥面,他已经瞟到了桥下江里的挖掘船。

  船上的陈薇、谢玲、王比安也看到了他。

  同时也看到了他身处的险境,齐齐尖叫起来。

  王路扑向桥的铁护栏――翻过护栏,跳到江里,就安全了。

  咣的一声响。王路摔倒在地,一只丧尸紧紧搂住了他的腰!

  只一眨眼,三四只丧尸就围拢过来,围着倒在地上的王路就――就舔起来。

  没错,这些家伙如饥似渴地争取舔食着王路抹在身上的鸭血。

  居然没有一只丧尸想到把王路身上的乌龟壳弄开,就能吃到更美味的鲜肉。

  果然是笨得要死的丧尸啊。

  只不过王路知道这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等丧尸享受完鸭血,它们肯定会想尝尝乌龟壳下的肉。现在只是开胃小菜时间。

  从头盔里看出去,只能看到四周挨挨挤挤的丧尸身影,但王路知道,桥护栏离自己并不远。

  他认准了一个方向,趴在地上,缓缓向护栏爬过去。

  他爬的速度很慢,因为更多的丧尸围了上来。

  很快,王路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丧尸们舔干净了盔甲表面的血,长久没有沾到血味,这点血不禁刺激了它们的胃口,也让它们狂性大发。

  丧尸们扯小腿搬胳膊,抓挠铝片啃咬多层皮包,王路几乎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被撕碎了。

  他拼命伸长胳膊,从丧尸群中探了出来,一把,握住了一根坚硬的铁条――是桥护栏。

  但这已经到极限了,王路连一步都挪不动了,身上压着数只丧尸,身边还围着一大堆。

  但王路知道,自己还有希望,希望,就在谢玲手中。

  在出发以身诱尸前,陈薇和谢玲并不是没有激烈反对过,但王路向她们保证,到了桥上,自己就安全了。

  因为,有谢玲在。

  呼嘎,一声机械臂独有的响声,一道黑影从桥上刮过,王路身边的丧尸就像被大风吹过的稻草一样,纷纷倒下了。

  它们不是头骨碎裂,就是身躯粉碎性骨折。

  王路身上一轻,抬头一脚踢开一只压着自己下身的丧尸,又推开一只搂着全封闭摩托头盔干啃的一只老太丧尸,王路从地上撑起身来,一眼看到,自己的头顶正悬着一只全金属铲斗。

  铲斗只是左右一晃,碰着挨着它的丧尸就横飞了出去。

  有谢玲在,自己果然是安全的。

  王路丝毫没有迟疑,爬上护栏,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

  陈薇和王比安早就等着了,王路一落水,一条缆绳就准准地扔了过去。

  王路被从水里捞起来后,他只冲操纵室里的谢玲喊了一句话:“看你的了。”

  谢玲坐在驾驶座上,连回应也顾不上,她尽量操纵挖掘臂以最小的摆动幅度换取最大的杀伤力。

  王路坐在船板上,陈薇和王比安帮着他脱下盔甲,不时扭过头欣赏着谢玲的杀戮。

  没错,就是欣赏。欣赏钢铁的力量。

  谢玲救出了王路后,再无顾忌,她操控着挖掘臂上的铲斗,就象打桩夯土一样,一上一下击打着捅挤在桥面上的丧尸。最绝的是,为了吸引丧尸主动站到铲斗下,她居然也弄了些鸭血抹在挖掘臂上。还别说,这效果不错,在失去了王路这个诱饵后,成群结队的丧尸蜂拥到了挖掘臂的铲斗下。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