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们的1649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公平公正的专营范围

[字数:5922 更新时间:2014-9-9 21:21:00]






  汉唐集团当初经过考虑,直接把宾馆这一块儿的工作也并入了叶闯经理的管理部门,并安排他zàn shí 兼职一下,直接负责管理热兰遮宾馆的工作。

  至少也要等到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以后zài说。

  除了某些女生一直对他的工作方法有点小意见外,其他的人都比较认可叶闯经理工作中的原则性——规定是什么就要遵守什么,女生们卖萌是不好使的。

  叶闯经理把自己的办公室直接设在了热兰遮宾馆里,尽管这里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远没有热兰遮海关大楼那边好。

  叶闯经理没有在乎这些,管理嘛,不在第一线,哪里能管好?!

  当他收到了荷兰人的客户信息后,思考了一下,便给那个荷兰人安排好了客房。三楼高间现在的入住率太低了,客户太少了,所以他有充分的安排余地。

  他把三楼上几个客户的房间分得很开——他们之间好像都不是朋友。

  当然,叶闯经理也没有把他们当外国友人看待,严格地说,他们就是回收贵重金属的duì xiàng ,汉唐集团当然不会去直接抢劫他们个人的财物,那样的吃相太难看了。

  不过有人在网上提出过要抢劫西班牙人运送银船的建议,就是去抢那种慢腾腾的马尼拉大帆船。茫茫的大海上,估计没有人能发现是他们干的,这个时代啊,失联现象太多太多了。

  叶闯经理看了后笑而不语,他没有去参加他们热烈无比的讨论。

  他不是有道德洁癖的人,但也不是喜欢直接动手抢劫的人。他认为能让别人哭着喊着把钱送给你,那是一种快乐,一种满足,非常让人有成就感。

  当然,他也不反对别人的那个建议——不太费事就能得到大量的贵重金属,那也是极好的。

  所以,他一直笑而不语。

  托尼.费尔南德思在fú wù 员的带领下,上了三楼,来到316房间的门口。

  他见那fú wù 员掏出长长的钥匙,打开了那房门。门上的锁头是明人们特有的那一种长条铜锁。

  fú wù 员推开了房门,rán hòu 她嗡声嗡气地说:“尊敬的客户,你们只有在洗过澡后才能出门——如果你需要专人帮助洗澡,我们另外收费,如果还有其他要求,你们可以拉动墙上的绳子。”

  那个女fú wù 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转身便走了。

  托尼.费尔南德思看着那个大大方方的女fú wù 员的背影,不解地问他的通译:“这里的fú wù 员为什么要在脸上戴着一块白布——难道是这里的风俗?”

  那个通译也算是走南闯北之人,苦笑道:“小的从未见过——”

  托尼.费尔南德思的助手说:“也许她嫌我们身上的味道不好闻,刚才我看她在抽动鼻子了。”

  三个人无声地笑了笑,走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rán hòu 三个人在房间里惊呼不断。

  托尼.费尔南德思看到了卫生间里面,除了一个大木桶外,其它的都是瓷器!他早都听说过了,但真看到时,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们竟然把精美的淡红色的瓷片贴在了地面上,墙面上!他一下子就半跪在地上轻轻抚摸着——那瓷片光滑而细腻。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帮子汉唐集团的人像古罗马人一样酷爱洗澡,是想模仿古罗马人奢侈的生活方式——但他现在知道了,他们不是模仿,因为他们更奢侈——

  古罗马人不会把瓷片贴到地面上让人踩,贴到外墙让雨淋,如果他们有的话;古罗马人不会摆着这么大的瓷器,只是把它做洗脸用;古罗马人不会用比四本圣经加在一起还大一些的镜子,随随便便的贴在墙上,让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古罗马人不会用一直在轻轻滴水的水笼头,那水笼头滴水的声音让人心情愉悦,竟然还有一种音乐美;古罗马人更不会有一拉绳子就会冲出水的抽水马桶,旁边的架子上还摆着泛着黄色的带着褶皱的纸卷,一看就知道那不是用来写字的——他们竟然用纸来擦屁股!

  那个明人通译则一直在窗户那儿,他不停地用手指弹着那玻璃,同时又好奇地看着那玻璃上一个又一个的小圆点,透过它们看去,什么物件都是走形了——这真是太有趣了,你说他们是怎么想到的?

  托尼.费尔南德思的助手不停地在床垫上坐起坐下,又在房间内的长椅子上坐起坐下,又踩了踩地毯——他们的各种垫子明显是他见过的最有弹性的椰棕垫子——他们编织得真好,一层一层的很紧密——他们的编织技术比印度人好太多了。

  那助手看到了床下摆放着的木板底,鹿皮带子的拖鞋,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有些捂脚了——他连忙脱了自己的靴子,换上拖鞋,上帝啊,真是凉快。

  托尼.费尔南德思正在研究着卫生间里的淋浴装备,那是他没见过的一种白色铁皮做的东西。他试着扳了一下那个管子上的小扳手,啊,果然流下了水,又扳了一下,它停了。

  这时,他忽然闻到了一股臭味——他看见他的助手穿着拖鞋在那里来回的走,臭味正是从他光着的脚那里传来的——

  托尼.费尔南德思shēng qì 地说:“你踩到狗屎了吗?!你没有看到那个fú wù 员看我们的眼神吗?!你真是太臭了,快来洗澡吧,你只能用这个淋浴——木桶以后是我专用了。”

  三个人轮流洗了澡——感觉正像苏家二儿子说的那样,那水里有股怪味,但水很温和,让人舒服。

  托尼.费尔南德思洗的时间最长,他认真研究了一下说是叫手巾的长方形的布料,怎么也想不通他们是怎么制造出来的——还有那叫肥皂的东西,洗头时不小心弄到眼睛里面果然很痛。

  洗完后,他也换了一件麻布长袍,那是在一个柜子里发现的——也学着通译的样子把腰间的布条系上,果然又凉快又舒服。

  这个长袍的样式和明人经常穿的差不太多。

  三个人的肚子有些饿了——正商量着是要拉那绳子还是下去找人——门被敲响了。

  一个男fú wù 员进来了,他也一样在脸上戴着那样的一块布,这让托尼.费尔南德思很是自卑——刚才他也闻到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上的味道——

  “各位客官,”那个fú wù 员也是嗡声嗡气地说,“热兰遮宾馆有特供食物——供客官们享用——”

  说完他把手中的一张硬纸递给了那个通译,通译一看,头有些晕,这菜单上的菜有些贵了——

  通译小声地翻译给托尼.费尔南德思听——托尼.费尔南德思看了一眼那个fú wù 员的表情,说道,“我们都饿了,你多点一些吧——不怕贵,不要超过三个里尔就行。”

  通译按照不超过三个里尔的标准点了。

  那名fú wù 员离开时心想:“他娘的,比葡萄牙人还小气!他们每餐还是五个里尔的标准呢,zài看看人家西班牙人,什么贵的点什么——只是郑三爷和潘公子现在还没有吩咐什么——他们才是真正的金主,打赏不断——”

  葡萄牙人是第一个到达热兰遮码头的,也是第一个完成三天的净化——当然在汉唐集团的借口里则是董事们正在忙,敬请期待。

  汉唐集团的董事们正在考虑如何应对葡萄牙人的请求——普通的经商贸易那是汉唐集团大力推崇的,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

  想到热兰遮地区开贸易站,我们也双手欢迎,你能开上一百家我才高兴,我不仅增加了税源,顺便还把就业率搞上去了——

  但是专营我们汉唐集团产品的要求就值得考虑了,贸易从不是贸易本身的问题——如果规模上升到一定程度后,它就是枪炮,就是坦克,可能比这些还厉害。

  伍大鹏董事长其实在葡萄牙商人代表刚刚提出这个要求时,就想好了办法,但是一直没有完全说服其他董事。

  李子强董事第一个跳出来说:“我不赞同——专营个屁!让他们自由竞争多好——倒时候我们可以把什么货物都能卖个好价钱。这是多么浅显的道理?!”

  伍大鹏董事长认真地点点头说:“李子,我明白你对自由竞争的理解了——”

  宋士达董事看了一下伍大鹏董事的表情,笑了,他细声细语地说:“李子,那么你反过来想,自由竞争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

  李子强董事翻了半天白眼,说:“他们中一定会有更加强大的一方出现——”

  宋士达董事接着说:“甚至可能联合起来,形成东西方对峙的态势——这都不好说,这个局面就不让人喜欢了。”

  “操,我们还怕他们联合起来?!zài给我一年,等我炼钢厂产量上来,我平推死他们——来吧,草越密越好割!”

  孙德发董事拍拍手说:“真屌,整个地球都是我们的了!最好啊,地球上全是咱们大汉民族得了——”

  李子强董事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懂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的好处,也知道我们不能长命百岁——我是想说,我们不能怕他们团结起来——”

  建国安董事赞赏地说:“这一点当然非常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专营权的发放不受外界影响——”

  李子强董事看向伍大鹏董事长,疑惑地问道:“大鸟,什么专营权的发放,你文件里没写啊?”

  伍大鹏董事长说:“我是没写——”

  建国安董事抢过话题说:“你啊,用心一看就看出来了,大鸟提到给葡萄牙人划定专营范围——那不就是意味着另外的范围还会给别人吗?”

  “靠,你们能不能行了?!能不能有话直说,写得清楚一点!藏着掖着地说话累不累!!要我这个董事有屁用?我走了!!!”

  伍大鹏董事长这时候轻轻地说:“过几天我要去赤嵌小学代课——”

  李子强董事立刻停止了撒娇行为——他立刻转了话题,关心地说:“多提问我们家婷婷啊,你这个当叔叔地要多教她一点——上次回来进步不大的说。”

  有关专营范围的划分,众人又开始讨论起来——但宗旨非常明确,好地方给一直弱小的一方,差一点儿的给貌似以后能强大的一方,公平公正嘛!

  方案在网上抛出后,上网的技术员们,有的光着膀子,有的翘着脚,抠着脚趾头,他们纷纷敲击着键盘称道——太阴了,真他妈的太阴了,我们喜欢。坐等贸易争端引发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吧,这位置划分的,犬牙交错啊——

  也有人冷笑着说,就现在这点产量,还得多久才能实现计划?生产个水笼头都漏水……别高兴地太早了——众人一看是江铁生的贴子,知道这家伙回来了,一时间没有人回贴——

  但另一件事情更加激发了大家的热情,那就是西班牙人提出要入股的要求——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