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枭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72章 昔日童子

[字数:5052 更新时间:2014-8-14 10:05:00]



  林缚从清江浦登岸就南行,到延清屯寨才知会盐渎、建陵两县地方。

  虽说淮东军司管不到府县民政、财政,但胡大海还是怕林缚给他小鞋穿着,顶着火辣的日头,与县尉各坐一顶小轿,在十数随扈的簇拥下,走了半天,临黄昏才到延清。

  赶到延清时,建陵知县董文彪率建陵官吏早就过来,胡大海心想从建陵过来怎么也不比从盐渎过来近,暗道:董文彪倒是晓得讨好,愣是赶在他前面来添猪倌儿的屁股,暗里啐了一口,很看不起董文彪的人品。

  抬头看着延清屯寨,寨墙比盐渎城墙还要高出一丈,皆青砖砌覆,垛口处还露出值守将卒的身影,大热天让人看了黑森森的心冷。

  屯寨才两百余步见方,集结于延清的工辎营辎兵有八千余人。除了营田官厅、工造官厅、指挥棚及诸司所设在屯寨内外,八千余辎兵分五个营寨驻于延清工段线上。

  筑堤主要由辎兵负责,但后勤保障事务,各工段的工造官厅都会从地方招募了人手以补人力的不足。大量的物资进出,人员进出,使得延清寨比盐渎县城里要热闹得多。

  屯寨外错错落落的搭建了许多棚户,看上去还算整洁,三五个光屁股的小孩在泥路上嬉闹。河闸在延清寨的东南角上,整体都是青石垒砌,河沿处的青石闸柱,还浇了铁汁嵌套,如此雄伟的河闸,胡大海还只是游宦泗水时见过,谁能想到淮东军司一次就建了四座!当下的工作,就是筑大堤,将驿堡、河闸衔接起来。

  胡大海进屯寨才下轿,得知林缚在官厅里召见董文虎等建陵县官员,他也赶紧过去,通报过,就给唤了进去。

  官厅颇为简陋,地上铺了一层砖,还算整饬,林缚正询问董文虎事情,胡大海听了几句,便知道林缚是问延清河疏水渠的事情。

  延清河本是建陵与盐渎的界河,也是修捍海堤保留出海口的四条主河道之一,淮东军在延清筑了驿堡、修了河闸,单这一堡、一闸,花费就好几万两雪花银。

  由于修捍海堤,会堵住一些河流的出海水道,盐渎、建陵两县境内的这些河流,要么导入西边的北官河,要么导入北边的清江浦,要么导入延清河。

  疏水河渠的挖掘,由地方负责。这是在捍海堤修成之后,调节堤内旱涝的一个重要措施。

  “盐渎县的疏水河渠挖到什么程度了?”林缚看到胡大海走进来,请他到跟前的坐下,放过董文彪,问胡大海疏水河渠的挖掘情况。

  胡大海心里很瞧不起林缚的所作所为,背地里腹诽,倒不敢当面顶撞。

  给东阳系扳倒、境遇凄凉的官员也不是只有一两人,林缚能掌握今日的权势,脚下踩着千万人的尸骸。山阳马家的灭族之祸就是前车之鉴,胡大海还不以为自己的腰杆能比楚王女婿马服还硬。

  胡大海将盐渎境内疏导河渠之事简略说了一遍,临了也不忘说了许多难处。

  林缚摸着下颔的短髭,眼睛盯着胡大海,心里琢磨别的事情。

  盐渎境内湖荡子多,湿地、沼泽也多,天然河道密集,形成密集的河网,大致水道畅通是能做到的。但是排涝能力竟然能有多少,不要说胡大海了,怕是盐渎县工房专管其事的吏员心里也没有底。

  这毕竟涉及到水利工造方面的专业知识,当世官员在这方面的知识积累,远不如专业的工匠。葛司虞等人也脱不开身来,无法对盐渎、建陵、皋城三县的河道情况进行彻底的排查,林缚眼下只是尽可能的催促地方多做一些事情。

  林缚也晓得胡大海、董文彪等人不会抗命不遵,但想他们能有多积极办事也是妄想。

  见胡大海汇报,跟自己派人摸底相差不大,林缚也没有深究下去,就问别的事情:“盐渎县今年的春花收成如何?”

  胡大海心里暗骂:春花收成光你屁事,嘴里却恭敬的回道:“盐渎涝地多,不易种麦,春花收成远不如南边的崇州。”

  崇州的粮田这两年普通春麦夏稻套种,收成大增。

  不过,麦长旱地,稻长水田,这对田地的灌溉排涝条件要求很高;此外,一地每年种两季,对地力的消耗也大,施肥工作要跟上。

  淮东地区,除了崇州少数地方外,普遍都完成不了春麦夏稻的精耕细作。这也是淮安府、海陵府诸县当前粮食生产比平江府、维扬府落后很多的地方。

  恰恰也是如此,淮东两府十一县在除了荒地、荒滩开垦外,现有粮田的粮食增产潜力很大。

  胡大海将崇州顶出来,只是想诉苦,再将这次加征的难处提出来,林缚倒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顺着他的口气说道:“崇州的经验确实值得各县借鉴,既然胡知县如此羡慕崇州种春花的经验,”林缚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我给盐渎县推荐一两名吏员,专佐农事,胡知县你看可好?”

  胡大海愣了一下,心想林缚这是要往盐渎县里掺沙子,哪里肯应承下来?忙推脱道:“县里吏员选派,府里及郡司都有规矩,下官可做不了主。再者县里胥吏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也不需要更多的人。”

  “郡司的规矩我懂,”林缚说道,“我给盐渎推荐的吏员都是有功名在身的,不会给你做难;盐渎县里的吏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也懂,不过盐渎县这些年来,有许多新派生的事物,没有专人管辖,很多工作做的很不到位!我也是好脾气,有些事情看在眼里没有说出来。就这修捍海堤一事,盐渎县究竟提供了多少帮助,胡大人心里可有没有底?”

  给林缚的眼睛冷森森的盯着,大暑天里,胡大海都觉得身上冷嗖嗖的,嘴里嗫嚅着,下意识的看了董文彪一眼;董文彪却将眼睛睃向别处,胡大海就觉得坏事了。

  林缚说道:“董大人觉得建陵县有必要选用些新的吏员推进工作,我才想到盐渎县也许有这方面的需要!你要是一定觉得盐渎县能将工作做好,我也不会强行塞人进去!”

  胡大海见林缚将话说得这么赤/裸/裸,如此生硬,也不肯当面顶撞,心里将没骨气的董文彪的祖宗十八辈都操上了,只有硬着头皮说道:“大人能派人指点盐渎的工作,下官求之不得!”只盼望刘庭州那边骨气硬一些,将林缚挡回去,心里又想:林缚除了会提拔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苦哈龖哈外,哪里会有多少有功名在身的秀才、举子甘心给他所用?即使给硬塞一两人进来,晾一边就是。

  胡大海心里什么心思,林缚又有什么难猜透的?说道:“既然胡大人没有意见,”侧头喊坐在边上抄录文案的一名青年,“艺成,你过来拜见胡大人。你推荐去你盐渎县任攒典,军司跟盐渎之间有什么事情,你就居中跑个腿,不要让胡大人费心!”

  “罗艺成拜见知县大人!”罗艺成搁下手中笔,走过来给胡大海长揖施礼!

  “艺成去年到江宁应试,列第三十七名,要比我有出息,还望胡大人多多提携!”林缚说道。

  “好说,好说!”胡大海都快哭了出来。

  攒典是吏员里最末一等,一般说来无关紧要得很,胡大海堂堂知县,又怎么可能会怕一个攒典?但林缚明确说了罗艺成代表淮东军司进盐渎县衙,这根刺就直接扎到胡大海的心头肉上。

  林缚又跟建陵知县董文彪说道:“推荐给建陵县的吏员唐希泰,是个秀才子,今日有事恰好不在延清。隔天,我让他直接去建陵县找董大人您去……”

  “下官在建陵县恭候。”董文彪说道,知道林缚嘴上说是推荐,实际是直接干涉诸府县的人事。当然了,府县也可以坚决*,但对他个人来说,跟林缚顶着干,又有什么好处?

  建陵知县董文彪还看不到林缚给建陵县推荐的吏员唐希泰长什么样子,便站在一旁观看这个要去盐渎县当攒典的罗艺成。

  罗艺成年岁不大,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削瘦的脸却透出一股子干练的锐气来。皮肤黝黑,身子壮实,不像一般读书人那么文弱;手指又粗大,手掌都有老茧。穿着对襟短衫,刚才从外面走进来,还满身泥土,初看还以为是农家子弟。

  等罗艺成坐下来当抄录,董文彪才发现他端的写了一手好字,这时候林缚说他去年乡试列第三十七名,也由不得董文彪不信。

  林缚弱冠之年就名扬天下,本要算不世出的才华跟机遇。

  如今林缚随便拉一个弱冠青年出来,便有干练能吏的气度,还真叫董文彪吃惊,心里暗想:胡大海想要糊弄这个罗艺成,怕是不容易!也不晓得唐希泰是什么样的角色。

  罗艺成实际远没到弱冠之年,上个月才满十八岁,是当年崇州童子案给掳走的三十童子之一,是香樟里罗家的子侄。这些年经历了这些坷坎,又在林缚、傅青河身边学习,耳濡目染,要远比同龄人成熟,其见识跟学问,也岂是那些同科中举的士子们能相比的?

  林缚看着身前的罗艺成,以及身后在军情司任指挥参军的陈恩泽,心里感慨万分。

  当年的县学童子,如今也陆续成年,结亲成家的就有七人。年纪最小的,也有十七岁了,陈恩泽都生有女儿了。

  前年崇州童子案真相大白于世后,林缚都让二十九名童子归家自选出路,不过陆陆续续的,都加入淮东军司,或入军营,或补为吏员,或暂为见习。

  科考以儒学为宗,林缚虽推崇杂学匠术,但也考虑到有些事情需要循序渐进,也鼓励淮东军司的吏员参考科考获取功名,以减弱士子清流对淮东军司的敌视跟*。

  赶上去年乡试,当年的县学童子就有三人获得举人功名,通过府试遴选的童子则更多。林缚无法直接干涉淮东两府十一县主佐官的任命,但是以举荐的方式,往府县衙门里塞一两个有功名在身的吏员,便是给宁王、岳冷秋等人晓得,也无法公开说什么。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諰路客wWw。siLuke。infO,小说更新快,无弹窗!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