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重生于康熙初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九十章 婉真

[字数:4848 更新时间:2013-12-2 15:55:00]




(  安庆府一处相对偏僻的巷道内。

  萧俊面无表情的对着眼前这位穿着秀才服饰之人说道:“阁下将我请到这里所为何事?”

  那蓝衫汉子淡淡的笑道:“本人洪开山,赵无极亲传大弟子,我叫你一声师弟不为过吧?”

  萧俊眉毛挑了挑,拱了拱手淡淡的询问道:“不知有何凭据?”

  那蓝衫汉子从怀中取出一页薄纸,递了过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只凭我知你是我师弟,还有这页纸,可否足够?”

  萧俊不动声色的接过薄纸,仔细的看了一眼,见上面的文字正是当初赵无极传给自己的独门记录方法,而且整页纸上用秘语只写着一句话:临湘城西张掌柜于康熙八年传讯,萧俊被官府监视居住。

  萧俊将这薄纸递了回去,虽然相信了这蓝衫汉子所说的话,脸色却未见缓和,此人既然是赵无极的弟子,自然应该是兄弟会的人,相传兄弟会在这两年屡遭重创,现如今残部已经并入洪门,归天地会蔡德忠统领,受台湾郑氏号令,目前在福建和甘肃一带活动,以甘肃为主。

  这洪开山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相求,萧俊可不认为自己属于那种长袖善舞,擅长在各种势力之中周旋的八面玲珑之人。弄不好小命就玩进去了,母亲也要受到连累。

  皱了皱眉头之后,萧俊还是沉声询问道:“请问师兄有何事找我?”

  蓝衫汉子见萧俊相信了自己的身份,这才开门见山的说道:“找你,是希望你救出一个人。”

  见萧俊一付洗耳恭听的模样,这才继续道:“你们押解的车队中,有一名身在囚车之内的女子,她是兵部尚书张煌言的女儿,名叫张婉真,她父十几年前被叛将出卖,被俘殉国,而她与母亲则一直隐居在湖南,直到最近那些叛将前往湖南作战,她的母亲不慎被认了出来,母女二人受到诛连,获罪入狱,你也知道,但凡女子入狱,肯定是要受到非人的待遇的,我们原本打算派些兄弟把她劫出来,却忽然听闻这只押运队伍,有二十几个战力强悍的硬茬子,若是要救,必然损失惨重,她虽然是忠良之后,但为了一个女子,牺牲许多兄弟们的性命前去相救,各位当家的也是不会同意的。

  本来我们已经打算放弃,内堂却传来消息,说是这次押运的军兵之中,有一名领军武官或许可用,小师弟在清军中颇有些名气,使用的又是家师的路数,名字原藉又未曾改变掩饰过,专门掌管本会机密的内堂早就已经探明了小师弟的武功来历。因此遣我前来设法联络。

  你曾受过我兄弟会救命之恩,却用家师所教的功夫却为清廷效力。小师弟,此事家师若是知道却不知会做何处置?”

  洪开山说到最后语气竟然冰冷起来。

  萧俊却是一付不为所动的模样,语气同样冰冷的回敬道:“萧俊投军,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实因生活所迫,家师如何收我为徒,想必你已经知道,你若不知,可问家师,你若是有求于我,我念在师徒情份和救命之恩,自会帮忙,你若是要挟于我,那抱歉得很,恕不奉陪。”

  无奈之下,萧俊只好摆出了一付软硬不吃的态度,若是这次真的被吓住了,指不定将来还得要挟他做什么事情,没有人喜欢受人挟迫。

  蓝衫汉子见萧俊态度居然极为强硬,这对于凡事都以江湖道义来衡量的他倒是颇有些意外,毕竟还得求萧俊办事,脸色略缓和了一些,语气诚恳的说道:“我知你救过家师一命,家师收你为徒只是为还救命之恩,而且这么多年,家师也未曾指点过你,但你有这一身功夫,终究是家师所赐。况且兄弟会还曾帮过你两回。”

  萧俊却是有些头疼,这救人容易,可若是过后再不小心被抓回去,把他供出来就麻烦了,他可是还有一大家子人的。私通天地会,一旦东窗事发,绝对是抄家灭门之祸,而且自己救了赵无极,被赵无极收作徒弟的事情,还成了这个内堂的机密,这可是大大的案底。上天保佑这个内堂可千万别被人抄了。

  略思索了片刻,萧俊有些疑惑的问道:“据我所知,这些女子都是被发卖的,师兄为何不等她发卖时,找个好卖家,让她有个安稳的后半生?若是将她救出,难免还要提心吊胆,东躲西藏。”

  “师弟觉得这些女子能卖多少钱?最多十几两吧?这十几名女子最多也就卖二百余两,这还是往高了算,实际上能卖一百多两就不错了,师弟觉得若是为了赚钱,有必要长途跋涉,耗费人力,专门押送到江宁府去赚这一百余两银子么?连本钱怕是都不够吧?”洪开山反问道。

  此事萧俊其实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只不过虽然觉得不对劲,却也从来没想过去探究什么,毕竟事不关已。

  “这十几人,几乎全部都是本朝抗清名将之后,这些抗清名将战功赫赫,自然是和许多清臣清将结下仇怨,这些人或是因为丢官降职,或是至亲兄弟父伯被杀,或是家口死于乱兵,因此为解心头之恨,便出钱打通关节将这批女子买回去。肆意玩乐凌辱,以解心头之恨。”洪开山眼中现出愤恨之色说道。

  萧俊不由得疑惑道:“那为什么如此多的女子,只救一人,而不全救呢?”

  洪开山摇头道:“他们毕竟只是些女子,我们力量终究有限,至于这张婉真,是因她很有些本事,据说颇得其父真传,不仅有一身好学问,而且懂海事、擅海战,此女常言只叹身为女子,我们看中的是此女或许有几分用处,如果不是因为小师弟的缘故,我们也不会让兄弟们白白的去牺牲性命的。”这洪开山的话萧俊倒是听懂了,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他这样讲倒也正常,那些棚寇甚至有不少在起兵时,为绝后顾之忧,连老婆都杀掉了的。

  “救出之后,你们打算如何安置她”萧俊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此事并非我所能左右的,我只负责将人救出,至于如何安置,自然有人去做,不过我可以透露给你一些消息,她有可能会被送往台湾。”洪开山有些不确定的答道。

  萧俊迅速盘算了一下,若是藏匿到台湾,到是还算保险,将来台湾被攻下,大批明将投降,到时候混水摸鱼,十有**就糊弄过去了。见此事善后还算稳妥,这才应道:“此事我可以答应帮忙,但有两点要求,第一,把我从你们那个内堂中撤出去,以后若有什么事情,你可直接来找我。我不想成为你们的棋子,第二,救此女只有你我知道。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此事,到时候,你准备妥当,我把人放出去,你接应一下即可。”

  “第二条我可以答应你,第一条嘛,这个可由不得我,我也只能是呈报上去,由当家主事的决断。”洪开山摇了摇头说道。

  萧俊听洪开山如此说,一时不禁有些头大,眼看着最多再过上个十几天便要到目的地了,若是等那个内堂有结果显然来不及,只好说道:“我这里有两样本事,我传授给你,但你必须要答应我,全力帮我从内堂机密中拿出去。这本事或许在这次营救中能派上用场。”

  洪开山见萧俊说得郑重,到是生出了几分兴趣,询问道:“什么本事?”

  却见萧俊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黄布小包,将小包打开,露出一摞刻着八卦图案的小盘,这些小小的八卦盘,有木制的、有铁制的、还有石片制成的,还有镂空的,还有的里边灌了些水。

  萧俊向四周望了望,见无人经过这里,这才沉声说道:“还记得师父教给我们的杂术中有个**阵么?”

  洪开山点头道:“有印象,但那阵法好象数代之前就失传了。”

  萧俊目光在附近巡视一遍,掐着指头略算了算,在十步之外寻了一处墙角,将这八卦图案的小盘埋在地下,又寻了几些碎石摆在上面,这才说道:“你进来试试?”

  洪开山有些疑惑的走了进去,头脑中忽然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四周的景象也有些模糊了起来,不由得大喜道:“对,就是这阵法,师弟是从哪里得到了真传?”

  萧俊自然不会把自己跟刘瞎子之间互换师门秘技的事情说出来,这卦盘当初刘瞎子琢磨出来之后,萧俊试了试,发现很不好用,主要是这些卦盘摆在哪里,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而是由风水决定的,通常还偏偏只有相对偏僻的地方才能布下这阵盘。因此一直没有机会用上,感觉鸡肋得很,如今当个人情送出去倒是正好,萧俊并未回答这卦盘的出处,而是详细解释道:“这阵法之所以不好用,有二点,第一点,这个阵盘每用一次,灵气会耗光,象我们这种在测卦方面没有什么造诣的,至少要放在胸口恢复一年吧,才能再用一次,第二点,这个阵盘不是摆在地上就能用,而是要学会看风水,不是那种大风水,而是一种近距离小范围之内查看风水的方法。我一并教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帮我从内堂中除名。”说完将大约三分之二的卦盘交给了洪开山,并且将这小风水之法一并传授给了他,这些八卦盘极薄,倒也并不怎么占地方。

  洪开山学会了一样本事,心中大悦,对萧俊的成见也消去了不少,向萧俊保证道:“此事我会禀明家师,我想你将师门的一项失传的技艺寻了回来,师门一定会出面的,至于天地会的把头大哥们是否会给面子就不清楚了,家师在天地会现在坐第三把交椅,但道上儿的事情,要按照规矩来,并不能想怎样就怎样的。”

  紧接着却转移话题劝说道:“小师弟在军中的事情内堂也有些记载,以小师弟的本事,如果为本朝效力,必定会有一番作为的。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总是要做事情的,就算不能够流芳百世,总是要无愧此生的。”

  萧俊有着自己的打算,见师兄忽然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导自己,摇头道:“这几年来,萧俊目睹了太多的惨状,心中只是希望这战乱快快结束,以后也莫要有战乱才好。至于将来如何,萧俊另有打算。”

  洪开山见萧俊不为所动的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只好和萧俊谋议起救人的细节。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