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50 轩然大波

[字数:4758 更新时间:2014-9-10 20:37:00]




  “应该欢迎苏维埃昨天发出的宣言。这个宣言如能深入广大群众,无疑会使数百数千的工人重新记起已经被遗忘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只要临时政府跟反对派或反革命进行斗争,布尔什维克就坚决支持临时政府……当两军对峙时,建议其中一方放下武器,解散回家,这是愚蠢的。这不是和平政策,而是奴隶政策……自由的人民将坚定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用子弹对付子弹,用炮弹对付炮弹……”

  头版头条上大大的粗体黑字触目惊心,当然跟字体比起来,里面的内容更是一颗重磅炸弹,能将整个《真理报》编辑部炸得荡然无存。当然,首当其冲的肯定是那位石头同志,不用看署名李晓峰也知道,这篇东西代表了他的意愿。

  和加育劳夫读到报纸后的愤怒相反,某仙人却觉得身心愉快,他怎么也没想到石头同志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这完全是护国主义论调嘛!还子弹对付子弹、炮弹对付炮弹,恐怕读到报纸的工人和士兵直接就回家操家伙用子弹和炮弹爆了你的菊花。

  至少加育劳夫已经表现出这样的倾向了:“这是投降和无耻的背叛,这样的混蛋根本就不配成为布尔什维克……”

  李晓峰心中一动,似乎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如果能借此机会搞掉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最主要的是能搞垮斯大林似乎非常不错。

  对于这位钢铁同志,某人是深深的忌惮,虽然他早就打定主意站在胜利者一边,也很清楚苏联建国后最终的胜利者是钢铁同志,但他真心不想跟钢铁同志站在一个战壕里。

  那实在是太危险了!风险系数之高如同跟着朱元璋闹革命,等革命成功之后都会免费派发一张通往地狱的单程车票,适用于全家老小祖宗八代。

  想想跟斯大林一起打天下的高加索帮,格鲁吉亚分舵舵主奥尔忠尼启则忠心耿耿却捞了个被自杀,亚美尼亚分舵舵主邵武勉更是被斯帮主借刀杀人,这两可都是布尔什维克的元老和骨干,比斯帮主的资格都老,到头来却混不了个自然死亡。

  再下面,斯帮主的至交好友和金牌马仔基洛夫莫名其妙的被刺杀,这里面斯帮主有脱不了的嫌疑。后来连斯帮主亲自救回来的二姨太和二姨太的大兄弟阿利卢耶夫最后都难逃一死。更别说走狗级别的什么亚戈达、叶若夫、叶努基泽、彼得罗相。

  就算是侥幸留得一命的莫洛托夫和卡冈洛维奇结局也是让人唏嘘,一个挚爱的妻子被丢进了集中营,一个连自己的兄弟也保不住。也只有老奸巨猾的米高扬(不是造飞机的那个,这个是哥哥)和伏罗希洛夫侥幸逃过一劫。

  可以说跟着斯大林混,固然能够权倾一时,当时最后免不了兔死狗烹。对于长了一张狗脸,翻脸无情的斯帮主,某仙人自然是敬而远之。更何况斯帮主屁股底下那个位置某仙人也很喜欢,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位置只有一个,不把你弄下来,哥怎么能够如愿以偿?

  所以对某仙人而言,政治斗争中放过谁,也不能放过钢铁同志,越早将其三振出局越有利。现在钢铁同志稀里糊涂的上了石头同志的贼船,高高兴兴的送把柄上门,这么好一个靶子不打白不打啊!

  “这样的人确实不配成为布尔什维克!”李晓峰立刻打蛇随棍,“我建议立刻召开党代会,将这样的害群之马开除出党!”

  开除党籍!

  加育劳夫吓了一跳,那个什么,他确实很愤慨,但是还没有昏了头脑,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怎么说都是元老级别的党员,其中斯大林还是中央委员,要开除他们的党籍,似乎有点棘手。

  加育劳夫的表情怎么能逃出某仙人的眼睛,他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加育劳夫斟酌道:“恐怕是不符合组织原则,要开除中央委员的党籍,必须要召开中央委员会啊!”

  李晓峰呲了呲牙,好像没戏,别说开中央委员会,现如今在彼得格勒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和前中央委员还凑不成一桌麻将。指望至上而下的解决对手,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既然至上而下不行,那就至下而上,指挥不动中央委员,哥还指挥不动彼得格勒的工人群众了,就算不能开除你们,也得恶心死你们。

  “不管他是中央委员也好,还是党的元老也好,作为一个布尔什维克首先就要坚定的站在工人群众一边,一个不能为工人群众说话的布尔什维克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布尔什维克!”李晓峰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被工人群众唾弃的人,没资格成为布尔什维克!”

  加育劳夫明显一愣,问道:“安德烈同志,你是说……”

  “我的意见很明确!”李晓峰用力的一挥手,“工人群众才是布尔什维克的基石,我们的党就是为工人群众的利益服务的。就算是中央委员也必须接受工人群众的监督,工人群众有责任、有义务、也有权利清除党内的害群之马!”

  加育劳夫高兴得大叫道:“您说的真是太好了!从来没有人能把道理说得这么明确!我立刻去发动群众,一定要讨一个说法!”

  加育劳夫又一次兴冲冲的走了,但是某仙人却没显得太高兴,“讨一个说法”这句话本身就说明了加育劳夫的态度,他没有某人想象的那么激进,根本就不打算动真格的开除加米涅夫和斯

  大林,只要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他就满意。这和某人的期望值可是相差千里,某仙人可是憋着坏水要往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身上泼的。

  “你好像不是太满意?”安妮公主忽然问道。

  李晓峰有些气愤的说道:“我当然不满意,加育劳夫根本就是想和稀泥,一点都不坚定。都这种时候了怎么手软?必须把他们开除出党!”

  安妮公主又问道:“你很想将他们开除?”

  “当然!”李晓峰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鸟,放过他们就是姑息养奸!”

  斯大林奸吗?那是肯定的,能披荆斩棘消灭道路上所有的对手等上权力的高峰,那肯定是厚黑到了一定程度。至于加米涅夫,这厮在历史上也不干净,排挤托洛茨基他就是幕后黑手之一,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原本自己瞧不起的小弟斯

  大林比他更黑,最后还阴了他一把。跟这两个大奸人讲客气,那就是对政治生命不负责,反正李晓峰已经跟他们撕破脸了,乘机发难也没什么不对。

  安妮公主笑道:“你肯定得罪他们了!”

  “这不是得罪不得罪的问题!”李晓峰立刻撇清道,“而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极大的伤害了工人群众的利益,我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

  安妮公主摇摇头道:“我才不信你有这么伟大,你肯定是借机报复!”

  饶是某人厚脸皮,脸上也不禁有些发热。嘿嘿,哥的这点小心思你都看出来了,不过看出来了又怎么样。哥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说破天去哥都是一心为公,这就叫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

  “不过这两个人真的很厉害吗?”安妮公主饶有兴趣的问道。

  某仙人虽然不远承认,但还是点头道:“非常厉害!”

  “那我必须提醒你了!”安妮公主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正色道:“如果他们真有那么厉害,那出手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如果做不到一击必杀,那最好隐忍不发!”

  这个道理李晓峰当然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对付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这样的政坛巨黑,要么就彻底的将对方搞臭,要么就什么都别做。政治

  斗争,最怕的就是加育劳夫的那种心态,瞻头顾尾还想着什么治病救人,最后恐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会是这样的结果吗?李晓峰心里可没底,可让他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又有点舍不得。毕竟那两位犯的是绝对的路线错误,如果这样的原则性错误还钉不死对方,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扳倒对手了。

  至少形势的发展和某仙人预计的差不多,看了最新一期《真理报》的工人群众不用加育劳夫去发动,就已经自发的包围了编辑部,各种打到投降派、开除编辑部成员的口号此起彼伏。光从场面上来看,称得上是声势浩大,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就叫大规模群

  体事件了。

  不过唯一让某仙人感到疑惑的是,出面救火的并不是捅娄子的石头同志和钢铁同志,站出来安抚工人的是捷尔任斯基。而且他的论调似乎和那两位也趋于一致。

  “工人兄弟们,基于革命的现实,《告世界人民宣言》并不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个宣言不是鼓吹继续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而是对德奥工人兄弟的呐喊和呼唤……至于今天的头版也不过是响应这个号召,不意味着我们支持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我们的斗争路

  线是明确的,积极的监督临时政府,只要它不反对革命,我们就有条件的拥护……我希望大家能够冷静,我们布尔什维克绝对是站在工人阶级一边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