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1471-1480

[字数:15933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5:00]




  [1471]

  据调查(本人调查),最装牛的傻人,与人接触时,一般不会被识破。

  而最装傻的牛人,在与人接触时,一辈子都不会被识破。

  魏忠贤就是后者的杰出代表。

  许多人评价魏忠贤时,总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大明江山,太祖皇帝,怎么就被这么个文盲、傻子给废掉了。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才是傻子。

  能在明朝当官,且进入权力核心的这拨人,基本都是高智商的,加上官场沉浮,混了那么多年,生人一来,打量几眼,就能把这人摸得差不多,在他们面前耍花招,那就是自取其辱。

  而在他们的眼中,魏忠贤是一个标准的老实人,年纪大,傻不拉矶的,每天都呵呵笑,长相忠厚老实,人家让他干啥就干啥,欺负他,占他便宜,他都毫不在意,所以从明代,直到今天,很多人认定,这人就是个傻子,能混成后来那样,全凭运气。

  这充分说明,魏公公实在是威力无穷,在忽悠了明代的无数老狐狸后,还继续忽悠着现代群众。

  在我看来,魏忠贤固然是个文盲,却是一个有天赋的文盲,他的这种天赋,叫做伪装。

  一般人在骗人的时候,都知道自己在骗人,而据史料分析,魏公公骗人时,不知道自己在骗人,他骗人的态度,是极其真诚的。

  在宫里的十几年里,他就用这种天赋,骗过了无数老滑头,并暗中结交了很多朋友,其中一个叫做魏朝。

  这位魏朝,也是宫里的太监,对魏忠贤十分欣赏,还帮他找了份工作。这份工作的名字,叫做典膳。

  所谓典膳,就是后宫管伙食的,听起来似乎不怎么样,除了混吃混喝,没啥油水。

  管伙食固然没什么,可关键在于管谁的伙食。

  魏公公的服务对象,恰好就是后宫的王才人。这位王才人的名头虽然不响,但他儿子的名气很大——朱由校。

  正是在那里,魏忠贤第一次遇见了决定他未来命运的两位关键人物——朱常洛父子。

  虽然见到了大人物,但魏忠贤的命运仍无丝毫改变,因为王才人身边有很多太监,他不过是极其普通的一个,平时连跟主子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此时朱常洛还只是太子,且地位十分不稳,随时可能被拿下,所以他老婆王才人混得也不好,还经常被另一位老婆李选侍欺负。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2]

  这么一来,魏忠贤自然也混得差,到万历四十七年(19),魏忠贤进宫二十周年纪念之际,他混到了人生的最低点:由于王才人去世,他失业了。

  失业后的魏忠贤无计可施,只能回到宫里,当了一个仓库保管员。

  但被命运挑选的人,注定是不会漏网的,在经过无数极为复杂的人事更替,误打误撞后,魏忠贤竟然摇身一变,又成了李选侍的太监。

  正是在这个女人的手下,魏忠贤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狰狞面目。

  这位入宫三十年,已五十多岁的老太监突然焕发了青春,他不等不靠,主动接近李选侍,拍马擦鞋,无所不用其极,最终成为了李选侍的心腹。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掌握帝国未来继承人(朱由校),且和他一样精明、自私、无耻的女人,将大有作为。

  万历四十八年(20),魏忠贤的机会到了。

  这一年七月,明神宗死了,明光宗即位,李选侍成了候选皇后,朱由校也成了后备皇帝。

  可是好景不长,只过了一个月,明光宗又死了,李选侍成了寡妇。

  当李寡妇不知所措之时,魏忠贤及时站了出来,开导了李寡妇,告诉她,其实你无需失望,因为一个更大的机会,就在你的眼前:只要紧紧抓住年幼的朱由校,成为幕后的操纵者,你得到的,将不仅仅是皇后甚至太后的头衔,而是整个天下。

  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可惜绝非独创,朝廷里文官集团的老滑头们,也明白这一点。

  于是在东林党人的奋力拼杀下,朱由校又被抢了回去,李选侍就此彻底歇菜,魏忠贤虽然左蹦右跳,反应活跃,最终也没逃脱下岗的命运。

  正是在这次斗争中,魏忠贤认识了他宿命中的对手,杨涟。

  杨涟,是一个让魏忠贤寒毛直竖的人物。

  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抢人的路上。杨涟抢走朱由校,魏忠贤去反抢,结果被骂了回来,哆嗦了半天。

  第二次相遇,是他奉命去威胁杨涟,结果被杨涟威胁了,杨大人还告诉他,再敢作对,就连你一块收拾。

  魏忠贤相当识趣,掉头就走,从此以后,再不敢惹这人。

  总而言之,在魏忠贤的眼中,杨涟是个不贪财,不好色,不怕事,几乎没有任何弱点,还特能折腾的人,而要对付这种人,李选侍是不够分量的,必须寻找一个新的主人。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3]

  然而很遗憾,在当时的宫里,比李选侍还狠的,只有东林党,就算魏太监想进,估计人家也不肯收。

  看起来是差不多了,毕竟魏公公都五十多了,你要告诉他,别灰心,不过从头再来,估计他能跟你玩命。

  但拯救他的人,终究还是出现了。

  许多人都知道,天启皇帝朱由校是很喜欢东林党的,也很够意思,继位一个月,就封了很多人,要官给官,要房子给房子。

  但许多人不知道,他第一个封的并不是东林党,继位后第十天,他就封了一个女人,封号“奉圣夫人”

  这个女人姓客,原名客印月,史称“客氏”

  客,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姓氏,估计这辈子,你也很难遇上一个姓客的,而这位客小姐,那就更特别了,可谓五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

  进宫之前,客印月是北直隶保定府村民候二的老婆,相貌极其妖艳,且极其早熟,啥时候结婚没人知道,反正十八岁就生了儿子。

  她的命运就此彻底改变。因为就在同一年,宫里的王才人生出了朱由校。

  按照惯例,必须挑选合适的乳母去喂养朱由校,经过层层选拔,客印月战胜众多竞争对手,成功入宫。

  刚进宫时,客印月极为勤奋,随叫随到,两年后,她的丈夫不幸病逝,但客印月表现了充分的职业道德,依然兢兢业业完成工作,在宫里混得相当不错。

  但很快,宫里的人就发现,这是一个有问题的女人。

  有群众反映,客印月常缺勤出宫,行踪诡异,经常出入各种娱乐场所,后经调查,客印月有生活作风问题,时常借机外出幽会。

  作为宫中的乳母,如此行径,结论是清晰的,情节是严重的,但处罚是没有的。有人议论,没人告发。

  因为这个看似普通的乳母,一点也不普通。

  按说乳母这份活,也就是个临时工,孩子长大了就得走人,该干嘛干嘛去,可是客小姐是个例外,朱由校断奶,她没走,朱由校长大了,她也没走,朱由校十六岁,当了皇帝,她还是没走。

  根据明朝规定,皇子长到六岁,乳母必须出宫,但客印月偏偏不走,硬是多混了十多年,也没人管,因为皇帝不让她走。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4]

  不但不让走,还封了个“奉圣夫人”,这位夫人的架子还很大,在宫中可以乘坐轿子,还有专人负责接送。要知道,内阁大学士刘一璟,二品大员,都六十多了,在朝廷混了一辈子,进出皇宫也得步行。

  非但如此,逢年过节,皇帝还要亲自前往祝贺,请她吃饭。夏天,给她搭棚子,送冰块;冬天给她挖坑,烧炭取暖。宫里给她分了房子,宫外也有房子,还是黄金地段,就在今天北京的正义路上,步行至**,只需十分钟,极具升值潜力。

  她家还有几百个仆人伺候,皇宫随意出入,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所谓客小姐,说破天也就是个保姆,如此得势嚣张,实在很不对劲。

  一年之后,这位保姆干出了一件更不对劲的事情。

  天启二年(22),明熹宗朱由校结婚了,皇帝嘛,娶个老婆很正常,谁也没话说。

  可是客阿姨(三十五了)不高兴了,突然跳了出来,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用史籍《明季北略》的话说,是“客氏不悦”。

  

  皇帝结婚,保姆不悦,这是一个相当无厘头的举动。更无厘头的是,朱由校同志非但没有“不悦”,还亲自跑到保姆家,说了半天好话,并当即表示,今后我临幸的事情,就交给你负责了,你安排哪个妃子,我就上哪过夜,绝对服从指挥。

  这也太过分了,很多人都极其不满,说你一个保姆,老是赖在宫里,还敢插手后宫,某些胆大的大臣先后上疏,要求客氏出宫。

  这事说起来,确实不大光彩,皇帝大人迫于舆论压力,就只好同意了。

  但在客氏出宫当天,人刚出门,熹宗就立刻传谕内阁,说了这样一段话:今日出宫,午膳至晚未进,暮思至晚,痛心不已,着时进宫奉慰,外廷不得烦激。

  这段话的意思是客氏今天出宫,我中午饭到现在都没吃,整天都在想念她,非常痛心。还是让她回来安慰我吧,你们这些大臣不要再烦我了!

  傻子都知道了,这两个人之间,必定存在着一种十分特殊的关系。

  对此,后半生竭力揭批魏忠贤,猛挖其人性污点的刘若愚同志曾在著作中,说过这样一句话:

  倏出倏入,人多讶之,道路流传,讹言不一,尚有非臣子之所忍言者

  这句话的意思是,经常进进出出,许多人都惊讶,也有很多谣言,那些谣言,做臣子的是不忍心提的。

  此言非同小可——

  各位朋友:

  周六、周日休息。下周一恢复更新。

  祝大家周末愉快!

  当年明月

  2008年7月4日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5]

  所谓臣子不忍心提,那是瞎扯,不敢提倒是真的。

  朱由校的母亲王才人死得很早,他爹当了几十年太子,自己命都难保,这一代人的事都搞不定,哪有时间关心下一代。所以朱由校基本算是客氏养大的。

  十几年朝夕相处,而且客氏又是“妖艳美貌,品行淫荡”,要有点什么瓜田李下,鸡鸣狗盗,似乎也能理解。

  就年龄而言,客氏比朱由校大十八岁,按说不该引发猜想,可惜明代皇帝在这方面,是有前科的。比如成化年间的明宪宗同志,他的保姆万贵妃,就比他大十九岁,后来还名正言顺地搬被子住到一起。就年龄差距而言,客氏也技不如人,没能打破万保姆的记录,如此看来,传点绯闻,实在比较正常。

  当然,这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猫腻,谁都不知道,知道也不能写,但可以肯定的是,皇帝陛下对于这位保姆,是十分器重的。

  客氏就是这么个人物,皇帝捧,大臣让,就连当时的东厂提督太监和内阁大臣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对年过半百的魏忠贤而言,这个女人,是他成功的唯一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于是,他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定要争取这个人。

  而争取这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她成为自己的老婆。

  你没有看错,我没有写错,事实就是如此。

  虽然魏忠贤是个太监,但他是可以找老婆的。

  作为古代宫廷的传统,太监找老婆,有着悠久的历史,事实上,还有专用名词——对食。

  对食,就是大家一起吃饭,但在宫里,你要跟人对食,人家不一定肯。

  历代宫廷里,有很多宫女,平时不能出宫,且没啥事干,且不能嫁人,长夜漫漫寂寞难耐,闲着也是闲着,许多人就在宫中找对象,可是宫里除皇帝外,又没男人,找来找去,长得像男人的,只有太监。

  没办法,就这么着吧。

  虽说太监不算男人,但毕竟不是女人,反正有名无实,大家一起过日子,说说话,也就凑合了。

  这种现象,即所谓对食。自明朝开国以来,就是后宫里的经典剧目,经常上演,一般皇帝也不怎么管,但要遇到凶恶型的,还是相当危险。www.Fhzww.cOm比如明成祖朱棣,据说被他看见,当头就是一刀,眼睛都不眨。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6]

  到明神宗这代,开始还管管,后来他都不上朝,自然就不管了。

  但魏忠贤要跟客氏“对食”,还有一个极大的障碍:客氏已经有对象了。

  其实对食,和谈恋爱也差不多,也有第三者插足,路边野花四处踩,寻死觅活等俗套剧情,但这一次,情况有点特殊。

  因为客氏的那位对食,恰好就是魏朝。

  之前我说过了,魏朝是魏忠贤的老朋友,还帮他介绍过工作,关系相当好,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实在是个问题。

  但魏忠贤先生又一次用事实证明了他的无耻,面对朋友的老婆,二话不说,光膀子就上,毫无心理障碍。

  但人民群众都知道,要找对象,那是要条件的,客氏就不用说了,皇帝的乳母,宫里的红人,不到四十,“妖艳美貌,品行淫荡”,而魏朝是王安的下属,任职乾清宫管事太监,还管兵仗局,是太监里的成功人士,可谓门当户对。

  相比而言,魏忠贤就寒掺多了,就一管仓库的,靠山也倒了,要挖墙脚,希望相当渺茫。

  但魏忠贤没有妄自菲薄,因为他有一个魏朝没有的优点:胆儿大。

  作为曾经的赌徒,魏忠贤胆子相当大,相当敢赌。表现在客氏身上,就是敢花钱,明明没多少钱,还敢拼命花,不但拍客氏马屁,花言巧语,还经常给她送名贵时尚礼物,类似今天送法国化妆品,高级香水,相当有杀伤力。

  这还不算,他隔三差五请客氏吃饭。吃饭的档次是“六十肴一席,费至五百金”。翻译成白话就是,一桌六十个菜,要花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银子,大约是人民币四万多,就一顿饭,没落太监魏忠贤的消费水平大抵如此。

  人穷不要紧,只要胆子大,这就是魏忠贤公公的人生准则。其实这一招到今天,也还能用,比如你家不富裕,就六十万,但你要敢拿这六十万去买个戒指求婚,没准真能蒙个把人回来。

  外加魏太监不识字,看上去傻乎乎的,老实得不行,实在是宫中女性的不二选择,于是,在短短半年内,客氏就把老情人丢到脑后,接受了这位第三者。

  然而在另外一本史籍中,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7]

  几年后,一个叫宋起凤的人跟随父亲到了京城。因为他家和宫里太监关系不错,所以经常进宫转悠,在这里他看到很多,也听到了很多。

  几十年后,他把自己当年的见闻写成了一本书,取名《稗说》。

  所谓稗,就是野草。宋起凤先生的意思是,他的这本书,是野路子,您看了爱信不信,就当图个乐,他不在乎。

  但就史料价值而言,这本书是相当靠谱的。因为宋起凤不是东林党,不是阉党,不存在立场问题,加上他在宫里混的时间长,许多事是亲身经历,没有必要胡说八道。

  这位公正的宋先生,在他的野草书里,告诉我们这样一句话:

  “魏虽腐余,势未尽,又挟房中术以媚,得客欢。”

  这句话,通俗点说就是,魏忠贤虽然割了,但没割干净。后半句儿童不宜,我不解释。

  按此说法,有这个优势,魏忠贤要抢魏朝的老婆,那简直是一定的。

  能说话,敢花钱,加上还有太监所不及的特长,魏忠贤顺利地打败了魏朝,成为了客氏的新对食。

  说穿了,对食就是谈恋爱,谈恋爱是讲规则的,你情我愿,谈崩了,女朋友没了,回头再找就是了。

  但魏朝比较惨,他找不到第二个女朋友。

  因为魏忠贤是个无赖,无赖从来不讲规则,他不但要抢魏朝的女朋友,还要他的命。天启元年(20),在客氏的配合下,魏朝被免职发配,并在发配的路上被暗杀。

  魏忠贤之所以能够除掉魏朝,是因为王安。

  作为三朝元老太监,王安已经走到了人生的顶点,现在的皇帝,乃至于皇帝他爹,都是他扶上去的,加上东林党都是他的好兄弟,那真是天下无敌,比东方不败猛了去了。

  可是王安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喜欢高帽子。

  高帽子,就是拍马屁。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真可谓是至理名言,无论这人多聪明,多精明,只要找得准,拍得狠,都不堪一击。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我们就知道,马屁,是有声音的。

  但魏忠贤的马屁,打破了这个俗套,达到马屁的最高境界——无声之屁。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8]

  每次见王安,魏忠贤从不主动吹捧,也不说话,只是磕头,王安不叫他,他就不去,王安不问他,他就不说话。王安跟他说话,他不多说,态度谦恭点到即止。

  他不来虚的,尽搞实在的,逢年过节送东西,还是猛送,礼物一车车往家里拉。于是当魏朝和魏忠贤发生争斗的时候,他全力支持了魏忠贤,赶走了魏朝。

  但他并不知道,魏忠贤的目标并不是魏朝,而是他自己。

  此时的魏忠贤已经站在了门槛上,只要再走一步,他就能获取至高无上的权力。

  但是王安,就站在他的面前。必须铲除此人,才能继续前进。

  跟之前对付魏朝一样,魏忠贤毫无思想障碍,朋友是可以出卖的,上级自然可以出卖,作为一个无赖、混混、人渣,无时无刻,他始终牢记自己的本性。

  可是怎么办呢?

  王安不是魏朝,这人不但地位高,资格老,跟皇帝关系好,路子也猛,东林党的杨涟、左光斗都经常去他家串门。

  要除掉他,似乎绝无可能。

  但是魏忠贤办到了,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

  天启元年(20),司礼监掌印太监卢受因为犯了事,被罢免了。

  在当时,卢受虽然地位高,势力却不大,所以这事并不起眼。

  王安,正是栽在了这件并不起眼的事情上。

  前面讲过,在太监里面,最牛的是司礼太监,包括掌印太监一人,秉笔太监若干人。

  作为司礼监的最高领导,按照惯例,如职位空缺,应该由秉笔太监接任。在当时而言,就是王安接任。

  必须说明,虽然王安始终是太监的实际领导,但他并不是掌印太监,具体原因无人知晓。可能是这位仁兄知道枪打出头鸟,所以死不出头,想找人去顶缸。

  但这次不同了,卢受出事后,最有资历的就剩下他,只能自己干了。

  但魏忠贤不想让他干,因为这个位置太过重要,要让王安坐上去,自己要出头,只能等下辈子了。

  可是事实如此,生米做成了熟饭,魏忠贤无计可施。

  王安也是这么想的,他打点好一切,并接受了任命。按照以往的惯例,写了一封给皇帝的上疏。主要意思无非是我无才无能,干不了,希望皇上另找贤能之类的话。

  接受任命后,再写这些,似乎比较虚伪,但这也是没办法,在我们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地方,成功是不能得意的,得意是不能让人看见的。

  几天后,他得到了皇帝的回复:同意,换人。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79]

  王安自幼入宫,从倒马桶干起,熬到了司礼监,一向是现实主义者,从不相信什么神话。但这次,他亲眼看见了神话。

  写这封奏疏,无非是跟皇帝客气客气,皇帝也客气客气,然后该干嘛干嘛,突然来这么一杠子,实在出人意料。

  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没过多久,他就被勒令退休,彻底赶出了朝廷。而那个他亲手捧起的朱由校,竟然毫无反应。

  魏忠贤,确实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在苦思冥想后,他终于找到了这个不是机会的机会:你要走,我批准,实在是再自然不过。

  但这个创意的先决条件是,皇帝必须批准,这是有难度的。因为皇帝大人虽说喜欢当木工,也没啥文化,但要他下手坑捧过他的王公公,实在需要一个理由。

  魏忠贤帮他找到了这个理由:客氏。

  乳母、保姆、外加还可能有一腿,凭如此关系,要他去办掉王公公,应该够了。

  王安失去了官职,就此退出政治舞台,凄惨离去。此时他才明白,几十年的宦海沉浮,尔虞我诈的权谋,扶植过两位皇帝的功勋,都抵不上一个保姆。

  心灰意冷的他打算回去养老,却未能如愿。因为一个人下定决心,要斩草除根,这人不是魏忠贤。

  以前曾有个人问我,在整死岳飞的那几个人里,谁最坏?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秦桧。

  于是此人脸上带着欠揍的表情,微笑着对我说,不对,是秦桧他老婆。

  我想了一下,对他说:你是对的。

  我想起了当年读过的那段记载,秦桧想杀岳飞,却拿不定主意干不干,于是他的老婆,李清照的表亲王氏告诉他,一定要干,必须要干,不干不行,于是他干了。

  魏忠贤的情况大致如此,这位仁兄虽不认朋友,倒还认领导,想来想去,对老婆客氏说,算了吧。

  然后,客氏对他说了这样几句话:

  “移宫时,对外传递消息,说李选侍挟持太子的,是王安,东林党来抢人,把太子拉走的,是王安;和东林党串通,逼李选侍迁出乾清宫的,还是王安。此人非杀不可!”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十分严肃,态度十分认真。

  女人比男人更凶残,信乎。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80]

  魏忠贤听从了老婆的指示,他决定杀掉王安。

  这事很难办,皇帝大人比魏忠贤厚道,他固然不用王安,却绝不会下旨杀他。

  但在魏忠贤那里,就不难办了。因为接替王安,担任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是他的心腹王体乾,而他自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太监,大权在握,想怎么折腾都行,反正皇帝大人每天都做木匠,也不大管。

  很快,王安就在做苦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夜里突然就死掉了,后来报了个自然死亡,也就结了。

  至此,魏忠贤通过不懈的无耻和卑劣,终于掌握了东厂的控制权,成为了最大的特务。皇帝的往来公文,都要经过他的审阅,才能通过,最少也是一言八鼎了。

  然而,每次有公文送到时,他都不看,因为他不识字。

  在文盲这一点上,魏忠贤是认账且诚实的,但他并没有因此耽误国家大事,总是把公文带回家,给他的狗头军师们研究,有用的用,没用的擦屁股垫桌脚,做到物尽其用。

  入宫三十多年后,魏忠贤终于走到了人生的高峰。

  但还不是顶峰。

  战胜了魏朝,除掉了王安,搞定了皇帝,但这还不够,要想成为这个国家的真正统治者,必须面对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敌人——东林党。

  于是,在成为东厂提督太监后不久,魏忠贤经过仔细思考、精心准备,对东林党发动攻击。

  具体行动包括,派人联系东林党的要人,包括刘一璟、周嘉谟、杨涟等人,表示自己刚上来,许多事情还望多多关照,并多次附送礼物。

  此外,他还在公开场合,赞扬东林党的某些干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更让人感动的是,他多次在皇帝面前进言,说东林党的**星是国家难得的人才,工作努力认真,值得信赖,还曾派自己的亲信上门拜访,表达敬意。

  除去遭遇车祸失忆,意外中风等不可抗力因素,魏忠贤突然变好的可能性,大致是0%,所以结论是,这些举动都是伪装。在假象的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魏忠贤想跟东林党做朋友。

  有必要再申明一次,这句话我没有写错。

  其实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一向是比较复杂的。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能凑合就凑合,能糊弄就糊弄。向上追溯,真正执着到底,绝不罢休的,估计只有山顶洞人。

  魏忠贤并不例外,他虽然不识字,却很识相。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