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民国坏人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逆子

[字数:5817 更新时间:2014-4-4 23:23:00]



  一个十三四的小丫头躲在门外,竖着小耳朵偷偷地听着。

  听了一会儿,小丫头甩开两个脚丫子,飞也似的出了院子。

  跑到另一个院子,小丫头急火火地喊道:“八太太!八太太!八太太!”

  李凤正在睡午觉,被小丫头吵醒,怒道:“号丧呢?我还没死!”

  李凤发怒毫无用处,小丫头一头撞了进来,气喘咻咻地道:“八太太……八太太,七少爷……回来了!”

  腾地翻身坐起,李凤睡意全无,颤声道:“小七……回来了?”

  小丫头使劲点点头,道:“七少爷回来了!”

  李凤着急忙荒地穿鞋下地,小丫头道:“八太太,七少爷还没到家。”

  李凤一震,道:“小七在哪儿?”

  小丫头道:“听说在皇后饭店。”

  李凤的动作慢了,道:“这孩子,怎么不回家?”

  小丫头没回答这个问题,又兴奋地道:“八太太,七少爷把五小姐打了!”

  “什么?他怎么打韩雲?”李凤脸白了,手足无措,焦急地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李凤坐立不安,她想过去,但想到韩雲的娘和那些人又害怕。

  踟躇了好一会儿,李凤一咬牙,为了儿子,第一次,她有了勇气面对那些人。

  李凤刚踏出屋子,大太太屋里的老妈子来了,老妈子冷冷地道:“八太太,老爷让你过去。”

  看到老妈子,李凤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迅速流失,但再流失也得去,只不过和以前一样。

  到了大厅,李凤吓了一跳,家里多一半的人都在。

  为了她和儿子,这种阵仗从没有过,李凤心里竟隐隐有点自豪,腰杆不自觉地直了点。

  大厅正中,老太爷韩德林离了歪斜靠在太师椅上,旁边是大太太。

  大太太不是原配,原配早死了,原配二太太也死了,现在的大太太大排行是原配三太太。

  八太太进来,韩德林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

  大太太目光炯炯,严厉地盯着李凤,道:“八太太,老七回来了,你知道吗?”

  李凤跟个小媳妇似的,道:“大姐,我也是刚知道。”

  大太太道:“八太太,你到隔壁看看,老七把老五打成什么样了。”

  李凤也好奇,儿子到底把韩雲怎么了,今天这么大阵仗?

  到了隔壁的屋子,李凤吓了一跳。

  韩雲躺在床上,如果不说,她绝对认不出来,韩雲的脑袋成猪头了。

  一丝不可抑止的快意自心底冒了出来,韩雲看着她毒蛇似的目光也不那么可怕了。

  韩雲说不出话来,一旁,韩雲的娘五太太用眼睛说话,李凤不知道说什么好,很快退了出来。

  这会儿功夫,又有人陆续回来。

  李凤明白了,这些人绝大多数是打酱油的,一来看热闹,幸灾乐祸;二来,这事儿新鲜,都想看看好几年都没一点消息的儿子变成什么样了。

  ―――――

  离倒霉蛋家的大门十多米,韩立停下了脚步。

  韩家属于那种最腐朽最没落的封建资本地主家庭,现在又得加上一条,汉jiān。

  韩德林那个老家伙,娶了十二个老婆,最后一个,是老东西七十二岁那年娶的。

  娶倒霉蛋他娘,老东西也是五十好几了。当年,倒霉蛋的娘才十五。

  韩立正想着呢,后面来了辆rì本轿车。

  轿车开到韩立跟前停下,车门一开,司机下来,小跑把后车门拉开。

  从轿车里出来一个高级黑狗子。

  倒霉蛋的大哥,韩琦。

  韩立皮笑肉不笑,大声道:“哎,大哥,几年不见,又升官了!”

  韩琦很惊讶。

  韩琦大韩立差不点三十岁,两人几乎没什么交集,对这个弟弟没什么印象,唯一深刻的印象是这个弟弟经常挨家里其他人的欺负。

  在韩琦的印象里,韩立就是窝囊废,但韩立书读的不错。

  韩立去rì本留学,韩琦也没在意,直到九一八,东北成了rì本人的天下,韩琦开始上心了,但这个时候,韩立和家里早断了联系。

  韩琦也就忘了。

  现在,眼前的韩立,以前的窝囊像丝毫也看不见了,相反,英挺之极。

  下午,五太太亲自去找他,让他把韩立抓起来。

  虽然他也恼怒,韩立也太没分寸,家里怎么打怎么闹都行,就是不能闹到大庭广众之下,但他也不会答应五太太,真把韩立抓起来。

  他原打算见了面,训斥韩立一顿,然后怎样,看韩立有无利用价值。

  现在,训斥的想法一点没了,只想着如何拉拢了。

  自己的亲弟弟,留学rì本,人又jīng明强干,自己上哪找这样的好帮手去?

  韩琦清楚,韩立之所以大庭广众毫不顾忌地打了韩雲,是因为压抑的太厉害了。

  如果自己训斥,韩立会有很强的逆反心理。

  韩琦打量韩立几眼,开心地笑了,他拍了拍韩立的肩头,亲切地道:“老七,行,士别三rì,当刮目相待!”

  韩立知道,倒霉蛋能当上这个少校,就是因为倒霉蛋的家庭背景,其中主要是倒霉蛋的这个汉jiān大哥。

  韩立也笑了,道:“还行。”

  两人并肩往家里走,韩琦问道:“老七,下午怎么回事?”

  韩立道:“韩雲嘴贱,我让她知道嘴贱的后果,就这样。”

  沉吟了一下,韩琦道:“没人的时候随你怎么弄,老七今后你要注意。”

  韩琦态度好,韩立受教,道:“嗯。”

  两人边走边谈,不一会儿,到了大客厅。

  众人都很惊讶。

  韩老大从来都是一张扑克脸,很少笑,但现在,不说如沐chūn风,也不差啥。

  李凤激动,既为儿子回来激动,也为韩老大对儿子的态度激动,她预感到好rì子可能到了。

  韩琦走到韩老太爷跟前,道:“父亲,老七回来了。”

  韩德林眼睛还没睁开,但嘴动了,道:“跪下。”

  跪下,当然不是让韩琦跪,是让韩立跪。

  韩立看着韩德林,笑了。

  这老家伙,绝对是骨灰级的老棺材瓤子,一动都掉渣。

  一家人,加上婆子老妈,六七十口子都看着韩立。

  韩立毫无动静。

  李凤急死了,可又不敢动。

  众人越来越惊讶,看来这小子这次回来不是一般的闹。

  “跪下”韩德林加重了些语气、

  韩立笑了,他确信老帮子没睁眼,这老东西虽然一动都掉渣,但耳朵没有任何问题。

  看着韩德林,韩立道:“老东西,你是不是吃撑着了?”

  “噗!”

  几个偷偷喝茶的,没主意,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

  韩琦都一栽歪。

  李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私底下,家里人骂韩德林比这个更难听,可当着大家,尤其是当着韩德林的面,从来没有。

  嚓!

  韩德林的一双老眼跟通了电似的,猛地睁开。

  “你说什么?”韩德林虽然耳朵好,但正因为好,就更加难以置信。

  韩立笑着道:“我说老东西,您老是不是吃撑着了。”

  韩德林道:“什么意思?”

  韩立道:“让我跪下,您说您老是不是吃撑着了?”

  韩德林道:“我让你跪下,怎么就吃撑着了?”

  韩立道:“凭什么?”

  韩德林怒道:“凭老子是你爹!”

  “呸!”韩立道:“狗屁!”

  韩德林气晕了,几根稀薄愣登的山羊胡子,七根朝上,八根朝下,弹起钢琴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